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48章 她一定很美

主犯处理完了接着处理从犯,达雅城主又问道:“大将军,陛下谕示让他们削爵一级或交相应的罚金抵罪,您是什么意见呢?”

阿蒙一摊双手:“我没意见,让他们自愿选择吧。”

达雅城主苦笑道:“多谢大将军网开一面!至于那些因为误会曾控告您的大人们,陛下让他们重金赔罪,您看多少合适呢?”

阿蒙笑了:“我不想敲诈谁,至于具体数额是多少就由城主大人您决定吧,我既不嫌多也不会嫌少,辛苦城主大人了!这笔钱分成三份,我拿一份,另外两份分别给约翰和龙腾将军,这既是我的感谢也是法老陛下的褒扬。”

拉西斯二世表扬两位将军只是动嘴没有实惠,阿蒙倒好,将一笔钱变成了三笔钱,顺手重赏了龙腾与约翰。

达雅城主长出一口气道:“此事终于处理完毕了,后天才是伊西丝赐福大典,总算按期完成。”

旁听的加百列说道:“圣女大人有命,如果此事处理完毕,今天下午相关人等都到神殿中议事,圣女大人要当面询问结果。”

阿蒙刚刚站起身来好似还有话说,听见加百列的话欲言又止,给约翰使了个眼色,又跟随大家去神殿拜见圣女大人。

还是上次那间吵吵闹闹的议事大厅中,圣女大人询问了法老陛下的谕示以及达雅城主的处置,很满意的连连点头,劝慰了阿蒙几句并且褒扬了达雅城主,表示对这几日辛苦的慰问。

最后她对阿蒙道:“大将军难得来一趟梦飞思,却遇到了这种事情,请千万不要介意。后天便是伊西丝赐福大典,您是第二次参加这个仪式了,两年前你还是神殿的荣耀武士,今天已经成了帝国大将军。故地重游,有何感想啊?”

阿蒙欠身道:“这要多谢圣女大人的指引,也多谢加百列大人当年的救命之恩,否则哪有阿蒙的今天?我有一个请求,请圣女大人一定要恩准。”

玛利亚:“大将军有何请求?”

阿蒙:“此次大典,我想穿着荣耀武士的铠甲,仍拿着当年那样的梭枪,站在当年的位置上,为圣女大人守护广场,也为梦飞思城邦尽一份力量。”

众人都吃了一惊,大将军并不想坐在神殿前的观礼台上参加大典,而是手持梭枪站在广场中执勤,就似两年前的那位神殿武士,守卫广场维持民众秩序。阿蒙这么做,那是相当给伊西丝神殿以及梦飞思城邦面子啊!

有人正要劝阻,玛利亚却笑道:“好的,我答应你!大将军不忘出身根本,受举国敬仰仍然谦恭自谨,并无一丝恃功而骄,值得敬佩!”

众人闻言都反应过来,纷纷向阿蒙表示敬佩之意。阿蒙笑道:“圣女大人,其实还有一件事我本打算在城主府衙中说,但既然有这个机会趁着众位大人都在场,那就在这里谈吧。有一位贵族将军,要控告平民晟易!”

达雅城主一愣,赶紧说道:“大将军,这件事不是已经了结了吗?”

阿蒙淡淡道:“晟易行刺我之事已经了结,这又是另外一件事,不是我要告他,而是约翰将军要告他。诉状已经写好,究竟是怎么回事请城主大人看了再说。我们是在这里谈呢,还是回城主府衙谈?”

玛利亚微微一皱眉道:“怎么约翰将军又要控告晟易呢?把诉状拿来给我先看看。”

约翰从怀中掏出了一卷文书,加百列接过去交给圣女。玛利亚翻了一遍,眉头渐渐锁了起来,沉着脸说道:“传阅众人。”

圣女大人居然要在座的众位大人都看一遍,大家接过去传阅,脸色变的都很难看,有些人甚至露出了释然的表情。这份诉状是约翰弹劾晟易的,控告此人在儒勒战死之后,派地痞无赖去农庄捣乱并故意制造行刺案件,他夺取了儒勒家族的农庄,同谋雷德罗斯霸占了儒勒的妻子。儒勒的父亲死于狱中,妻子投河自尽。

儒勒曾是约翰属下的小队长,今天他要为下属鸣冤,为那些在前线捐躯的将士们讨回一个公道!

阿蒙将妓院里一件小事闹大,刚开始人们以为大将军是为一个姑娘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后来一看事态不对,聪明人才反应过来,以为阿蒙是借机立威,以此事反击宰相大人。现在才恍然大悟,阿蒙不放过晟易,也是为了给前线阵亡的将士报仇。

此事若传扬出去,不仅对阿蒙的声名无损,反而更添其威望。事还是那件事,但含义有了转折性的改变。

等众人都看完了,玛利亚轻轻叹了一口气道:“约翰将军,你调查的很详细,事实清楚,儒勒一家人的遭遇令人同情,但以城邦法令,此案难翻。”

圣女大人说的是实话,这个案子翻不了,因为缺少了最关键的证据。当初是雷德罗斯策划了这件事,是他出面从儒勒遗孀手中低价买下了农庄,也是他威逼儒勒的遗孀委身,但是雷德罗斯已经死了,儒勒的遗孀也自尽了。

至于晟易遇刺一案,当时的事实是清楚的,老儒勒确实是聚众持凶器闯入了晟易的领地,冲到了晟易与雷德罗斯的车驾前,混乱中有人刺伤了晟易的马。除非能够查出是谁故意策划了这件事,并找到那个刺马的行凶者供认这一切都是晟易指使,否则翻不了案。

偏偏约翰没有找到这种证据,当初的那批地痞无赖中,有人早就跑没影了,而且这件事是雷德罗斯策划,如今已死无对证。老儒勒并没有行刺晟易的企图,就像晟易本人也并没有行刺阿蒙的企图,但在证据和事实面前,案子只能这么判。

这些道理阿蒙当然清楚,否则也不会等到现在才把这份诉状拿出来。他起身伏地行礼道:“圣女大人,您说的对。但我并不求结果,只要求公开调查。依据埃居帝国法令,一位贵族控告平民,城邦司法署必须受理,并且公开审问允许公民旁听。”

他的目的不是想翻旧案,只是想把这件事公开。阿蒙指控晟易行刺,是让此人身败,如今再让约翰控诉晟易并公开审理,是让此人名裂。公开此事对阿蒙和约翰也有好处,至少让人们清楚大将军为何要大闹梦飞思?

玛利亚有些好奇的问道:“大将军,你和约翰将军一直在领地中,是怎么了解这件事的呢?又是在什么时候去农庄做的调查?”

阿蒙如实答道:“就在约翰打伤晟易的第二天,所有人都以为我带着那位姑娘出城游玩了。而实际上那位姑娘就是儒勒的妹妹,儒勒是战场上阵亡的英雄却家破人亡,唯一还活着的亲人竟沦落到那种地方,我怎能不查清楚?我与约翰带着儒勒的妹妹去了那座农庄,就是为了调查此事。”

阿蒙不是傻子,他当然没有提忒弥斯绯刺杀雷德罗斯的事情,却说出了那姑娘的身份。达雅城主捧着诉状,苦着脸说道:“大将军,晟易被打断了两条腿,又将按您的意愿送到安·拉军团服役,您已经惩罚他了。况且圣女大人刚刚也说了,这个案子翻不了,后天就是伊西丝赐福大典,能否不必节外生枝?”

伏地行礼的阿蒙站了起来,背手问了一句:“诸位大人,原来你们也没忘记后天就是伊西丝女神赐福大典,本大将军想问一句,何为赐福?”

何为赐福?众人都不好擅自回答,一起抬头望向圣女大人。玛利亚看着阿蒙有一瞬间的愣神,就是两人互相凝望时的那种眼神,然后缓缓答道:“在赐福大典上,向万众施展伊西丝之祝福神术,消灭痛楚,洗去疲惫、给人们以信心、力量与勇气,象征着女神的慈爱与垂怜。但真正的赐福,不仅仅只是那么一个仪式。

心中获得向往的力量,神灵便不会向子民闭上眼睛,见证罪孽与善良,让慈爱与诚实相遇、公义与平安相亲,大地上的丰饶伴随内心的安宁,洗刷那不洁的灵魂,它是赐予也是审视,这才是真正的赐福。

大将军提醒的没有错,如果我们因为后天的大典拖延今天对罪行的指控,那还谈什么赐福?城主大人,你就按照规定受理并公开审判,就在今天!不因为大典而改变此事应有的处置,明天不能审完,大典之后就接着审理,按阿蒙将军的意思发布公告。”

……

此事就这么决定了,就在伊西丝赐福大典的前两天,城邦司法署受理了约翰控诉晟易的案件并发布公告,允许城邦公民旁听。审案当然需要过程,把相关人等带到官衙讯问也不是一、两天能办完的,还要等到大典之后才能出结果。

公告发出去了,连同约翰的控诉内容都公开了,但审理并没有真正的进行。因为就在当天晚上,身败名裂的晟易自杀了。他的死并不令人意外,阿蒙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此人已被剥夺贵族身份成为平民,恶行再一公开,派到安·拉军团去服役只会死的更惨。

……

晟易是怎么死的已经不重要了,约翰当众拿出诉状的时候,他的命运就已决定。玛利亚下令之时事情也就处理完了。众位大人告退,圣女却把阿蒙留了下来,有话要单独问大将军,又把身边所有人都打发走了。

赐福大典之后阿蒙就要返回领地,两人不知何时才能有这样的见面机会。玛利亚坐在那里看着阿蒙,眼眸中似有千言万语。阿蒙也看着她,过了很久,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大将军也该告退了,这才轻声道:“你不是有话要问我吗?我能看出来你有事情,说吧。”

玛利亚开口就让阿蒙吃了一惊:“那天晚上为你表演歌舞的那位姑娘,就是杀了雷德罗斯的凶手吧?”

阿蒙微微一怔,随即叹了一口气道:“一切都瞒不过你的眼睛,我丝毫未提此事,你却想到了。是的,就是她杀了雷德罗斯,圣女大人不会追究这位可怜的姑娘吧?此案也没有证据。”

玛利亚意味深长道:“我若是想追究她,也不会现在单独与你提起。阿蒙,那位姑娘号称梦飞思之花,一定很美吧?”

阿蒙在玛利亚面前说话,第一次竟然有点结巴:“这,这个,她很漂亮,我不能否认。……但我认为真正的美,是在伊西丝女神的光辉沐浴之下。”

玛利亚眼神中有笑意也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惋惜,却垂下眼帘轻声道:“你要善待她,她的遭遇很令人同情、她的行为也很令人佩服,是难得一遇的奇女子。也许是神灵将她送到了你的身边,这是世上真正的缘份。”

阿蒙笑了:“真的是神灵将她送到了我身边,偏偏就遇见了她,发生了这么多事。”

玛利亚垂下了目光,却仍然能感觉到阿蒙的眼神不对,又抬起头问道:“你为何这样看着我?笑的好奇怪!我说的难道不对吗,你为一个姑娘惊动了整个帝国,那家破人亡的孤苦女子往后该怎么办,难道你不应该好好对待她吗?我的大将军!”

阿蒙仍然在笑:“圣女大人都这么说了,我当然要好好对待这位姑娘,会把她赎出来带走,安排好一切。”

玛利亚微蹙眉头道:“这是你应该做的,为何还要这样笑?”

阿蒙终于笑出了声:“这位姑娘名叫忒弥斯绯,是一位四级武士,如果加百列大武士见到她一定也会很喜欢,女子拥有这种成就很不简单。你是我最佩服的人之一,有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可有一件那么显而易见的事情,你却没看出来。”

玛利亚好奇的问:“什么事?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阿蒙答道:“我没说,你也没见过她,就猜到她是刺杀雷德罗斯的凶手。可是约翰将军喜欢她、非常的喜欢。这么明显的事情,你居然没看出来!我会去询问忒弥斯绯本人的意见,如果她也愿意,就让他们在一起。”

玛利亚的表情竟然也有些不好意思:“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到农庄调查的人是约翰,正式提出控诉的人也是约翰,提到那位姑娘时,约翰将军的神情确实……我本应该看出来的,只是没注意。你为下属、为族人考虑的很周到,也该多为自己考虑。”

阿蒙收起笑容道:“该考虑的时候,我会考虑的,你也要好好保重。”

……

第二天阿蒙就派人去了那家妓院,要赎出契奴忒弥斯绯,大将军对这件事非常重视,他派去的人便是亲卫队长、大武士约翰将军。

出人意料的是,有人竟然比阿蒙的反应还快,约翰到的时候,已经有三拨人赶到妓院要赎忒弥斯绯了,而且来头都不小,分别是城主达雅·屠扬、神殿首席大武士龙腾派来的使者,还有一位是城邦物产署挂衔官员、大富商希欧本人。

妓院老板狄兰德被这个阵势吓着了,本来谁赎都行,但现在答应任何一人势必得罪另外两人,反倒不好办了。约翰赶到的时候,希欧正与另外两人相争不下呢,他的态度很坚决,无论出多高的价也要把忒弥斯绯赎出来。

约翰也被这个场面吓了一跳,但这位将军粗中有细,看见希欧随即就明白了什么,上前问道:“希欧大人,你来赎忒弥斯绯姑娘,是不是想送阿蒙大将军一个人情?”

希欧看见约翰,非常亲热的过来打招呼,听见问话赶紧答道:“是的,我就是打算将忒弥斯绯姑娘送到大将军府上。”

约翰转身又问另外两人道:“你们回去问问达雅城主与龙腾大人,他们想赎忒弥斯绯姑娘,是不是也要送到大将军那里?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不必了,替我多谢两位大人的好意,大将军派我亲自来赎人。”

原来如此!这下倒没什么好争的了,那两位使者回去了。希欧抓着约翰的手臂道:“大将军派您来赎人,我也不能白来,您一定要给面子。赎人的钱我来出,用我的马车将忒弥斯绯姑娘送到大将军府上。”

约翰笑了:“马车就不必了,忒弥斯绯姑娘就在大将军府上,我只是来打声招呼而已,至于钱嘛……”

妓院老板狄兰德赶紧接过话头道:“忒弥斯绯姑娘不欠我们钱。”

约翰扭头一瞪眼:“是你自己说的,忒弥斯绯姑娘不欠钱,回头可别说是我依仗大将军的权势压人!”

狄兰德连连点头道:“当然不欠钱,她这半年为我们这里挣了不少钱,我家大人说了,如果大将军来赎人,应该是忒弥斯绯姑娘所得的赏钱,都要还给她。”狄兰德只是妓院的老板,这家妓院是梦飞思一位大贵族的产业,也就是狄兰德口中的我家大人。

约翰来赎人,结果只是打声招呼,不仅没花钱还带走一大笔钱。希欧还不肯离去,又对约翰道:“就让我送您回去吧,为您牵马。”

约翰好气又好笑道:“我走路来的。”

希欧:“那太好了,您坐我的马车回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