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卷:旧约
第145章 她就是凶手

龙腾没有去打扰阿蒙大将军的“雅致”,只是吩咐妓院老板道:“你知道今天约翰将军招待的人是谁吗?就是帝国大将军阿蒙!你们小心伺候着,等大将军玩尽兴了,你给我转告一声。就说龙腾来过,顺手解决一点小麻烦,让大将军好好玩,难得回一趟梦飞思,千万别扫兴。”

龙腾抓了一批人还不解气,离开妓院又直奔晟易的府邸,接连踹碎三道大门,把正在治伤的晟易从床上揪了起来。

晟易正等着同伴将约翰抓回来的消息呢,不料等来的却是破门而入的大武士龙腾。龙腾没有碰他用夹板刚固定好的右腿,却挥手把他的左腿又打断了。晟易痛的当场晕死过去,龙腾把他弄醒之后说道:“知道你犯了什么事吗?竟敢在帝国大将军阿蒙面前持械行凶!”

龙腾本想把晟易也抓进军营里,可是看他断了两条腿不好处置,带回去还得派人伺候,干脆就没带走,反正他也跑不掉。

龙腾为何要这么干?其实他心里也恨晟易这伙人。约翰与龙腾曾并肩作战,凭军功获得荣耀,却遭小人弹劾被夺职削爵,这是在打阿蒙的脸。龙腾也曾是阿蒙麾下的军团长,他心中窝着一股火,认为这是对武士荣耀的羞辱。

要说打架闹事的“光辉事迹”,龙腾年轻时也不比约翰差,而且在埃居军方根基稳固,从来也不怕谁。如今他成了伊西丝神殿的首席大武士与帝国军团长,行事自然稳重了许多,可是从来都是他惹人,谁又惹过他呢?今天是逮着机会了,他是替阿蒙与约翰、也是替前线的将士出一口恶气。

不就是打断一条腿吗,约翰敢,他有什么不敢的,况且事出有因并非无故,谁又能因为这件事把他龙腾怎么样?

这天夜里,梦飞思城可热闹了!龙腾一下子抓走了这么多贵族子弟,这些人怎会没有亲朋好友,满城都快炸锅了。很多被抓者的亲友长辈跑到城主府上要求放人,但是人不在城邦大牢里啊。达雅城主又连夜找到龙腾下令放人。

说是下令,其实是苦苦央求龙腾先把人放了再说,什么事情查清楚之后再处置不迟,把这些贵族子弟关在军营里算怎么回事啊?龙腾勉强点头答应放人,但特意说道:“人可以先放,但事情不能算完。这些人深夜手持武器企图袭击阿蒙大将军,一定要查清楚、处理明白!”

第二天有一堆人又跑到城主府邸告状,自然是告阿蒙大将军纵容约翰行凶,又指使军团长龙腾半夜抓人,这伙人吃了大亏,趁机把帐都算在了阿蒙头上。达雅城主派人去请阿蒙来了解情况,结果阿蒙又不见了,据说大将军昨晚看中了一名妓女,今天带着那姑娘和亲卫出城游玩了。

阿蒙怎么会在这个时间带着忒弥斯绯出城游玩呢?昨夜龙腾大闹梦飞思,阿蒙事先并不知情,他也没想到这位军团长插了一手把事情闹的这么大,一切还要从头说起。

……

约翰大发神威,将晟易和他的狗朋狐党都扔出妓院,抱着一大把夺来的长剑走回香厅,将这堆武器稀里哗啦往地上一扔,呼喝伙计把那扇踢坏的屏风搬走,重新搬一面新的挡在门前,这才跃过水池行礼道:“真不好意思,打扰了大将军的雅兴。”

阿蒙笑道:“区区宵小,怎能打扰本大将军的兴致?微不足道的小场面而已,来来来,我们继续喝酒。”

妓院的姑娘们平时也见过不少打架闹事的,但却从没见过这种场面,约翰太“英勇”了,而这位小伙子口气也太大了!晟易大人与他的贵客们只不过是一群宵小,连打扰这小伙喝酒的兴致都不够格,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欢场上的姑娘向来会察言观色,刚才一个个吓的粉脸煞白,此刻又纷纷喜笑颜开,娇滴滴的拥在约翰身边上下齐手,还不住的举杯向阿蒙敬酒。忒弥斯绯端着满满一杯酒站了起来,冲“花丛”中的约翰道:“这位将军,小女子敬你一杯,为您的神勇无敌干杯!您的名字叫约翰,请问是哪位约翰将军?”

约翰还没答话,妓院老板狄兰德命伙计们搬着一扇崭新的屏风来了,是从别的香厅中临时挪过来的,还拆了两扇新门换了这间香厅被踢碎的大门。狄兰德站在水池对面诚惶诚恐道:“阿蒙大将军,不知道是您大驾光临,请恕罪!刚才龙腾大人路过,已经将开罪您的人全部拿下,并托我转告,请您好好玩乐,难得回一趟梦飞思,千万不要扫兴!”

好几位姑娘发出了惊讶的尖叫声,纷纷喊道:“阿蒙,帝国大将军阿蒙!天呐,真的是您吗?”

阿蒙微微一笑:“我就是阿蒙,不必这么惊讶吧?这位是我的亲卫队长约翰将军,也曾经是伊西丝军团的前阵指挥官,跟随我在千军万马中出生入死。却没想到在这里,一群宵小也敢在我面前行凶。”

狄兰德吓得一哆嗦,赶紧解释道:“误会,全是误会!晟易大人他们不知道是您老人家……”

阿蒙脸色一沉:“我很老吗?……所有人都退出去吧,包括后面的乐队,我有话要单独与这位忒弥斯绯姑娘聊聊。”

约翰以为阿蒙看上了忒弥斯绯,要在这里做那欢好之事,不希望有人旁观打扰。他欲言又止,转身挥手喝道:“听见了没有?大将军有令,所有人都出去,不得在附近停留!”

老板、伙计、乐队、十几个姑娘都被赶走了,约翰走到屏风外准备亲自守门,却听见阿蒙招呼道:“约翰,我没让你也走,进来吧。”

约翰一转身又进去了,还不忘把新换上的大门关好。绕过屏风跳过水池,只见忒弥斯绯跪在阿蒙身前说道:“原来您就是帝国大将军阿蒙,小女子真是有眼无珠!”

约翰笑着问道:“我刚才一直称呼他为大将军,姑娘没有反应过来吗?”

忒弥斯绯有些尴尬的解释道:“这里的客人,喝了酒谁不喜欢互相吹捧?哪怕只是城邦守备军的一个小头目,在姑娘们面前也喜欢被称作大将军。万万没想到,今天来的是真正的帝国大将军。”

约翰又挠着后脑勺问阿蒙道:“大将军,您要和忒弥斯绯姑娘单独喝酒,为何又把我叫进来?”

阿蒙一指桌上的杯子:“刚才忒弥斯绯姑娘在向你敬酒,这杯酒还没喝呢!”

约翰呵呵笑道:“原来如此,大将军做事一向有始有终。”他拿起杯子一饮而尽,又冲忒弥斯绯道:“多谢姑娘的夸奖,这杯酒我干了!”忒弥斯绯也跪在那里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喝完了酒,约翰又问道:“大将军还有什么吩咐吗?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去外面待着了。”

阿蒙伸手一指对面的躺椅:“当然有事,你先坐好,听我问几句话。”

约翰不知道阿蒙要唱哪一出,莫名其妙的又坐下了。而阿蒙和颜悦色的问跪在身前的忒弥斯绯道:“姑娘,你到这里有多长时间了?约翰是这里的常客,为何以前没有见过你?”

他一直没叫她起来,忒弥斯绯只得跪着答话:“算算日子,大概有半年了。”

阿蒙又问道:“你是契奴,对吧?”

忒弥斯绯低头道:“是的。”

所谓契奴,与通常的世系奴隶不一样,是因为某种契约,比如接受惩罚、偿还债务而在一定时期内或一定条件下成为奴仆。这种人可能会永远失去自由民的身份而沦为真正的奴隶,也有可能赎回身份恢复自由。最常见的是战俘,被俘后往往沦为敌国的奴隶,但也有可能被交换或赎回。

阿蒙不紧不慢的继续问道:“你还是一名中阶武士,是吗?”

忒弥斯绯头垂的更低了:“是的,这瞒不过大将军的眼力,我是一名四级武士。”

阿蒙接下来的一问莫明其妙:“你一定去过埃居王都底斯城吧?”

忒弥斯绯下意识的答道:“是的,以前去过。”

这时阿蒙露出了笑意:“你可以起来了,去坐到约翰将军身边。”

约翰更纳闷了,有些忐忑的问道:“大将军,您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让忒弥斯绯姑娘陪您喝酒?”

阿蒙一指忒弥斯绯道:“约翰,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是谁杀了雷德罗斯吗?就是那个曾上书弹劾你的神官,也是晟易的远房堂弟。现在凶手就在这里,你见到她了!”

约翰腾的站了起来:“什么!是她杀了雷德罗斯?大将军,您不会在开玩笑吧?”

忒弥斯绯刚刚站起来要走到约翰那边,陡然听见阿蒙这句话,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身体也控制不住在发抖。看她的反应,便知阿蒙所言不虚。

阿蒙拿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约翰,你不必惊讶。……姑娘,你也不必害怕。我既然让所有人都退下了,就是要给你一个机会说清楚,为何要杀雷德罗斯,今天为何又企图行刺晟易大人?你在这种场合就算能杀的了晟易,自己也是必死无疑,是谁给你这么做的勇气,或者是有人逼迫你吗?”

忒弥斯绯又跪下了:“大将军,没有人逼迫我,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愿意承担任何后果。”

约翰听的是目瞪口呆啊,阿蒙简直太神了,逛妓院喝了几杯酒,与晟易打了个照面而已,怎么就知道妓院中的一位姑娘是杀了雷德罗斯的凶手?前因后果说起来很复杂也很简单,因为阿蒙能够感知他人内心中的真实情绪。

当晟易提剑冲进来的时候,忒弥斯绯下意识的就想伸手拿剑,阿蒙很真切的感应到这位姑娘心中的杀意升腾——她想杀了晟易!这情况太令人意外了,一位姑娘修炼体术成为中阶武士,却沦落到妓院中表演剑舞,见到贵族大人突然起了杀意,这杀意浓烈的几乎不可抑制,显然有深仇大恨。

乔治看过雷德罗斯遇刺案的调查卷宗,并将结果告诉了阿蒙。雷德罗斯是死在卧室的床上,当时内衣正好解开了一半,一脸惊恐与不知所措。他是一名神官,并非没有自保之力,遇刺时一点动静都没传到外面,显然是在根本没防备的情况下被人近身刺杀。当时他正在解内衣,这个情景非常耐人寻味。

雷德罗斯是梦飞思人,与他的堂兄晟易经常在一起鬼混,很多坏事都是两人合伙干的,这些情况乔治也告诉阿蒙了。今天发现忒弥斯绯想杀晟易,再联想到这位姑娘刚进门时强烈的不满,阿蒙就明白她本想借今天的机会行刺。再联想到雷德罗斯遇刺时的情形,又问了忒弥斯绯几个看似不相关的问题,阿蒙心中就推出了结论。

可忒弥斯绯并不清楚这些,阿蒙也不是以猜测的语气说的,而是直接告诉约翰她就是杀了雷德罗斯的凶手,语气肯定毋庸置疑,显得是高深莫测!他是帝国大将军阿蒙,就这么直截了当的开口,忒弥斯绯闻言如遭雷亟,再也掩饰不住了,而且也不想否认。

约翰见忒弥斯绯居然承认了,上前一步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他?”

忒弥斯绯抬起了头,脸上已满是泪痕:“大将军,您载誉归来,威名传遍大陆受举国上下的敬仰。可那些阵亡沙场的将士们呢?他们默默无闻的献出了生命,家人也承受着哀伤与苦难。我的哥哥名字叫儒勒,曾在您的军中效力,已战死沙场。”

约翰一拍脑门道:“什么!你是儒勒的妹妹?我记得他,是安·拉军团的一名小队长,作战非常勇敢,死在掩护大将军潜入哈梯防线的突袭中,是安·拉军团最早阵亡的英雄之一。”

阿蒙微微皱眉道:“儒勒?我记得这个名字,提交给帝国军部的抚恤嘉奖名单中就有他。姑娘,你起来坐着说话吧。约翰,你给她倒杯酒。……我只是不明白,这与你刺杀雷德罗斯有什么关系?”

忒弥斯绯的身体还在微微发抖,约翰将她扶到躺椅上坐下,又递给她一杯酒,听这位姑娘讲起了一段悲伤而凄惨的往事——

忒弥斯绯不是贵族出身,但家境还算殷实,她家在梦飞思郊外拥有一座农庄,农庄中有不少农户与仆从。她的父亲老儒勒是一名武士,从小就教儿子修习体术,而忒弥斯绯也酷爱武技,私下缠着哥哥传授。儒勒非常喜欢这个美丽活泼的妹妹,她的体术与武技都是哥哥教的。

罗尼神河在入海口处分出了很多扇面形的支流,形成了一片很大的三角州,是被季节性淹没的土地,洪水退去时可以耕作。儒勒家的农庄就在罗尼河的东岸,有一条细小的支流经过,为了防止土地在洪水来临时被淹没,他们组织农户下大气力修了一道堤坝引流,经过两代人几十年才完工。这里的田地一年四季都可以灌溉耕作,收成比附近的农庄高两倍。

在这条支流的下游,是晟易所拥有的家族领地,他看中了老儒勒的农庄,派人想买下这片四季都可灌溉耕作的田地,出的价钱又非常低,老儒勒当然一口回绝。后来他又派人来找麻烦,说是上游修的堤坝弄脏了下游的水源。这明显是胡说八道,老儒勒没有理会。

晟易组织了一批地痞无赖,以这个借口经常到农庄里来闹事,想让农户们耕作不下去,从而逼迫老儒勒低价卖掉田地。当时儒勒在家,而且身边有一批青壮子弟跟随他修练武技,将这批地痞无赖狠狠教训了几顿。晟易恨的牙痒痒的,一时也无可奈何。

后来儒勒与晟易的堂地雷德罗斯都应征召去了安·拉军团服役,儒勒成了一名小队长,家乡的那批青壮子弟也成了他麾下的战士。雷德罗斯在进军途中就被约翰打伤了,灰溜溜的回乡养伤,就住在那片领地中。

有一天雷德罗斯在河边散步,远远看见了一个美丽的女子在田间劳作,当时就魂不守舍。回去后一打听,那女人是儒勒的妻子,她丈夫可不好惹。

过了不久噩耗传来,儒勒阵亡沙场,全家人都陷入无边的悲痛中。但对于晟易与雷德罗斯来说,可是个好消息!晟易早就想收拾老儒勒一家了,雷德罗斯也在一旁鼓动着出馊主意。

他们又雇佣了一批游手好闲的地痞无赖到农庄捣乱,见到有人驱赶撒腿就跑,如此反复了好几次。最后一次,这伙人企图掘毁堤坝,真要是这么干,儒勒家族的多年心血将毁于一旦。老儒勒也是一名武士,当即拿起武器带着几十名农户与仆从赶了过去,问题的性质已经不是单纯的捣乱了。

这伙无赖又是撒腿就跑,被彻底激怒的老儒勒带人紧追不舍,一不小心就进入了晟易的家族领地,迎面恰好撞上了晟易与雷德罗斯的车驾。也不知是谁趁机刺伤了晟易的马,莫名其妙发生了一场混战。紧接着大批穿着铠甲的护卫涌过来,不由分说拿下了老儒勒等人,把他们都送进了城邦大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