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50章 摩西快走

拉西斯二世的死恰好发生在这种背景下,所有人都对他的死因讳莫如深,这甚至成了一个历史谜团。在后来的神话传说以及民间议论中,有人说拉西斯二世是死于宫廷谋杀,也有人说这位法老死于神灵的愤怒,更多人说他是随着荷鲁斯神像的损毁而驾崩,因为他自称是荷鲁斯的人间化身。

这三件大事发生在同一天,整个埃居帝国仿佛被无形的阴云笼罩,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皆惶惶不可终日,下埃居的都城梦飞思也是一样。当圣女大人将各地以及王都发来的急报转告众人之后,神殿大厅中静悄悄的只听见一片粗重而紧张的喘气声,人们在心中猜测着各种可能,却不敢也不能把真正的想法说出来。

良久之后,还是帝国大将军阿蒙打破了沉默,率先开口问道:“王都的信使可曾提到新法老继位的事情?”

圣女答道:“陛下之子拉西斯三世继位,新法老给自己改名为埃拉赫特。埃拉赫特陛下喻示,各城邦官员以及治下奴从皆留守驻地不得擅自外出,要安抚好境内民众,等待最新的法令与神谕。”

新法老继位,要各地官员安抚民众,这并不令人意外。出了这么重大的事情,也必须以神谕的名义才能平息民间的恐慌,新法老要各地等待最新的神谕也是明智之举。但是拉西斯三世给自己改的名字却意味深长,“埃拉赫特”的意思就是——安·拉之光辉、塞特之守护。

这位新法老在自己的名衔中搬出了九联天神中最古老的众神之父安·拉,还有传说中荷鲁斯的叔父塞特。在古老的埃居神话中,当奥西里斯建立埃居帝国的时候,他的弟弟塞特就是王权守护者。法老的名号中带这么一个后缀倒也可以理解,可是以安·拉之名却不提荷鲁斯,其用意耐人寻味。

阿蒙不说话了,转念间想到了很多,难道是那位神灵荷鲁斯出了什么事情?他读过伊西丝神殿中匿藏的古老文书,就是那卷据说两百年来也没有人翻看过的典籍,其中有两首诗分别说的是伊西丝与安·拉、荷鲁斯与塞特的故事。

传说伊西丝曾依靠智慧与手段制伏了古老的众神之父安·拉,获得了他的力量与地位。而在另一首诗篇中,众神之王却成了伊西丝的丈夫奥西里斯,而奥西里斯也是建立埃居帝国的首任法老,但是他的弟弟塞特杀了他并夺取了王位。后来荷鲁斯在伊西丝的帮助下战胜了塞特,成为了埃居王神。

也就是说埃居九联天神之间曾爆发过冲突,有些神灵已经隐退,广大的埃居帝国成为荷鲁斯的神域,而下埃居人口最多、土地最富饶的梦飞思则是伊西丝女神的神域、灵魂归宿的冥府是奥西里斯的神域,其余众神皆从属或依附于他们。

如果荷鲁斯出现了什么意外,不论是陨落还是受伤,九联天神中曾是失败者的另一方很可能会卷土重来。关于神域,阿蒙了解的情况并不多,但从穆芸女神的只言片语中却仍能拼凑出很多重要的信息。

穆芸扮成亲卫在战场上解救阿蒙时曾说过:“红岬镇以及两侧的山脉,就是埃居九联天神的神域边界,我不好进入。我已足够小心,但愿没有惊动他们。”

后来荷鲁斯在天空中现出了巨大的云鹰身形,穆芸又忿恨的说道:“因为我出现在战争中……所以荷鲁斯以此为借口展现神迹,企图以神力改变这场人间战争的结局。但我是为了保护你而出手,并没有侵犯九联天神的神域。荷鲁斯这么做,虽然没有违反众神的约定,却让人鄙夷,也暴露了他的虚弱与恐惧!”

看来众神之间有着某种约定,而不同的神系之间也有着某种约定,当这种约定被打破之后,就可能引起冲突。恩启都虽然死了,但他却以惊天动地的一剑斩灭了天空显现的云鹰,这一战恐怕就是新冲突的导火索。

恩启都的那一剑等于在宣告,荷鲁斯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般强大。而他现身于战场引起了穆芸女神的愤怒,意味着战争不仅在凡人之间而且也在众神之间发生。

阿蒙推测,很可能是阿努纳启神系众神攻击了九联神域,九联神域的主神荷鲁斯在这场冲突中陨落或受了重伤。赤海的出现、各城邦神殿中荷鲁斯神像的断翅可能都与此有关。那么九联神系中战败的另一方很有可能趁机夺取了主神位,新法老的名号正暗示了这一点。

法老的暴亡恐怕也与此有关,至于拉西斯二世是怎么死的,阿蒙也无法知道内情。拉西斯二世死的如此突然,对阿蒙也不是什么好事,意味着他最近大闹梦飞思的良苦用心很可能都白费了。阿蒙所做的一切,很大程度上都是给拉西斯二世看的,现在新君继位,一切情况尚未可知。

假如真相就是阿蒙猜测的那样,埃居的九联天神之间发生了冲突及地位改变,对阿蒙本人也未必有利,不要忘了拉西斯二世给他的封号名衔——伟大神灵荷鲁斯眷顾、护卫上下埃居、镇守帝国尊严、继承安·拉荣耀、威名传颂列国大将军。

这封号的第一个名衔就是“伟大的神灵荷鲁斯眷顾”,将士与民众们都认为荷鲁斯是受到阿蒙的感召而现身,所以阿蒙才获得了这么尊贵的名衔。后面还有一个名衔是“继承安·拉荣耀”,只因为阿蒙当时是安·拉军团的军团长,士兵们甚至将安·拉军团称为阿蒙军团。

阿蒙已经派梅丹佐以及林克返回领地,指示摩西拿着大将军的手令前往都克平原,却突然出了这种事情。如果他们还没有动身的话,等到现在应该走不了了,假如他们已经出发,那么也通不过各城邦以及边境的关卡,除非不走官道。

阿蒙既然派了梅丹佐与林克在暗中跟随,想必这两位门徒能及时了解事态的变化,指引摩西等人绕路而行。

阿蒙并没有派人将摩西等族人追回来,他的想法很明确,摩西等人能走就走掉,梅丹佐与林克应该有本事指引他们绕过所有的阻拦。假如他们被拦住了,结果也无非是被遣返回领地。因为大将军的手令是在拉西斯二世驾崩之前发出的,事后没有来得及派人追回,这也不算什么过失。

但是阿蒙本人必须按新法老的命令立刻返回领地,等待新的诏书与新的神谕,身为帝国大将军,在这么敏感的时刻,他本人的任何异动可能都会引起各方面的猜忌,因此带着约翰与忒弥斯绯立即启程,临行前只来得及在神殿中当众向玛利亚告别。

阿蒙心中有很多担忧却说不出口,他在玛利亚的眼中也看见了忧虑之色。玛利亚是伊西丝女神的守护圣女,假如埃居九联天神中真的出现了意外变故,对伊西丝神殿圣女的影响难测。阿蒙有太多的秘密一直都深埋在心底,此刻却终究没有忍住,他离去时派约翰去找加百列转交了一封密信,并转告加百列一定要亲手交给圣女大人。

他在信中提到了自己对神域以及众神之间关系的了解与某些猜测,并且提醒玛利亚去翻看一卷典籍,就是他曾看过的那卷古代吟游诗人所写的诗篇。以玛利亚的聪明应能心中有数,至于可能发生什么变故、又该做什么样的准备,已经不是阿蒙所能左右的。

……

拉西斯二世身亡,自然要举行国葬、举国哀悼;而新法老继位按惯例又要在国中大赦、举国庆贺,这说不清是喜是悲或是悲喜交加。

阿蒙回到领地的当天,首先等到的并不是新法老的命令,而是何烈山的主官布兰卡来访。阿蒙很意外的问他道:“布兰卡大人,你难道没有接到王都的最新命令吗?怎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何烈山到我这里来?”

布兰卡苦着脸,以哀求的语气道:“大将军,我就是为了法老的命令而来,向大将军借人救急啊!”

阿蒙皱眉道:“法老命令你借人吗?借什么人?”

布兰卡解释道:“不是法老命令我借人,而是我为了法老的命令不得不向大将军借人。埃拉赫特陛下继位的第一天就派人到何烈山下令,将所有的神石按历年登记所产送往王都,并且将熟练工匠都调往希尔摩,说是要为安·拉天神修建神殿,并要围绕那神殿建造一座新的都城。

自从都克镇矿工一族被您带走之后,何烈山的神石产量下降了接近四成,有大量开采出的矿核堆在那里等待取出神石。可那些神术师们根本完不成这些任务,现在法老又调走了大量的工匠,还要催促神石按照原先的产量直接上交王都,我实在没办法啊!所以想借您的那些奴隶帮忙。”

阿蒙轻轻摇了摇头道:“他们是我的族人,我好不容易把他们带离了何烈山,怎会再送回去?我知道你的处境确实很为难,但本大将军爱莫能助。”

布兰卡上前一步道:“我并不是要大将军将他们送回何烈山,只是想请大将军点头帮忙。我可以派人将开采好的矿核送来,再将取出的神石运回去。他们是您的奴隶,我也不能让您白帮忙,按照都克镇的旧例,每开采十枚神石,其中一枚就是支付给大将军的报酬。”

这个条件可够诱人的,但阿蒙的眉头却锁得更紧了:“法老不是调走了大批工匠吗?就算我的族人能为你取出神石,你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去矿山中开采矿核。”

布兰卡摇头道:“法老调走的都是开采石料的工匠,开采矿核的工匠大多还留在何烈山,我再向城邦求助,紧急招募一批人还是能应付的,就是从矿核中取出神石的最后一步难办,向大将军求助是最好的办法。”

阿蒙苦笑道:“可惜你来晚了,前法老陛下曾赐给我一块位于都克平原的领地,却需要我自己派人占领并开垦,我已经将这批奴隶派往那里,现在恐怕已经到了。根据最新的命令,他们要留守那片领地不能外出,就算能赶回来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但布兰卡大人既然求到我这里来,也不能让你白跑一趟,我会向伊西丝神殿写一封信反应你遇到的困境,请求神殿派一批神术师支援何烈山。”

布兰卡失望的走了,不论阿蒙说的话是真是假,他也无权命令大将军做什么,但这一趟总算没有完全白来,至少阿蒙答应帮他向伊西丝神殿写信求助。送走布兰卡以后,阿蒙却觉得事情不妙,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埃居最重要的神石产地有两处,一处是上埃居的希尔摩,另一处就是下埃居的何烈山。希尔摩并不像何烈山那么荒凉,它位于梦飞思以北大约六百里,在罗尼神河上游与一条支流的交汇处,附近虽然多山,但河谷一带有大片可以开垦的土地,所以法老埃拉赫特想在那里建造安·拉神殿以及新的都城。

此举也意味着将改变旧的格局,安·拉天神很可能要取代荷鲁斯在埃居帝国的地位。如果接下来法老下令在各城邦修建安·拉神殿,那么阿蒙的猜测就将被印证。谁成为九联神系的主神,这与阿蒙无关,他只担忧两件事:一是玛利亚的身份会有怎样微妙的改变、又会遭遇何种变故;二是都克镇族人的命运。

根据埃居帝国的传统,每位法老从继位时起就要为自己修建陵墓,这是浩大的工程,而埃拉赫特还要同时修建新都并为安·拉天神建造主神殿,这不仅需要消耗大量的财富,而且要召集全国的工匠。大陆上最好的工匠在哪里?就是那群都克镇的族人!

埃拉赫特法老如果下令征召他们,就算是那些人已经到了都克平原,阿蒙也必须把他们叫回来,就不像应付布兰卡那么简单了。摩西等人是帝国大将军阿蒙的奴隶,等于他的私人财产,法老也不能随意剥夺,但可以征用。

奴隶的身份,就像物品一样可以借了再还,这批人若被法老“借”去修建神殿或都城,那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回来?特别是像修建陵墓这种工作,最出色的工匠往往最难回来,如果他们回不来,法老再补偿阿蒙一批新奴隶也是合理合法的。可阿蒙要的不是奴隶,如果那样,他上哪里才能找回族人?

阿蒙立刻把约翰叫来,单独吩咐了很多事情,并且将手中最后一支驭风飞梭还有一枚空间法器交给了约翰,命他立刻去找梅丹佐与林克。他略带歉意的说道:“我的亲卫队长,你这几天恐怕是全埃居最幸福的人,虽发生了那么多大事却与你无关,只陪着忒弥斯绯开心就好。很抱歉要打扰一下你的幸福,事情很紧急,你秘密出发不要被人发现,快去快回。”

约翰赶紧躬身道:“阿蒙神啊,您何必这样对我说话?您的意志就是命令,我与忒弥斯绯打声招呼就走。”

新法老埃拉赫特有命令,各属地官员不得擅自外出,约翰离开领地当然不便走漏消息。阿蒙给了他一支驭风飞梭,约翰身为大武士却能驾驭飞梭,因为他修炼的是一体两面的力量。

阿蒙现在很有钱,可珍贵的法器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他如今只拥有三件空间器物:那根神奇的骨头、老疯子加工的风之魅舞、还有林克用风之魅舞加工的一只空间手镯。林克把手镯当成礼物献给了阿蒙,他特别擅长打造各种器物,而老疯子曾是大陆上最好的工匠大师,阿蒙将得自尼采的传授也都传授给了他。

现在发生了意外情况,阿蒙派约翰命梅丹佐将那枚风之魅舞给摩西,嵌在铁枝法杖中携带必要的物资,又将空间手镯交给梅丹佐与林克两人使用。

阿蒙本有一支水晶飞梭和两支驭风飞梭,而水晶飞梭与一支驭风飞梭已经交给了梅丹佐,现在最后一支驭风飞梭又给了约翰,他已经没有飞行法器了。但阿蒙已经拥有八级成就,可以瞬发神术飞行。

追逝之灯、傀眼神镜、还有那两套已被林克修补好的蝎壳甲、两套蛇鳞甲都早已交给梅丹佐了,可见阿蒙对此事的重视。

约翰出发之后,阿蒙也开始收拾东西。得自穆芸女神宝藏的大批特种神石当然要收好,他手中最珍贵的器物还包括一枚众神之泪、吉尔伽美什的神弓、洪巴巴的四支獠牙与一根蛇筋、恩里尔化身为牧羊人时送他的那根鞭绳等等。

阿蒙当年去都克平原执行侦查任务之前,玛利亚曾送他一枚记录了信息的大地之瞳。阿蒙如今已拥有八级成就,可奇怪的是,大地之瞳中记录的信息他仍然看不见。他将这些东西都收在冥神肋骨中贴身携带。骨头里还有其他很多东西,包括各种各样的法杖与武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