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52章 神力源泉之领域

要想使马尔都克之地成为真正的“神力源泉之领域”,穆芸女神还必须自己去完成一切。这很像法老在都克平原给了阿蒙一块封地,但仅仅是一纸文书而已,还需要阿蒙自己去占领与开垦。

穆芸女神请求将众神之战中的“罪民”迁到了马尔都克之地,这些人原来信奉的是战败一方的神灵,也是都克镇矿工一族的祖先。他们受到惩罚,要在极端荒凉艰苦的环境中开采神石,生存与繁衍面临极大的挑战,只有那些拥有最强壮血脉的人才能活下来,仍然有灭绝的危险。

这时穆芸展现神迹,传授他们都克镇的矿工技艺,并降下了守护神的神谕,使他们能够在这险恶的马尔都克之地世代生存下去。由于这些人是罪民的后代,根据阿努纳启最古老的神谕,他们不得离开马尔都克之地。这古老的神谕世代相传,后来成为了哈梯王国的法令,却很少有人清楚它的源头了。

这法令数百年来一直被各王朝执行,也有很现实的原因。都克镇的族人是大陆上最好的工匠,都克镇又是那么重要的神石产地,后来又成了精铁矿的产地。这些矿工如果离开都克镇,对于任何一个王国来说都是损失,除非都克镇已经不存在。假如没有法令的限制,谁又愿意世代生活在那么艰苦的环境里呢?

至于后来发生的事,不用薛定谔讲述,阿蒙本人很清楚。都克镇的居民背弃了神谕,也失去了穆芸女神的守护,而恩里尔发动洪水摧毁了那里,使都克平原成为一片千里沃土。在古老的预言中,这里将诞生真正的众神之神,也许是恩里尔认为时机已到。

至于“神力源泉之领域”究竟是什么意思?信奉者自称是神灵的仆人,他们的信仰、献祭与祷告是神灵的力量来源,这力量不同于普通的神术与体术,而是神灵所具备的某种“神力”。

薛定谔从未拥有过属于自己的独立神域,所以她对这“神力”的理解并不全面,主要在两方面,首先是能够凝聚力量使灵魂变得强大,就像拥有了很多的自我,这无数的自我凝聚在一起,能够领略世间生命最终级的意义。其次能帮助神灵面对那“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

薛定谔说到这里,阿蒙忍不住插话道:“神灵也要面对‘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吗?”

薛定谔的身体微微战栗道:“无论是体术还是神术,如果修炼到第九级的巅峰,在人间就拥有与神灵作战的力量,往往被称为半神,比如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那样。但真正的半神最早并不是这个含义,而是受到了神系的指引有可能成为神灵的人,但在世人眼里他们往往就是神灵,比如当年的我。

你如果拥有了一体两面力量的九级成就,就是古老传说中真正的半神,也将与很多神话中那些神灵比肩,甚至可以拥有神域。但要真正获得那永生的超脱境界,‘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是必须一道考验。你知道九联神系因何而得名吗?”

阿蒙眨着眼睛道:“难道不是因为九联天神吗?”

薛定谔:“的确是因为九联天神,但真正的原因你并不清楚。在荷鲁斯之前,只有这九个人成为真正获得那永生超脱的神灵,荷鲁斯是第十个也是最后一个。其他的神灵包括当年的我在内,都只是半神而已,我曾经只差最后一步,但终究没有成功。”

……

阿蒙去参加伊西丝女神赐福大典,在梦飞思城邦总共只待了七、八天,他是在到达梦飞思的第二天派梅丹佐回来让摩西等人离开的。漫漫万里路途,尽管早就有所准备,但收拾好一切动身也需要时间,所以阿蒙回到领地时,摩西他们刚走没几天。

六十多名族人,套了二十多辆马车,上面装了各种物资,包括农具、衣物、食物、种子、帐篷、生活器皿等。他们是去开垦荒原重建家乡,是结束苦难命运之后最重要的一次大迁徙,需要的东西自然都得尽量带着。

尤其在出了埃居境内之后,还要穿越千里沙漠与几百里的沼泽与丛林,食物与饮水以及防身的武器都必不可缺,二十多辆车装的满满的。这样一支队伍行进的速度不可能很快,当新法老的命令传到全国各地时,他们刚刚到达赫利奥城邦,也是罗尼神河东岸距离梦飞思最近的一个城邦,离埃居边境还远得很。

摩西在城邦的关卡受到了阻拦,守门的军官看了大将军的手令,然后告诉他们:“如今新法老陛下即位,根据最新的法令,你们不能再走了,好在此处离赫拉克城邦不远,请立刻返回领地。如果违反命令继续往前走,会被抓起来强制遣返的。”

摩西无奈,只得令车队调头按来路南行,族人们的失望难以形容。他们等了六年,不知经历了多少苦难,刚刚看见一线希望的曙光,又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所熄灭。那该死的法老拉西斯二世,怎么偏偏死在这个时候?而埃居帝国又发生了这种变故!

依靠信念支撑的人们一旦绝望,痛苦的彷徨难以形容,就连走路都没了力气。摩西安慰族人道:“我们已经忍耐与等待了这么长时间,为何不继续坚持下去呢?只要神灵没有放弃我们,就不必失望!”

族人们问摩西:“可是神灵在哪里呢?”

摩西所传授的十二名矿工纷纷说道:“神灵就在注视着我们,只要心中不失去信念,就能找到家园。”

这天夜里他们没有经过市镇,就在罗尼神河岸边一个避风的地方,停下车队在帐篷里过夜。远处是奔涌的流水,近处是高山密林,摩西吩咐十二名修炼过一体两面力量的族人轮流守夜,自己则坐在车中冥想,在心中呼唤着阿罗诃——

“我的神灵、希望的拯救者!我向您呼唤,请求您听见我的声音。不要让那希望的火光再度熄灭,指引我的族人返回家园,哪怕奉献我全部的身心以及生命,只要他们重回都克镇的土地。神灵,我是您的仆人,请帮助我。”

就在这时,摩西听见了一个声音从脑海中传来:“神灵注视着你和你的族人,请到密林中来,接受那希望的火光指引。”

摩西赶紧睁开眼睛出了马车,没有让守夜的族人发现,提着铁枝法杖悄悄钻进了路边的密林,远处果然有若隐若现的火光。他穿过树丛来到一片山谷里,看见一丛灌木在火焰中燃烧,走近了一看,树木在火光中却完好无损,开阔地上站着两个人。他赶紧跪下行礼道:“神灵的使者,摩西受召唤而来。”

其中一名使者说道:“摩西,现在出现了新的情况,埃居法老将不会让你们离开,一旦留下可能就永远没有机会回到家乡,你是选择返回还是选择继续前进?”

摩西答道:“如果神灵能够指引道路,我当然选择继续前进回到家乡。”

另一名使者又问道:“这条路艰辛无比,带领这么多族人将更加艰难,你有一个机会可以自己走,神灵允许你做出选择。”

摩西抿了抿嘴唇道:“不,我若想独自离开早就可以走了!神灵告诉我,要指引族人返回家园,哪怕我付出一切努力也终究踏不上都克镇的土地,也要帮助我的族人完成愿望。”

那使者点了点头:“很好,你果然没有让神灵失望!将你的手杖给我,让我来教你怎么做。”

摩西将铁枝法杖交给了神使,林克转过身去将里面镶嵌的风之魅舞拿了出来,换成了打造成空间法器的那枚。又转回身将这根手杖递给摩西道:“我教你怎么用它,依靠这根手杖你们才能继续前进。神灵的使者会在前方指引道路,在后方抹去你们经过的痕迹。”

……

摩西在密林中待了大半夜,天快亮才悄悄赶回,黎明时分他将大家都召集起来道:“昨天夜里,神灵召唤了我。告诉我们不能再回阿蒙的领地,否则将永远再没机会返回家园,从今天起我们就要在深山荒野中步行,避开所有的关卡和追踪,用双脚走回家乡。神灵在注视着我们,也将指引道路。”

忧心忡忡的族人们闻言惊喜不定、议论纷纷。万里迢迢要避开官道在荒野中步行,失去了车队和物资,如何能穿越那千里沙漠与沼泽?这样做就等于成了逃亡的奴隶,在埃及境内是要被追缉的,也不知将面临多少凶险,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摩西等大家议论的差不多了,这才问道:“神灵在考验我们的信念,谁愿意做法老永世的奴隶、去修建那神殿与陵墓,现在就可以回去。族人们,你们有谁愿意踏上回家的道路,跟随我进入深山吗?”

那十二名被唤醒一体两面力量的族人站了出来:“我们愿意走上这条路,神灵已经赐予了力量,给予了光明的指引。”

摩西欣慰的点头道:“神灵赐给你们一个称号,叫作士师,从今天起,你们就是都克镇族人中的十二士师,当率领族人向着神灵献祭,坚定内心中向往的力量。”

又有人站出来问道:“可是神灵并没有赐予我们力量,摩西,你能保证神灵会一直护佑我们返回家园吗?”

摩西拄着手杖道:“没人能以神灵之名做出保证!这只是神灵对我们族人的承诺,提供那无私的指引与帮助。力量属于你自己,信念使你更坚强,希望在心中,路在你的脚下。”

最终所有的族人都跟随摩西放弃马车进入了山中密林,有一部分人虽然心中犹豫不定,但大批族人都如此抉择,他们也不敢落单回去。摩西走过了昨天遇见神使的山谷,穿过那片曾燃烧着火光的灌木丛,进入了罗尼河东岸山中的一条羊肠小道。

他并不清楚,那片山谷就是阿蒙曾经遭遇追杀的地方,而神使指引他们走的路,就是阿蒙曾逃避追杀在荒野中前往梦飞思的那条路。现在阿蒙让自己的族人们沿着这条道路离开,只有个别的地方需要绕过城邦和市镇,其余大部分路段都是阿蒙亲自走过的,可以避开人烟与各城邦守备军的巡逻。

车弃于路旁,可族人们仍然把牛马和驴子牵着走。这些牲口在路上有草吃,必要时可以宰杀了当食物,因为他们几乎没有机会再去市镇中购买给养了。六十多名族人其中大部分都是精壮的青年矿工,尽量将车上的物资卸了下来,让牲口驮着或背在肩上,在荒野小道中艰难的穿行。

这么走的话会影响速度,摩西看在眼里却没有阻止族人们携带牲口与物资,毕竟谁也不可能空手走这么长的路。神灵虽然给了他一支神奇的手杖,但事先也吩咐过,能不动用是最好。

十二士师是返回家乡最坚定的支持者,他们的名字分别叫作俄陀聂、以笏、珊迦、底波拉、基甸、陀拉、睚珥、耶弗他、以比赞、以伦、押顿、参孙。摩西的仆人约书亚在路上问道:“我们这一走就成了逃亡的奴隶,不能在市镇上买东西,只能依靠随身带的物资,更何况还要穿越沙漠,是否需要统一筹划?”

摩西点头道:“那你就负责将物资登记、统一管理与分配,我们携带的食物如果节约使用,路上也不耽误的话,应该恰好够用,只需在进入沙漠之前再带上足够的饮水。”

约书亚领命,将族人携带的牲口、粮食都做了统计,并计算了每天要消耗的数量,定时定量统一派发。赫利奥城邦一带并没有多少高山峻岭,但远离罗尼河谷的地方却有起伏不断的荒野密林,只要避开有人居住的村庄和城镇,几乎没有人会发现他们。

梅丹佐驾驭着水晶飞梭在前方警戒,林克拿着傀眼神镜与追逝之灯悄悄的跟在队伍后面,抹去大队人马经过的痕迹。林克是穴居野人的族长出身,从小就擅长穿行山野、追踪猎物,干这些自然是最拿手不过。

……

约翰返回领地向阿蒙报告,摩西等族人已经弃车绕小路离去。阿蒙点头说了句辛苦,然后吩咐约翰就像往常一样每天继续巡视领地。

照说阿蒙已经没有必要再困守埃居,他也随时可以离去,但却一直留在领地中,就是一位遵纪守法、老实本份的帝国大将军。反倒是薛定谔先沉不住气,主动跑来问阿蒙:“你怎么还不走?无论是返回都克平原还是在暗中护送摩西,都比待在这里强!你还想留在埃居帝国升官发财吗?”

阿蒙苦笑道:“你明知道我为何不走,又何必故意来逗我呢?”

猫儿鼓了鼓腮帮子:“难道是因为她吗?你放心不下她,却不想想有可能自身难保。”她所说的“她”,显然是指伊西丝神殿守护圣女玛利亚。

阿蒙点了点头道:“是的,当然是因为她。按你的说法,伊西丝女神早已不在,终于发生了今天的变故,荷鲁斯失去了九联神系的主神位,那么伊西丝神殿的地位恐怕也会动摇。”

猫儿笑了笑:“你已经是帝国大将军,不会把问题看的这么简单吧?伊西丝守护圣女不过是一个象征,就算法老想供奉新的帝国王神,也要考虑到民众的信仰习惯。尽管伊西丝神殿的地位会下降,但你又何必为玛利亚担忧?难道你认为玛利亚除了伊西丝守护圣女的身份之外,就别无所有了吗?”

薛定谔说的非常有道理,伊西丝神殿的守护圣女是帝国神权统治的一种象征,埃居各地城邦的主神殿都是荷鲁斯神殿,而梦飞思的主神殿偏偏是伊西丝神殿,而且还成了整个下埃居的神权中心,原因是复杂的。

一方面当然是因为伊西丝女神的独特地位,这与神灵的神域有关。另一方面是因为埃居的主要国土分为上、下埃居这两处人烟繁华地带。在下埃居,必须有那么一个象征着神权与王权统治的中心,伊西丝守护女神的存在有着历史与现实的双重背景。

就算新法老想信奉新的帝国王神,一样需要巩固下埃居的统治,伊西丝女神的地位可能会削弱,但玛利亚本人在下埃居的威望已经很稳固。假如能顺应形势、懂得如何去合作,她并不难应付新的变化。阿蒙甚至认为玛利亚拥有帝国宰相之才,就算她不是伊西丝守护圣女,也完全有资格、有能力成为新的帝国大祭司。

可阿蒙还是担忧,他又在担忧什么呢?心里这么想着,他对薛定谔道:“是因为她,但也不完全因为她。我想留在这里静观其变,对摩西他们有好处的,至少可以及时获悉最新的法令,利用我的身份提供保护。另一个原因嘛,当然还是因为你。”

薛定谔歪着脑袋道:“还有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