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42章 神明之路

约翰在他的住所中设宴,并恳请阿蒙一定要赏光,自称最近学会烹饪了,要让大将军尝尝他亲手做的美味佳肴。阿蒙实在想像不出约翰也会做饭,很好奇的去了,当时餐厅里只有他们三个人,梅丹佐也在一旁坐陪,不停的给阿蒙斟酒。

约翰把所有仆人都打发走了,给阿蒙倒了一杯酒之后就进了厨房,忙乎半天也不知在捣鼓什么,想必是做菜吧。一瓶酒喝完了,约翰终于端着一个精美的银盘走进来,里面是三条烤好的鱼,他将这道菜放在阿蒙身前恭恭敬敬的说道:“大将军,请您尝尝我的手艺。”

阿蒙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收起笑容看着约翰不说话,目光似包含着无形的威压。约翰见阿蒙不吃,一拍脑门笑道:“大将军是担心我做的菜不好吗?这是我亲手在罗尼河中打来的。刚才尝过了,味道还是不错的!”然后拿起餐刀,切了一块鱼肉大口吃下,连刺都嚼碎了一起咽。

这时阿蒙站了起来,冷喝道:“约翰,你究竟有什么事情求我?”

信奉九联天神的埃居人是不吃鱼的,也从不在罗尼河中打鱼,因为自古以来的传说,罗尼河的鱼体内有着奥西里斯的血肉。约翰今天请阿蒙吃饭,上来一盘鱼,这是亵渎神灵,但看上去又不是想陷害阿蒙,因为他自己先吃了。

场面变的有些尴尬,梅丹佐赶紧站起来笑着打圆场道:“阿蒙神啊,约翰已经发现了摩西他们在修炼一体两面的力量,却对谁也没有提起。他也清楚了我和林克都是您的门徒,所以也想得到这种力量的传授。您在何烈山早已传授过约翰都克镇的矿工技艺,他能够抑制那躁动的力量,也是出于您的指点,其实早已是您的门徒,您就正式答应了吧!”

阿蒙却没有理会梅丹佐,继续盯着约翰问道:“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策划好的,真不简单啊,原先那位脾气暴躁的将军,如今的心思也能如此缜密,令我非常高兴。我只想问你一句话,假如我拒绝了你的要求,你是否会拿我的秘密来要挟呢,或者心怀怨恨?”

约翰离席跪下了:“大将军,约翰绝对不敢如此也不会如此,否则也不能当面提出这种请求,等于将生死交在您的手中。您对我有大恩,就算拒绝我,我也会永远感激您!”

阿蒙虽然失去了力量,但侦测神术以及那奇异的感应能力却比以前更加敏锐,约翰答话时毫无掩饰,阿蒙能清晰的感应到他内心的情绪,坚定而真诚。阿蒙想了想坐下了,拿餐刀切了一块鱼,吃完之后又喝了一杯酒,这才缓缓开口道:“你如何解释这盘鱼呢?如果仅仅是为了向我表示忠心的话,似乎没必要,我也不欣赏这种行为。”

约翰跪在那里抬起头道:“自从我出生时起,所有人就告诉我应信仰神灵、信仰哪些神灵,但我从未在神灵那里得到真正的指引。我曾经告诉过您我的经历,曾无数次向着月光女神祷告,企图使那躁动的力量安宁下来,但是并无用处。

直到您来到何烈山,带给我真正的清醒与安宁。您告诉我必须有一种坚定的信念,无论它是否来自信仰,要看清楚内心的追求,找到一种明晰的状态,才会知道自己要克服什么。后来我做到了,晋级为一名大武士,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却得不到的成就。”

阿蒙的神色缓和了下来,心中不禁觉得有点好笑,约翰提到的埃居月光女神就是贝斯特,她不仅是奥西里斯的冥府侍者,也是寓意人间美妙与夜晚静谧的月光之神。心里这么想着,他仍然语气凝重的说道:“我能看出来,你当初的愿望已经实现,如今想向我要求更多吗?”

约翰摇头道:“不,不是想向您要求更多!今天这盘鱼,就是告诉您我内心中真实的信念。刚才梅丹佐称呼您为阿蒙神,也是我的心声,您在我的眼前是如此的真切!”

阿蒙又问道:“约翰,在你的心目中,如何看待神灵?”

约翰微微闭上眼睛,将手按在胸口答道:“我无意对任何神灵不敬,能够指引我面对内心的狂躁而不迷失、走出身心的困扰获得真正的力量与安定的灵魂,这便是神明!不论他是否矗立在神殿的高台上,或者就坐在眼前吃我亲手奉上的烤鱼。”

阿蒙终于展开了笑颜,招手道:“起来吧,坐下好好吃饭,以后不要跟着梅丹佐瞎起哄。”

约翰仍然固执的跪在地上道:“阿蒙神啊,您还没有给我明确的指引。”

梅丹佐过去给了他一巴掌道:“本来觉得你已经挺聪明的,怎么又变笨了呢?叫你起来就起来。”约翰这才恍然大悟,又惊又喜的向着阿蒙行礼然后站了起来。

……

几天后的一个夜里,就在贝斯特神殿前的空地上,阿蒙传授了约翰一体两面的力量。这是一个月圆之夜,月光笼罩如轻纱垂拂,他的身形沐浴着乳白色的光辉显得静谧而神奇。阿蒙失去了力量,并没有取出法杖。

早在何烈山的时候,阿蒙就已经传授了约翰修炼一体两面力量的冥想方式。但没有明确的说出每一个步骤与所要面对的考验,此时是拨开迷雾让他看清真正的道路。

有生以来的第一次,阿蒙并没有施展任何神术,仅仅是让约翰在月光下祷告,凭着心灵中信念的指引,开启了这条通往神明之路。这与神殿中任何一种唤醒仪式都不同,看上去只是月光下的一次点醒,可前后已经过了好几年的时间。

阿蒙吩咐约翰,回去之后忘记自己是一名大武士,重头开始印证这条道路,修炼最简单的神术、温习最基本的体术,体会种种考验的内涵。

……

约翰走后,阿蒙却没有离开,站在贝斯特神殿前抬头看着天上的月光。他伸出手,掌心向上,似抚摸那无处不在的光辉,不知为何心生感慨,开口吟唱了一首诗篇,正是那卷典籍中关于贝斯特的章节。

阿蒙竟然会吟诗,这恐怕连他自己都难以想象,但此刻却唱得那么自然而然,仿佛是在安抚传说中的月光女神。吟唱完毕,夜色一片寂静,阿蒙突然转过身来,正看见薛定谔蹲在神殿的门槛上。

这只猫的样子好可怜啊,竟然眼泪汪汪的。阿蒙走了过去蹲下身问道:“我第一次在你眼中看见了泪水,对不起,是我的吟唱勾起了你的伤心往事吗?”

薛定谔把头扭了过去,声音却从阿蒙的脑海中传来:“你错了,那只是月光在我眼中的倒影。我只是奇怪,你什么时候学会吟唱了?”

阿蒙:“我看了那卷典籍之后问过你好几次,但你都没有解释。你要我帮你摆脱困境,可我总得明白那究竟是怎样的困境,典籍中的传说又作何解释?”

薛定谔:“我让你看那些传说,只是告诉你人间的故事,等到你能够理解的时候自然就会理解,语言是无法表达的。你刚才传授约翰神明之路,称之为一体两面的力量,但你自己要真正拥有那种力量才能够帮助我。我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不在乎继续等下去。”

阿蒙扭头看着薛定谔道:“可我不希望你等太久,能否给我一些提示?如果这是一种考验的话,怎样才能通过?”

薛定谔把脑袋低了下去埋在前爪间答道:“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算是神灵也不可能让你直接恢复力量。你所面对的考验是一种理解,并不是如何恢复力量,而是如何找回自己。只有你放下一切,才能迎来重新拥有这一切的时刻。我很清楚的知道怎样才能通过这种考验,但并不是告诉你道理就能印证成就,否则这世上的人们将全是神明。”

阿蒙沉默了半天,仔细体会着薛定谔的话,终于叹了一口气道:“明白道理与身体力行是两回事,见证了神灵的存在、了解成为神灵的秘密,也并不意味着自己就是神明。哪怕藐视这世上的一切成就,将神灵拉下神坛去诅咒、践踏、辱骂,自己也不会因此变得更高尚,更不会获得真正的超脱,我明白这个道理。……但传说中贝斯特女神接受命运的裁决变成了一只猫,被奥西里斯封印与控制了力量,这又是怎么回事?”

薛定谔的身子蜷了起来,仿佛有点冷,茸毛在瑟瑟发抖。阿蒙把它抱到了腿上轻声道:“怎么了,你觉得冷吗,或者是我问错了?”

薛定谔答道:“你亲眼见到恩启都是怎样陨落的,那是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我也经历过,身体被毁灭了,但灵魂并没有消散。我本是一只猫,面对重新选择的机会时又成了一只猫。是奥西里斯指引我复苏,当我能明晰这一切之前,他用神灵的誓言禁锢了我的力量。”

阿蒙低头看了它半天,皱眉道:“我没听懂。”

薛定谔的叹息声从灵魂中传来:“能懂的时候你自然会懂,无需我再解释。你帮我解开封印的过程,也能帮助自己去面对突破九级成就的考验,但现在说这些还太早。”

阿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又问道:“你也曾经历过失去力量的考验吗?”

薛定谔答道:“当然,如果我没有经历过这种考验,如何能封印在一只猫的身体中这么多年,仍然清醒而冷静?一个普通的人能做到吗,你却需要做到这一点!真正能指引你迈过这扇门的人也许并不是我,可能别人会给你更重要的启示,未必是一位神灵。但一切最终还要看你自己,当你心中不再有力量的困惑时,力量自然也不会再困惑你。”

……

春天到来又过去了,新开垦的土地上,种子已破土发芽。漫长而炎热的夏季又即将接近尾声,田地里的麦子抽穗饱满,摩西等人即将迎来第一季收获。一年一度的伊西丝女神赐福大典终于要举行了,阿蒙命林克留守领地,将三十六名亲卫分成三队,一队留在庄园里,另外两队护卫他前往梦飞思,约翰与梅丹佐也跟随在阿蒙身边。

这么长时间以来,阿蒙迟迟没有恢复力量,虽然他很清楚薛定谔话中的道理,其实老疯子最后一条留言中也有类似说法,但清楚了并不意味着他就通过了考验。阿蒙这次出门不仅带了两队亲卫,而且还有梅丹佐和约翰这两名高手,应该足以保证安全。

但这段时间阿蒙做到了一件事情,就是像往常一样每天修炼体术与神术,由于不能使用力量,他就锻炼各种武技与神术基础冥想,不必想着怎么去运用,阿蒙反倒更加专注。

他能够体会到法力的增长,但却无法运用,就像一个被困在荒原中的人不断发掘着宝藏,却买不到任何东西。如果有一天他走出荒原来到人间,便会拥有惊人的积蓄。阿蒙如今就是在做这种准备,他不知何时才能恢复力量,却在等那天到来时,所拥有的成就远超从前。

阿蒙是提前出发的,在大典前的好几天就来到了梦飞思,首先当然要去拜见圣女大人,他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见到玛利亚了。

会见的地点仍然在圣女大人那间宽敞的私人书房中,首先是按照礼节问候,圣女给大将军赐座,谈起一些往事和大典的筹备工作,圣女又亲切的询问了大将军在领地上的生活,言谈没有任何失礼之处。

阿蒙想找机会与玛利亚单独私聊,这次还没等他开口,玛利亚就摆手朝周围道:“我有几个问题要单独询问大将军,你们都退下。”加百列对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了,等仆从们都退出了屋子,她走出去主动关上了门,佩剑就守在门口。

又只剩下阿蒙和玛利亚单独相处,两人好半天都不说话,在那里默默的凝视对望,仿佛在无声无息的交谈,这宁静的相望是多么难得的时光。

可惜圣女大人的时间有限,他们不能就这样默默的对视到永远。最后还是玛利亚轻轻叹了一口气,打破沉默道:“阿蒙,你取得的成就令我惊讶,我早知道你会做的很好,却没想到你能做的这么好!”

阿蒙也叹了一口气:“记得大军返回梦飞思的时候,你是唯一没有向我道贺我的人,只是派人来表达勉励与祝福。我今天所得到的一切,最应该感谢的人就是你,玛利亚!一切来自你的指引与帮助。”她没有叫他大将军,而是直呼阿蒙,他也没有叫她圣女大人,而是直呼玛利亚。

玛利亚看着他,眼眸中的波光似是伊西丝之祝福那般的抚慰着,缓缓说道:“我当时没有道贺,因为我知道那不是你想要的,也不是你真正的追求。尽管名扬列国、威震埃居,但你一开始就不是为此而来,无论得到或失去这一切,你都不会动心。你想拯救族人带领他们重返家园,可仍然没有实现愿望。在我眼里,你是最需要抚慰的人。”

她说话的时候樱唇微启,吐露着气息,显得是那么美、那么诱人。阿蒙有那么一瞬间甚至避开了眼神,低下了头看了看自己的手,但接着又抬起了视线,凝望着她的红唇道:“我的一切,都瞒不过你的眼睛。”

玛利亚又问道:“你今天已经可以完成愿望,为什么迟迟没有那样做呢?”

这一次阿蒙是真正的低下了头,小声答道:“你清楚我的处境,虽然地位尊荣无比,名望和荣耀也达到了顶峰,但却不能随意离开领地,这次是借着参加大典的机会才能来见你。而且我失去了力量,远离强大与神奇,不知怎样恢复、何时才能恢复?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把握,以我的性格考虑任何事情都要稳妥周全,所以迟迟没有决定。”

这本是阿蒙最绝密的隐私,他对乔治、梅丹佐、林克、约翰等人都没有提起过,但在玛利亚的目光注视下却坦然的说了出来。玛利亚微微吃了一惊:“你掩饰得很好,连我都没有看出来!谢谢你的信任,告诉我这一切。”

阿蒙双手交叠在一起,低头苦笑道:“如果连你都不信任,我还可以相信谁呢?”

玛利亚看着他,目光渐渐有了一种无形的压力:“有一点你错了!这件事你已经考虑的足够稳妥周全,就算是神灵也不能决定世上的一切,你做到了最好甚至已经没有办法更好。现在这样并不是你的性格,否则你当初也不会奇袭敌后生擒哈梯国王。我能不能问你几个问题,请回答我、也是在回答你自己。”

阿蒙:“你问吧。”

玛利亚:“你曾经是一位差点倒毙在罗尼河边的路人,后来却成了威震大陆的将军,请问在战场上你还是罗尼河边的路人吗?当你载荣誉归来,却交出军权不能离开领地,在领地中你还是战场上的大将军吗?此刻你坐在我面前低着头,还是都克镇上那纯净的少年吗?如果不是,你又是谁?如果是,那么谁才是阿蒙?”

阿蒙终于抬起了头,视线又迎向了她的目光:“我明白了。”

玛利亚:“真的明白了吗?”

阿蒙点头道:“真的明白了,谢谢你,艾蔻!你的话让我得到解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