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53章 一神教的诞生

阿蒙答道:“我已经体会到全新的力量,与单纯的体术与神术完全不同,仿佛新生的婴儿在成长,力量在成长过程中不分彼此。这需要一个安定的环境去体会温养,我最好留在领地中修炼,才可以早日为你解开封印。”

薛定谔:“这么说,我都不好意思催你什么了,力量的温养不能急躁,我就陪你在这里待着吧。”

如果不考虑别的因素,阿蒙离开埃居帝国最佳的时机,是在摩西到达都克平原之后。按照那些族人步行穿越荒野的速度,少说也得大半年。阿蒙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安排好一切,但并不无畏的焦躁,除了有点担忧玛利亚的处境,这位大将军从容不迫。

阿蒙所修炼一体两面的力量突破八级成就,按薛定谔的说法,将会与世上的其它修炼方法有完全不同的区别,就像一个全新的开始。阿蒙原先不太理解,当他一点点恢复那身体血脉的力量时,才意识到是怎么回事。

寂静的夜里,阿蒙闭着眼睛像往常一样修炼神术冥想,恢复的却是身体血脉中的力量,融入法力一起成长。他的身前静静的悬浮着一张弓,正是吉尔伽美什曾威震天下的神弓,弓弦无声无息的拉开,凝聚了一支无形的能量之箭。但阿蒙并没有把这支箭射出去,否则这栋房子就得塌了,他只是演示而已。

接着弓弦收起,那虚凝的箭消失了,神弓打了一个旋,就像被无形的手抓住又轻轻飘回到阿蒙的腿上。阿蒙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叹息一声道:“原来如此,我早该明白的。”

他又伸手凭空取出了一把短刀,它是阿蒙随身收藏的武器中最普通的一件,就是当初离开都克镇时达斯提镇长交给他的那把一尺长的小猎刀。这把刀在空中像游鱼一样飞了出去,散发出耀眼的光毫,在空气中斩出十字弧光,然后飞速的旋转出现了一个圈形的护罩,接着一刀劈出再快速收回,又飞落到阿蒙手中。

他在黑暗中喃喃自语道:“这就是恩启都最后射向我的那一剑,只是那一剑要强大的多,还没飞到我身前,他便已经陨落。”

阿蒙以前修炼的是一体两面的力量,但真正说起来,他仍然只不过同时是一名武士与魔法师,只是在格斗中使用神术或施展神术的同时能拿起武器战斗。但此刻的情况却发生了改变,他分明是在用武器施展神术,同时也在用神术操纵武器,这力量已经不分彼此。

吉尔伽美什的那张弓,除非是天生神力或者有大武士的力量,否则根本拉不开。但阿蒙并没有把它拿在手中,纯粹是用空间神术结合能量神术拉弓。与此同时,如果不是一名大神术师,也不能虚凝出那支箭,阿蒙不是将这两种力量结合在一起,而是自然而然就运用了一种力量。

这与纯粹的神术与体术都不一样,也不是单纯的结合使用,这使阿蒙的手段比以前精湛了许多,以后的修炼也不再有体术与神术的分别,只有个人擅长的侧重。阿蒙回忆起恩启都面对天空那黑色漩涡与闪电的最后一战,他手中残缺的阔剑化成了一片雾状金光,并不是因为速度太快晃了眼睛。

恩启都是一名纯粹的武士,他只修炼过体术,达到九级成就的巅峰将要突破尽头时,体会到了那力量的融合,已经很难说是体术或神术了。这种力量从一开始就是存在的,体术与神术只是它的一体两面,更确切的称呼应该是两面一体,“一体”才是它的核心,世上种种神术或体术,只是这一体之千面。

阿蒙本以为自己所修炼一体两面的力量就是正确的道路,现在终于明白薛定谔为什么一直说“你所谓一体两面的力量”。阿蒙其实走了很大的弯路,因为指引他的贝尔也只探索到中途,这条弯路并不是修炼上的,他的功夫一点都没有白费,而是领悟上的,这条路他终于走通了。

如果阿蒙没有修炼所谓一体两面的力量,也许要等到如恩启都生命最后一刻的那种境界,才会突然领悟。

他又闭上了眼睛陷入深深的冥想,完全忘掉了身外的一切沉浸在心灵的世界中。若从一开始他就能领悟,早可以拥有更多的手段,但是阿蒙的见知与经历不可能凭空而来,他学习的也是这个世界上的体术和神术,当然受所有人既定观念的影响,到今天才算彻底明白。

阿蒙回忆起都克镇的矿工技艺,其实那就是神灵所传授的力量,并不分所谓的神术与体术。他仔细回味自己一步步所走过的道路,从最简单的第一级成就开始,如何直接修炼一体的力量,不要有神术和体术的概念,只是根据个人的天赋有所侧重。

他修炼至今的道路终于清晰了,领悟是颠覆性的,甚至推翻了此前的种种结论,又是一种否定的否定。他也发现了一件事,想唤醒这种力量比单纯的唤醒神术和体术的力量困难的多,也比唤醒一体两面的力量还要艰难。

谁能够被唤醒这种力量?有一种情况无需再判断,那就是已取得高级成就者,无论是大神术师还是大武士,他们拥有这种资质才能获得已有的成就,无非是所走的道路不同,重新走上这条道路只须领悟与印证,完成所缺的修炼。

老疯子当年同样可以走上这条道路,虽仍然要通过种种考验,几乎没有成功的希望,但至少他可以明白毕生所追求的目标。阿蒙又想到了歌烈,歌烈曾说他与恩启都在分别尝试另外两条道路,而阿蒙在印证一体两面的力量,或许都能解开成为神灵的秘密,这话并不是完全没道理。

老疯子、贝尔、阿蒙先后所探索尝试的一条路,可以说是独一无二,不断接近于成为神灵的秘密,到今天终于领悟了本源。

阿蒙在黑暗中忘了身外的世界,甚至忘了自己的存在,却无声无息的涌出了泪水,默默的向尼采与贝尔祷告,是感激也是祝福。三代天才的努力,在无数天才经历的基础上总结研究,终于解开了迷题,而这个答案却一直存在于人间。

接下来的这段日子,大将军阿蒙闭门谢客,甚至连身边的仆从都见不到他,只有约翰知道他在哪里。他住在摩西等人所建造的那个村落里,从最低级的成就开始重新修炼力量,与其说是修炼还不如说是体会和掌握,因为他的境界早已突破。

他身边只有约翰这个门徒,于是把约翰叫来道:“我曾经传授过你都克镇的矿工技艺,教了你最基础的神术冥想,你因此而融合了那躁动的力量成为一名大武士。后来我传授了你一体两面的力量,让你分别去修炼神术和体术。但是今天,我想给你指出真正的道路,放弃所有的成见,按照我的指点,将你所学过的各种力量都按这种方式去修炼。”

约翰惊喜道:“阿蒙神啊,您又要为我唤醒另一种力量吗?”

阿蒙摇头道:“这不是另一种力量,就是你往日所修炼,却是指向真正的本源。这种力量的唤醒非常困难,但对于已经成为大神术师或大武士的人而言,只须重新领悟与体会。”

阿蒙将自己最新的领悟传给了约翰,约翰又开口请求了另一件事:“阿蒙神啊,忒弥斯绯是一名中阶武士,能否也修炼这种力量呢?”

阿蒙笑了笑答道:“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的,她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继续修炼体术,成为一名大武士之后,我再指引她修炼这种力量;二是现在就为她举行力量的唤醒仪式,如果成功的话那么就从头直接修炼。”

约翰又惊又喜道:“阿蒙神啊,您答应了?”

阿蒙点了点头:“是的,但我不会直接传授她,你印证了什么,就传授她什么。我需要一个人可以帮我举行力量的唤醒仪式,而这个人必须要将这一体的力量印证到七级成就之后才能办到。你自己先去修炼吧,忒弥斯绯的力量唤醒就由你亲自来做。”

……

帝国法老埃拉赫特的最新法令很快下达到各城邦,根据一则神谕所颁布。像阿蒙一样心中有数的人毕竟只是少数,法老陛下公布的神谕令举国震惊——

“伟大的埃居王神荷鲁斯为了护卫帝国,在与邪恶的异域神灵的作战中受伤,已返回天国养伤隐退。诞生于太初莲花、居于罗尼神河源头之上的众神之父安·拉,降下荣耀护佑埃居,塞特成为新的王权守护者。”

想改变人们千年以来的信仰并不容易,但法老下令将安·拉荣升为各神殿的主神,而安·拉就是埃居神话传说中的众神之父。如果法老想改变神殿中的信奉,又能够顺理成章的话,没有别的选择。在埃居神话中,当帝国创建的时候,塞特也就是王权守护者。

这一点并不能立刻改变人们的习惯,只是以世间法令明确了主神的变化。埃拉赫特法老根据神谕所颁布的另一条法令,才令阿蒙真正的意外。

法令中明确宣布,安·拉是这世上“唯一的神灵”,而原先其他神灵则一律被称为“天使”,塞特的身份是“众天使之长,为神灵守护埃居”。普通民众一时半会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意思,法老不仅给了安·拉至高神的地位,而且成为法定的唯一神,将其他神灵换了个称呼叫天使,其中塞特成为了最重要的天使,实际上拥有原先荷鲁斯的地位。

薛定谔当年也是九联神系所属的众“神”之一,而她甚至都没有见过安·拉,那古老的众神之父早已隐退。九联神系中众神的地位发生了微妙的改变,安·拉成了唯一的至高神,而其余的神灵不分长幼全部居于塞特之下,塞特成了事实上掌握九联神系的主神。

不仅如此,由于埃居法令只承认安·拉是“唯一的神灵”,那么其他神系的众神也就成了“伪神”。九联神系中除了安·拉之外的众天神一样也失去了神灵的尊号,换了一种称呼。

阿蒙对此事还有另一种思考,他甚至想到了自己。门徒称他为阿蒙神,摩西等人也将他视作唯一的神灵阿罗诃。如果有一天,他成了超脱永生境界的神灵,那么追随他走上这道路的门徒也能成为神灵的话,这将是一个新的神系。

那么维系这个神系的信念,怎样才能不像阿努纳启神系或九联神系那样出现崩溃性的冲突呢?埃拉赫特法老颁布的“一神”法令,倒是给出了一种解决的方案。这不应该完全是法老凭空想出来的,一定是接受了某则神谕的指引,同时也有着非常明确的现实动机。

如果真的与神谕有关,神灵不会做莫明其妙的事情,一定象征着什么,可惜这还不是目前的阿蒙所能理解,甚至连薛定谔都说不清。

新法老继位,除了发布神谕和最新的全国性法令之外,第一条具体的谕示竟然是针对隐居封地的帝国大将军阿蒙。阿蒙莫明其妙又得到一次“封赏”,在他现有的领地以西,法老又赏给他一片封地。

这种封赏其实没有太大的意义,埃居帝国疆域很广,很多没有水源灌溉的荒野不适合人们居住,也不值得动用大量的人口去开发。阿蒙领地以西超出河谷范围之外,是自古无人居住的荒野,越过何烈山再远的地方就是沙漠了。

封地只是一种手段,法老借此机会重新给了阿蒙一个封号“辉映安·拉荣耀、护卫上下埃居、镇守帝国尊严、威名传颂列国大将军”。对比他原先的封号“伟大神灵荷鲁斯眷顾、护卫上下埃居、镇守帝国尊严、继承安·拉荣耀、威名传颂列国大将军”,就能看出微妙的变化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