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49章 断翅的荷鲁斯

这两人有交情,当初约翰是安·拉军团的前阵指挥官,希欧是后勤军需官,也算是共同上过前线的战友。约翰拿他没办法,就坐着马车带希欧回去拜见大将军。

阿蒙一见到希欧就乐了,哈哈笑道:“你怎么又胖了?不能成天养尊处优,也要注意运动劳作。想当初你可是一个很勤奋的商人,如果不是亲自穿越沙漠去巴伦收账,我们也不会认识啊。”

希欧行礼道:“因为大战期间日夜操劳,我当时累的是又黑又瘦,回来后家人见了都很心痛,劝我好好休养进补,结果这半年补过头了,比当初还胖。”

约翰不轻不重的踹了他一脚:“就你那样还叫日夜操劳?”

阿蒙又问约翰:“事情办的怎样了?”

约翰答道:“办妥了。”

阿蒙点了点头:“你去把忒弥斯绯姑娘请到这里来吧,我有话说。”

忒弥斯绯姑娘来到前厅,一进门就向着阿蒙跪地行礼:“大将军,不知怎样表达我的感激,您与约翰将军不仅惩罚了罪恶的人,还将当初的事情公诸于众,这是我在神灵面前曾发誓要用生命为代价实现的愿望。看来民间的传说不假,您受到了神灵的眷顾,在人间拥有着神灵的光辉!”

阿蒙赶紧示意约翰将她扶起来,叹息道:“姑娘这么说让我很惭愧,儒勒是跟随我作战的勇士,他在战场上献出了生命,我们却没有能保全他的家人,知道这一切的时候都太迟了。……你如果一定要谢就谢约翰将军吧,去农庄调查的人是他,正式向城邦提出控诉的人也是他。”

忒弥斯绯又要向约翰下跪。约翰正扶着她的胳膊肘呢,赶紧阻拦,看姿势就像要抱她,脸色也有点红了。阿蒙见此情景又问道:“忒弥斯绯姑娘,约翰今天已经赎回了你的奴契,而你的仇也报了,今后有什么打算呢?”

忒弥斯绯涌出了泪水:“本以为我的命运是与晟易同归于尽,大将军不仅为我报了仇,而且将我留在了世上。我这条命就是您的,做这一世的奴仆,恐也难以报答。”

阿蒙一摆手:“不要这么说,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不该承受这样的悲剧。既然如此,我有话想单独问你,其他人先出去。”

约翰还愣在那里呢,希欧一把抓住胳膊将他拉出去了,还挤眉弄眼的笑。他们在外面等着,过了一会儿,忒弥斯绯出来了。她眼圈是红的脸也是红的,低头瞄了约翰一眼道:“大将军请您进去单独说话。”

又过了一会儿,约翰出来了,低着头偷瞄着忒弥斯绯,咧着嘴角无声的傻笑。希欧纳闷的问道:“约翰将军,你傻笑什么啊?从来没见过你这副样子,有什么喜事吗?”

约翰仍是嘿嘿笑没有答话,阿蒙走出门外道:“当然有喜事,这么多天遇见的全是闹心事,今天终于有件开心事。正巧希欧大人也在,晚上设宴好好喝一杯,明天去参加伊西丝女神赐福大典。”

……

一年一度的伊西丝女神赐福大典终于到来,今年的大典格外的热闹,附近各个城邦都有民众赶来参加,而且就在大典的前几天,帝国大将军阿蒙大闹梦飞思,成为人们闲暇时的谈资。

偌大的广场上聚集了几十万人,但在武士们的指挥下秩序井然,没有拥挤与推搡,当赐福仪式开始之后,无论站在什么角落,那从天而降的神圣光辉会落在每个人身上。阿蒙手持梭枪身披铠甲,就像一名普通的卫士站在广场边缘的人群中,负责维持这一带的秩序。周围民众都望着远方神殿前的高台,并不知道身边站着的就是名震大陆的阿蒙。

衣甲鲜明的武士们在神殿的长阶前布成一个半圆形的军阵,军阵中就是圣女举行仪式的高台,高台后方是神官们布成的神术大阵,地位尊贵的大人们则在长阶上观礼。玛利亚头戴金冠手持法杖登上高台,神殿中的钟声响起,所有人都朝着高台跪了下来,阿蒙也俯身下跪,将梭枪放在了手边的地上。

这位大将军并没有低头去亲吻地面,而是抬头望着圣女大人。玛利亚缓缓举起法杖,眼光扫视广场上的众人,似是看清了每一个人,却有一个定格,与远处广场边缘的一双眼眸遥遥对视,她露出了浅浅的微笑,然后微微闭上眼睛开始吟唱。

阿蒙并不清楚玛利亚在吟唱什么,此刻的圣女大人处于一个强大的神术大阵中枢位置,阿蒙的侦测神术无法感应,但心中却能感受到。

法杖上的众神之泪发出了淡淡的金光,这金光越来越强,却并不刺眼,朝着周围以及天际蔓延。神术大阵开始运转,金光汇拢在半空成一道明亮的光束射向天幕,整个天空都成了金色。

光束消失了,梦飞思的天空仿佛自古以来就是这般金辉照耀,随着悠扬的钟声,有白色的光芒似轻纱、似瀑布、似飞雪、似乳滴、似飘羽,无声无息的洒落。这是伊西丝之祝福神术,广场上的数十万人都能感受到它神奇的抚慰,其中也包括阿蒙。

所有人都在低头虔诚的祷告,只有阿蒙抬头望着玛利亚。她站在万人中央,散发着圣洁的光芒。阿蒙没有祷告,心里什么都没想,只是望着她。光芒洒落在他的身上,仿佛伴随着轻柔的吟唱声,就似玛利亚在神殿中回答“何为赐福”的那番话——

“心中获得向往的力量,神灵便不会向子民闭上眼睛,见证罪孽与善良,让慈爱与诚实相遇、公义与平安相亲,大地上的丰饶伴随内心的安宁,洗刷那不洁的灵魂,它是赐予也是审视,这才是真正的赐福。”

如果所谓的神灵真的像玛利亚所说,那么阿蒙将用最虔诚的誓言进献自己的身心,那是玛利亚的神灵、她所信奉的神灵!在这光芒的抚慰下,万人丛中,阿蒙觉得自己很柔弱,似一个初生的婴儿,一无所有,却拥有全新的生命与未来。

这柔弱并不是虚弱,而是纯净而旺盛的生机萌发。阿蒙已经忘了自己是否失去力量,他根本没有再去想,就是如新生一般体会这神术的感召,他是广场中唯一没有祷告的人,也是将这个仪式体会的最专注的人。

……

前年的赐福大典上出现了刺客,去年又与两个王国进行了一场大战,今年的大典会不会有意外发生呢?很多人都在暗中提高了警觉,就在仪式进行到最高潮的时候,神殿长阶上负责监察全场的九级大神术师沃尔德忽然眉头一皱,因为他听见了滚滚的雷声。

广场边缘处于忘我状态的阿蒙突然间“苏醒”过来,他也听见了雷声,滚雷般的闷响却不是来自天空,而是从东边的地底深处传来,伴随着轻微的震颤,整个城邦的大地都在发抖,只是普通民众尚无查觉。

这是怎么回事?来不及思考,阿蒙一瞬间就运转法力施展空间神术,尽可能将脚下的地面定住了。他的法力延伸而开,随即感受到另外几股强大的法力汇合,那是沃尔德等大神术师也不约而同采取了同样的措施。

定住大地最强的一股力量当然是来自高台后的神术大阵,这个神术大阵的主要作用就是协助圣女完成仪式,保证不受任何意外的干扰。广场上的民众既没有听见地底如滚雷一般的闷声,也没有感觉到大地的轻微颤抖,仍然沉浸在伊西丝之祝福的光辉下。

但阿蒙等大神术师的感受却全然不同,大地颤动的幅度非常微弱,但力量却庞大的几乎不可抗拒,这么多人同时出手施展空间神术,也只能勉强定住以广场为中心梦飞思城邦中央区域这一片地面不随之震颤。他们感受到法力的冲击是如此剧烈,虽然身形未动,感觉却像狂风巨浪中被抛来抛去的小舟,心中之骇然可想而知!

大地颤抖的时间并不长,在赐福仪式结束之前便已停止,阿蒙终于长出一口气。在天枢大陆的传说中,大地震动是神灵对人间罪恶的愤怒。可是在伊西丝赐福仪式上感受到大地的震颤,联想到这样的传说令人觉得荒诞。

阿蒙轻轻擦了擦额角渗出的细密汗珠,动作却突然顿住了,他反应过来一件事,自己的法力恢复了!若非如此,刚才如何能施展空间神术呢?是在他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恢复的,阿蒙施展神术时连想都没有去想。

他已经完全通过了考验,拥有一体两面力量的八级成就了吗?阿蒙活动了一下身体,突然又意识到另一件事,自己并没有完全恢复力量。使用神术的法力确实已经恢复,而且远比以前更强大,但身体血脉的力量仍然与昨天一样,并没有恢复与增长,他现在的情况与一名普通的八级大魔法师差不多。

阿蒙闭上眼睛仔细体会着自己的状况,突然又笑了,身体血脉的力量可以说恢复了也可以说没有恢复,还需要一个重新成长的过程,就像婴儿成人一般缓缓变得强壮,已经分不清是神术的力量还是体术的力量,一体两面的力量终于融合为真正的一体,就似脱胎换骨。

……

高台上的玛利亚当然也感受到了大地的震颤,却不动声色的继续完成了仪式,从容与镇定犹胜她当年遇刺时。赐福仪式之后,万众吟唱赞颂伊西丝女神的诗篇,玛利亚走下高台率领众祭司与城邦官员走进神殿向女神献祭,本次大典顺利完成。

然而在场所有大神术师心中都有不祥的预感,远方一定有大事发生。当天晚上,玛利亚连夜向各城邦派出使者,询问有何异常变故?并在第二天将梦飞思城邦中所有重要官员都召集到神殿,阿蒙也没有立刻返回领地,而是留在梦飞思城中等消息。

真的发生大事了,惊天动地的大事,而且同时发生了三件!

……

大地的震动发生在海岬城邦,准确的源点就是阿蒙曾抗击乌鲁克军团的红岬防线一带,整个下埃居都有震感,但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人员伤亡。

据当时在红岬镇东门城楼上执勤的一位士兵回忆,那是一个大晴天,天色却突然暗了下来。抬头看不到乌云就是黑沉沉的一片天空,也不像夜间那样能望见星星与月亮。红岬镇所有的居民都走出了房屋,军营中的士兵们也走出了大帐。

人们的心头被一股巨大的未知恐惧笼罩,汇聚在镇中心的广场上向着神灵祷告。就在众人仰望着黑沉沉的天幕时,高空出现了各种光芒,就像五颜六色的巨大无根火焰在闪耀盘旋,伴随着冲击声、轰鸣声、如霹雳雷鸣般的爆炸声。然后大地开始抖动,红岬镇四座城楼在剧烈的震颤中塌陷了三座,房屋也损毁过半,幸亏人们都因为天空的异象聚集到广场上了。

据当时一位在红岬镇以北几十里外海边的船工回忆,他正在海滩上修理破损的小船,突然感觉天色暗了下来,碧蓝的海水无风翻腾,倒映着黑沉沉的天空竟呈现出暗红色。天上有强烈的光芒闪烁,在极远的高空有一团团光球似火花炸裂,然后大地开始剧烈的颤抖,仿佛地底的岩石变成了一头头怪兽,在彼此碰撞撕咬。海水突然退了下去,露出了岸边大片海底,留下了许多搁浅的鱼虾。

这名船工向着岸边的高处跑去,一路上跌跌撞撞不知栽了多少跟头。他感觉到大地在移动,惊恐间回头看了一眼,便吓得全身发软坐在山坡上一步也跑不动了。退下去的海水咆哮着形成了高高的浪墙扑了回来,卷走了海滩上的船。不远处的海岸在颤抖中被不可思议的力量撕开了一个裂口,海水沿着裂口向着陆地深处涌了进去。

……

仿佛有一把擎天巨刃斩在了大地上,硬生生劈出一个缺口来。陆地沿着阿蒙曾布下的红岬防线边缘向两侧平移,海水从北边涌入形成了一个裂隙般的海湾,形状就像插入陆地的一把匕首。海水吞没了阿蒙曾与乌鲁克军团激斗的战场,经过红岬镇的东门外一直穿过了近五分之四的陆地,只在最南端留下了一个狭窄的通道。

海岬城邦境内新形成了一条狭长的内海,当天空重新放晴之后,阳光下的海水带着微红色就像泛着淡淡的血光,因此这条狭长的内海后来也被人们称为赤海。海岬城邦的主城离大地震颤的源头有一百六十里,是最近的一座大型城池,震感也最为强烈。坚固的城墙上出现了很多条深深的裂缝,城邦里也有很多房屋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有数百人员伤亡。

然而最严重的事故却发生在神殿里,坚固的神殿建筑并没有损坏,但是大殿正中供奉的荷鲁斯神像却折断了右侧的翅膀。那巨大的石雕从高处砸落,摔碎成很多截,众神官一片惊慌。

若是震动太强烈,整座神殿连同周边的建筑都被震塌的话,神像损毁也难免。但是神殿以及广场周边坚固的建筑都完好无损,偏偏只有最重要的荷鲁斯神像断了一根翅膀,这就是一种灾难性的征兆,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城邦主神殿中的神像可不是一般的东西,从开采石料到凿成石坯、运输就位、雕饰神像整个过程都有严格的监督,所有参与的工匠名字都记录在册。这座巨大的神像已经有百年历史,雄伟而坚固连一条裂纹都没有,怎么会突然断翅呢?

按照规定,有责任的工匠将接受最严厉的惩罚,但是百年之前的工匠们已经无法再追究。城主罗德·迪克一边组织人手调查灾情,一边派人向梦飞思以及埃居王都发出急报,心中惴惴不安的等待。

各地的消息很快反馈回来,让罗德·迪克惊恐不已的同时又稍稍松了一口气。整个埃居所有城邦的荷鲁斯神殿都发生了同样的事,那人的身躯、神鹰的头颅,披着如巨大披风般双翅的荷鲁斯神像都损毁了,一律是右翼连根折断砸落神坛。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神像的损毁与建造它的工匠无关,也不只是海岬城邦的过失。但是全国各城邦荷鲁斯神殿中的神像都发生了同样的事,只有一些小型的私家神殿中,帝国王神的造像还保持完好,这又意味着什么呢?让人不敢去深想、让所有埃居民众不寒而栗!

……

地震在海岬城邦境内形成了一条狭长的内海,穆芸女神曾告诉阿蒙,这里就是埃居九联神系的神域边界。全国各城邦神殿中的荷鲁斯神像都断翅损毁,就连遥远的、毫无震感的王都底斯城也不例外。

按照自古以来的传说,这恐怕不仅象征着神灵的愤怒,也象征着神灵的陨落或受伤。自称荷鲁斯人间化身的法老应该是最为惊恐不安的,但他又必须站出来安抚民众才能维持自己的神权地位。但是拉西斯二世已经用不着烦恼了,同时发生的第三件大事,就是埃居法老暴毙身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