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46章 上帝也疯狂

老儒勒聚众行凶、因田地争端企图行刺晟易大人,并有聚众叛乱的嫌疑,证据确凿,在场有几十人都可以证明,将被处以极刑。被抓的还有几十名农户呢,这时雷德罗斯找到了忒弥斯绯的嫂子,威逼她委身于自己并卖了田庄,否则被抓的人都得处死。

事件的结局很凄凉,雷德罗斯霸占了儒勒武士的遗孀,晟易得到了儒勒家族的田庄。被抓的其他农户最终被放回来了,但是老儒勒却死在狱中。儒勒的遗孀含冤受辱,本想保全家族,不料结果仍然如此,悲愤之下投罗尼神河自尽。

忒弥斯绯当时正巧不在家,这位姑娘从小跟随哥哥学习武技,好作男装打扮。因为不敢相信哥哥的死讯,她去了海岬城邦,一定要找到安·拉军团见到与哥哥一起出征的同乡,她还想亲手带回儒勒的骨灰以及遗物。老儒勒拦不住女儿就让她去了,并派了两名仆人同行。

等忒弥斯绯回到农庄的时候,已家破人亡。她悲愤难抑,当时就要拔剑找那两位贵族大人拼命,却被农户们拦住了。以她一人之力,根本杀不了晟易与雷德罗斯,如果一位姑娘落到那两兄弟手里,恐怕也没什么好下场。而且老儒勒这件案子,根本翻不了。

既然晟易与儒勒诬陷老儒勒聚众叛乱、企图行刺,忒弥斯绯当时就做了一个决定,她要做一名真的刺客。

功夫不负有心人,忒弥斯绯跟随雷德罗斯去了底斯城,终于找到了下手的机会。雷德罗斯在一家酒馆里“偶然”认识了一位美丽动人的姑娘,这位好色的神官上前搭讪,结果勾搭上了,然后当天夜里就送了命。

杀了雷德罗斯之后,忒弥斯绯又回到了梦飞思,企图找机会行刺晟易,却发现几乎不可能得手。这位晟易大人出行总有武士护卫,府邸的防卫也非常严密,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晟易的坏事没少干,也担心说不定谁会找他报仇,因此防范的很严密。尤其是雷德罗斯被人刺杀之后,这位副署长大人就更小心了,绝不让陌生人轻易靠近。忒弥斯绯当时仅仅是一名三级武士,而且毕竟是个姑娘,不能与真正强壮的武士相比,更别提冲过防卫杀人了。

忒弥斯绯发现,只有在一个地方,晟易大人才不会让卫士待在身边,那就是梦飞思的这家妓院。这位副署长大人几乎每个月都要光顾一、两次,但很少是独自来。

忒弥斯绯在神灵面前发过誓,为报仇她将不惜任何代价,于是一咬牙卖身进了妓院成了这里的姑娘。想在这里刺杀晟易也不容易,因为晟易一个月只来一、两次,说不定是哪位姑娘陪他喝酒,可能连面都见不着。况且这里的姑娘陪酒时穿的衣服,实在也藏不下什么东西。

于是忒弥斯绯别出心裁,为客人们表演剑舞。刚开始的时候,姑娘自然不能在客人们面前拿出凶器,她是用一根树枝当剑舞动的。她的舞很美,客人们看的不过瘾,后来她又换成了木剑。这段时间,忒弥斯绯在妓院中还特意学习舞蹈,又向护院武士请教剑术。

说来也许心酸,忒弥斯绯是在妓院中进阶,由三级武士晋级为一名四级中阶武士。此时她已艳帜高扬,号称梦飞思之花,歌舞时也换成了真正的武士长剑。那些客人们反倒不觉得有什么意外了,梦飞思之花表演剑舞,就应该用真正的武士剑才最美!

在今天之前,忒弥斯绯曾见过晟易两次,一次是他请贵客,另一次是陪同城主,但忒弥斯绯都没找着机会下手。因为她没把握跃过水池一剑杀了晟易,她不是怕死,而是怕一旦失手就再也报不了仇。偏偏这两次,在场的客人中都有比晟易地位更高的,留下她陪酒的人都不是晟易。

今天晟易又纠集一批狗朋狐党来这里饮酒作乐,点名要让忒弥斯绯歌舞助兴,可能是一次好机会,偏偏又让阿蒙与约翰搅了局,忒弥斯绯心中非常不满。后来发生的事令人震惊,约翰打断了晟易一条腿,将他扔到了大街上,而在座的另一位客人,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帝国大将军阿蒙。

更令人震惊的是,阿蒙三言两语之间就说破了她的秘密!在这两人面前,忒弥斯绯无法隐瞒,流着泪诉说了往事。

约翰气的浑身发抖,手里的酒杯都被捏的变了形,咬牙切齿道:“大将军,您就在这里好好坐着,我现在就去宰了晟易!”

阿蒙面无表情,眼眸深处闪着冷森森的光泽,一字一顿的说道:“如果这位姑娘说的都是真的,当然不能放过晟易!但你不要冲动,先好好安慰她吧。”

忒弥斯绯说的话应无伪饰,她连刺杀雷德罗斯承认了,也无撒谎的必要。阿蒙反而一直注意观察约翰,他了解这位将军的火暴脾气,结果是松了一口气。

约翰虽然暴怒,但没有失去清醒和理智。忒弥斯绯说完之后一直哭泣,这位将军搂着姑娘瑟瑟发抖的肩膀安慰了很久,当他抬起头望向门外时,眼中才露出杀意寒光。

阿蒙不怀疑忒弥斯绯说的话,但也不能空凭一面之词,他必须要去实地调查,于是吩咐了约翰几件事。这天夜里他们就把忒弥斯绯带走了,天一亮便出城游玩。这家妓院的姑娘原本是不随客人外出的,可大将军就是要让梦飞思之花陪他出去散心,忒弥斯绯自己愿意,妓院老板也拦不了。

大将军风流年少,携美人出游,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出了城沿着罗尼河东岸的一条支流直奔老儒勒的农庄,如今那里已成为晟易大人的私人田产。很多当事人仍然是那里的农户,行刺事件中的那些地痞无赖也是可以打听到的,他与约翰是去调查取证了。

阿蒙跟着约翰出门玩乐,本意是在梦飞思城公然露面,能闹出点动静来最好,让约翰打断晟易一条腿扔大街上,本就是帝国大将军该做的事!他年纪轻轻功勋卓着,没有必要那么忍辱负重,否则反倒引人疑忌。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打断晟易的腿表态已经足够了,却没想到又碰上了忒弥斯绯这件事。阿蒙本不是多事的人,但此事不能不管,否则内心难得安宁,仅仅是为了那些追随他战死沙场的将士们,也要将此事追究到底。

……

可其他人并不清楚阿蒙究竟做什么去了,只道这位大将军纵容约翰打伤了城邦副署长,又指使龙腾连夜抓了一批贵族子弟。仅仅是为了在妓院里争风吃醋,就闹了这么大动静,然后像没事人一样带着姑娘出城玩乐,阿蒙这样可是犯了众怒啊!

阿蒙凭军功获得了举国敬仰的荣耀,但他为人一向低调谦和,以宰相为首的文官集团以及没有参与战争的部分世系神官,对以阿蒙为代表的新势力颇有不满。尤其是阿蒙本人年纪轻轻却声名鹊起,在埃居国内并无根基,但功劳又实在太大,不得不重重封赏。

很多在战争中立下功勋的平民,也因军功被册封为新的贵族,形成了一个新兴的阶层,对原有的世袭贵族势力也是一种冲击。约翰被夺职削爵,就是矛盾冲突的体现,法老为了暗中牵制平衡,也乐得旁观。阿蒙回国之后安然隐忍,在封地中闭门不出,面对种种间接的挑衅与弹劾,他都以沉默对待。

人们已经习惯了帝国大将军的这种姿态,甚至有人暗中议论其心怀叵测,也有人认为这是打压他的好机会,这位大将军心里可能有鬼或者也感到了自危。但这些人并不了解真正的阿蒙,他的低调是一种习惯,而隐忍是因为失去了力量,下意识的回避了很多冲突。

第二天一大早,就有一伙大人们去了城主府告状,他们大多是被抓的那伙贵族子弟的亲友长辈,也有人是趁机想给阿蒙一点教训。

梦飞思城的城主达雅·屠扬很为难啊,两边都不好得罪,事情看起来只是妓院中喝酒发生的意外冲突,而阿蒙大将军出手稍微重了点,还是劝诸位大人息事宁人吧。可是这些大人们哪吃过这种亏啊,正想趁机打压阿蒙呢,一定要明确的交待。达雅城主只得派人将大将军请来,好当面把事情说明白。

结果阿蒙根本没把夜里的冲突当一回事,梦飞思城都闹炸锅了,他还带着姑娘若无其事的去游玩,这态度彻底激怒了前来告状的各位大人,吵吵闹闹一定要惩办行凶者。怎么惩办?约翰早护卫着阿蒙出城了,想抓人吧,达雅城主也没那个胆,况且也没有理由去缉拿啊。

约翰打断了晟易的一条腿,龙腾打断了另一条腿,这些人都把矛头指着大将军阿蒙,对龙腾只是表面上的训斥,却不敢强求城主把龙腾拿下法办。

阿蒙官职爵位很高,在梦飞思城中与伊西丝神殿的三位大祭司以及达雅城主平起平坐的,真正能给他下命令的人只有圣女。既然找不着阿蒙,达雅城主又不好做决定,于是这伙人吵吵闹闹,居然跑到圣女大人那里告阿蒙的状。

在圣女大人处理公务的议事大厅中,大家七嘴八舌说了半天,颇有点群情激愤的意思。玛利亚一直没说话,后来实在听的不耐烦了,给加百列使了个眼色。加百列喝了一声道:“诸位大人,你们都是有身份的贵族,在神殿中这么乱糟糟的,成何体统!”

大家不说话了,圣女大人这才开口问道:“达雅城主,既然有人状告帝国大将军,口说无凭,事情的经过你都调查了吗?”

达雅城主擦了擦满脑门的汗:“已经调查了,晟易大人与被抓的众人,还有妓院老板与当时在场的十几个姑娘,口供全部问过了,并无矛盾和疏漏之处,事情的经过非常清楚。”

玛利亚一指桌子:“那就把记录拿给我看看。”

达雅城主双手呈上,加百列接过去放在圣女眼前。玛利亚也不伸手,面前的卷宗无风自翻,眨眼间就看完了,然后抬起头环顾众人,用很好笑的语气问道:“诸位,大将军饮酒休闲,这违法吗?”

达雅城主答道:“当然不违法,可是……”

加百列打断他的话,喝道:“可是什么可是,不要插嘴,听圣女大人把话问完!”

玛利亚又不紧不慢的问道:“约翰将军以二十余倍的赏钱,请一位姑娘为大将军表演歌舞以助酒兴,请问这违法吗?”

达雅城主低下头道:“不违法。”约翰所为当然不违法,难道告他在妓院中哄抬价码?

圣女大人脸色一寒:“约翰身为帝国大将军的亲卫队长,身负护卫之责。有人手持利刃破门而入,他挺身而出击伤凶徒,违法吗?”

一屋子人全哑巴了,半天没答话。大祭司布尔克咳嗽一声提醒:“可是后来,龙腾大武士……”

没等他说完,玛利亚冷冷道:“根据埃居法令,夜间未经允许在城邦中携带凶器外出,本应拿下查问。其中聚众十人以上者,有叛乱之嫌应严肃处置。他们不止十个人吧,龙腾抓人又有什么不对呢?”

没想到圣女大人毫无维护之意,直接拿出了城邦法令说事,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作答。

玛利亚一弹指,桌上的卷宗飞了出去拍回到达雅城主的怀里,她训斥道:“约翰想必是认出了晟易副署长,也意识到这是一场误会,因此没有再伤及旁人只是驱逐了事,大将军已经是息事宁人。龙腾昨夜把抓的人都放了,也算是手下留情!你们还有什么不满的?

这本是城邦治安小事,以法处置便是,诸位大人却聚众在神殿中喧哗。我身为伊西丝神殿守护圣女,并不处理城邦事务,你们来此骚扰质询是对神灵不敬!念在事出有因从轻发落,今日在场凡有官衔者,皆罚俸一月进献神殿。诸位回去吧,请好好管教那些无法无天的晚辈,也请自思其过!”

一堆人跑到圣女这里来告状,结果碰了一鼻子灰,还被罚了一个月的俸禄回家思过。圣女大人就是圣女大人,说的话合情合理又充满威严,这些人只得起身告罪自认倒霉。然而他们还没走呢,又有人火急火燎的赶来报告——出大事了!

事情真不小,原来是阿蒙回城了,派亲兵卫队将昨天夜里放掉的那伙人又重新抓了起来送往城邦大牢。城邦大牢既不敢收也不敢不收,人全部押在前厅呢,城邦官员紧急请示达雅城主该怎么办?

就连断了两条腿的晟易,阿蒙都没放过。但这位大将军非常“仁慈”,让晟易继续躺在床上养伤,只是命亲卫拆了他府邸上的三道院墙,卧房的墙也给砸开了,将病床直接从屋中抬到了大牢门口,就那么扔大街上了。万人围观晟易大人躺在床上断了两条腿,样子要多惨有多惨!

刚刚被圣女压服下去的大人们再度被激怒了,阿蒙闹的也太不像话了!大家正要发作,结果城主官衙又有人来紧急报告,阿蒙带着一队亲卫闹到那里去了。

达雅城主刚擦干的汗又全下来了,哑着嗓子又问了一句:“大将军有没有拆我的官衙?”假如在别的场合,听见这句话众人弄不好会哄堂大笑。刚才听说阿蒙带亲卫拆了晟易的府邸,紧接着达雅城主又得知阿蒙去了城主官衙,第一念竟然是这个。

来报信的人答道:“那倒没有,大将军拔剑而来,谁也不敢拦着。他是来告状的、也是来问罪的,一脚踹翻了城主大人平时处理公务的桌子,就拿着剑坐在您的椅子上等您呢。”

一屋子人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本想趁机弹劾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位大将军将事情闹的太大了,简直超过了他们的想像力,难道是疯了吗?

但众人转念一想又不寒而栗,他们曾觉得阿蒙隐忍低调、示弱可欺,但这位大将军一旦翻脸拔剑,谁又敢当面招惹?阿蒙可是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主,面对恩启都这位大陆第一武士都没怕过。他们本以为阿蒙不会闹大,才跑出来告状,现在阿蒙真敢踢翻了城主的桌子、拆掉了晟易的府邸,这些人反倒把脑袋缩起来等着旁观了。

阿蒙如果惹了事,自有法老和埃居军部处理,屋子里这些人顶上去找不自在,倒霉的可是自己。还有人暗中幸灾乐祸,觉得阿蒙这一次是自讨苦吃,回头肯定要重重受罚,且让他先折腾吧!

达雅城主觉得自己的脑袋瞬间大了三圈,硬着头皮问道:“大将军要告谁的状、问什么罪呀?”

报信者答道:“大将军说了,昨天夜里有人行刺,龙腾大人明明已经把刺客全抓住了,城主大人却连夜下令将凶手放走,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些刺客是您在幕后指使的吗,或者是诸位大人想纵容歹徒刺杀大将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