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61章 百年孤独

第一个选择是留下,当时的贝斯特是一种纯粹的灵魂状态,前所未有的清醒,但她本人却不可能自主的留在世上。神通广大的奥西里斯运用神灵才能掌握的亡灵神术,可以将她留在冥府中,利用冥府的力量修复她的灵魂,再度依附在各地的神像上,说不定可以重新凝聚形体,等到有一天能够成为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

这看来是最好的选择,她还是贝斯特女神、冥府的侍者,拥有超脱永生的希望。

第二个选择是忘记,灵魂的印迹就是灵魂本身,不可能自己说忘记就能忘记,奥西里斯让贝斯特向他展开灵魂印迹,就如今天薛定谔对阿蒙所做的这样,说出“名字”和“真正的语言”。但奥西里斯可不仅仅为了经历,他有手段将这些印迹融入到自己的灵魂中,那么贝斯特就不存在了。

这看来是最坏的选择,意味着一切的终结,修炼三百年最终消失,灵魂印迹留给了奥西里斯。

第三个选择就是拒绝,因为前两种选择都必须要贝斯特自己愿意,否则奥西里斯拦不住她。贝斯特可以当作是奥西里斯在这一刻根本没有出现过,仍然将灵魂与新生结合,按照她的愿望去做一只猫,这是她修炼三百年到头来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

这三个选择说起来复杂,但没有时间概念,就是灵魂清醒的一瞬,一旦贝斯特做了决定,一切都结束了。

……

阿蒙终于明白什么是“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在薛定谔的这一段灵魂印迹中脱离,他没有睁开眼睛,而是足足坐了一整天才勉强缓过来。虽然经历那最终考验的人不是他,但也是身临其境,阿蒙的灵魂受了伤,不是一两天能够修复的。

他所在的地方是摩西等人建造的村庄,就如一个小型的都克镇,两排整齐的石屋中央是一个神殿,神殿前还有一个广场。阿蒙展开薛定谔的灵魂印迹时,就坐在神殿中的神坛前。

这座神殿是摩西等人为他们的神灵“阿罗诃”所修建,摩西从未见过阿罗诃的面目,而且阿罗诃是“唯一的神灵”,并不允许摩西像其他神殿那样去建造神像,所以神坛上只有一个象征性的图腾——光明十字架。

十字架分为上下左右四个部分,上、左、右这三边等长,而下边是另外三边长度的一倍。在十字架的中心有一个太阳形放射着光芒的圆环,而在十字架的上、左、右三个尖端,各有三个放射型的小圆环,看上去就像三个小十字架。

这种形像在天枢大陆上流传很广,它象征着“光”、那照耀世界唤醒万物的光芒,在很多场合它同时又象征着太阳,赐万物以生长、是生命的源头。

除了光芒与太阳的修饰之外,十字形本身也是天枢大陆从远古时就流行的神秘图腾。在巴伦与哈梯王国,十字架是一种刑具,将犯下重罪的人吊在上面示众。因此十字形的图腾也象征着苦难以及在苦难中被救赎的渴望。在埃居,人们用十字形的木桩插在河滩上,横架代表洪水上涨的高度,这一图腾后来也被视作生命与繁殖的符号。

摩西在神殿中立着一个光明十字架象征着对阿罗诃的信仰,含义很复杂。

薛定谔就守在阿蒙身前,从日出到日落再到又一次日出,阿蒙终于睁开了眼睛。薛定谔很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伤得重不重?”

阿蒙伸手把这只猫抱了起来,在怀中温柔的抚摸道:“我没事,只是失去了力量,恐怕要过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阿蒙又一次失去了力量,与上次的考验不同,而是一种被禁锢的感觉。他在薛定谔的灵魂印迹受伤了,需要调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但他的身体是正常的,还是一位二十岁健壮的青年。

阿蒙抱着薛定谔站起身来,看了一眼神坛上的十字架,那象征着都克镇族人对他的信念,然而摩西等族人正在苦难的征程中。他叹了一口气抱着薛定谔走了出去,将这只猫儿搂在臂弯里就像搂着一个婴儿,边走边说道:“天气不错,空气也很好,我们去山里散散步,顺便打点野味。我暂时不能动用神术,今天就不下河抓鱼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领地上的仆从们又看见大将军恢复了悠闲舒适的生活,他不骑马也不带随从,每天拿着美酒和美食领着一只猫在四处游玩,看人间的种种风景。他们去的最多的地方是罗尼河岸边与靠近何烈山的原野,没有别人能听见阿蒙与这只猫私密的谈话。

阿蒙曾问薛定谔:“你拒绝那第二个选择很正常,但为什么第一个选择也不答应呢?”

薛定谔不喜不怒的答道:“我到了路的尽头才明白‘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是什么,神灵指引我走上了那条道路,而我在那条道路上的所作所为,最终就是我自己的结局,我还要重新去做贝斯特吗?况且在冥府中做孤寂的灵魂,实际上也成为了奥西里斯的力量来源。”

某种意义上来说,贝斯特一直是神灵的工具,她斩杀过太多强大的妖魔,以至于在最后的考验到来时,修炼三百年强悍的妖身也无法承受,那些都是她接受神灵的派遣去完成任务。另一方面,神灵也允许她享受神殿中的献祭,无数人祷告与信仰抵消了大部分末日的审判时的怨念冲击,使她得以保留灵魂。

阿蒙又问道:“当你回过神来,便不愿意再成为奥西里斯以及九联神系的工具,你怨恨过他们吗?”

薛定谔摇头道:“没有,我并不怨恨!我只是一只侥幸开启灵智的猫,如果没有伊西丝的指引不知会有怎样的命运,在那万千条歧途中找到正确的道路太难了,更有可能的是与那些被我斩杀的妖魔一样的下场。被接引入九联神系获得了强大的力量,成为一位神坛上的女神,拥有三百年的时光,我已经是一只足够幸运的猫,不该抱怨什么。我所做的也是我愿意去做的,我已经承担了后果,如此而已。”

阿蒙:“神灵告诉你一切,却没有说出那最终的考验,你知道原因吗?”

薛定谔:“当我终于明白之后,并不怨恨奥西里斯,他从未告诉过我当然有原因。如果我很久之前就知道这条道路最终的尽头是什么,很可能会畏缩不前,此前的种种考验也无法通过,根本走不到那一步。那考验虽然可怕,但也必须有资格才能面对,考验的来临就是一种成就的象征。

但我也不会感激奥西里斯,如果从私心去猜测,我取得不了那样的成就,对他而言也就没有用处。神灵需要强大而勇往无前的使者,去完成种种艰险的任务,没有神灵会提前将这个秘密告诉接受指引者,只会做出种种安排与约定。”

阿蒙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头看着薛定谔说道:“采尼曾经提醒过我三件事,看来与那最终的考验有关,是你告诉贝尔的?”

薛定谔低下头看着脚边的泥土:“是我提醒贝尔的,但也未必全是好意。我曾说过,知道这个秘密对你不知是好是坏,你会怎么做呢?”

阿蒙笑了笑:“不怎么做,知道与不知道并无区别。其实我也同样提醒过我的门徒,但有些事就像命运,是你必须面对的。”

有一群蚂蚁从薛定谔的脚边爬过,这只猫似是自言自语道:“这道理说来简单,也是到达人间成就尽头的希望,你真能做到吗?”

阿蒙轻轻叹了口气:“我也不清楚,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去印证吧。”

……

一个月后,阿蒙又一次展开了薛定谔的灵魂印记,这是最后一次。

感觉恍然如轮回,薛定谔又成了一只新生的小猫,它终于在迷蒙中睁开了浅蓝色粉嫩的小眼皮,看着这个陌生而未知的世界。此刻的小猫还是一片茫然,甚至不能挣扎着站稳,也不明白自己是谁,但眼眸却格外的清澈。

随着它慢慢长大,渐渐体现出了与众不同的神奇,它能认出身边很多东西,虽然从未见过,就自然知道那些是什么、又有什么用处,这使它本能的躲避了很多伤害。野外的小猫仔成活率是很低的,当年出生的幼崽会在冬天到来的第一场寒流中被冻死至少半数,这是自然的规律。

活下来的少量幸运者还要面对野兽的掠食、寻找食物的艰难,还有种种不可预料的伤病。薛定谔从蹒跚学步起就自己会做窝,它叼来各种能保温的东西寻找能避雨的安全地带,渡过了第一个冬天,对于世上很多事物,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终于有一天,它从僻静的街角跟随流浪的猫儿来到了伊西丝神殿前的广场,突然意识到这个地方它曾经来过!

这便是贝斯特所取得的成就,她能带着记忆重新结合生命成长,但是一开始这种记忆很恍惚,需要一点一滴的唤醒。原因也很简单,身心一体,灵魂受到生命力的限制,一只小猫仔的脑袋并没有能力去思考或回忆那么多复杂的信息,它只能理解当时所能理解的东西。

贝斯特其实并未灭亡,只是以这么一种形式在延续,又拥有了一次重来的机会。但这并不意味它就能够恢复往日的成就,猫是弱小的,一条大狗可能就会要了它的命,在它还没有来得及去修炼力量之前。一只野猫能够长到两岁,已经是同类中的幸运儿了。

它的回忆伴随成长渐渐清晰,从似曾相识的影子中找回,又一次开启了灵智,如果足够幸运的话,它可能最终重新走上那条通往神灵的道路,但若失去了神系的庇护与依托,其艰难不可想象。就在它开启灵智后不久,奥西里斯再度出现了。

有一天在神殿外的墙根下打瞌睡,周围的猫突然都惊醒逃窜,薛定谔睁开眼睛抬头看见了一道阴影中的神灵,突然认出了来者。奥西里斯说道:“贝斯特,欢迎你回来!”

是奥西里斯让它的灵魂提前苏醒,施展神术告诉了它以前种种经历。

当它终于能够重新修炼时,奥西里斯又一次找到了它问道:“贝斯特,你并没有死去,只是用另一种方式新生,我一直盼望着你恢复,你的经历使你可以重新再来,相比历史上无数在考验中陨落的强者,你是多么的幸运。你只要将灵魂印迹向我展开,仍然是九联神系的成员。”

然而薛定谔却答道:“伟大的冥神,我想重新做出选择,也不想与九联神系再有关系。”

奥西里斯则说道:“这不是你所能选择,九联神系的指引使你成为一只神奇的猫,你不能违反当年所立下的誓言。如果你放弃自己的使命,也等于放弃自己的力量与道路。”

刚开始薛定谔不太明白奥西里斯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后来的薛定谔开始修炼,用了很多年突破了重重考验,可力量再也没有恢复。但这并不妨碍薛定谔继续修炼,它所印证的境界无碍,只是不动用那力量而已,又通过了生生不息的考验。它成为了一只被禁锢灵魂的猫,一直就是猫的样子。

是奥西里斯禁锢了它的力量吗?让它永远拥有的不过是一只猫的身体。这种禁锢也曾经松动过,薛定谔是一只拥有本源力量九级成就的猫,偶尔能够凝聚力量做到一些事,但对它的身体损耗却很大。

后来贝尔来到了伊西丝神殿,在档案馆中发现了一只偷看典籍的猫,薛定谔也在种种记载中企图找到解除自己灵魂禁锢的方法。贝尔惊讶的发现,这只猫以侦测神术无法查知,那几乎是神灵才拥有的潜行技能,于是顺手把这只猫偷走了,想得知它的秘密。

但是薛定谔只给了贝尔三个提醒。天才的贝尔猜出薛定谔可能是一位被封印的神灵,曾经说过:“我若能找到解开你封印的方法,你就把秘密告诉我。人间的封印神术,无非是高明的信息神术所转化,而我是如今最高明的信息神术大师。”

接下来的事情阿蒙已经有所了解,贝尔逃到幼底河谷的深山,最后时刻用那根神奇的骨头将薛定谔从空中扔了下去。薛定谔安然落地,骨头收起时却落入了水潭。薛定谔带着贝尔最后的口信去了都克镇找到老疯子,一直等到了阿蒙的出现。

从头至尾,漫长的四百年经历,阿蒙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又回到了从小生长的都克镇,他看见了婴儿襁褓中的自己,也看见了幼年时便已去世的母亲。

在灵魂印迹中,阿蒙以薛定谔的身份去体会一切,却在这段回忆里看见了自己,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他终于动念了,念头一起便无法停留在薛定谔的灵魂印迹中,一切结束。

当他睁开眼睛时天还没亮,黑暗中的猫眼闪着宝石般的光泽,薛定谔饱含期望的看着他,却以担忧的语气问道:“你怎么了,没有经历完整吗?”

阿蒙低声道:“是的,你是怎么知道的?展开灵魂印迹时,你不是一无所知的状态吗?”

薛定谔跳到了他的腿上,将脑袋拱进怀里说道:“因为你的眼中饱含热泪。”

阿蒙伸手将薛定谔抱在胸前道:“真对不起,我动念了!因为我看见了母亲,第一次完全看清了她的容颜,她去世时我还太小,真的谢谢你!”

薛定谔的声音竟有些迷离,在阿蒙的胸前喃喃道:“为何要说对不起?该说谢谢的是我!你能经历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哪怕在末日的审判中都没有动念,毫不犹豫的承受了四百年的孤寂,只是为了帮助我。

你没有坚持到最后很正常,因为最后的印迹大多是冷眼旁观你自己的经历。你在我的灵魂印迹中经历了生生不息的考验,但那毕竟不是自己的考验,你还不拥有那种境界。等到将来你自行突破九级成就时,才能真正的印证。”

阿蒙将薛定谔抱在怀中柔声说道:“你有话想问我,为何不开口呢?”

薛定谔将脑袋钻进他的臂弯里:“我这四百年的经历,你比我自己还要了解,是否找到了那禁锢灵魂的封印?”

阿蒙略带歉意道:“可能找到了一点痕迹,但不是十分清晰。能不能再给我几天时间?我要闭门谢客独自冥想,暂时不能见任何人,也包括你。”

薛定谔抬起头道:“我明白了,你要在修炼中印证,谢谢你的苦心,我等着你便是。”

大将军闭门谢客,下令任何人不得打扰,他在寂然冥想中修炼,体验与回味着一切。罗尼河水流逝的时光过去了半个月,不动不言的阿蒙,在孤独的冥想中经历的光阴已是百年。他命令仆从们不可打扰,但是从遥远的哈梯王国来了一位信使,让阿蒙不得不走出静室亲自接待。

这位信使的到来,是阿蒙早在半年前就安排好的,这位帝国大将军早就想好了离开埃居的计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