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62章 脱身之计

阿蒙当年生擒哈梯国王路西尔,让一只猫坐在正中的宝座上先享用烤肉美酒,而让国王在一旁眼巴巴的看着。这一幕激怒了宫廷大神术师西莉娅,阿蒙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偷袭得手挟持了国王,本就是奇耻大辱,如此做为更加不能忍受。

西莉娅向阿蒙提出了决斗的要求,阿蒙也答应了。后来在两国和谈的宴会上,这件事又被提起,埃居法老与哈梯国王甚至还说他们也想见证这场决斗。

决斗虽然只是私人行为,但西莉娅与阿蒙这场决斗已经相当于两国君主认可的约定。不幸的路西尔国王与拉西斯二世法老已经先后暴亡,就算继任埃拉赫特法老也不能反对西阿蒙去参加这场世人皆知的决斗。因此,这是阿蒙离开埃居最好的机会。

其实这场决斗早该举行了,但被诸多的意外因素耽误了。阿蒙随大军刚刚回到埃居境内,巴伦王国的乌鲁克军团就大举袭来,一战成就了阿蒙帝国大将军的荣耀。这一场大战刚刚平息,在叙亚沙漠的北端又爆发了哈梯与巴伦王国之间的战争。

亚设王子与歌烈在前线指挥作战,眼看要大获全胜,却从哈梯王都哈图沙城突然传来消息,路西尔国王驾崩,亚设的哥哥艾尼斯在留守群臣的拥护下继位成为新的国王,并急召亚设王子返回王都参加路西尔的葬礼。

路西尔让亚设王子指挥大军并让歌烈在一旁协助,用意已经很明显,就是想传位于亚设,让他在继位之前建立功勋威望。路西尔之死十分突然,谁都怀疑与王位之争有关,亚设王子若真的交卸兵权回到王都,简直就是羊入虎口。

在征求歌烈同意又取得了前线众将领支持的情况下,亚设王子迅速与巴伦王国以谈判的方式结束了战争,率领大军中的精锐与众将领以参加国丧的名义赶回了王都。新国王艾尼斯原本就心虚,路西尔之死有没有内情他心里最清楚,也没想到亚设王子会率领大军回朝。

艾尼斯是在王国宰相朱古利的支持下继位的,惊慌之中听从了宰相大人的建议,开启了守护王都的神术大阵,将众人挡在了城外,要让亚设王子孤身入城领受违反国王命令的罪行。

亚设确实没有完全遵守国王的命令,但也不能说他有罪。艾尼斯没想到战争会结束的这么快,他原先的命令是让亚设将战场总指挥的职务交给歌烈,自己回来参加葬礼。结果仗打完了、巴伦王国退兵了、歌烈与众将领也陪着亚设一起回来了,亚设表面上并无过失,反而于国有功!

将领们不干了,在军中宣扬艾尼斯王子弑父篡位,如今又要诛杀有功之臣,计划发动兵变进攻王都,眼看一场内战就要爆发。哈图沙城池坚固又有神术大阵守护,很难攻打,不论谁获胜,最终结果都是两败俱伤。

在危急关头,歌烈叫开城门孤身进入了王都,他是哈梯神术学院荣誉首席元老,在王国中的威望极高,没有人能阻拦他。

歌烈到王宫觐见新国王汇报了前线战事,并且私下问道:“国王陛下,您应该知道结果,亚设王子如果一定要发起兵变的话,王都守不住,到时候您的下场会怎样、哈梯王国又会怎样?您是想在一场内战中伤害整个王国最终身死名裂,还是想体面的解决呢?”

艾尼斯不想听这些,以商谈国事的名义将歌烈扣在了王宫里,却引发了王都城内各派系势力的分裂以及民众的不满。哈梯神术学院首先反对国王扣留歌烈的举动,甚至表示如果不把首席元老放了,他们就不再运转守护王都的神术大阵。

就算歌烈不反抗,艾尼斯也不敢杀了他。新国王若不杀歌烈还可以谈判,如果杀了歌烈,则一定会引起兵变。艾尼斯国王于是派宰相朱古利大人来劝说歌烈支持自己,朱古利的侄子就是歌烈最喜爱的学生拉斐尔,他本以为歌烈与自己是一个利益集团的。

结果歌烈却问宰相道:“我且不问路西尔国王是怎么死的,你知道自己的下场吗?是想在王都被攻破、王国遭受巨大创伤的同时葬送你自己,还是想将这场宫廷政变体面的收场,不要让无辜的将士和民众陪葬?我可以保证你的家族安全,只要你按我的话去劝说艾尼斯,现在他很害怕,却又不肯听我说什么。”

最终歌烈被放出了王宫,新国王命令他在哈梯神术学院居住,等于变相的软禁。此时城外的亚设已经率领大军将王都的所有城门都重重围住了,城里城外也有不少消息传递,事件最终解决的过程外人不得而知,但哈梯王国并没有发生政变与兵变。

王都的神术师们停下了守护城池的大阵,亚设王子与众将领带领数百名亲卫入城,住在了自己的府邸中。哈梯神术学院以及哈梯主神殿分别派人保护王宫以及亚设王子的府邸,当天夜里,刚刚继位一个月的新国王艾尼斯宣布退位,并传位于亚设。

亚设夺回了王位,他若发动兵变可能同样能达到目的,但如今的意义完全不同。艾尼斯是主动退位,这位刚刚继位的新国王发布诏书,宣称当初因父王突然驾崩,国不可一日无君,所以才临时接过权柄稳定大局,如今英明神武的亚设王子回来了,父王早有遗命要立亚设为新君,艾尼斯的使命终于完成,正式传位于亚设,心中甚是欣慰。

这对于艾尼斯来说是最好的结局了,他还是哈梯王国世代谱系中正式的君主,并不是篡位者而是主动退位让贤,短短一个月的国王生涯也算是为国立功。这也是各方势力妥协的结果,歌烈让亚设承诺,不追究所有参与这场政变者的责任。

形势所逼,艾尼斯就算不想答应,也自有人让他答应。亚设王子顺利继位,避免了让王国分裂的内战,宰相朱古利大人因病辞职,仍然享有荣耀的爵位也保全了他的家族。虽然亚设承诺不追究王都留守众臣的责任,但权力的更迭与清洗是难免的,宰相的辞职就是其中一例。

歌烈在王都一直待到形势稳定之后才离开。他立下的功劳实在太大,亚设国王都不知道该怎么封赏了,赐予歌烈在国王面前不必行礼,在王宫中有专门的座位等荣耀,而且当面问他:“歌烈大人,您就像我的父亲一样,亚设该怎么感谢您呢?”

歌烈笑道:“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哈梯的子民,陛下若是想感谢我,就请善待这个王国。让我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只要这样,我会感谢陛下的。”

做自己喜欢的事,这就是最重的封赏,几乎没有人能够获得,但是歌烈得到了。歌烈不想留在王都做一位权臣,亚设当然不好勉强,他又回到了叙亚城邦,提拔华莱特为城邦主神官,他则继续拥有哈梯神术学院首席元老的荣耀。

亚设曾想任命拉斐尔为王国内务大臣,这既是对原先支持艾尼斯派系势力的拉拢,也是给歌烈面子。但是拉斐尔却志不在此,仍然留在叙亚城邦做一名城邦的大祭司。

宫廷大神术师西莉娅也经历了这一系列风波,当然无暇与阿蒙去决斗,而且在这段时间她也正处于突破八级成就的关口,需要潜心修炼。等到她正式拥有八级成就时,哈梯王国已经重归平静,可以派出信使去找阿蒙约定决斗的时间和地点了。

西莉娅的信使还没出发,阿蒙的使者却先到了,就是约翰。

阿蒙让约翰带着三十六名亲卫先行离开埃居,同时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去找西莉娅约定决斗的时间地点。约翰带着阿蒙的亲笔信,上面写着——“地点你选,在哈梯境内;时间我定,在到达之时。”阿蒙让约翰掌握好时机,要在摩西等人即将离开埃居的时候去找西莉娅。

西莉娅的回复很快,立刻派信使来到埃居,定下了决斗的地点,就是当初阿蒙生擒哈梯国王的营地所在。至于时间,当然是阿蒙赶到那里之后,由大将军自己掌握,西莉娅随时恭候。

西莉娅的信使到来,闭门谢客的阿蒙当然要亲自接待,设宴慰问千里迢迢的辛苦。这位信使见到传说中的埃居帝国大将军阿蒙,不禁有些暗暗吃惊。阿蒙看上去太年轻了,就是一位少年,但给人的感觉又是那样的深沉,就似一位深不可测的神灵。

阿蒙在十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很健壮,体格与一个成年人没什么两样。他少年老成,在都克镇那样的环境下,一个老酒鬼的儿子很早就挑起了生活的重担,际遇也逼迫他不得不早熟,而后来在穴居野人部落中被奉为神灵,言行举止自然带着某种气质。

但这些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阿蒙刚刚在薛定谔的灵魂印记中经历了数百年时光,就似真真切切的数百年!以前他给人的感觉不过是少年老成,比同龄人更加稳重与坚韧,而此刻的阿蒙无形中真的让人感觉深不可测。

但自从十七岁突破一体两面力量的七级成就以来,他的样子就没有太大的改变,容颜很俊朗,留着微微弯曲的短发,笑起来有时神情就像一个孩子。那位信使原本对自己的主人西莉娅有十足的信心,可是亲眼见到阿蒙后心里却没底了,要赶紧回去把这种感觉告诉西莉娅。

这名信使是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圆脑袋圆眼睛,模样有几分可爱,可爱中又不失清秀,名叫谣里奥,在阿蒙面前谦恭的自称“小谣”,是西莉娅的仆从。阿蒙告诉谣里奥,他将很快动身赶往内陆湖西南岸的指定地点,到达后会立刻通知西莉娅。

谣里奥笑道:“大将军不必通知西莉娅大人,我就在那里等您,只要您一到,西莉娅大人自会得到消息。”

谣里奥告辞离去,临行前还指着一直待在阿蒙身边的薛定谔道:“这只猫,就是大将军带上战场的宠物吗?果然不凡!”

薛定谔打了个喷嚏,扭过脖子没搭理谣里奥。等到他走后,薛定谔却对阿蒙说道:“这位信使不是人,你发现了吗?”

阿蒙微微一怔:“我觉得此人很不简单,但没看出来他不是人,你是什么意思?”

薛定谔:“你拥有了我的一切见知,但毕竟还没有到达我当年的成就,能看出此人不同寻常,却没有感应到他与生俱来的气息。他与当年的我应该差不多,都是兽类开启灵智修炼有成,能化成人形而非变形神术或信息神术的幻像,所以你没看出来。……你还记得西莉娅向你提出决斗要求时说过什么吗?”

阿蒙想了想答道:“她当时对我说——等这场战争结束之后,我将带着我召唤的灵兽,而你就带着这只猫,真正的比试一番!”

薛定谔点了点头道:“既然提出要带上召唤兽一起决斗,那位西莉娅定是一位召唤神术大师,她所说的召唤兽很可能就是这位谣里奥,如今提前来看看对手。这场决斗你一定要小心,真正提防的应该是召唤兽。”

召唤神术阿蒙没有修炼过,但是他了解。神术师豢养一些开启灵智的变异猛兽,传授它们种种神奇的力量,并用神术订下灵魂契约,让它们接受神术师的召唤帮助战斗。从广义上讲,其实贝斯特当年也算是奥西里斯的召唤灵兽,更广义的角度,亡灵神术也算是一种召唤神术,能够凝聚生魂的力量为己所用。

但人间高明的召唤神术通常是指一种情况,大神术师与强大的变异怪兽订立契约,传授它们人间很多修炼的秘诀,并提供种种帮助,做为交换条件,召唤兽在战斗中现身,帮助大神术师对抗强大的敌人。

有时候召唤灵兽甚至比召唤它们的主人更加强大,灵魂契约需要他们自愿订立,毕竟野外的兽类独自修炼格外艰难,说不定还会被当成妖魔追杀,而得到一位人间大神术师的庇护与帮助,将拥有各种难以想像的好处与方便。

阿蒙闻言也点头道:“我见过西莉娅出手,对于一名七级大神术师而言,她已经很强大。这么长时间没见了,说不定她也有可能突破八级成就,但我自信还不会输给她。至于那个小谣,他收敛了气息,我也看不出究竟有多强大,但至少在境界上不应该亚于我,应该比西莉娅更强。”

薛定谔不无担忧的说道:“他至少有八级成就,而且召唤灵兽与人不同,你见过云梦吧,人家有天赋的神术基础,不因唤醒的力量而改变,很多变异兽类一旦拥有高阶成就,根本就用不着力量的二次唤醒。西莉娅当初让你与我一起对付她和她的召唤灵兽,可惜我现在没有力量帮助你战斗,你一个人能对付他们两个吗?”

阿蒙看着薛定谔,笑容很柔和:“你愿意做我的召唤兽吗?”

薛定谔的语气说不清是委屈还是撒娇:“如果你一定要我做一次召唤灵兽,我当然不会不答应,但只能做个样子而已。”

阿蒙呵呵笑出了声:“干嘛说的这么可怜呢?我不是奥西里斯、你也不是贝斯特,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作宠物、侍者、召唤灵兽一类的身份,更不会让你去做这种事。至于和西莉娅的决斗嘛,帮手的人选我早就想好了,也算是它的历练。”

薛定谔突然反应过来道:“你是说云梦吗?我不太清楚云梦如今的力量如何,但它应该不是那小谣的对手。”

阿蒙摇了摇头:“我没打算让云梦对付小谣,它只要牵制住西莉娅就行,我来亲自对付这只强大的召唤兽,这场决斗一定会很有趣。……不说这些了,这场决斗只是我跟在摩西他们后面离开埃居的借口,我现在最关心的还是你。”

薛定谔:“我?那还不好办,就像以前一样,你把我放在皮兜里背在身上,我们一起离开埃居就是了。至于解开灵魂封印的事情,你已经尽力了,不必着急慢慢来吧,先把自己的事情做好,不要因为我而耽误。”

阿蒙抬头望天,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一种深深的惋惜。薛定谔奇怪的问道:“你怎么了,很少听见你这样叹息,好像有所发现、又好像丢了什么?”

阿蒙笑了笑道:“在那位信使到来之前,我已经找到了禁锢你灵魂的封印是什么。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解开它,但如果你自己不愿,那就永远解不开。”

薛定谔又惊又喜道:“你找到解开封印的方法了吗?我怎会不愿意!你快告诉我,我等了一百年了,终于等到了今天。”

阿蒙却不着急,在薛定谔身边坐了下来,用手轻轻拍着它的后背道:“奥西里斯用了什么手段,还不是我所能了解,但灵魂被禁锢首先在于你自己。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首先请告诉我,当年的贝斯特其实并没有消失,只是灵魂换了一个身体,对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