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51章 伊西丝女神早已不在

收拾好之后,阿蒙去了庄园中的贝斯特神殿。发生了这么多大事,他心中猜测了种种可能,想去找那只曾经是神灵的猫问问,希望薛定谔这次能够开口多说点什么。

薛定谔在阿蒙领地中的地位绝对超然,人人都知道大将军对它宠爱至极,阿蒙曾经将哈梯国王晾在一边,让这只猫先吃先喝,如今这只猫还可以跳上神坛大摇大摆的享用祭品。埃居人喜欢猫,而大将军在这方面比真正的埃居人还要埃居人!

阿蒙也不清楚薛定谔成天都溜到哪里去玩,要找它的话就在神殿中等候,不论等多长时间也不会不耐烦。前段时间阿蒙去梦飞思参加大典,薛定谔在领地里呆得挺舒坦并没有跟他去,好几天不见了,还挺想这只猫的。

阿蒙从中午一直等到黄昏,连晚饭都没吃,而且吩咐仆从们不得来打扰。当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后,才看见薛定谔溜溜达达的迈过了神殿的门槛。

阿蒙迎上前去微笑道:“我都等你大半天了,怎么现在才回来?出去玩也别耽误吃饭啊,烤好的肉都冷了。”

薛定谔蹲在门槛旁扭了扭脖子,阿蒙脑海中响起的声音有几分不悦:“怎么是烤肉而不是烤鱼?”

阿蒙抱歉道:“时间太急,没来得及下河摸鱼,委屈你了。肉有点冷了,我重烤一下。”

薛定谔问道:“你有时间等我一下午,却没时间去抓条鱼?昨天就回来了,却到今天才来找我。”

这只猫究竟是撒娇还是生气呢?阿蒙赶紧陪笑道:“最近发生了不少事,昨天刚回来何烈山的布兰卡就找上门了,然后我又派约翰去找梅丹佐与林克,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今天上午刚忙完。有事情想问你,却又不清楚你什么时候回来,所以一直就在这里等着。下次知道了,先去抓鱼再来找你。”

薛定谔哼了一声:“哦,原来大将军是有事啊,否则会想起我这只猫吗?”

阿蒙仍然陪笑道:“没事的时候我就没来找过你吗?这座神殿又是给谁修的?……现在埃居各城邦主神殿中的荷鲁斯神像断翅损毁,出了这么重大的变故,我当然要找您请教。”

薛定谔突然叹了一口气:“这些情况我都知道了。阿蒙,我想问你,仅仅为一句承诺就付出了这么多,值得吗?继续下去你还不知要付出多少。”

她指的当然是阿蒙为了让族人返回家乡所做的努力。阿蒙当年在都克镇只是一个老酒鬼的儿子,而且被放逐到深山,摩西等人对他谈不上有什么恩情。事到如今阿蒙做的已经太多太多了,没有任何人能说他亏欠什么。

阿蒙微微一笑道:“这不仅是我对穆芸女神的承诺,也是在冥府中对达斯提镇长的承诺,如果连一句承诺都不能信守,我又怎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我的确付出了很多,但也得到了应该得到的一切。”

薛定谔默默的点了点头,又问道:“世上有些人做事情,往往是因为付出了太多而无法放弃。阿蒙,你不会也有这种自我束缚的念头吧?在神灵的眼中,时间就像流淌的罗尼神河,人们生活在不断流逝的现在,付出的一切已经付出,只需思考还要付出多少、又能得到什么?这才真正的睿智。”

阿蒙摇了摇头道:“我不是神灵,至少现在不是,你说的那些我从未想过,只是信守承诺而已,也自有我的收获。”

薛定谔终于笑了:“你果然是我的阿蒙,只有这样的心,才能帮我解开那禁锢的封印,我也不清楚你需要多长时间又将付出多少努力。……找我有什么事,你就尽管说吧。”

这只猫站起身走到阿蒙的脚边很亲昵的蹭了蹭。阿蒙蹲下来坐到地上手抚着猫儿的后背道:“第一件是喜事,我通过了考验、恢复了力量,已经拥有八级成就。”

薛定谔又惊又喜道:“真的吗?说说你的情况!”

阿蒙讲述了自己的感受,薛定谔沉吟道:“恭喜你,确实通过了考验,但拥有真正的八级成就还需要有一个过程,通往神灵的道路和人间其他的修炼方式不同,真正的区别就从此刻开始显现,你是同时经历了两种考验。

首先是失去力量之后并没有失去自我,其次是脱胎换骨般新生,改变了对力量的领悟。这第二种考验你就慢慢体会吧,当你真正拥有那所谓一体两面力量的八级成就时,就可以尝试帮我解开封印了。我很高兴,你开口的第一件事谈的并不是众神,而是我。”

阿蒙这才问道:“全国各城邦主神殿的荷鲁斯神像断翅,这意味着什么?”

薛定谔的语气听不出是喜是悲:“神鹰双翅象征着翼护埃居,有人把它的翅膀给拧下来了,当然意味着荷鲁斯失去了九联神系中的主神地位,他遭遇了什么变故我也不知情,总之他成了失败者。”

阿蒙又问道:“埃居新法老改名为埃拉赫特,并要为安·拉天神修建神殿、建造新的都城,这又意味着什么?”

薛定谔想了想才答道:“表面上安·拉又重新成为了主神,但我想赛特应该才是真正的胜利者,以安·拉之名,他重新夺取神域。至于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

阿蒙:“连你都不清楚吗?”

薛定谔苦笑道:“我已经被禁锢了上百年,众神之间最近的事情,我并不了解。”

阿蒙:“那你应该清楚当年的事情,埃居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帝国,拥有这片神域的荷鲁斯也应该是最强大的神灵,什么人会战胜他?”

薛定谔冷哼一声道:“荷鲁斯才不算埃居最强大的神灵呢,九联天神中都没有他的位置!如果他没有成为神系的主神、享有这么广大的神域,九联天神中的任何一位,荷鲁斯恐怕都不是对手。”

阿蒙皱眉道:“那他怎么可能成为主神?”

薛定谔叹了一口气:“是因为伊西丝,她与安·拉是九联天神中最强大的两位神灵,据说是伊西丝战胜了安·拉。”

阿蒙:“那伊西丝为何没有成为主神呢?”

薛定谔眯起了眼睛,仿佛陷入到回忆中:“那是很久远的事了,远在我进入九联神系之前上千年。我也不可能了解具体的情况,我甚至从未见过安·拉,只隐约听众神提起过安·拉可能并不是真正的败给了伊西丝,他只是放弃了。”

阿蒙的眼睛也眯了起来:“放弃?”

薛定谔点了点头:“是的,他放弃了汲取神力源泉的神域、放弃了主神的地位,神灵不会做莫名其妙的事情。据说这放弃也是一种超脱、对另一种境界的追求,而被伊西丝所战胜也是一个领悟的契机。这些只是神灵间的传言,我不知真假,也超出了我所能理解。”

阿蒙苦笑道:“连你都不能理解,那我现在追问这些,恐怕也没有太多意义。”

薛定谔:“是的,你没有站在那个位置,去谈这些并没有意义。伊西丝是怎样战胜了安·拉,我并不了解,但有一件事众神都很清楚,安·拉和伊西丝之间达成了约定,伊西丝本人不可以成为众神之神。

可伊西丝非常聪明,她让自己的丈夫奥西里斯成为了九联神系的主神。除了伊西丝和安·拉之外,为了开拓神域出力最多的神灵是塞特。塞特当然不服,于是他打败了奥西里斯夺取了主神权位,而伊西丝又帮助荷鲁斯战胜了塞特,这才有了后世所谓的埃居王神。”

阿蒙眨着眼睛道:“哦,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伊西丝女神很守信用,帮助丈夫和儿子成为神系的主神,她自己则一直遵守着与安·拉之间的约定。”

薛定谔:“这世上没有不守承诺的神灵,否则他们也不可能成为神灵。”

阿蒙皱眉道:“可这些仍然解释不了我的疑惑,既然伊西丝女神如此强大,荷鲁斯成为九联神系的主神已经上千年,今天怎会发生这种变故呢?”

薛定谔:“荷鲁斯拥有了主神地位,力量当然更为强大,又有伊西丝的支持,其他神灵是无法撼动的。我的猜测与你一样,是恩启都在战场上的那一剑,让人们看出荷鲁斯并非想象的那般强大。可能是因为他主动现身于战场,违反了神系之间的约定,遭到了阿努纳启神系的攻击,或受伤或陨落,塞特趁机战胜了他。”

阿蒙摇头道:“可我还是不明白,既然荷鲁斯凭借自身的力量本无法取得主神的位置,这一切都是因为伊西丝的帮助,那么伊西丝女神没有再帮助他吗?”

薛定谔沉默了,低着头良久无言。阿蒙等了半天才开口问道:“你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这只猫儿叹息道:“我被禁锢的太久了,错过了太多的事,伊西丝女神恐怕已经不在了,我早该想到这一点!否则贝尔怎可能从神殿中偷走奥西里斯的肋骨、又怎可能带着守护圣女离开梦飞思?如果伊西丝女神还在,这些是不可能发生的。”

阿蒙震惊道:“什么!伊西丝女神不在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陨落了吗?”

薛定谔又沉默了,似是陷入了深深的思考,这只猫儿皱起了眉心的绒毛,过了一会儿才答道:“可能是陨落,也可能是别的情况,伊西丝的神奇已超出了我所能知。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意识到当年贝尔进入神殿时,伊西丝应该已经不在了。至于她去了哪里,我无法回答。”

阿蒙的语气有些不敢置信:“贝尔偷走肋骨、带走圣女已经是三十六年前的事情,按你的猜测,那时伊西丝女神就已经不在了,为什么等到今天才会出现变故呢?”

薛定谔叹息连连:“三十六年时间,对于凡人来说可能漫长,但对于神灵很短暂。尽管伊西丝女神已经不在,荷鲁斯拥有主神的地位和广大的神域,这增添了他的力量,众神也不清楚他有多强大。他可能是在与阿努纳启神系的战斗中受了伤,给了塞特挑战的机会。如果没有伊西丝的庇护,失去了主神位的荷鲁斯不可能再有机会夺回了。”

阿蒙又问了一个很感兴趣的问题:“我知道神灵的关系并非是人们所理解的亲缘。那么荷鲁斯真的是伊西丝的儿子吗?你让我看的那卷典籍中描述的很离奇,伊西丝在奥西里斯的尸体边感应受孕,生下了荷鲁斯?”

薛定谔笑了笑:“神灵之间的关系,你要加入某个神系才能彻底搞清楚。但荷鲁斯应该是伊西丝的儿子,他刚刚出现的时候,众神曾经怀疑过,认为荷鲁斯就是转世的奥西里斯,但后来才清楚并不是。奥西里斯并没有离去,他至今仍是九联神系的冥神。据说荷鲁斯是伊西丝成为神灵之前的儿子,一直藏在人间,伊西丝指引他成为真正的神灵。塞特战胜奥西里斯之后,荷鲁斯才正式现身的。”

难得薛定谔今天肯开口说这么多,似是要将说不完的往事都倾诉出来,阿蒙趁机问道:“我一直没有搞明白几个问题,什么是神域、什么又是神系?”

薛定谔扭头看着他道:“按你所谓一体两面的力量,拥有九级成就之后才能完全理解这些。但在此之前你就要帮我解开封印,我就尽量解释清楚吧——”

所谓神系,是一种古老的传承关系体系。最早的神灵掌握了成为神灵的秘密,便是那古代诗篇中所说的“语言”。他们会指引一些人走上这条道路,这些人可能是神灵所喜欢的,也可能是神灵所挑选的,既有神灵的亲友也有那些人间的强者。

这类似于一种老师与学生的关系,但又不完全如此,上一辈的神灵是指引者,接受指引才有资格加入某个神系,并遵守这个神系的约定,从而成为一个神灵的集团,九联神系和阿努纳启神系都是这样形成的。

知道如何成为神灵,并不意味着就能成为神灵,比如阿蒙所修炼的一体两面的力量,也并不是人人都能掌握,就算掌握了也很难通过种种考验,绝大多数人走不到最后。神灵不会无谓的指引与传授,他们只会挑选最有可能成功的人。

至于神域有两种含义,一是信奉某个神系的人们所生活的国度,而这样的国度往往就是神灵所创建,比如奥西里斯与塞特创建了埃居帝国。而另一种含义,凡人就难以理解了,它又被称之为“神力源泉之领域”。

很难明确的用语言描述这种概念,通常它就是某位神灵的神殿所在,神灵在此接受子民的进献与祷告。一座神殿中可能供奉了很多神灵,可是神灵要将意识与心念依附在神像上,这神像才象征着真正的神灵。

每一座神像落成之时,祭司们都需要举行仪式进行祷告与献祭,请求神灵眷顾。阿蒙曾经在很多神殿中有过切身感受,那神灵注视的目光是无形存在的,似乎能够听见人们祷告的心声。正因为如此,阿蒙令自己的门徒不得向别的神灵祷告。

另一方面,必须通过这样的仪式,神灵才能将神像变为意识与心念的依附化身,冷冰冰的石雕也仿佛拥有了奇异的生命。

神域有专属的性质,如果某一位神灵也想将意识与心念依附于自己的神像,必须得到神系主神的同意,这也是神灵之间的约定之一。这又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在同一座神殿中享受人们的献祭,做为主神身边的副神;另一种是在广大的神域中开辟出一个单独的小神域。

这第二种情况,就相当于都克镇的穆芸神殿或梦飞思城邦的伊西丝神殿。

九联天神的主神是荷鲁斯,由于伊西丝女神的地位特殊,下埃居人口最多、物产最丰饶的梦飞思城邦则一直是伊西丝的神域。

而穆芸的情况与伊西丝完全不同,都克镇是上古众神的战场、被众神遗弃与诅咒之地。在阿努纳启神系分裂之时,按约定,那里划入恩里尔的神域范围之内,但实际上并没有成为真正的“神力源泉之领域”。没有信奉与献祭神灵的子民,神域也就无从谈起。

都克镇附近一片荒芜,根本不适合人们居住繁衍。后来穆芸女神请求恩里尔,要在马尔都克之地建立自己的神域,恩里尔答应了,并与穆芸女神做出了某种约定。神灵之间的约定是保密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具体内容薛定谔也不可能清楚。

据薛定谔推测,当时阿努纳启神系的众神之战刚刚发生不久,恩里尔紧接着与马尔都克决裂,正处于多事之秋,有许多遗留的冲突等待处理,所以暂时答应了穆芸女神。或者是因为穆芸女神在众神之战中立了功,按照约定,恩里尔必须给她一片神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