《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64章 贝斯特分开赤海

斯内克亲王得到消息,立刻派出一支军队去缉拿摩西等都克镇的矿工,命令很严厉——抓不回来活的,杀了也行!为了确保命令能够得到彻底的执行,斯内克亲王不仅派出海岬城邦的守备军,还派出了亲自带来的一支精锐卫队。

斯内克亲王是带着卫队来的,不仅有武士还有十余名神术师,足有三百人的规模,远远超过了一位亲王正常的亲卫数量。罗德·迪克也不傻,一看斯内克亲王带着这么多人来,心里就明白了什么,但他却无法阻止事情的发生。

斯内克在自己带来的三百名卫队中派出一百人,由亲卫队长率领,并让罗德·迪克调集了两百名城邦守备军,还有神殿中的一批神官,天一亮时就出发赶往赤海岸边缉拿摩西。而他自己则率领二百名卫队,在罗德·迪克的陪同下向东追赶阿蒙。

当斯内克到达赤海南端的关防重镇时,阿蒙已经离开这里走向海岬边境了。斯内克又调集了此地驻防的八百名骑兵与战车兵,与原先的卫队加在一起有一千人,全速进发追赶阿蒙。

这两支队伍一出发,梅丹佐与林克很快就意识到摩西等人暴露了,因为有一支骑兵沿最近的道路直扑赤海岸边,目标直指摩西等人藏身的山谷。林克问梅丹佐:“怎么办?是让他们逃跑还是强行渡海?”

梅丹佐摇头道:“逃不掉的,行踪已经暴露,摩西他们怎么跑得过骑兵?如果强行渡海,风浪尚未平息,我们两人施法挡开风浪,赛特的使者一样会插手兴风作浪,摩西他们很可能都会死在海里。既然已经逼到了绝境,还不如拿起武器战斗!”

林克:“对方有三百名正规的军团战士,摩西他们不是对手。”

梅丹佐:“都克镇的矿工战斗力并不弱,想全部逃走当然不可能,但在战斗中抢夺马匹跑掉十几个人还是能做到的。事到如今,能保住多少人算多少人,总比全军覆没强。”

他们俩商量了半天,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通知摩西让族人准备战斗了。

……

摩西与族人们正在山谷中吃饭,旁边是三艘造好的木船倒扣在空地上,周围没有风,可是远处的赤海一直浪花翻卷,只能继续等待下去。他突然听见了神使的声音:“摩西,有一支三百人的骑兵正在向这里赶来,你要通知族人们做好战斗的准备,鼓起勇气全力作战,抢夺他们的马匹向北逃离,我会指引你们逃跑的路线。”

摩西吃了一惊,暗中问道“神灵的使者啊,我们终于要和埃居的军队战斗了吗?”

林克问道:“怎么,你害怕了吗?”

摩西摇头道:“不,我渴望着这一战,哪怕献出我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寻找家园的历程便是生命的追求,不论它是否能成功,我都会为之努力,神灵赐我的法杖不仅仅是赶路用的。”

林克欣慰的说道:“很好,神灵果然没有看错你!先不必惊慌,让族人们好好吃饭,追兵要等下午才能赶到,既然战斗难免,那就以逸待劳。”

林克让摩西准备战斗,但他和梅丹佐心里也很明白,这一场大战保全不了都克镇的族人,能逃走一小部分就算幸运了。他私下对梅丹佐道:“我们恐怕无法完成阿蒙神交代的任务了。”

梅丹佐叹息一声缓缓抽出命运之匙:“那是他们需要面对的,埃居的蛙神海奎特、蛇神艾德乔、鳄神索贝克那三个家伙一直在暗中盯着我们俩呢。如果让他们插手战斗,都克镇的族人一个都跑不掉。”

林克也叹了一口气:“如果他们出现在战场中,我们也冲进去作战,用飞梭分别带走摩西和大卫,这是最坏的打算。”

……

摩西等族人们都吃完午饭,这才站了起来喊道:“族人们,我们历经千辛万苦到达赤海岸边,即将挣脱牢笼。但我们的行踪终于暴露了,埃居邪神派出的使者指引军队来追杀我们,一支三百人的骑兵正向此地赶来。请拿起武器准备战斗吧,用战斗解放我们的身体与灵魂,神灵与你我同在!”

族人们一阵慌乱,有人惊恐的叫道:“我们要和埃居军队作战吗?神灵不是说过会指引我们离开,怎么会让军队追上呢?”

约书亚朝着大家说道:“神灵指引的道路也是我们自己内心的愿望,但神灵并没有说这条路上没有荆棘。如果我们没有战斗的勇气,凭什么祈求神灵的护佑?感谢神灵赐予我们食物、力量、信心与希望,让我们可以拿起武器对抗敌人。我虽然没有士师们那么强大,但一样会毫不犹豫的作战!”

矿工们拿起了矿锤、砍刀、锄头等各种武器,在山谷中等待埃居骑兵的到来。有的人的内心坚毅,也有人忐忑不安,还有人在做着惊慌的祈祷。时间似乎变得很漫长,照在山谷中的阳光也莫名变得越来越热,很多人不知不觉中留下了汗水。

摩西站在高处手握铁枝法杖望向两方,他的眼神很坚定但也隐含着一丝无奈,几十名矿工对抗三百名帝国精锐骑兵,注定不可能取得胜利,只能在混乱中抢夺马匹让一部分人逃走。就在这时,一片几乎无法抗拒的威压突然弥漫在山谷中,猝不及防间有人已经跪倒在地。众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纷纷瞪大惊恐的眼睛望向天空。

有一个威严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同时响起:“都克镇的奴隶们,你们听好了!我是天使长赛特,仁慈的神灵怜悯卑微的生命。你们违反法老的命令,这一路上神灵已经给予了足够的惩罚,现在帝国的军队正在追来,你们已无处可逃。我可以让你们离开、给你们自由,但必须要按我的方式!”

赛特!这是真正的神灵在说话!那强大的力量弥漫在天地间,躲藏在远处的梅丹佐与林克也无法接近。有人朝着天空喊道“埃居的天神,你要怎样才能放我们返回家乡、让这一切结束?”

赛特用低沉的声音答道“很简单,只要你们立下誓言承诺一件事情,回到都克平原之后为我建立神殿、并真心的向我献祭祷告,就能安全的离开埃居返回你们的家园。都跪下吧,与我立约、向我起誓,追兵就会退去,赤海上的风浪也将平息。”

有的族人已经跪下,有的人在那强大的威压下瑟瑟发抖。摩西手驻法杖尽量站得笔直,朝着天空朗声答道:“我拒绝!曾奴役与折磨我们的伪神,凭什么享受我们真心的献祭?我们有我们的神灵,唯一的神灵,与照耀灵魂的光芒同在、永存!”

赛特的冷笑声传来:“摩西,知道你拒绝了什么吗?你们的神灵,穆芸还是泗水?你们迟早会发现谁才是真正强大的天神,当有一天你们感到孤寂害怕的时候,就建造神像向我祈祷吧、呼喊我的名字赛特!我能惩罚你们就能放过你们,摩西,你以为这里所有的人都像你这么固执吗?”

随着冷笑声,那弥漫的威压消失了,所有人都出了一身冷汗,竟有些连气都喘不过来的感觉。族人们面面相觑,回味着赛特刚才说的话。有人悄声耳语道:“其实答应赛特天神的条件也不错,只要我们安全回家就行,拒绝了他就意味着将被军队屠杀。”

摩西沉着脸将法杖举向天空道:“族人们,我听见了你们的耳语!人的一生总会结束,当面对死亡时请问自己,我们走过这条道路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那邪恶的伪神在动摇我们的信念,企图让我们失去战斗的意志。不要让他得逞,握紧武器准备好战斗,昨天的汗水与今天的鲜血都不能白流!”

梅丹佐和林克潜伏在远处的山坳里悄然道:“好可怕的力量,是赛特亲自现身了!都克镇这批族人很重要啊,几十个逃亡的奴隶竟然惊动了埃居的天使长。”

林克夸赞了一句:“摩西可真够种,不愧是阿蒙神的门徒!”

就在这时,他俩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林克、梅丹佐、你们飞到半空去,守在海岸线的两边,不要让海奎特他们几个来捣乱,我会指引摩西他们走过赤海。”

两人吓了一跳,急忙转回身望去。山坳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拿着权杖的少女,披着金棕色的长发,容颜俏丽,眼眸中却闪烁着如猛兽般犀利的光芒。

梅丹佐愣了愣,小声惊呼道:“请问您是谁?”

少女答道:“我们见过很多次,你曾称呼我为神灵的使者,也曾称呼我为大人。”

林克看见她手中的短杖突然反应过来,失声道:“你是贝斯特女神,阿蒙神的庄园中有你的神像!我认识这支短杖的样子。”

梅丹佐的反应则更快,立刻匍匐行礼道:“薛定谔大人,您不是九联神系派来的,您一直是阿蒙神的伴侣,对吗?”

贝斯特笑了笑:“随便你们怎么称呼我吧,照我说的去做就行。”

……

摩西正在不安的等待着那残酷的命运到来,他知道自己不会取得胜利,但发誓要战斗到最后,尽量掩护更多的族人逃走,阿罗诃给他的力量以及这支法杖就是要这么用的。

就在此时,他又听见了一个少女的声音:“都克镇的族人们,我是阿罗诃的使者,曾一直默默的看着你们,从你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那一刻起。你们在神灵的指引下到达赤海岸边,逃脱奴役之后还要战胜诸多的艰辛,这是人间世代的苦难,经历它才能拥有所求的福祉。不要害怕也不要犹豫,走向海边,我将给你们分开一条道路。”

这声音似是带着奇异的魔力,所有人都听见了,那惊恐忐忑的情绪仿佛在无形中被抹平,人们瞪大眼睛四处张望,却没有看见说话的人。少女声音又在摩西的脑海中响起:“为什么站着不动,你还在犹豫什么?快带领族人们走向海边,追兵马上就要到了,铁蹄敲打着地面,山谷已经在颤抖!”

摩西在灵魂中答道:“神灵的使者已经让我做好战斗的准备,你若真是阿罗诃的使者,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在关注着我,请你证明。”

少女的声音答道:“你父亲曾对你说过——‘身体是灵魂寄居的庭院,立足之处就是身心所在的家园。如果身心失去了依托,不知灵魂在何处、不知自己在追求什么,那才是真正的无家可归。’那时你犯了错被关在楼上不准吃晚饭,还记得吗?”

摩西一怔,心中再无疑虑,走下高坡举起法杖道:“族人们,请跟我来,我们的神将指引我们渡过赤海!”

约书亚问道:“摩西,我们的领袖,神灵想让我们怎样渡过赤海?那里翻卷着巨浪,而我们已经来不及把船扛到岸边。”

摩西大踏步走出山谷道:“神灵让我们就这样走过去。”

众人跟随着摩西走到了海边,风并不大,但是浪涌却足有几人高,放眼望去,就像海面上涌起的一朵朵硕大的白花。少女的声音又悄然响起:“摩西,用你的法杖指向对岸。”

摩西举起法杖指向了赤海彼岸,不可思议的奇迹发生了!只见海上的浪涌向左右翻卷,海水竟奇异的分开,露出了潮湿的礁石和贝壳,出现了一条穿越赤海的道路。这是惊心动魄的神迹,海浪正在两侧翻滚,仿佛随时会涌过来将一切拍碎。

摩西见证了这神迹,大踏步的走了过去,铁枝法杖一直稳稳的指向前方。士师们朝岸上还在发愣的族人们喝道:“还不快走,用最快的速度冲过去!”

梅丹佐与林克一左一右沿着这条道路漂浮在半空,目瞪口呆的惊叹道:“这就是贝斯特女神的力量吗?”

林克说道:“我们就跟随在摩西他们旁边飞过去,助女神一臂之力,防止那三个家伙捣鬼。”

天空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贝斯特,你在做什么!难道要背叛九联神系吗?”

贝斯特淡淡答道:“赛特,请叫我薛定谔大人,我只是在分开赤海。”

赛特的声音有点恼羞成怒:“你身为九联神系的一员,可以打开神域的边界。可是这么做意味这什么,你自己应该清楚!不知你何时恢复了这么强大的力量,但你自信是我的对手吗?”

贝斯特冷笑道:“赛特天使长,你以安拉之名成为九联神系的主神,我当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也不必担心被你打败,这是我最后的力量,也是我的告别仪式,你阻止不了。”

随着海中那条通道向前延伸,贝斯特在云端上身形越来越淡,仿佛变得透明正在缓缓消失。赛特惊愕的喊道:“这就是你解开灵魂禁锢的方式吗?你竟然这样去帮助那个叫阿蒙的人,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贝斯特的身形渐渐消失了,最后的声音在半空飘荡:“是吗?你为何不去试试呢?他并没有挑战你,就算你想违反众神的约定向一个凡人出手,也不要忘了毁灭风暴在谁的手里。”

……

阿蒙走在官道上,步履坚定不快也不慢,带着帝国大将军的威仪,就算是孤身一人也仿佛在号令着千军万马。他已经离开了九联神系的神域范围,但还在埃居帝国海岬城邦的境内,并没有仓皇远去。因为他只是离开这里去参加一场决斗,而且很清楚摩西等人还在埃居境内,如果真有什么变故,他本人可以吸引更大的注意力。

这天下午,行走中的阿蒙突然停下脚步转过了身。从西北方很远的地方传来了强大的法力波动,连阿蒙都感到深深的震撼。难道是神灵出手了、是摩西他们遇到了麻烦吗?阿蒙有过薛定谔灵魂印迹的经历,神灵是不会直接出手做一些事情的,而且众神之间也一些特殊的约定,那么此刻又是谁在做什么呢?

阿蒙想赶过去看看,却站在那里没动,因为他还有自己的麻烦。如雷滚般的声音从西方传来,大地在轻轻的颤抖。阿蒙对这种声音熟悉无比,那是骑兵和战车在列队奔驰,正朝着他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他没有取出武器,背手站立静静的等待。

片刻之后,衣甲鲜明的军阵出现在地平线上,战车与骑兵在高速行进中仍然保持着整齐的队形。来到阿蒙身前大约百步之远,有号角吹出短促的连声,车马同时减速稳稳的停下,显然是训练有素的部队。这些人当然都是精锐,除了那两百名斯内特亲王的卫队,其余八百名将士都是阿蒙亲自训练出来的。

军阵停下,罗德·迪克高声喊道:“大将军,请留步!”

阿蒙背手反问道:“我已经站在这里了!迪克城主,你率领这么多军队要去与谁作战?”

罗德·迪克硬着头皮喊道:“我们是来请大将军回去的,斯内克亲王派人请您商议要事,您却不肯去见,于是亲王殿下就亲自来了。如此隆重的将大将军请回去,是帝国至高无上的荣耀!”

阿蒙笑了:“请一个人,有必要摆开军阵吗?如果本大将军不愿意回去,难道要与我作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