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56章 蛙神海奎特

林克皱眉道:“目的很明确,就是想骚扰摩西他们,青蛙不咬人可是能烦死人,直至疲惫不堪最后坚持不住,迟早会恐慌害怕,也就走不下去了。没有人能承受无穷无尽的折磨,一点一点的消磨勇气与毅力,如果他们崩溃了,塞特也就成功了。”

梅丹佐呸了一声道:“这手段可真狠,赶这么多青蛙出来烦人,让我想动手都找不到对手,青蛙太多了,驱之不尽啊。”

林克沉吟道:“如果蛙神海奎特没有露面,我们也不必露面,这是对摩西他们的考验,必须要克服这个困难。只要走过罗尼河的三角州到了干燥的地带,海奎特自然就不可能驱使那么多青蛙了,按现在的速度,恐怕还需要好几天。”

梅丹佐:“如此考验的就是信念与心志了,要看他们的意志有多么的坚定,在这种环境下也能坚持走下去。我发现大卫那孩子真不错,吃饭睡觉都很安稳,心念越沉定的人,越不容易受到这种折磨的干扰。”

林克笑了笑:“青蛙倒是在帮你考验人,你打算这几天就指引那孩子吗?”

梅丹佐笑了:“我从小没吃过青蛙,后来到了你的部落,才知道青蛙也是可以吃的,而且那么好吃,现在又馋了。”

……

恐慌不安的情绪在族人中渐渐蔓延开来,连日不断的折磨让人开始精神恍惚,有人在议论这是埃居神灵降下的惩罚,可是他们的神灵阿罗诃在哪里?十二士师竭尽全力,也无法完全驱赶那无处不在的蛙群,这颇有点像阿蒙与梅丹佐在沙漠中遭遇蝎子的场面。

很多人实在走不动了,对摩西说道:“我们不是抱怨,大多数人都身强力壮,可是受不了没法休息啊。这是埃居神灵的惩罚吗,为何要这样折磨我们?带着我们离开丛林与那些水潭吧!”

摩西劝道:“现在还不能离开丛林,否则会被追兵发现,这正是埃居邪神想要达到的目的。你们在呼唤阿罗诃,可是有没有想过自己又该做些什么?不要停下脚步,尽快离开三角洲湿地,在这里停留的越久,所受的折磨就越多。大家都聚到我的身边来吧,让我举起手杖为大家祝福,洗去疲倦与不安。”

摩西率领族人没有停下脚步,尽管疲惫不堪,但仍然按照神灵指引的道路前进。这天宿营的时候,大卫正在蛙鸣中沉睡,突然脑海中听见一个声音道:“大卫,都克镇的孩子,神灵的使者在召唤你,请你悄悄走出帐篷,向着蛙鸣最吵闹的地方前进,没有人会发现你的。”

大卫的胆子可真大,这几天大家听见青蛙叫就觉得心慌,他却敢在深夜进入蛙鸣最吵闹的密林中,守夜的士师们也累了,没有发现悄悄走出帐篷的大卫。大卫穿过密林,周围的蛙鸣声却突然安静下来,就像退到了很远的地方,然后他看见一条小溪边点着一个火堆,火堆旁坐着一个人。

这人披着斗篷挡住了面目,手中拿着一支细长的金梭,金梭上穿着一串洗剥干净的青蛙,在火上烤的吱吱冒油,另一只手正在往上面撒盐,空气中弥漫着诱人的香味。大卫吃了一惊,上前问道:“您是谁?怎么在烤青蛙,这东西也能吃吗?”

梅丹佐问道:“先告诉我你是谁,为何来到这里?”

大卫答道:“我是都克镇的勇士大卫·所罗门,在我们的神灵指引下,完成返回家乡的誓愿,神灵阿罗诃的使者召唤我前来。”

梅丹佐站了起来,笑着说道:“我就是神灵的使者,这些青蛙折磨了你们这么多天,敢不敢把它们吃下去?”

大卫跪下行礼道:“只要您吃,我就吃。”

梅丹佐撕了一只青蛙下来,在斗篷的阴影下吃的很香,然后将手中的金梭递给了大卫:“孩子,你饿了吗?味道很不错的!”

大卫伸手取下来一只烤的香喷喷的青蛙,轻轻咬下一块肉尝了一口,然后就将这一串青蛙全部填进了肚子里,吃的是津津有味。梅丹佐笑眯眯的看着他,等他吃完了才问道:“好吃吗?”

大卫点头道:“好吃,太好吃了!”

梅丹佐又问道:“你还怕它们吗?”

大卫摇头道:“不怕,我本来就不怕。神灵的使者啊,您召唤我来就是为了请我吃这一顿美餐,并告诉我不必害怕青蛙吗?”

梅丹佐笑道:“是的,但我还有别的事情,这是我们的小秘密,你不要告诉其他人。”

从这一天开始,梅丹佐为大卫唤醒力量,却始终没有显露自己的面目,只说自己是神灵阿罗诃的使者。大卫问他这是什么力量,梅丹佐回答这就是信仰的力量,需要人们以坚定的信念去修行。

大卫又问梅丹佐那些青蛙是怎么回事,梅丹佐解释道:“那是埃居邪神派来的使者在搞鬼,想阻挡都克镇族人的脚步,动摇你们的信念。”

大卫请求道:“神灵的使者啊,您能不能出手驱赶那些青蛙?”

梅丹佐摇头道:“青蛙就生活在这片湿地上,你们走过就会遇见,这是自己所要克服的困难。如果邪神的使者直接出手的话,神灵的使者自会阻止他,但你们也不能指望什么都不付出,只想着神灵赐予一切。包括我今天传授你的力量,也是神灵所赐予,但你只能自己去修炼。”

……

第二天大卫回到营地,父亲揶拿跑过来抱住他道:“孩子,你跑哪里去了?大家都在担忧呢!再看不见你,摩西大人就要派人去找了。”

大卫举起了手中一根树枝,上面插着一串洗剥干净的青蛙道:“我去弄点吃的,把它们放在火上烤再撒点盐,味道真的很不错。”

周围的族人惊恐的说道:“大卫,你怎么可以吃这种东西?它们是恶魔派来折磨我们的,你小心会被毒死!”

大卫笑道:“我昨天夜里已经吃了,很好吃啊,你们在害怕什么呢?”

摩西走了过来,摸着大卫的脑袋道:“你很勇敢,做的很不错,如果大家不愿意吃的话,你自己吃就行了。”

就这样又走了五天,众人终于离开了罗尼河三角州的湿地边缘,前面又出现了起伏的干燥山丘,生长着长草和灌木,蛙鸣声终于隐去。林克与梅丹佐站在树梢上看着摩西等人走进没有了青蛙出没的地方,突然感觉到后面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涌现,林克悄声道:“海奎特出现了,就在丛林里,难道是想直接出手?”

梅丹佐凭空拔出了命运之匙,一挥手给自己披上了蝎壳甲,转过身来寒着脸道:“我的手也痒了,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林克也转过身,悄然提醒道:“小心,这个海奎特的潜行神术比我们更高明,这么多天也没有发现他藏身的位置。”

梅丹佐冷笑道:“那是当然,铺天盖地到处都是青蛙,他完全可以隐藏自己的气息。我怀疑他是一只变异蛙妖,就像云梦那样,天生能在生长的环境里潜行。如果云梦躲在沼泽里隐去气息的话,我们也很难发现它。但他想动手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

说话时只见树丛间的空地上有无数水珠飘浮而起,从树叶上、水潭里、附近的溪流中飘到半空,一滴滴如透明的珍珠在阳光下反射出璀璨的光芒,煞是好看!有一个人从草叶间走了出来,看相貌是一名青年男子。

这人穿着绿色的袍子,上面布满深褐色的条纹,他的眼睛有点圆眼珠也有点鼓,但相貌还算英俊,只是脸颊与额头上也有几道褐绿色的条纹,像是用油彩绘上去的纹饰,反射着淡淡的浮动光泽,显得诡异而神秘。

此人一出现,那些漂浮的水滴就开始发光,在空中渐渐的拉长,化成了一支支透明的箭矢,无数密密麻麻的水箭蓄势待发,都指向梅丹佐与林克。梅丹佐用命运之匙一指那人问道:“海奎特吗?”

来者微微一怔:“原来你们认识我?既然知道是我,为何还不放下武器行礼?”

梅丹佐眯着眼睛道:“为什么啊?青蛙天使大人,这几天捣乱的一直是你吧,你凭什么认为我们会放下武器向你行礼?说实话,我们不认识你,也不想认识你,只是见到那些青蛙想到了你。”

海奎特也眯起了眼睛,他的瞳孔也是绿褐色的,就像眼珠上的一条竖着的细缝:“你们果然不是一般的凡人,见到了传说中的海奎特竟然毫不惊慌,还敢这样说话?”

梅丹佐耸了耸肩:“那些所谓真正超脱永生的神灵我也见过,但不是我的神灵,更何况你?你受何人指使而来,骚扰那一群苦难的族人又是为了什么?”

海奎特的身形淹没在一片透明的水箭之中,那漫天的箭矢蓄满了力量却始终没有发出,他看了看梅丹佐又看了看林克,微微有些吃惊的喝道:“你们是蝎子王泗水的门徒吗?难怪获得了神灵所赐予的力量。但这里可是埃居,我是众天使之王塞特的使者,你们竟敢阻拦我?”

林克一直没有说话,但是也没闲着。就在林间水珠化为箭矢的同时,他的身前也飘出了一张弓,弓弦拉开化成了一连串的虚影,变成了很多道弦,这张弓看上去就像竖琴一般。有几十支箭矢飞了出来,密密麻麻的交替搭在弓弦上,正是用变异巨蝎的尾针所打造的箭。他与梅丹佐身上还穿着蝎壳甲,难怪海奎特会误会。

梅丹佐摇了摇头道:“我们是谁的使者,这与你无关;你是谁的使者,也与我们无关。那些可怜的人并没有过错,也从未得罪过你,为何要折磨他们?”

海奎特显然误会了梅丹佐的话是默认,露出了轻蔑的神情:“蝎子王泗水本人尚且没有获得加入阿努纳启神系的资格,你们追随他就更不可能有希望。一位被流放在沙漠中的半神,没有可依托的神系,却派出使者到这里来与我为敌,你们自己不觉得可笑吗?我看二位还有点成就,放下武器立誓追随我,我可以考虑将你们引见给天使之王塞特,或许还有加入九联神系的机会。请跪下感谢吧!”

他这番话的背景很复杂,想当年阿努纳启神系爆发众神之战时,阿玛特与金古特是战败的一方,恩里尔与马尔都克是战胜的一方。传说阿玛特在战争中制造了九种怪兽,九头怪蛇洪巴巴、人面毒蝎泗水、巨狮人云都在其中。这九种怪兽自然也都战败了,有的被斩杀、有的被收服、有的则流亡。

这些怪兽非常强大,恩里尔等人取得胜利之后也不想再花费巨大的代价赶尽杀绝,能收为己用是最好,或者让他们发誓不再为敌,也就不必苦战。洪巴巴被恩里尔所收服,成了神域守门人,算是加入了阿努纳启神系。

人面毒蝎泗水被迫答应不再与恩里尔等人为敌,但也不向他们臣服,于是被流放到沙漠,失去了被引入阿努纳启神系的资格,而他自己则号称蝎子王。巨狮人云在大战结束后,马尔都克和恩里尔都看中了他,允许他加入阿努纳启神系。可是人云爱上了穆芸女神,结果由于众所周知的魔咒,最终伤心离去,成为了流浪的狮子王。

泗水很强大,但他属于被放逐的半神,本人既不是超脱永生的神灵也得不到神系的接引,在正式的神系成员看来,他的使者当然是跟错了人。海奎特开口给了梅丹佐与林克一个机会,让他们放下武器立誓跟随自己,他可以把他们引见给塞特,或许有可能被引入九联神系。

若是别人听见,这可能是一种极大的诱惑,但海奎特对林克与梅丹佐说这些,简直就是对牛弹琴。这两人甚至不太懂他的意思,别说是他们,就连他们所信奉的“阿蒙神”恐怕都不明白为何要得到神系的接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