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38章 命运之匙

按照正常的程序,本来应该等法老的命令送到何烈山,然后由何烈山派人将这批奴隶送到阿蒙的领地。但帝国大将军阿蒙却没有这么做,而是直接派亲卫快马疾驰,当场就要把人带走。他也怕夜长梦多,别的不说,假如有人从中作梗,让这批奴隶出什么意外伤亡,阿蒙可没地方去追究。

何烈山的主官布兰卡还没接到法老的命令,阿蒙的亲卫就来了,布兰卡也很为难,想先等法老的命令送到了再说。但这名亲卫不买账,手按剑柄道:“帝国大将军的命令,难道就不是命令了?人我先带走,你可以再向上面报告。法老已经当面答应,难道还会有假?”

这名亲卫曾在万马军中出生入死,一身杀气凛然骇人,他只奉阿蒙的命令不会听别人的话,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完成任务。布兰卡也没法顶撞,帝国大将军阿蒙如今的威望无人可比,他可得罪不起,于是就把摩西等人送往阿蒙的领地,为防止出意外还派了卫队护送。这么做就算有什么问题,让阿蒙大将军自己担着吧,反正人是他强行索去的。

阿蒙虽然没有实权,但他的功勋地位毕竟在那里摆着,就像亚里士多德说的那样,在其位、谋其事、行其权。以前他在伊西丝神殿的档案馆翻看神文典籍,还要小心翼翼不被人发现,薛定谔曾给他两份档案编号,其中一份就是《马尔都克之地》,另一份典籍是最高规格的秘藏,他一直找不着机会看。

现在倒好,写下编号直接派一名亲卫,让伊西丝神殿取出典籍派专人送到自己的领地来,连解释都不解释,这就是地位的不同。

埃居帝国的国土广漠,人烟沿着罗尼神河分布,主要聚居在上下埃居两片疆域,而在帝国的中央,只有罗尼河两岸的狭长滩涂可供耕作,再往东西两面是大片的荒原,沙漠戈壁与荒山野岭交错分布,只有规模较小的集镇和零星的村庄,还有一些游牧部落活动。远离人烟之处,也是很多怪兽出没的地方。

阿蒙的领地很大,在赫拉克城邦的南郊,既包括季节性被洪水淹没、只可耕作一季的河滩,也有离河滩不远可灌溉的农庄,还有更远处西岸山脚下的大片草坡可以放牧,草坡再往西有一片无人居住的荒山野岭也是阿蒙的领地,那是大将军平时游猎的地方。

帝国封赏的领地与完全意义的私人土地还不一样,在这片领地上生活的人们都是阿蒙名义的仆从,每年都要有三个月的时间无偿为阿蒙劳作,不想服役的话需要交相应的抵金。另一方面,阿蒙并不能随意把这片封地转让或赠送他人,他只能获得这片领地上的收益,对封地的处置权限还掌握在帝国手中,但阿蒙的子孙可以继承领地的所有权。

除了隶属于领地的住户之外,阿蒙还有自己的私人仆从,包括他的亲兵卫队、以私人名义购买的奴隶和雇佣的仆人,生活在一座很大的庄园里。

都克镇的族人一共有六十名,其中有四十多人都是青年矿工,其余的十几人是摩西身边曾经的仆从,如今一律都成了法老赐给阿蒙的奴隶。他们从何烈山被带到这里,心情很是忐忑。众人都已经听说阿蒙成了帝国大将军,率领埃居大军击败了哈梯与巴伦王国,立下功勋请求法老将都克镇的族人都赐给自己做奴隶。

阿蒙一年半以前去过何烈山,从那之后,这批矿工的起居环境改善了不少,也没有再遭受过虐待和打骂,但奴隶毕竟是奴隶,他们并没有摆脱被奴役的命运。阿蒙曾是被都克镇放逐的人,却在埃居取得了这样的成就,曾经的族人如今都成了他的奴隶,又会怎样对待他们呢?

摩西心中还有另一种担忧,他接受阿罗诃的指引,一直在暗中为重返家园做准备,可一年半过去了,那位神灵却毫无消息,如今又出了这样的变故,看来族人的悲惨命运前途未卜啊。

阿蒙将他们接到了领地中,没有任何为难但也没有特别的优待,摩西等人毕竟是奴隶的身份,哪怕与阿蒙坐在一起吃饭都不符合礼节。阿蒙没有让他们住进庄园里,也没给他们房屋,而是在山脚下的草坡与农庄边缘,派亲卫扎好了一排行军帐篷,让族人们暂时落脚,然后召见了所有人。

摩西等人见到阿蒙,一齐下跪行礼,阿蒙抬手阻止道:“这是私人的场合,大家都是我的族人,有些礼节可以减免。我曾请求法老给你们自由,但是没有成功,于是就把你们接到了这里。大家在我的领地中,有什么要求现在都可以说出来。”

有一个女人是摩西以前的女仆,她弱弱的说道:“冬天刚过,天气还很冷,能不能给我们房子住?哪怕只是与何烈山一样的石屋。”

阿蒙笑道:“你们现在住的帐篷就是我曾经住过的行军大帐,应可抵御风寒。房子会有的,但需要你们自己去建造。在我的领地中,你们可以上山伐木、开采石料建造自己的村庄。春天就快到了,山脚下有大片土地能开垦播种,可以引罗尼河的水来灌溉,无论是种子和农具,都可以向我的管家索取。”

阿蒙并没有提供给族人现成的一切,而是让他们亲手去建造房屋、开垦土地,山里还有野兽出没,他们可以打猎但也需要自我保护。有人露出了失望之色,却又不好说什么,摩西则行礼道:“多谢大将军!感谢您为我们所做的这一切!但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奢望,一直想回到家乡,听说那里已经成为一片荒原中的沃土。”

阿蒙答道:“即使你们回到那里,也一样要重建家园,为什么不从现在开始就做好准备呢?不要着急,若有可能,我会尽量满足你们的愿望,但还需要等待时机。”

阿蒙只提供物资,并不给族人们现成的东西,一切都要靠他们自己用双手去获得,就算将来摩西等人能够回到都克平原,也要一切重头开始,不能依靠别人。从这之后他就没有再见族人,似乎刻意保持了疏远的距离,这种情况也很正常,高高在上的帝国大将军与一群奴隶有什么好亲近的?

都克镇族人的新生活开始了,他们本就是大陆上最好的工匠,拿到工具之后在附近伐木,两、三天内就盖好了足够大家居住的木屋。然后摩西又指挥壮劳力,到附近山中去开采石料并运回营地,着手建造永久性的坚固庭院,完全按照一个成规模的村落来规划,甚至还留下了神殿的位置。

有人问摩西道:“这又不是我们的家园,为何要建造的这么好呢?”

摩西答道:“父亲曾告诉我,身体是灵魂寄居的庭院,立足之处就是身心所在的家园。如果身心失去了依托,不知灵魂在何处、不知自己在追求什么,那才是真正的无家可归。我们还不清楚要在这里待多久,为什么不好好建造住处呢?就算我们回到了都克镇,也一样需要这么做的。”

还有人对阿蒙有所不满,曾在摩西面前私下抱怨道:“阿蒙如今威震埃居,拥有无穷无尽的财富,却什么都不肯给我们,而让族人为他在领地上建造村庄、开垦荒原。我们都是他的奴隶,所建造的一切不是自己的,都是阿蒙的!”

摩西则笑着答道:“帝国大将军的功业只属于他,不属于你我,你抱怨他没有给你更多,可曾想过他又欠你什么?阿蒙是个老酒鬼的儿子,从小没少受欺负吧,而且是被逼离开了都克镇。现在我们成了他的奴隶,他没有虐待,已经该感谢神灵了!这里是阿蒙的领地,但也是我们自己住的房屋和耕作的土地,你想生活的更好,只有自己动手。”

摩西率领族人建造新家园的时候,心中一直热切的盼望着期待已久的时刻,希望阿罗诃的使者早日降临,这才是支撑他做出这一切努力的希望。摩西本人得到了一体两面力量的传授,如今已拥有一名六级魔法师与六级武士的成就,要想自己一个人逃离的话,完全可以。

阿蒙教授摩西的方式与其他人不一样,他只让摩西进行基础力量的修炼,只追求境界上的突破,并不涉及任何具体的神术或武技。尽管如此,以摩西今天的成就只要注意隐藏身份,想逃到哪里都可以立足。但他一个人逃走又有什么意义呢?

阿蒙一直在暗中观察摩西等人的举动,当都克镇的族人建造好木屋,开始开采石料与开垦荒地的时候,他终于决定再次召唤摩西。只是有一点不方便,阿蒙如今失去了法力,不能施展神术,于是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梅丹佐。

……

这天夜间,劳作了一整天的摩西正在自己的木屋中静坐冥想,他已经通过了“极限的突破”这一道考验,拥有一体两面力量的六级成就,虽然没有学过任何具体的神术,但法力已经十分强大,自然掌握了很多的力量规则,一些简单的神术技巧不用学也能自己摸索。但他一直记着阿罗诃的叮嘱,只是潜心的修炼,不要去使用。

白天这点工作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有必要的话,哪怕连续十几天不眠不休也能坚持住,而每夜的神术基础冥想从未间断过,只有这样,他才能在苦难中看见人生的希望。

正在这时,一股就像蚊子哼似的细声钻进了他的耳中:“摩西,我是神灵派来的使者,你悄悄走出村子,到西面的山坡上来见我,我有话要问你。”

摩西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心头一阵狂喜,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看来那神灵阿罗诃并没有忘记他,一直在默默的关注他和他的族人们!他赶紧穿好衣服,出门前还不忘掸去头发和衣物上的灰尘,整理好仪容悄悄的离开营地走过草坡,向着西面的山上奔去。

这里的山不高却很陡峭,很多地方裸露着岩石,摩西他们就是在此处开采石料的。前方有一点萤火虫般的光辉在指引他,摩西走过族人开采的石料场,攀过悬崖,来到了一处高坡。前方站着一个披着斗篷的人,手中平托着一根“树枝”。

以摩西如今的眼力,却看不清此人的面目,但在星光下却能清晰的看见他手中的东西,正是阿罗诃曾经用过的手杖。他赶紧跪倒在地:“神灵的使者,是您在召唤我吗?”

梅丹佐点头道:“是的,我奉神灵之命,来看你和你的族人如今准备的怎样了?”

摩西激动的都快流泪了:“感谢神灵,阿罗诃没有忘记我,一直在注视着我们!”

梅丹佐语气一沉道:“你难道忘了吗,不可以向别的神灵祷告!既然如此,在我以及任何人面前,请不要直呼阿罗诃之名,他就是你唯一的神灵!如此才是真正的虔诚,融合入信念之中。”

梅丹佐的话很有意思,摩西可以呼唤神灵,但不要直接呼唤阿罗诃的名字,因为他不可以向别的神灵祷告,那么在提到神灵时,指的就是阿罗诃而非世间的其余众神。神灵这个词从这一刻起,有了专指的含义。

梅丹佐问了摩西很多问题,包括这一年半以来他的修炼如何、又指引族人做了哪些准备,摩西都恭恭敬敬的详细回答。摩西是族人中修炼成就最高的,已经拥有一体两面力量的六级成就,他还在族人中悄悄宣扬阿罗诃的神迹,告诉大家这位神灵会指引他们返回家乡。

另外,摩西还为十二位族人唤醒了一体两面的力量,如今他们都有了中阶成就,至少也是一名四级魔法师与武士。不用特意提醒,族人们也知道这是绝不能外传的秘密,哪怕泄露一点风声,就会给他们带来杀身之祸,所以一切都是秘密进行的。

在何烈山,他们每天要从事繁重的劳役,实在也很难做更多的准备,只能给族人们灌输希望与信念,也让大家好好的保护自己。至于那些没有唤醒一体两面力量的矿工,也要用心锻炼都克镇的矿工技艺,它不仅是为了给埃居帝国开采神石,也是强健身心体魄的手段。

梅丹佐很满意的点头道:“从今天开始,你每夜都来到此处,我要教授你神术与武技,你再传授给可以学习的族人。修炼的时候要小心,不能被人查觉,这支手杖你拿好,并稍做一下伪装,它既是武器也是法杖,神灵让你暂时使用它。”

阿蒙将铁枝法杖给了摩西,除了众神之泪自己留着,里面仍然依次镶嵌了大地之瞳、幽蓝水心、风之魅舞、火焰精灵等四枚神石,却没有明说这支法杖的奥妙,只是交给摩西使用。大地之瞳当然不是老疯子记录信息的那枚,风之魅舞也不是原先那件空间法器,阿蒙都换了新的。

阿蒙失去了力量,就连空间法器都无法使用,这支法杖闲着也是闲着。摩西是奴隶,不方便公然拿出武器更不可能有法杖,阿蒙手中虽然有很多东西,但只有这根“树枝”合适,拿在手里缠上布条,谁也看不出破绽来。为了掩护,摩西还命族人们每人都砍了一根形状差不多的树枝,缠上布条做成手杖。

就这样,梅丹佐每天夜间都传授摩西各种神术与武技的秘诀,简单演示后让摩西去自行修炼并传授族人。原先在何烈山的时候,教这些内容很不方便,但在阿蒙的领地中已经可以了,采石场附近有无人的山谷,他们可以自行习练,不会有人管闲事。

……

摩西非常聪明,这也得益于他从小所接受的良好教育以及这几年所经历的磨砺,十几天后,梅丹佐该教的东西都差不多了,剩下的技巧只能让摩西等人自己去练习才能掌握,于是回去向阿蒙复命。

在庄园中,梅丹佐又惊又叹的感慨道:“阿蒙神啊,难道您的族人都是天才吗?六十个人中就有十二个人唤醒了一体两面的力量,短短一年半的时间,竟然都拥有了中阶成就。尤其是那个摩西,只要有机缘,我看他就有机会突破到七级成就,这比我当年都快多了!”

阿蒙并没有感到意外,似笑非笑的解释道:“你只看见了这些人,所以觉得惊奇,但你有没有想过,这是多少代人残酷的淘汰积累?都克镇的矿工技艺世代相传,很久之前那里的生存环境还要险恶的多,如果成年男子掌握不了这种技艺,很难在那里生存下去,夭折的人非常多,数百年来人口几乎没有太多增长。

环境的选择与淘汰如此残酷无情,这些后人的血脉中都继承了最强大的力量,是多少年沉淀的精华。若非如此,你认为他们经历这么多苦难还能健康的活到现在吗?至于那十二人,你只想到了他们这一年半的修炼,可他们从十六岁起就学习都克镇的矿工技艺,这也是一体两面力量的基础。

除了摩西,他们比你我修炼的时间都长,只是没有人为他们去打开那扇真正的门。就算如此,他们并没有超越你的成就与修炼速度。你我在一般人眼中已是奇迹,但是再想想恩启都吧,二十一岁就成为九级大武士,又是怎样的存在?”

梅丹佐呵呵笑了:“我只是觉得他们的修炼速度确实惊人,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批人。您这么解释倒能说的通,但一体两面力量的修炼自有规律,并不是有力量用苦功就行,还需要通过种种考验。”

阿蒙仍然似笑非笑道:“他们修炼这种力量比一般的神术师更适合,尤其是摩西。失去家园流落异乡,每天都要从事沉重的苦役,却不放弃心中的希望,有哪位高贵的神术师经历过这种磨难考验?不要忘了,在大陆上只有贵族才可以修炼神术,而奴隶是不可以修炼体术的。一般的武士也很难承受这样的磨砺,他们却挺过来了,这便是成就!”

既然摩西等人一直没有放弃希望、正在做着准备,阿蒙又派梅丹佐去都克平原,看看林克那边准备的如何。临行之前,他将那枚空间法器风之魅舞交给了梅丹佐,又让梅丹佐从里面取出了几样东西,包括那件有些残损的蝎壳甲与一支驭风飞梭、还有一支金色的梭枪。

这支梭枪有十几尺长,与一般的制式梭枪不一样,它就像极细长的液滴状,浑然一体说不清是什么材质,哪怕以工匠大师的眼力,也不完全清楚其炼制的方法。阿蒙把梭枪交给梅丹佐道:“你一直羡慕我有一根神奇的法杖还可以当成武器,上次给你的那支长剑已在与恩启都的激战中损毁,而这支梭枪,比我的铁枝法杖更加神奇。”

梅丹佐接过梭枪试了试,惊讶道:“阿蒙神啊,您哪来的这等神器!它几乎无坚不摧,也是我所见过的最好的法杖,是您亲手打造的吗、它叫什么名字?”

阿蒙叹息一声道:“它不是我亲手打造的,我叫它命运之匙,你曾经见过它,还与手持这件武器的人生死决斗。”

梅丹佐茫然道:“不可能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神奇的武器,更别提与拥有它的人决斗。”

阿蒙解释道:“你只是认不出来了,它曾是恩启都手中的那柄阔剑,斩向天空的云鹰时变得残缺。最后一场决战时,恩启都与从天而降的黑色霹雳激斗,剑芒化作了一片金雾,连剑身都改变了形状。恩启都冲向天空的最后一刻,将手中的剑射向我,被我收入风之魅舞中,就成了这支梭枪的模样。”

梅丹佐手持命运之匙惊叹道:“原来是恩启都的残剑,注入了他一生中所有的力量,经过那黑色漩涡的焠炼,竟成了这个样子,果然不是人间的工匠所能打造!”

阿蒙点头道:“它有着神奇的妙用,象征着命运的考问,就似真实自我的一切遭遇、作为、须面对的选择。它为了杀我而飞来,却落到了我的手中。我不想使用它,就交给你吧,这也许是最适合你的武器与法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