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47章 阳谋

达雅城主腿一软差点没坐回椅子上,阿蒙这是下狠手了,竟然扣了一顶幕后指使刺客的帽子过来,连带厅中告状的这些大人们全给扣进去了。众人是惊怒不已,却纷纷用求助的目光望向圣女大人,看她如何表态?

玛利亚沉着脸站起身,取出法杖道:“城邦治安事务由城主大人负责,以帝国法令处置!伊西丝赐福大典在即,不可懈怠,众位大人赶紧去办各自的公务。伊西丝神殿也有监督之责,加百列、布尔克,你们代表神殿去城主官衙旁听,不必插手问案,只监督是否依法令处置!”

说完这话,圣女手持法杖退到后殿了,言下之意很明显,这事不归她管,但她会派人盯着,达雅城主赶紧回去处理明白,假如因此扰乱了伊西丝赐福大典,那可是大罪过。

……

达雅城主带着一群人赶回官衙,阿蒙正在大厅中坐着呢,手中拿着剑,面前是一张被踢碎了的桌案,东西撒的满地都是。达雅城主一时没敢先上前,倒是神殿大祭司布尔克皱着眉头喝问道:“阿蒙,你身为帝国大将军应知礼法,为何手持利器冲入官衙?”

伊西丝神殿的三位大祭司中,乔治与阿蒙的私交最好,而布尔克并没有参加前线的战争,也是圣女即位之前神官集团的势力代表,与阿蒙是最不对付的。玛利亚这次派布尔克与加百列同时前来,就是表明并无偏私之意。

阿蒙冷笑答道:“佩剑出入,是法老陛下的亲口恩典,就算是在陛下的车驾中,我也是佩剑的,何况这城主官衙?”

众人一愣,大将军说的是事实,拉西斯二世为了褒扬阿蒙的功勋,特许大将军佩剑随行。他在法老身边都可以佩剑,何况在城邦府衙中呢,布尔克的质问毫无道理。约翰憋住笑提醒道:“大将军,您是来告状的,总得把城主大人的座位让出来吧?”

阿蒙起身还剑归鞘,点头道:“多谢提醒,是我失礼了!只因一时气愤,还踢坏了城主大人的桌子,回头我一定赔,请城主大人入座吧。”

众人都坐下之后,就开始处理阿蒙的指控了。已经闹的这么大,众人都有点想往回缩的意思,尤其是达雅城主更想息事宁人。其实事情的经过调查的非常清楚,所有人的口供都在,并无任何矛盾和疑议。

达雅城主央求道:“大将军,这本就是妓院里争风吃醋的误会,清楚的不能再清楚,您已经闹的这么大,想教训谁也教训了,想出气也出够了。伊西丝女神赐福大典在即,我看就算了吧,您又没吃亏,回头我再让诸位大人给您赔罪。”

阿蒙直摇头:“断不可如此处置,假如传出去太不好听了。本大将军在妓院为一个姑娘大打出手,居然抓了那么多人还拆了城邦副署长的府邸,这也太不像话了。怎可息事宁人呢?我不以权势压人,只要求依帝国法令办理,先定诸人罪名吧!”

达雅城主苦着脸道:“这罪名怎么定啊?”

加百列在一旁冷哼道:“该怎么定就怎么定,如果大将军有罪,就定大将军的罪名,晟易等人也一样!”

达雅城主扭头问加百列:“您认为大将军有罪吗?”

加百列板着脸道:“城主不该问我,我只是监督,并不插手问案。”

阿蒙接过话头开口道:“既然这么说,那就先从我问起吧。请问城主大人,本将军可不可以去妓院喝酒欣赏歌舞?”

达雅城主:“可以。”

阿蒙:“我在那里坐着,赏钱给的只多不少,请问招惹了谁吗?”

达雅城主:“没有。”

阿蒙:“非是执行公务且未经允许,夜间于城邦中外出,应该携带武器吗?我虽有法老特别恩准,但在妓院中也没佩剑。”

达雅城主:“是不应该。”

阿蒙:“我好端端的喝酒,有人手持利器破门而入,是这样的吗?”

达雅城主:“是这样的。这一切都是误会,与大将军您无关,是晟易为一个姑娘争风吃醋,冲撞了大将军!”

阿蒙:“我不想和你谈什么误会,假如是城主大人您坐在那里喝酒,有人手持利器破门而入,你会说他不是刺客吗?约翰出手、龙腾抓人,有什么不对吗?”

达雅城主:“当然没什么不对。的确是晟易大人不应该,但您也不能一口咬定他就是故意行刺。”

阿蒙:“话可不能这么说,又不是我请他进来的,在场人的口供写的清楚,请问他是不是拿剑指着我、说我想找死?死是什么意思,我想城主大人不会不明白吧!这不是行刺,还要怎样才算行刺,难道要等到本大将军真被他杀了,才能定案吗?”

达雅城主:“大将军息怒,我已经问清楚了,晟易那个混蛋不认识您,这真是误会!”

阿蒙冷哼道:“我曾公开出席梦飞思各种官方典礼,身为城邦副署长居然说不认识我,你信吗?就算他不认识我,难道是本大将军的错,难道他就不是行刺?”

达雅城主:“可是晟易为什么要刺杀你?这毫无道理。”

阿蒙笑了:“城主大人已经查清楚了呀,就是为了妓院的一个姑娘争风吃醋。”

接连擦汗的达雅城主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本来就是妓院里争风吃醋的小事,大将军何苦闹的这么大呢?”

阿蒙又一板脸:“小事?争风吃醋确实不假,但行刺本大将军也是铁证如山!为了妓院里争风吃醋这点小事,竟然敢犯下行刺帝国大将军这么严重的罪行,此人怎可不严惩?假如遇到的事情再大一点,还不知道这种人会怎样祸国殃民呢!”

肃立一旁的约翰开口道:“城主大人,该问的都问清楚了,此案证据确凿。梦飞思城邦财政署副署长晟易,只因为在妓院中争风吃醋,竟敢行刺帝国大将军。他是主犯,其余持械行凶者是从犯,你不肯定案是何居心?难道晟易是早有预谋,或者是在座的某些大人在幕后主使吗?”

达雅·屠扬终于撑不住场面了,用求助的目光看了看周围。别看在场的这些大人们早上告状的时候一个个群情激愤,但现在都不吱声了。阿蒙真要是一口咬死按律追究,就是这个结果,就看大将军肯不肯松口了。

达雅城主在心中将这帮家伙挨个暗骂一遍,无奈的站起身来走到阿蒙旁边,附耳密语道:“大将军啊,您一定要这么处置,那可不好办。其实我们都清楚这是个误会,您想好好敲打他们也对,但要适可而止。别的不说,晟易大人可是帝国宰相的亲侄子……”

阿蒙突然提高声调道:“什么?帝国宰相约瑟大人!这件事与宰相大人也有关系吗?麻烦你声音大点,我听不清啊!”

达雅·屠扬吓了一跳,脸涨的通红,连连退后摆手道:“大将军千万别乱说,我可没说宰相大人与此事有关联,但晟易是宰相大人的侄子,在座的大人们都知道啊,我只是好意提醒。”

阿蒙站起身来一指约翰:“多谢达雅城主的好意!但这与晟易是否行刺我有关吗?你们看看这位将军,他在战场上出生入死,因为言行不谨便削爵受罚。有叔父做宰相,能顶约翰大人的军功吗?”

有些事情就怕明说,比如晟易是宰相的亲侄子,处理起来确实犯难,但这只是私下的商量,没法拿到明面上谈。阿蒙干脆挑明了,谁敢说就不能处理晟易呢,就连约瑟宰相本人也不能公然这么宣称吧?

话已经逼死了,除非达雅城主公然表示就是想徇私枉法,否则没有什么回旋余地。阿蒙看出了达雅城主的为难,看着众人笑道:“原来你们都清楚晟易是宰相大人的侄子,我也不和诸位为难了,关于此案,就发公文呈报帝国法老、宰相、军部,请示一下该怎么处理吧。”

说完话,阿蒙已经拿出一卷文书交给达雅城主,他来之前就写好了,内容大致如下——

伟大神灵荷鲁斯眷顾、护卫上下埃居、镇守帝国尊严、继承安·拉荣耀、威名传颂列国大将军,阿罗诃·门·稣·弥赛亚·和华·安拉·耶·蒙特蒙,日前离开领地赴梦飞思城邦参加伊西丝女神赐福大典。城中夜宴之时,有刺客仗剑破门而入。

经查,主犯为城邦财政署副署长晟易,尚有从犯数十名。事体经过与问讯笔录明确无误、证据确凿。晟易为帝国宰相约瑟之侄,有人言宰相大人与此有关。帝国宰相为众官表率,怎会与此事牵连?特询问其侄该如何处置。

自从率军归国,难得享受田园之乐,可有人嫉妒我所受帝国与法老陛下的封赏,无端滋事。我夜宴而有人行刺,是否不可追究?我派亲卫拿下刺客,却有一批贵胄借机发难,聚众控诉我纵人行凶,是何道理?请法老陛下谕示。

……

从梦飞思到埃居都城底斯城,张开风帆沿罗尼神河逆流而上,需要将近一个月。沿河岸边的官道骑马的话,最快也需要五、六天,报送紧急公文时才会这么做。更快的速度当然是乘坐飞梭,需要两天,如果不顾劳累并使用飞行卷轴相助,最快是一天多。

大将军催的急,五天后就是伊西丝赐福大典了,要在大典正式举行之前将此事处理完毕,这也是圣女大人下的命令。所以阿蒙这份请示文书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底斯城,随着文书还送去了一柄有着家族徽记的长剑、此次事件详细的调查问询记录,后面又附了一份东西,不仅有主犯与从犯的名字,还包括曾去城主府衙控告阿蒙的那些大人们的名单。

那柄剑是晟易的,落在阿蒙喝酒的香厅里,剑柄上有着家族的徽记,是最重要的物证。阿蒙特意要信使带上这柄剑,将它交给帝国宰相约瑟。

阿蒙提交的不是密信而是公开的文书,这让所有人都有些心惊,信使一出发大家心中就知道结果了。没有人再会维护晟易,这位财政署的副署长大人定将受到严厉的惩罚,而且牵连的人都脱不了干系,惩罚的轻重要看阿蒙的脸色。因为大将军已经把这件事抖开了,法老绝对会给他这个面子。

这封文书分别送给了埃居法老拉西斯二世、帝国宰相约瑟还有帝国军部,也等于在埃居众臣间公开了。宰相大人大发雷霆,他也没法说阿蒙什么,只是痛骂自己那个混账侄子,当众表态晟易的行为是家族的耻辱。

还没等法老说话呢,宰相大人就主动在朝堂上请求法老重重的惩罚晟易以及相关人等,如此行为与他们高贵的身份不相称,实在不可原谅。不论宰相大人暗地里干过多少阴谋勾当,但这件事已经摊开在桌面上,他别无选择只能这么做。

埃居群臣中有的与阿蒙关系不错,有的并不认识阿蒙仅仅是旁观者,很多人也不禁暗叫一声佩服,心道宰相惹错了人。阿蒙是真刀真枪杀出来的大将军,不和宰相大人玩偷鸡摸狗的把戏,这一耳光从梦飞思直接扇回了底斯城,打的是震天响啊。

很多人都以为阿蒙大将军收拾晟易是针对宰相大人来的,因为宰相大人曾暗中怂恿党羽弹劾约翰,其实是打阿蒙的脸。既然宰相拿约翰开刀,阿蒙就拿他的侄子晟易问罪。

约瑟宰相在群臣面前做痛心疾首状,法老拉西斯二世看见阿蒙的文书反而笑了,他笑着冲约瑟道:“宰相大人不必难过,这么大的家族出几个败类也难免。你的态度让我很欣慰,此事一定要严加追究。晟易是主犯,依法令严惩不贷。至于其他的人,我看确实是误会,并非有人针对大将军。而大将军生气也可以理解,这一道公文把他们全部弹劾了,也必须得处理。

晟易削爵抵罪、贬为平民,不再是宰相大人高贵家族的成员,阿蒙大将军还想要怎样追惩,只要不违法令,就按他的意思办。至于其余有关人等,手持凶器协同参与者,皆削爵一级或交罚金抵罪;聚众反诬大将军者,皆缴纳一笔罚金向大将军道歉,具体数额就看大将军本人满不满意了,由梦飞思城邦负责办理。”

法老的谕示严惩晟易、从轻发落其余从犯。拉西斯二世倒是看的很明白,晟易的同伙当时确实不知情,就是常见的斗殴闹事,在夜间聚众携带凶器违反了城邦法令。但由于龙腾处理及时,并未造成严重后果。假如都按行刺处理的话,未免牵连太广了。

至于那些跑到城主官衙和神殿里告状的大人们,法老下旨训斥,处罚的也非常有意思,要他们交一笔重金向大将军赔罪。反正是慷他人之慨,又不用法老自己掏钱,阿蒙的面子也完全给足了。

法老还在谕示中点名褒扬了约翰与龙腾,赞许他们忠于职守。虽然只是口头表扬并无实际奖赏,但也等于给此事定性,他们打断晟易的两条腿不仅是白打,而且打的好、打的应该!

阿蒙身为帝国大将军,有功无过,暗中越是忌惮他,表面上的面子越要给足。大将军去妓院喝酒闹事,还命亲卫打伤城邦官员,法老反而松了一口气。如果年纪轻轻的阿蒙便知隐忍,从不犯任何错误与过失的话,才真正的令人感到可怕。

信使往返的速度极快,梦飞思城邦三天后就收到了法老的谕示还有宰相大人坚决要求惩办凶手的口信。所有“凶犯”都已经押在大牢里,达雅·屠扬也不敢耽误,立刻就将阿蒙请到城主官衙,有关人员也都带来了,当场处置。

根据埃居法令,贵族犯罪除非是叛国谋乱,否则可以根据罪行轻重以爵位抵罪。晟易被革职,不仅削去所有爵位而且剥夺贵族身份贬为平民,这是相当重的惩罚。说起来不过是一怒之下拔剑相向而已,可怜这个倒霉蛋做梦也没想到会把动静闹这么大。

法老谕示中还特意提到,如果阿蒙觉得不解气,在不违反帝国法令的前提下,可以追加惩罚。达雅城主当时就问道:“大将军,您是否要追加惩罚?”

阿蒙沉吟道:“既然已革职削爵贬为平民,我只想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将晟易派往安·拉军团戍守边疆,就按他的出生领地编入相应的战队。城主大人,这是否违反帝国法令?”

达雅城主点头道:“当然不违反,我想他还应该感谢大将军!”

按埃居帝国的征兵制度,同一片地域的武士通常被分在同一支战斗队伍中,阿蒙要把晟易弄到安·拉军团去,而且就分在儒勒曾经指挥的小队中。那里的战士都是老儒勒田庄里的农户子弟,也是从小跟随儒勒修炼体术的生死之交。晟易去了会是什么下场,阿蒙心里很清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