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60章 猫神贝斯特

贝斯特拥有了一个称号“猫神”,虽然她还不是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但已经获得在神殿中享受献祭的资格。神灵降下神谕,神殿的祭司们在奥西里斯神像身边为贝斯特修建了神像,就是阿蒙曾看见的形像,他在庄园里也凿建过同样的神像。

这时就看出更高境界的神奇,贝斯特修炼出另一种独立的意识与她的本源一体,能够依附在神像上。神像本身自然没有法力,却拥有奇异的力量来源,那便是人们的献祭与祷告、所求与所愿、无数心念与信念的投射。

灵智是有力量的、思考也需要消耗能量,它看不见,但若没有这种力量人们什么事也做不成。比如喝一杯水,首先要有饮水之念,躯体才知道端起杯子。这不是人们通常所理解的力量,能看见的只是手端起杯子,至于其背后的本源,又是另一种形式。

神像所依附的化身是贝斯特的一部分,这也与贝斯特的境界有关,她的境界越高超,所能依附的神像就越多。而另一方面,她获得的这种力量来源越广,灵魂也就愈加强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神域范围也就越广。

这就是所谓“神力源泉之领域”吗?贝斯特从未拥有过自己的独立神域,她只是在各地的神殿中作为奥西里斯的侍者享受配祭。

在薛定谔的灵魂印迹中,阿蒙对神域的意义有了初步的了解。他曾在阿努纳启神系的冥府中感应无数人的心念,那时的阿蒙只能保持清醒的意识不受干扰。现在他终于能确认,那便是神域中无数人向冥府女王的祷告,还包括冥府中的那些灵魂的欲念。

阿努纳启神系的冥府是属于埃雷彼的独立神域,在那里,她可以拥有那些灵魂的力量,难怪阿蒙释放了都克镇一族逝去的亡灵,会让埃雷彼女王大发雷霆。从阿蒙已掌握的亡灵神术来看,埃雷彼女王正是运用此种神术拘束亡灵建造了冥府。

这种力量有何神奇之处?——它可以修复灵魂!

灵魂会受伤吗?一般人可能不太理解,但到了阿蒙这种成就体会的却十分清晰。阿蒙身经百战,而身体发肤一丝伤痕都没有,但他却受过伤。最严重的一次当然是渡过幼底河遭遇怪兽,使用卷轴杀了怪兽然后兼程赶路,一不小心力量耗尽差点连动都动不了,在亚伯与该隐的庄园里修养了半个月才恢复。

如果没有了生机,人不过是一块冷冰冰的血肉,如果没有了灵魂,也仅仅是一具行尸走肉。所有的伤,伤害的都是生机与灵魂,有的能看见而有的只能感觉。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人在极度疲倦意识模糊时,就算体格再健壮也不能发挥力量。

身为冥神的侍者,贝斯特斩杀强大的妖魔拘束他们的生魂,在战斗中自己的灵魂也会受伤,那依附在各地神像上的化身却能源源不断的汲取力量修复灵魂。到了九级成就渡过了真正的考验,便真正拥有了那生生不息的神奇,只要她不被斩灭,生命仿佛是无穷无尽的。

当阿蒙在贝斯特的灵魂印迹中经历了这一段往事,又一次睁开了眼睛长出一口气,此刻的感觉比上次脱离冥想状态时轻松多了,而薛定谔仍然在晨光中看着他。阿蒙伸手摸了摸猫的肩背道:“生生不息的考验原来如此重要,使你能够拥有神力源泉之领域,生命几乎是无穷无尽,难道这就是永生吗?那么真正的神灵又是怎样呢?”

薛定谔的目光中有一丝哀伤:“我当年也自以为已经能与神灵比肩,拥有强大的力量和无穷无尽的生命,站在神坛之上,听见无数人在内心中呼唤伟大女神贝斯特,恍然把自己就当作神灵!……可是后来才知道我并不是,得到的这一切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你继续经历下去就会明白。”

薛定谔从不愿诉说自己的往事,在阿蒙猜出她的来历之后,也不让阿蒙说出“贝斯特”这个名字。经历了她两百年的灵魂印迹,阿蒙对薛定谔已经了解的不能再了解,甚至无需使用特殊的能力,很自然的就知道她的心情,于是岔开话题道:“渡过生生不息的考验,又被神系获准享有在神殿中接受献祭的资格,你可以化身依附在神像上。但从你所学的亡灵神术来看,其实不必达到这个成就,也能做到类似的事情。”

薛定谔点头道:“你的悟性果然惊人!难怪在并无神系指引的情况下也能自行探索出这条道路。是的,灵魂可以依附在神像上吸取那力量,也无需本源力量达到九级成就。但这样有两个限制,它只能依附于某一座特定的神像,而不能随意的变换化身。而对于那些不够强大的生魂来说,往往需要外力的帮助才能办到。”

阿蒙又问道:“你遇见过这种情况吗?”

薛定谔答道:“当然遇见过,我拘束过一些依附在偏远神殿中神像上的妖魔。相比那些活着的妖魔,妖魔死后偶尔凝聚的强大生魂更喜欢这样做。”

阿蒙苦笑道:“你当年也斩杀过魔法师,像我这样的魔法师。”

薛定谔也露出了苦笑:“不能说是你这样的魔法师,而是与神殿为敌的大魔法师。一般的魔法师是不需要神灵的使者出手的,而大魔法师只要不与神殿为敌,神殿也不愿意去招惹,神灵往往是听见神殿中的祷告召唤才会派出使者的。……我所斩杀的魔法师有两种,一种是误入歧途,心性大变祸害神灵的子民;另一种是公然与神灵为敌,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阿蒙想了想道:“后一种情况,就像贝尔那样吗?”

薛定谔低下头道:“是的,如果当年我还是所谓的女神,可能会被派去协助那些神殿的追杀者,可是我自己却被贝尔带走了。埃居帝国追杀贝尔的代价非常大,他与三位大神术师还有四位大武士同归于尽。我若是接受了这种任务,一般也是指引那些人怎么追上贝尔,并在关键时刻对抗他的力量。”

如果纯粹论战斗力量,猫神贝斯特超过了阿蒙见过的很多强大的对手,但还不如恩启都。假如当年的贝斯特与恩启都一对一单独作战很难获胜,但她应该可以逃掉,若是落单碰上了恩启都与吉尔伽美什联手,恩启都正面作战而吉尔伽美什施展缠绕灵魂一类的手段锁定她,贝斯特也可能被斩杀,当初的洪巴巴就是这么死的。

神系中的众神对付人间强大的妖魔时,一般是降下神谕让世间神殿派出高手去剿灭,有时会派出使者在暗中协助。神殿也会主动出手诛杀所谓的妖魔,有时候对手过于强大,他们会向神灵祈祷,神灵得知消息认为如有必要,也会派出使者,贝斯特女神曾经是九联神系所有使者中最强大的一位。

薛定谔仿佛不想多谈这个话题,站起身来冲阿蒙道:“你很快就要在我的灵魂印迹中了解什么是‘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我的经历对你的修炼来说是印证和帮助,但只有这一点不清楚究竟是好是坏。……今天天气不错,陪我去罗尼河边散散步好吗?”

阿蒙也站起身来:“好几个月了,难得你有兴致散心,我们就去罗尼河走走吧,顺便给你摸几条鱼。”

薛定谔歪着脑袋看了阿蒙一眼:“不是难得我有兴致,你在我的灵魂印迹中经历了这么多,居然还有兴致给我去抓鱼,这才是真正的难得。”

帝国大将军好几个月以来深居简出,领地上的农户们终于见到阿蒙出来散步,他背手款步而行,从摩西等奴隶所修建的村庄中走出来,穿过草坡、田地、河滩,身边没有带仆从,只跟着一只溜溜达达的猫。

风和日丽,天边的云朵像一群洁白的羊羔,罗尼河永不停息的奔流。阿蒙站在一叶小舟上让薛定谔蹲在船头,无桨无帆,这条小船推开波浪轻轻的漂了出去。它并没有随波逐流,而是笔直的驶向河心。岸边的陡坡上有一群硕大的鳄鱼被惊动了,游到河中露出鳞甲状的后背在船边出没,又潜入深水中不见。

阿蒙将船定在了河心,感受着水波在脚下不停的流过,一招手凭空摄出了几条鱼,火焰在空气中升起,各种神术将鱼鳞和内脏洗剥干净,调料也凭空撒好,眨眼间烤的香喷喷的,然后取出了一个金盘将鱼盛好放在了薛定谔身前。

薛定谔叹气道:“阿蒙,你的技艺越来越精湛了,这鱼烤的太好了!”

阿蒙一笑:“用心而已,因为你喜欢。”

薛定谔抬起猫眼望天:“人们经常会忘记,天空原来这么蓝,蓝的让人心动。”

阿蒙也抬头望天道:“刚才你很哀伤,现在心情好了吗?”

薛定谔笑了:“一百年了,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伤心,也从未像今天这样开心。”

看见薛定谔开心,阿蒙也很高兴,他本想当夜就继续展开薛定谔的灵魂印迹,经历了两百年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但薛定谔却劝他多休息几天,一定要用最饱满的巅峰状态来经历后面那一段。

阿蒙休息了三天,同时在修炼八级成就的力量,以前学过的种种技法,此刻都可一体瞬发。他赫然感觉到,这几个月来经历薛定谔的往事,自己也掌握了薛定谔在突破九级成就之前的所有技法,除了变化为一只猫,因为他毕竟不是薛定谔。

他感觉自己的状态已经处于前所未有的巅峰,可是薛定谔还劝他多修炼两天,于是一直等到五天后的夜里才重新开始。

……

贝斯特由一只猫变化为一个人,又由一个人被尊为一位神,她拥有无尽的生命、能源源不断的汲取修复灵魂的力量,在她的意识中已经把自己看作一位神灵。她也见过那些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在人间的手段也不过如此,区别只是力量的强弱。

在这段经历中,阿蒙对神域又有了新的理解,伴随着贝斯特的灵魂印迹进入了九联神系的所居之地。这是个奇妙的世界,在罗尼神河的上游的第四道瀑布之上。一般人走到这里只能看见瀑布和山野,根本发现不了任何异常。

可是打开一道奇异的空间门户之后,这里隐藏着另一个世界,神灵在人间所创造的世界,有巍峨的宫殿与大陆各地的奇花异草,神灵的使者们都聚集在这里修炼。这个奇妙的世界能保护他们不受外界的干扰,环境也更适合修炼种种力量,贝斯特拥有一座独立的小宫殿。

这里被称为九联神宫,最早是安·拉所建造,后来伊西丝与塞特将它修建的更广大,一砖一石一草一木都是世间最精美的,运用高明的法阵汇聚天地之间无处不在的力量,创造了一个神奇的空间世界。但是真正的神灵却很少在此地露面,只有荷鲁斯长年住在九联神宫中,众神的使者听从他的差遣。

阿蒙还在薛定谔的灵魂印迹中“去”了九联神系的冥府。神话传说中,奥西里斯住在罗尼神河的尽头,也象征着人们生命的尽头,而冥府确实就在罗尼河入海处的一片滩涂上,这里一年中有半年被洪水淹没。冥府也是普通人看不见的,它像另一个奇异的空间世界,与阿努纳启神系的冥府很类似但也略有不同,阿蒙体会的还不是很真切。

薛定谔见过最多次的神灵当然是奥西里斯,可阿蒙在她的灵魂印迹中却从来没有看清楚这位神灵的面目,他就像一道似有似无的阴影。

就这样又过了很多年,自以为神灵的薛定谔却渐渐有了新的困惑,那仿佛无穷无尽的生命变得有些枯燥。年复一年,就似单调的河水流过同一段河床,世人生老病死不断在改变,但生命总是似曾相识。她在心里想,难道我这样就是神灵吗?从一只猫成为一位女神,所追求的就是这些吗?我已见证了太多,可是为何要去见证呢?

就在她三百年以来坚定无隙的信念出现困惑时,真正的考验到来了!

当时贝斯特正在冥府中,有一种奇异的力量无视冥府空间的阻隔,直接将她逼了出来,现身于荒凉的河滩上。薛定谔以为是遭遇到了强大的敌人,很可能是异域神灵的袭击。冥府是神术空间所建造,谁能直接将她从冥府中逼出来呢?敌人强大的不可想象。

她抬起头,看见空中出现了一个灰色的漩涡,就像撕裂了这个世界通往无穷的未知深渊。她穿上战甲拿起了武器,紧接着一道黑色的闪电无声无息的劈来,闪电不仅劈在她的武器上也侵袭入她的灵魂中,就像黑暗中突然点亮了太阳,她明白了自己所面对的是什么。

就与阿蒙曾亲眼见证恩启都的遭遇一样,贝斯特也经历了那看不见对手的激斗,所有的攻击都似曾相识,隐含在黑色的闪电中不断发出,包含了一生中被她斩杀的敌人承受的所有伤害。她没有办法躲避,只能去面对,就像命运的考问。

按照平常人的理解,击败一个人其实不仅要看力量,也要看出手的时机和部位,比如千斤一击未必能伤害一名大力士,但在至命处轻轻一刀就能要了对手的命,这些是格斗中的技巧。但是命运的考问中并不包含这种技巧,它就是发出伤害的力量,以贝斯特当时的成就,形体已经可以变化,并没有什么要害可言,只是去对抗。

而黑色闪电的威力还不止如此,同样在冲击着她的灵魂,世人对这位贝斯特女神所有的怨念都集中爆发。贝斯特终于体会到一件事,她在神坛上汲取的感激以及祷告中的善意可以抵消这种怨念,否则黑色闪电的第一击就能将她的灵魂劈的粉碎。

这就像一场末日的审判,没有敌人,就是她自己一生所有行为的反射,贝斯特终于感觉到真正的虚弱,她远没有自己想像的那般强大。修炼三百年的强悍妖身被毁,那依附在各地神殿上的化身也全部消失。她这一世的生命结束了,灵魂严重受伤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却并没有被击散。

当黑色漩涡消失的时候,她最终的感悟是自己与那些曾经拘束的生魂并不一样,她可以重新依附一个空白的生命,将灵魂与生命力相结合,这是一念之间的选择,她希望自己还是一只猫。三百年的修炼、所有的成就,最终只得到了这一念选择的机会。

恰在这时,她的灵魂突然被一种神奇的力量截住了,仿佛将时间停在永恒的一瞬。这是亡灵神术,而且是真正的神灵才能施展的亡灵神术。出手的人是奥西里斯,这位冥神说话了,就像用灵魂融入她的灵魂,给了贝斯特三个选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