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59章 生生不息

贝斯特在伊西丝女神面前根本没有一丝拒绝的念头,甚至没有任何怀疑与犹豫,它立下誓言成为了九联神系中的一名侍者。誓言的内容很复杂,很难用语言表述出来,只能通过灵魂印记才能清晰的体会其含义。

贝斯特将被引入一个神灵的集团,更确切的说这是一个信仰的体系,因为它还不是神灵。神灵之间有约定,他们将成为神灵的方法传授给有希望成为神灵的人,也包括贝斯特这样的生灵,但这么做要经过神系的认可,只有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才有这个资格。像贝斯特这样已经掌握秘密的“人”,未经允许是不得向外界泄露的,这便是誓言之一。

加入一个神系便要忠于这个神系,不可以背叛,因为它的力量来源于此。这种誓言并不是凡人们空口发誓,而是留在灵魂的印迹中,不容反悔。

同一神系的神灵之间可能也会有冲突甚至是战争,这似乎与加入神系的誓言有矛盾,但那是另一种情况,当时的贝斯特还不可能理解。神灵与神灵之间自有约定,而神系与神系之间也有约定。比如九联神系与阿努纳启神系之间这么一条约定,人间的子民以神灵之名发生冲突时,神灵不可以直接出手,只能用种种考验或以与凡人立约的形式去改变。

这个约定似乎限制了神灵的所作所为,但对大家来说也是一种共处的方式,而且出于一种人们并不理解的原因,神灵们似乎都愿意如此。当然了,神系的成员不可能都是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神灵会派出使者做很多事情,比如“贝斯特”这样的侍者。

伊西丝选择了贝斯特并不是没有原因,因为这只猫已经有修炼的基础,按照神话传说中的说法,这只猫已经是一只变异猫妖,就快化成人形了,自然是一个极好的助手,引入神系也能壮大神系的力量。这个基础并不是伊西丝给它的,而是它自然修成的,然后被伊西丝指点走上“正路”。

在这一段经历中,阿蒙也等于获知了成为神灵的秘密,这是当年的老疯子与贝尔欲求而不得的答案,身为一只猫的“贝斯特”并没有去祈求神灵,却自然被伊西丝引入九联神系。但是这个答案对于阿蒙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就是他所领悟的本源力量。

老疯子当年发现武士晋级需要种种考验,这是他解开谜题最重要的突破口。而实际上伊西丝所传授的秘诀最重要的内容并非是力量的本身,而是重重考验中获得的超脱。世间很多修炼体术或神术者,他们可能取得了成就,但经历的种种考验并不清晰,可能永远也无法到达那真正的超脱之境。

有人就算自己取得了极高的成就,但很难清晰的总结和体会,毕竟每个人所走的道路都有很大的区别,其中共性的规律并不是那么容易寻找,人们必然将神奇的力量做为最关注的对象,往往却忽略了取得力量的玄机。这一点阿蒙曾有过深刻的体会,但在薛定谔的灵魂印记中经历了过往之后,才彻底的明晰,因为他等于重新印证了一遍当年贝斯特女神的修炼。

贝斯特立下过誓言,未经九联神系的允许,她不可将成为神灵的秘密泄露给他人,这是主神才拥有的权力。伊西丝接引贝斯特,当然在名义上也得到了主神荷鲁斯的同意,荷鲁斯不可能不同意伊西丝的决定。所有接受指引的人都必须立誓为这个神系效忠,如果有例外的话,阿蒙可能是唯一的例外。

阿蒙在薛定谔的灵魂印记中获知了她的一切秘密,很难说薛定谔是否违反了当年贝斯特立下的誓言,但她的确没有向任何人泄露成为神灵的秘密,老疯子、贝尔苦苦追求的答案,就在身边那只猫的心中而未得。阿蒙走过了这么艰难的道路,薛定谔一直伴随着他,给了很多帮助和指引,但没有直接告诉他所追求的秘密是什么。

直到阿蒙将一体两面的力量修炼至八级成就,顿悟到成为神灵的力量本源,薛定谔才向他展开了灵魂印记。真正的答案阿蒙已经知道,他没有接受任何神系的指引。

有一件事情很有意思,按照天枢大陆各神灵之间的这种约定,阿蒙本人其实已经扮演了一位“主神”的角色,因为他将这种力量分别传授给了门徒约翰、梅丹佐、林克,而这几位门徒都将他视作“唯一的神”。虽然阿蒙并不是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但这也算是一个新神系的雏形。

薛定谔这么做也是迫于无奈,她若无法解开禁锢的封印,永远也不能解脱。当年的贝斯特为什么会沦落为今天的薛定谔,这一段经历中没有答案。阿蒙第三次展开薛定谔的灵魂印迹,冥想中的“时间”非常短,就是当年的贝斯特接受伊西丝指引的过程。

当他睁开眼睛后,在晨曦的微光中与猫的眼睛对视,感受到的不是灵魂的疲惫,而是困惑以及解脱困惑之后的恍然。

薛定谔问道:“阿蒙,今夜你又经历了什么?”

阿蒙答道:“你接受伊西丝女神的指引,加入九联神系并立下誓言。”

薛定谔叹了一口气:“这是一切的开始,可能也是我今天被禁锢的源头。”

阿蒙眯起眼睛道:“你是想说,当年的誓言就是你今天的禁锢吗?”

薛定谔又叹了一口气:“也许不是誓言本身,而是我想摆脱这个誓言的念头,我向你展开灵魂印迹,是否正违反了当年的誓言呢?”

阿蒙摇了摇头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我还无法回答,需要继续见证下去。我曾经想过,你明明知道那么多事却一直不肯告诉我,今天才明白,想听完这个漫长的故事还真不容易!”

……

在摩西等人踏上苦难征程的同时,阿蒙也在另一段经历中前行,这条路是一条时间的河流。接受伊西丝的指引之后,贝斯特才明白自己有多么的幸运,她已经非常强大,但并没有摸索出明确的道路,是伊西丝让她从头印证避免误入歧途。

展开贝斯特的灵魂印记时,阿蒙的心念安住不动,但等他事后仔细回味时,也不免暗暗心惊,与自己的修炼经历对照。他是一步步探索到今天才拥有此等成就,没有踏上这条道路之前,种种遭遇都是不可想象的。假如是一个一无所知的凡人,就算神灵将这个秘密完全的告诉他,第一反应也是——这怎么可能!

确实是太艰难了,艰难的甚至不堪回首。从一开始起,阿蒙并不是想要怎么做,而是际遇推动他不得不走上这样一条道路,现在回忆起自己的经历,其实重来一遍,他也并不会有别的选择。

阿蒙本人就是战场上的大将军,但他却在薛定谔的灵魂印迹中经历了很多惊心动魄、难以想像的战斗。不仅有神系之间的冲突,敌人还包括神域内作乱的怪兽和各种妖魔。天枢大陆除了繁衍聚居的地方,更广大的蛮荒中有各种怪兽,阿蒙就遭遇过,那么妖魔又从哪里来?

其实这些所谓的“妖魔”与贝斯特甚至阿蒙是一个来历。为什么说贝斯特幸运?一方面她开启灵智获得了神奇的力量,另一方面她并没有迷失与堕落,在关键的时候受到了伊西丝的指引。

所谓正确的道路可能不止一条,但最终都应该通往超脱永生的境界。但错误的道路就难说了,千奇百怪,恐怕神灵也不清楚究竟通往何处。比如变异铁甲兽王云梦,如果当年被梅丹佐和林克杀了,就不可能有今天;再假如没有阿蒙经过,它杀了梅丹佐和林克,后来又会怎样也无人可知。

世间流传着神术与体术,尤其是神术是那么神奇,世间有法令规定,只有世袭贵族得到神殿的允许才可以学习神术与神文,但由人执行的事情总会有偏差,千百年来必然不断有秘诀流传出去,虽非常偶然,但时间久了也是一种必然,比如贝斯特这种情况。

这些人和生灵可能会变得暴躁与残忍,比如约翰若没有遇到阿蒙,他也很难控制自己那躁动的力量。比表面上的冲动暴躁更危险的是阴险与冷血,有人甚至会用各种邪恶方式来修炼力量,如果不阻止的话,将会成为灾难。

贝斯特做为神灵的侍者,也经常被派出与这些妖魔作战。有时候蛮荒中那些强大的妖魔会被她直接斩杀,也有时候她是在暗中相助人间的勇士。

贝斯特作为九联天神派出的使者战功卓着,她一路勇猛精进,直到有一天失去力量被召回伊西丝神殿。这种考验阿蒙经历过,这时就看出神系的重要性了,她需要指引与保护。当她终于渡过考验时,奥西里斯出现了。

奥西里斯是直接从自己的神像中“走”出来的,就像夜晚的影子突然变活了。贝斯特急忙化出人的身形匍匐行礼道:“伟大的奥西里斯,您出现在我面前,有何谕示吗?”

奥西里斯的声音就像从深渊中传来:“贝斯特,我看见了你的表现,是所有神使中最出色的一位,我将给你最新的指引。”

从这一天起,贝斯特成为了冥神的使者,执行了更多危险的任务。而做为奖赏,奥西里斯传授了她一种奇异的神术,可以拘束生魂。所谓生魂能勉强形容为生灵的灵魂,当生命被消灭之后一切都已经结束,只有一生所为仍然会留下印记,不论本人是否愿意或有意,这些印记的影响还是存在的。

比如一个人死了,世上的人还会想起他,他所经过的地方、用过的东西还留着他的痕迹,这些信息成了另一种意识,有时候人们会说自己看见了鬼魂,不过是这些印记的反射。但这些信息若能凝聚成一种抽象的意识的话,也就是生魂,阿蒙在阿努纳启的冥府中见到了父亲与达斯提镇长的灵魂,情况与之类似。

阿蒙曾经怀疑,冥府女王埃雷彼施展的是一种人们并不了解的神术,而如今他自己也在薛定谔的经历中学到了这种神术,记录在奥西里斯传授给贝斯特的《亡灵书》中,就称为亡灵神术。它不仅可以接引逝去的灵魂,也可以拘束被斩杀的生魂。

亡灵会散去,就像人们留下的痕迹迟早会渐渐磨灭消失,但是那些有着强烈愿望或深深怨念的灵魂,却可以被接引或拘束,引入到九联神系的冥府。贝斯特的主要任务就是斩杀那些强大的妖魔,拘束他们的生魂让奥西里斯用《亡灵书》收录。

阿蒙展开薛定谔的灵魂印记经历了这一段,已经是摩西出发两个月之后了,他如今和当年的贝斯特一样拥有本源力量的八级成就,在回溯这段经历时,自然也掌握了亡灵神术。由此他也明白了一件事,这样的灵魂印迹恐怕就是诗篇中所谓的“真正的语言”。但到目前为止,他还不明白埃雷彼是如何建造的冥府、目的又是为了什么?

继续下去,贝斯特当年的境界已经超过了此刻的阿蒙,薛定谔特意提醒道:“阿蒙,你并不是一个完全的经历者,而是一个不存在的旁观者。你还无法达到的境界,在经历中也不能真正突破。但这么做对你也有好处,等到你将来突破同样的境界时会有帮助,先理解再去印证。”

阿蒙很快就体会到薛定谔为什么要这样说,因为贝斯特经历了突破到九级成就的考验,她在奥西里斯的保护下隐居修炼,静坐冥想整整半年,灵魂仿佛进入了一条没有尽头的河流。

这是阿蒙展开薛定谔的灵魂印迹以来最艰险的一段经历,非同以往,因为他不能再随时停下来,必须要完整的渡过这段考验才能够从冥想中脱身。幸亏此时阿蒙灵魂的力量已比几个月前要强大的多,勉强能够一次完成。

在冥想中进入贝斯特当年的冥想,就像梦中之梦,要等当年的贝斯特醒来,如今的阿蒙才能醒,这段经历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生生不息。

它不再是一只猫的经历,而是各种生灵的生命历程,庞杂的信息超过了任何人的灵魂所能承受。一个人的生命有限,因此见知也有限,但此刻不同身份的各种见知都涌入了灵魂。

贝斯特的灵魂差一点就被淹没了,迷失在这条河流中找不到尽头,但最终还是安然渡过。她都经历了也都忘记了,心念不动不分别,才是唯一到达彼岸的方式。阿蒙也没有动念,他能够以一只猫的身份经历了“这么多年”却不再恍惚,自我灵魂已清晰无碍。

经历了这“生生不息”的考验之后,薛定谔的力量并没有立刻变的更强大,而是更神奇,她真真切切化成一个人,而不是施展信息神术和变形神术。此时奥西里斯告诉她,她在九联神系所有的神灵侍者中是最强大的一位,仅次于那些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

当阿蒙这一次在冥想境界中睁开眼睛时,全身就像被禁锢一般,所有的力量几乎都被抽空了,足足过了一天才能说话。薛定谔一直看着他,还用毛茸茸的小脑袋不时蹭一蹭。阿蒙终于开口时首先说道:“我听见了奥西里斯说话,可是一直没有看清他的样子。”

薛定谔用爪心的小肉垫轻轻拨着他的手背道:“你并没有真正的拥有那种境界,只是在我的灵魂印迹中去经历,所以你看不清奥西里斯的面目,也不了解他是怎样一种存在。我不会主动泄露九联神系的秘密,你在我的经历中能了解多少就算多少。”

阿蒙喘了一口气,艰难的动了动身体又说道:“奥西里斯说你是神灵侍者中最强大的一位,可是我和恩启都交过手,那时的你并不是恩启都的对手,如果纯粹论力量,你甚至战胜不了现在的我。”

薛定谔摇了摇头道:“恩启都那样的强者,世间又能有多少?他甚至斩伤了荷鲁斯。你的力量已经很强大,甚至不亚于那时的我。但你还不清楚这种境界真正的神奇,世间有很多取得九级成就者并没有经历‘生生不息’的考验,不到最后一刻不会明白的。”

阿蒙并没有很快体会到薛定谔所说的神奇是什么,因为这一次他足足休养了一个月才能够继续。接下来灵魂印迹中的经历包含了阿蒙太多的未知,人间的九级大武士或九级大神术师在力量上也许能够与之一战,但有很多境界并未体会,神灵的超脱并不仅仅凭强大的力量。

薛定谔学会了亡灵神术,渡过了生生不息的考验,当然也拥有了阿蒙从冥府中获得的那种特殊能力,阿蒙这才明白那只不过是感应人们的心念活动折射。只要拥有七级成就者,如果有所防备,就算是神灵也捕捉不到,他那种特殊能力并非总是有效。阿蒙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这也说明就算是神灵也感应不到他的心念折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