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43章 把最美姑娘的都叫来

他竟然又称呼了那个许久没有提起的名字,玛利亚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颤,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的桌面,低声问道:“你是怎么明白的?”

阿蒙答道:“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我曾亲身印证,当我失去指挥千军万马的大权时,并没有觉得自己失去什么,甚至想都没有去想!但我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念念不忘那失去的力量,因为我追求的道路如此艰难,可它曾经也不属于我。我不是要找回那力量、也不是在放弃那力量,无论我是否拥有,都不会因此改变。坐在你面前的还是我,阿蒙,就似无论我是不是帝国大将军!”

玛利亚笑了:“你终于真正明白,这不是在考验你的力量,你曾经的强大与神奇,恰恰是今天的困扰。就像普通的面饼,它并没有改变,可是当一个人尝遍了珍馐,还能安享它的美味吗?而珍馐还是珍馐,并不意味着放弃!”

阿蒙也笑了:“听你这番话,应该已拥有八级成就,恭喜!可以问几个问题吗?我在伊西丝神殿的典籍中并没有看到过相关的记载,是否有别的大武士或者大神术师在七级晋级到八级时,也要面对这种考验?”

玛利亚想了想,答道:“确实没有明确的记载,但这种情况可能会发生。一位七级大武士修炼到力量的巅峰,有时会觉得像新生婴儿一般虚弱,就似要重新成长才能获得强大的力量,其中一部分人会晋级为八级大武士。有的七级神术师修炼到境界的巅峰,会感受到法力的增长无法承受,以至于不能适应,有一段时间不可使用神术。并不是在每人身上都会发生,持续的时间、表现的形式也不尽相同,像你这种情况,我也从未听说过。”

果然有类似的情况,难怪老疯子会在大地之瞳中那样留言,阿蒙好奇的追问道:“它是怎样导致的呢,为什么典籍中不记载?”

玛利亚微微蹙了蹙眉头,思索着答道:“大武士或大神术师的数量本就非常少,这种情况不一定会出现,而且出现的形式并不一样。伊西丝神殿的典籍中提到过一些,但说的都不是很明确,埃居神术学院的档案中相关记录比较多。大神术师或大武士的力量受到困扰,一般都不会公开让别人知道,只会向神灵祷告或者向值得信任的大祭司私下求助。

有人认为这是神灵的考验,也有人认为这是力量膨胀之后藐视神灵,信仰产生动摇以至于受到神灵惩罚。但目前为止最权威的观点,是认为修炼出现了错误或偏差。毕竟到了这种境界,已经没有太多系统的经验可以完全参照,很多都是个人的探索。”

阿蒙不由自主的前倾身体,很感兴趣的请教道:“出现这种情况,一般应该怎样帮助他们呢?”

玛利亚:“没有一定之规,各人的情况不同。如果大武士觉得虚弱,坚持最基本的锻炼,就像新生或者重生那样成长,根据一些人的描述,就似体内有一个种子萌芽,获得了全新的血脉,此时会晋级为八级大武士,但更多的人只是恢复了力量并没有晋级。

至于大神术师往往在祷告中向神灵求助,反思自己的信仰是否动摇,一般都会闭门谢客沉静的冥想,结果通常也是这两种。埃居神术学院偶尔也会举行一种私密的仪式去帮助他们恢复力量。

这种仪式主要的目的是让他们感受到神灵的注视,让信仰纯粹而坚定,不因力量的膨胀而藐视神灵。它没有固定的形式、因人而异,既不像最初的力量唤醒,也不像为大武士举行的力量二次唤醒,有过这种经验的大神术师才能给予引导。”

阿蒙若有所思的点头说了一句话:“力量的重新唤醒。”

玛利亚也点头道:“你给这种仪式专门起了一个名称吗?是否也需要我为你举行这样的仪式?”她说话时看着阿蒙似笑非笑,言下之意她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却已成功通过考验成为八级大神术师。

阿蒙起身行礼:“不知该怎样表达我的感激,如果真有这种仪式的话,您刚才已经为我举行了。”

玛利亚眨了眨眼睛,神情就像小姑娘似的有些俏皮:“阿蒙,你能怎么谢我呢?”

这一句话把阿蒙给问住了,仿佛是世间最难回答的问题之一,他能怎么谢她呢?玛利亚已经为阿蒙做了太多,不仅在罗尼河边救了他的命、把他带回伊西丝神殿提供了庇护,而且指引他找到都克镇的族人,让他学习兵法、推荐他成为军团长,抓住了一个看似不可能的机会去实现愿望。阿蒙以自己的努力建立了不可思议的功勋,但这一切若没有玛利亚的帮助与指引,都是难以想象的。

他站在那里愣了半天才答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没有你,我就没有今天的一切。可是我除了坐在这里凝望你,不知还能为你做些什么?”

玛利亚身为伊西丝神殿守护圣女,人间所能拥有的富贵与权势,她什么都不缺。在埃居帝国她只需主动向神灵与法老行礼,地位与帝国宰相、帝国首席大祭司、帝国神术学院首席元老平起平坐。阿蒙能给她的,玛利亚已经有了,玛利亚所不拥有的,阿蒙也给不了她,她是一位他永远无法报答的恩人。

玛利亚难得与阿蒙开一句玩笑,阿蒙却答的这样认真而郑重,两人一时又沉默了,阿蒙站着,玛利亚坐着,视线交织在一起望着彼此的眼睛。过了一会儿,玛利亚才轻声道:“我了解你的坚强、你的意志近乎完美,但我在你的眼眸中却看见了你的弱点。如果没有这个弱点,你也许会变得真正的完美与坚强。”

弱点?阿蒙此刻的眼眸中只有玛利亚的倒影!他又一次垂下眼帘道:“也许有缺憾,才是经历人世真正的完美。”

玛利亚看着他欲言又止,终于还是笑了,不再纠缠这个话题,微微翘起嘴角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该怎么感谢我啊?”

阿蒙也笑了:“真不知道该怎样感谢您,圣女大人有任何吩咐尽管开口,我绝不推辞!”

玛利亚眨了眨眼睛:“哦?既然如此,我想问大将军要一件东西。”

阿蒙一怔:“你想要什么?只要是我有的,都可以给你。”

玛利亚抬头看了看屋顶的壁画,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刚刚来到埃居时,是为了归还尼禄的遗物。但是尼禄的遗嘱并没有得到严格的执行,他在遗言中提到了一件事,允许归还遗物的人去查阅他的一篇私人笔记。

你来到伊西丝神殿之后,我特意调查过,你当时并没有看。后来我命人将那本笔记送到了梦飞思,尼禄指定的内容是一支卷轴的介绍,名字叫毁灭风暴。尼禄曾经制作过一支传说中的毁灭风暴,阿蒙,请你告诉我,它在你手里吗?”

阿蒙无奈的点头道:“是的,这支卷轴在我手中,伴我度过了无数的凶险。”

玛利亚隔着桌子伸出一只手:“我要的就是它,现在就送给我吧!”

阿蒙不解的问:“你要它做什么啊?”

玛利亚的笑容又变得有些俏皮:“大将军,您刚才做了那么斩钉截铁的承诺,我真开口要一件东西的时候,为何如此犹豫?先给我,再告诉你原因,拿出来吧,你一定随身带着它。”

阿蒙伸手入怀,从右肋下的衣服里贴身抽出一支小巧的灰色卷轴,双手捧着上前几步,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玛利亚的桌上。然后他并没有退回去,而是手扶桌面看着玛利亚道:“圣女大人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你为什么要这支卷轴,又是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把它带在身边?”

玛利亚伸手拿起那支世上最珍贵的也是最危险的卷轴,轻轻摩挲着答道:“不是我需要它,而是你已经不需要它了!我查过这支卷轴的详细介绍,它不是用法力展开的,而要用奉献生命的誓愿去展开。使用它的人只需拥有中阶神术成就,恰恰是你目前唯一可以动用的卷轴,怎会不带在身边?你今天来见我,我能体会到你心中隐藏的焦虑,只有把它交给我,你才能真正从困扰中解脱。”

阿蒙叹了一口气道:“请你拿走这支卷轴,封存在伊西丝神殿中吧。”

玛利亚居然笑出了声,她突然一招手,凭空又取出一支一模一样的灰色卷轴,扔给阿蒙道:“谢谢你把这么珍贵的东西送给我,我也回赠你一件礼物。”

阿蒙伸手接住,大惊失色道:“毁灭风暴!你竟然也有一支?……咦,好像有点不对劲!”也就是阿蒙在玛利亚面前,对方扔出毁灭风暴,他不仅不躲不闪还会伸手接住,如果换一种情况,恐怕早就破门而出跑没影了。

玛利亚笑道:“你发觉出不对了吗?这支卷轴的确是毁灭风暴,一模一样的材质与制作方法,只是没有书写成功,展开之后是一片空白。当它爆发之时,攻击范围内的所有人会感受到生命力量的牵引与波动,却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阿蒙哭笑不得道:“赝品!谁会制作这样一支卷轴?”

玛利亚摇了摇头道:“加工这样一支卷轴已经相当困难。很久之前,伊西丝神殿曾集中一批大神术师企图制作一支毁灭风暴,但失败了很多次最终也没有成功,只留下这么一支近乎空白的卷轴。这种空白卷轴曾制作出好几支,是加工毁灭风暴的基础,但却不能成功的凝聚法力去书写完成,每到中途便损毁,甚至引起能量爆发导致重大伤亡,所以不得不放弃。

这最后一支空白卷轴仍然珍贵无比,理论上它可以继续加工真正的毁灭风暴,可在我看来已经没这个必要。你是这世上唯一拥有真正的毁灭风暴的人,所以能察觉到不对劲,但别人能分辨出来吗?就算能分辨出来、心中怀疑它是假的,但谁又敢打这个赌呢?

我知道真正的毁灭风暴在你手中,一定也有别人清楚。这支卷轴的威力并不在于你使用它,而在于人们知道你拥有它。如果有一天你真的使用了它,无非是选择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去自我毁灭,我永远不愿意看到这一天。现在你明白了吗,我为何要这么做?”

阿蒙终于彻底的明白了玛利亚的用意,情不自禁的想握住她的手,却没有真的把手伸出去,就这么站在桌前凝望着她。两人离的也就三尺多,呼吸都能感觉到彼此的气息。玛利亚仰脸看着阿蒙,突然垂下睫毛又说了一句:“你何必像现在这样生活呢?也许该成家了,其实……”

阿蒙打断了她的话:“我还很年轻,不想谈论这些!”

这时加百列在门外高声禀报道:“圣女大人,梦飞思城主求见,与您商谈赐福大典的护卫事宜。”

玛利亚轻轻喟叹一声收起毁灭风暴,提高音调威严的答道:“请他进来吧,正巧阿蒙大将军也在。”

……

从玛利亚那里告辞后,与达雅城主一起离开神殿,阿蒙回到自己在梦飞思城中临时的住处,立刻叫来梅丹佐,吩咐他返回领地办一件事情。阿蒙终于决定让摩西等人出发了,名义上他们是阿蒙的奴隶,奉大将军的命令前往另一片领地开垦。

这批人途中要通过埃居的边境关卡,阿蒙并没有派人护送,只是给了摩西一份手令,让他自行率领族人返回家园。阿蒙又命令梅丹佐与林克暗中跟随,如果遇到什么意外的危险,就悄悄解决掉不必公然现身。在这些族人遇到险阻的时候,梅丹佐与林克可以适时以阿罗诃使者的名义出现,给予信心和勇气的指引。

此行万里迢迢,首先要穿越埃居腹地,还有怪兽横行的沙漠、丛林、荒原、沼泽,也是对意志与信念的考验。正常情况下此行遇到的主要凶险,应该是在埃居境外的沙漠以及沼泽中,而在埃居境内走城邦之间的官道就可以。为了方便行事,阿蒙将身边几件珍贵的法器包括水晶飞梭、追逝之灯、傀眼神镜都交给了梅丹佐与林克。

梅丹佐当天下午就离开了梦飞思,摩西等人拖家带口,有几十辆车和大批的生活物资,路上的速度不会太快,到达都克平原至少需要好几个月。

梅丹佐走了,约翰觉得很无聊,因为阿蒙平日只在房中翻看各种典籍,几乎不怎么出门,他这位亲卫队长也不能出门去逛。阿蒙看出来了,这天吃晚饭的时候笑着问约翰:“在去何烈山之前,你一直住在梦飞思,晚上一般都去什么地方玩乐?左右无事,不如带我也去见识一番。”

约翰喜出望外,哈哈笑道:“大将军,我一直在等您说这句话呢!您跟着我走就行,今晚我请客!”

阿蒙换了舒适的便衣跟着约翰出门了,特意没有带亲卫,由约翰亲自驾车,去了城西一处很繁华的街区,这里离神殿比较远,却离商铺集中的地方很近。约翰在一个灯火辉煌的大院落门前停车,阿蒙的神情显得有些古怪,这里竟然是梦飞思城中最华贵的一座妓院。

阿蒙认识这个地方,以前伊索陪着他四处逛街曾经路过这家妓院的门前,还特意提到这里只接待贵族,希欧老爷那么有钱却不能进去玩乐,引为人生憾事之一。当时的希欧还不是贵族,阿蒙也不是,不过阿蒙从未进过任何一家妓院,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一见阿蒙的表情,约翰就乐了,抓住他的手臂小声道:“阿蒙神啊,你太应该阅历人间百态了,要知道生活不仅只有修炼或战斗。您身为帝国大将军又这么年轻英俊,应该多来这种地方露露脸嘛!”

不由分说就把阿蒙拉了进去,约翰显然是熟门熟路,连这里的伙计都认识他。他一进门就吩咐妓院的仆从将马车牵走,然后扯开大嗓门打招呼,要人给他安排最好的香厅,一切都按最高规格,花多少钱都无所谓。

他们进了一座单独的小香厅,所谓小厅面积却绝对不小,有宽敞的大躺椅,前面的桌子上放着美酒佳肴。桌前有一个水池,水池里竟然是温水,上面还洒着花瓣。坐下后有人奏响了乐器,乐队隔在一面屏墙之后演奏,看不见厅中的情形。

约翰一坐下就吩咐伙计,把这里最好的姑娘全叫来,在水池前的地毯上来一段歌舞,好让大将军品赏。如果阿蒙看中了某一位或某几位,就留下来陪酒。

时间不大,来了十几位花枝招展的姑娘,隔着水池在厅中轻歌曼舞。她们穿的衣服十分“有趣”,都是露脐束乳装,饱满的胸脯只遮住了最高耸处的两点,却在胸前挂着一串帘状的金属坠,碰撞间发出悦耳的声音。裙裾裁开很多条,腰肢扭动间露出修长诱人的大腿。这种半遮半掩,是更令人心动的暧昧诱惑。

身上穿的衣服不多,可她们偏偏带着面纱。这面纱却遮不住容颜,因为它几乎是透明的,装饰着一片片闪闪发亮的东西,衬托姑娘若隐若现的容颜更加妖艳。她们扭动着身躯做出种种撩人的姿势,口中却轻轻吟唱着高贵的诗篇,让人忍不住欲念萌动。

阿蒙是第一次见识这种场面,但他在任何场合的表现都差不多,这位十九岁的少年从来都不会浪费粮食,见面前的桌上摆着美酒佳肴,就开始很认真的吃喝起来,细嚼慢咽还不时饮一口酒。偶尔听见姑娘们唱的某几句诗篇写的非常不错,阿蒙这才抬起头特意看两眼,然后继续低头吃喝。

约翰倒是看的津津有味,端着酒杯翘着腿,还用手指弹杯子打着节拍。一曲歌罢,约翰扭头问道:“大将军,您看中了哪几位?就让她们走过水池。”

这里的规矩很有讲究,如果客人想让哪些姑娘留下,姑娘们需要从水池里走过来,来到客人面前时浑身已湿透。这算是刻意安排的情趣或情调吧,还有那些性急的客人,在姑娘进池子的时候,自己就脱掉外衣跳进水池嬉戏了。

阿蒙却愣了愣,放下杯子抬头道:“约翰,你自己看着办吧,我没有谁想留下的。”

约翰挠了挠后脑勺讪笑道:“您的眼光之高,令属下佩服!”然后冲着水池对面的姑娘们一摆手道:“你们全部留下来,陪我!”

姑娘们本来很失望,一听这话纷纷娇笑,都跳入水池跑了过来,溅起一片片水花。

阿蒙和约翰分坐在两侧,他们的躺椅中间还可用屏风隔开。长长的大躺椅非常宽敞,就算当成床也没问题,但这十几个姑娘都跑到约翰身边,挤得满满的也没全坐下,有两个干脆坐到了约翰的腿上,却纷纷用好奇的目光偷偷打量阿蒙。

这小伙健壮而英俊,其实姑娘们心里都更愿意陪他,但阿蒙却一个都没看上,使人不禁有些生气。阿蒙却面不改色,坐在那里仍然喝着酒吃着东西,用小刀把骨头上的肉都剔的很干净。这让姑娘们很纳闷,想吃饭的话可以去酒楼啊,花这么多钱来这里难道只为吃东西?

约翰一看这个场面,立刻大声喝道:“把你们的老板狄兰德叫来!”

不一会儿,妓院的老板进来了,一见到十几个姑娘围着约翰在喝酒,他心中就暗暗叫苦。狄兰德早就认识这位约翰啊,几年前约翰没少在这里打架闹事,曾经喝多了打伤了好几位大世家的贵族子弟,还差点把妓院的一座小厅给拆了。

这位大爷怎么又来了?真要命啊!老板小心翼翼的问道:“原来是约翰大人光临,欢迎之至!请问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还有什么吩咐吗?”

约翰将腿上的两位湿漉漉的姑娘抱了下来,一拍桌子道:“当然不满意,看见那边了吗?那是我最高贵的朋友,眼光也是最高的,快去把你们最好的姑娘都叫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