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41章 鱼我所欲也

这段故事的标题是“亡灵书”,开篇与如今的埃居神话并没什么区别。人的一生就像奔流的罗尼河,尽头是奥西里斯所掌管的冥府。冥神会派出月牙形的大船接引灵魂,当冥神的侍者、化身为一只猫的贝斯特女神出现在尸体旁,死者的灵魂便会在地府中复活来到奥西里斯面前,为一生的善恶接受裁决。

但是这个故事中还特意提到了贝斯特的来历,贝斯特是一位女神,却在命运的裁决中成为了一只猫,为埃居人看守粮仓来赎罪。当她渐渐恢复神灵的力量时,奥西里斯封印与控制了她的神力,让她成为冥府的侍者接引神域中的灵魂。

哦,原来如此!这一段故事阿蒙可从来没听说过,看来那位曾经的女神一定是遭遇了什么变故,成了一只猫。阿蒙见过蝎子王那种存在,如果猫也可以修炼神灵的力量,他也不会觉得奇怪,这只猫受到了奥西里斯的控制,神力被封印,这就令人难以理解了。

这卷典籍的内容并不算太长,但阿蒙整整看了一夜,窗外阳光升起时才合上文书,重新放入铜匣中装好。薛定谔想告诉他埃居九联神系的往事,还有她为什么会被困在一只猫的身体中不得解脱?如果阿蒙要救她,必须了解前因后果,这卷典籍很好的说明了一切。

想到这里,阿蒙不禁苦笑,他很同情薛定谔的遭遇,也愿意尽一切可能去帮她,但如今连自身都难保,那失去的力量迟迟没有恢复的迹象,阿蒙甚至不知该怎么做,更别提去帮助薛定谔解开封印了。

……

乔治在阿蒙的庄园里住了几天,那卷典籍他也看了,却是一头雾水。

大将军新获封赏的领地,当然要好好营建一番,做出一副想长久安住的样子。庄园中修了很多房屋、亲兵卫队的营地、马厩,还有大将军本人的私家园林。

所谓园林就是把庄园的后院扩大,这可不是一般的大,需要种树、挖池塘、平整出演武场,按照惯例还要盖一座私人的神殿,一般供奉的都是荷鲁斯。但阿蒙有自己的要求,就像他在梦飞思城中的那座庄园一样,神殿中供奉的是猫神贝斯特,显然也是让薛定谔开心。

阿蒙下这道命令的时候,乔治恰好就在一旁,笑着说道:“我听人私下提起过,您挟持哈梯国王的时候,竟然让一只猫坐在正位上先吃饭,路西尔在一旁等着,而你本人站在一旁烤肉。大将军的爱猫之心真是举世无双啊,就连庄园里的神殿供奉的也是贝斯特女神。”

阿蒙笑着反问道:“难道不可以吗,这又违反了什么?”

乔治答道:“贝斯特女神也是埃居的神灵,大将军当然可以供奉。”

阿蒙看了窗外一眼,也不知此刻薛定谔溜哪里去玩了,点头道:“连大祭司您都这么说了,我更应该好好供奉这位神灵。”

乔治突然想起了什么,又玩笑道:“大将军如此喜爱那只猫,整个军团的人都知道。您借阅的那卷典籍最后也特意提到了贝斯特女神,难怪你会感兴趣,该不会是您的猫让你看的吧?”

阿蒙没有回答,只是呵呵一笑,岔开话题压低声音道:“大祭司,我有一件事想向您请教。”

乔治见他的神情突然变得很认真,也压低声音道:“有事就说吧,假如需要我私人帮忙,尽管开口。”

阿蒙很认真的想了想:“您也清楚我目前的处境,虽然风光无限,但是一举一动都不方便,离开自己的领地做任何事,都需要向最近的城邦以及埃居官方报告。可是我想找个机会出去走走,又顺理成章没有任何人会反对。”

乔治又笑了:“这还不简单,再过几个月,每年一度的伊西丝赐福大典就要到了。您曾经是伊西丝神殿的荣耀武士,在前年的大典上还立过功勋,去梦飞思城参加这次大典,自然是顺理成章,只需打声招呼就行。……圣女大人经常提到你,您也该去拜见她。”

阿蒙:“您不提我差点都忘了,去年的赐福大典是在战争期间,当时我们还在前线。下次大典算算日子应该是半年后,我耐心等着就是了。”

乔治又问道:“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阿蒙欲言又止道:“没有什么事麻烦您了,祝您一路平安,回去见到圣女大人,请转达我的问候与感激之情!”

阿蒙本想询问乔治,一位七级神术师晋级为八级神术师时,是否也会失去力量?如果这是必经的考验的话,又该怎样渡过?就算得不到答案,他也想向这位八级大神术师请教,自己如何才能摆脱困境?他很清楚乔治与一般的大神术师不同,他与老疯子一样也是魔法师出身。

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与乔治的私交再好,对方毕竟也是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有些秘密还是不说为妙,就连当年老疯子的话题,两人之间都刻意回避了。阿蒙失去了力量,这是绝对的隐秘,就连梅丹佐等人都不知情。

乔治告辞时,阿蒙当然不能让他空手,送了一批异常贵重的礼物,如今的大将军有的是钱。乔治接受了他的馈赠,却回赠了另一件礼物,就是他曾经与阿蒙一起飞天刺探敌营时所驾驭的那艘水晶飞梭。

这件法器像个半透明的小碟子,正中融合了一枚风之魅舞,外侧对称融合了三枚幽蓝水心,看上去不像是镶嵌而是炼制的浑然一体。它的速度不如最常见的驭风飞梭那么快,却可以将化成的空间变为朦胧的半透明状,在天空的背景光影中很难被发现。

如果在高空上想节约法力潜行,还可以显露灰色或白色的雾气状,就像一朵飘过的云。乘坐这种飞梭可以躲避侦测神术的感应,如果保持安全的距离,就连大神术师都发现不了。当初正是凭借这件神奇的法器,乔治才带着阿蒙发现了路西尔国王的营地。

这件法器至少也要是大神术师才能操纵,乔治却送给了阿蒙,并意味深长的说道:“以我现在的地位,有足够的财富和权利去得到想要的东西,但像水晶飞梭这种东西却难遇难求。它是我亲手打造的,象征着曾经历的苦难。你一定要收下,这是我们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纪念,在你手里,也许比在我手里更有用。”

这真是个好东西,假如阿蒙恢复了力量想悄悄逃离埃居的话,此物是绝佳的利器。就算阿蒙自己不用,交给手下的门徒也是极好的,他倒没客气,说了声谢谢就收下了。

乔治走了,但是约翰还留在阿蒙的庄园里,半点没有想回梦飞思的意思,成天带着阿蒙的亲卫们骑马打猎甚至还去罗尼河中捉鳄鱼,玩的挺开心的。建造神殿的时候,约翰还主动帮忙去监工,调运物资、开采石料、分派工人,一切就像指挥军团执行任务一般。

都克镇的矿工是最好的工匠,阿蒙修庄园自然不可能不用这批奴隶,他干脆就将此事交给约翰负责。约翰则让摩西调三分之一的人手轮流到庄园里帮大将军修贝斯特神殿。这位将军晋级为大武士、将那躁动的力量融入身心之后,脾气可比以前好多了,不再胡乱打骂人。但是他往那里一站,无形间杀气凛然。

阿蒙问约翰何时回去?约翰直摇头道:“我才不想回梦飞思呢,还是在您这里舒心。就让我在这儿待着吧,您的领地里有很多事要做呢,我帮您训练亲卫,也想等梅丹佐回来切磋切磋武技。”

阿蒙只得由约翰留在自己的领地了,过了不久,梅丹佐回来了,操纵驭风飞梭还带回了林克。梅丹佐临行前阿蒙就有交待,如果林克能够抽出身来,最好来见一面,有事情要交给林克办,同时也想看看这位门徒一体两面的力量修炼的怎样了。

林克带来的消息非常好,短短时间内,他不仅率领穴居野人部落站稳了脚跟,而且已经聚集了好几千人建造起了城寨,一个城邦的雏形已经出现。这么多人不可能都来自林克的部落,有许多是走出深山其他部落的穴居野人,还有不少竟然是高原巨人。

当洪水渐渐退去之后,林克所在的孤岛面积越来越大,是沼泽中央的一片沃土,也出现了通往东部以及北部的几条小路,外出不总是需要云梦等几只铁甲兽驮着了。随着周边一带气候与地貌的改变,都克平原上有很多野兽出现,一些部落也走出深山来到平原上打猎,知道这里有一个大型的村镇,很多人是主动来投奔林克的。

说来也巧,亚述高原一带前不久遭了一场水灾。气候改变之后雨水也多了,这次的暴雨与神灵无关,在高原上下了很久,引起山洪暴发。本来只是一场小灾害,但对于世代居住在那里的高原巨人来说却是大灾难,他们的村庄被冲毁了,很多猎物也不见踪影,于是被迫走出深山来到平原。

头脑简单的高原巨人们,起先与穴居野人城寨起了几场冲突,但都让林克给收拾了。后来林克收留了很多流浪的高原巨人,给他们活干、也让他们有地方住有东西吃,算是救了这些人。

这一切还要感谢伊索,伊索来到林克身边可帮了大忙,他给所有人分工、负责不同的事情,制定计划,在现有条件下以最高的效率开垦荒野、建造房屋与围墙,派人警戒并侦查周围的环境,组织战士集体打猎,将几千人管理的井井有条。

林克反倒是没什么事了,梅丹佐刚到还没开口,他就攒动梅丹佐带他来见阿蒙,梅丹佐就把他带回来了。

林克是族长,在穴居野人部落中算是最有才干的领导者,如今也颇有见识,但他与少年时期的阿蒙一样,除了河谷深山与都克镇一带的荒原,还从来没有去过别的地方。这一路飞天而行,看见什么都稀奇,忍不住央求梅丹佐带他到城镇里见见世面。

梅丹佐笑话了他好几回,但途中还是带着林克进了几个城邦开眼界。城邦商铺中那些眼花缭乱的东西,令林克直流口水,他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玩意,都装在梅丹佐携带的空间法器中,还有很多粮食种子和各种新式农具。

在路上耽误了好几天,这两人才回到阿蒙的领地。还有一件事令梅丹佐有点小郁闷,他已经成为大武士与大魔法师,心中暗想这次一定能在林克面前神气一把。结果林克一样突破了七级成就,成了一名大武士和大魔法师,与梅丹佐齐头并进。

两人跑到沼泽里私下切磋,斗法力的话竟然旗鼓相当,谁的手段都不弱。但真动手还是梅丹佐占上风,他毕竟是战场上厮杀出来的武将,连大陆第一武士恩启都都硬碰硬交过手,论实战技巧和经验非林克所能比。

林克打不过梅丹佐眼看就要认输,却突然吹了声口哨,云梦不知从哪里蹿了出来。林克加上铁甲兽王云梦,将梅丹佐揍得满沼泽乱蹿,结果大获全胜!梅丹佐大叫林克耍赖,而林克是哈哈大笑。回头见到林克一路上两眼冒星星的样子,梅丹佐没少笑话他,终于把场子找回来了。

见林克也拥有了七级成就,阿蒙当然非常高兴,笑着点头道:“当初你说过,在沃土上建立全新的家园,每一天都有收获,每一天都能见证新的创造。只要有这样一颗心,人生充满了积极的意义。看来已印证了这种心境!”

阿蒙并没有着急把林克打发回去,而是把他留在领地中暂时做了一位管家,主要负责管理摩西等那一批奴隶的起居生活、分派他们每天要干的工作。阿蒙如此安排也是用心良苦,因为摩西他们即使回到了都克镇,也要融入到那个新兴的城邦之中,必须要与林克的族人以及其他居民和睦相处。

阿蒙本人并不特意亲近都克镇的族人,仍然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大将军,平时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好人好事都留给林克去做了。摩西等人需要什么物资、提供给他们什么样的劳动工具与食物,都由林克经手。林克对这些人的态度非常好,所施恩惠不少,摩西等人也心怀感激。

林克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暗中监督摩西等人的修炼,虽然在阿蒙的领地中没人会管闲事,但还是要注意保密,以防不慎泄露消息出什么意外。林克如今已拥有七级成就,暗中监视与保护自不会被摩西等人察觉。

阿蒙考虑的已经够周到的了,但有一天摩西带着十二名族人在山谷中演练神术时,还是被人发现了,这件事还要从约翰说起。

……

约翰见梅丹佐回来了万分欣喜,他刚刚晋级为大武士,身边却没有对手较量切磋,总不好找阿蒙大将军去比划吧。梅丹佐刚来就被约翰拽出去喝酒,然后在猎场上要比比武技。结果连续三天梅丹佐是三战三胜,将约翰揍得一点脾气没有。

约翰很是纳闷,他们都是七级大武士,而且约翰能够运转躁动的爆发力量,在这种状态下比一般的大武士强多了,却仍然对付不了梅丹佐。梅丹佐会用各种神术辅助战斗,而且使用的很隐蔽几乎看不出痕迹,花样百出手段无穷。

约翰很有不服输的精神,屡败屡战,一边勤修苦练一边继续找梅丹佐“请教”。梅丹佐使坏,悄悄告诉约翰,林克也是一名大武士,而且和他一样都得自阿蒙的传授与指点,可以找林克去较量较量。

如果梅丹佐不说,约翰还真看不出来,因为林克现在是管家,成天笑呵呵的从来没见过他碰过武器。结果约翰带着武器去找林克,林克当时正在工地上监工呢,就当着摩西等人的面与约翰动手,约翰居然又被林克打败了!

这下子约翰是服服帖帖了,知道强中更有强中手,阿蒙身边真是藏龙卧虎!他见梅丹佐回来却没有继续担任阿蒙的亲卫队长,于是就去求阿蒙,无论如何要留在大将军身边,干脆就让他做亲卫队长吧。

阿蒙倒是有权任命一位贵族为自己的亲卫队长,他的身份职位是相当高的,亲卫队长虽然管的人不多、权也不大,可是地位不低。任命约翰为亲卫队长,也等于给约翰进爵一级,既然约翰自己愿意,阿蒙也就答应了。

约翰成了大将军的亲卫队长,除了保护阿蒙之外,也管理这片领地上的治安事务。这位队长倒是很尽职,没事就带着亲卫四处巡视,看看哪里出了什么乱子需要摆平?而大将军的领地上真没有什么治安事件需要处理,这里加上阿蒙自己总共住了四名大武士,还有三十六名如狼似虎的亲卫,谁会来惹事啊?就连流窜的小偷都躲得远远的!

阿蒙留了这么多高手在身边,当然有所考虑。他迟迟无法恢复力量,潜意识里自然有一种深深的焦虑,如果连自保之力都没有,如何能完成那些艰难的愿望?连自己处境都显得十分凶险,值得信任的高手自然越多越好。

照说阿蒙已经可以将摩西等人派到都克平原去了,让林克“押送”就行,但他却迟迟没有让这批族人动身,除了想继续历练他们之外,也有这个原因。这是他的愿望也是对尹南娜的承诺,最好等到恢复力量之后再去办,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也好应付。

约翰带着亲卫巡视领地,闲来无事经常溜到西边的山中去打猎。有一天这位大武士突然感应到采石场附近的一处隐蔽山谷里有法力波动,像是有人在施展什么强大的神术。他吃了一惊,不动声色的让属下原地休息,自己悄悄爬上了附近的一个山顶,看见了摩西在那里向着十二名矿工演示高阶元素神术!

约翰惊讶万分,但是回来后什么都没说,依然带领手下继续巡视领地。林克本是负责暗中监视的,可约翰非常机警,等他发现时林克已经来不及阻止了。林克知道这位将军已经清楚摩西等人的秘密,回去就报告了阿蒙。

阿蒙听说约翰并无异动,也同样不动声色的等待下文。他很清楚约翰既然这么做,一定有什么打算。

……

埃居人不吃鱼,而且埃居人崇拜猫。这两者之间有一种有趣的关系,因为猫是喜欢吃鱼的,但猫一般不会自己抓鱼,所以埃居的猫也就没鱼吃了。薛定谔享用的美酒佳肴不断,但还是最喜欢阿蒙烤的肉,这只猫当然不会自己去抓耗子,更别提亲自下河摸鱼了。

阿蒙经常亲手为薛定谔烤肉,有一天薛定谔吃肉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话:“阿蒙,你烤肉烤的这么好,烤鱼一定非常香!”

阿蒙一听就知道薛定谔想吃鱼了,这只猫还是第一次主动提出要求,这点小小的愿望怎可以不满足呢?埃居人从不打鱼,认为吃鱼是亵渎神灵之举,自然不方便让仆人们去抓鱼。而对薛定谔交待的事情,阿蒙从来都是亲力亲为,于是这位大将军就亲自去罗尼神河中摸鱼,而且不带任何随从。

约翰那天带着亲卫巡视河岸,却看见大将军弄了一条船去罗尼河中转了一圈,于是守在岸边询问大将军有什么事情?阿蒙笑着回答说没事,就是来看看风景。后来约翰发现,大将军连续好几天都独自乘一叶孤舟到罗尼河里看风景,转一圈就回来,哪有什么好看的?

有一天约翰巡视庄园神殿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很诱人的香味,还带着奇异的腥气,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他转身就去找梅丹佐商量事情,一开始梅丹佐很为难,后来不知道约翰说了些什么,反正两人嘀嘀咕咕好几天,然后约翰就要摆宴席请阿蒙喝酒。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