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37章 给我送来

前线诸事已毕,法老终于起驾回宫,仪仗与护卫一路浩浩荡荡离开海岬城邦西去。法老坐着金色的巨车,车顶上架设的不是伞盖,而是黄金打造的展翅神鹰。工匠的技艺巧夺天工,将拉西斯二世衬托的威严无比,宛若驾临人间的神灵。

法老的车占满了整个官道,过往行人都须远远退避,无数民众在道边望见那金色的神鹰,都匍匐在地亲吻着泥土。这辆车是双层的,法老的座位在上面,他特意邀请阿蒙同车而行。阿蒙坐在下层正前方的位置,就似一位象征性的御手,这让阿蒙莫名又想起为吉尔伽美什驾车的恩启都。

大陆上哪里还能找到一位御手,能超越恩启都的威名呢?法老让阿蒙坐在宝车的正前方,也是在找一种英雄的感觉啊!

法老回宫的第一站是下埃居的都城梦飞思,然后要在那里登船,展开风帆逆流而上回到埃居王都底比斯。再次渡过罗尼神河的阿蒙十九岁了,他已经是地位尊荣的埃居大将军。当年他第一次渡过这条河流时只有十七岁,被朱利安派手下追杀险些丧命,是玛利亚与加百列救了他。

如今朱利安已阵亡沙场,就在阿蒙指挥的大军之中丧命,而一拳击毙他的恩启都也死于那神秘未知的“命运的考问、末日的审判。”

据说恩启都二十一岁时就成为了一名九级武士。阿蒙见过的九级大神术师有好几位,但如今大陆上闻名的九级大武士,只有恩启都。阿蒙本人也应是难得一遇的天才,他是在刚满十八岁时就成为一名大魔法师与大武士,至今恰好一整年。

当时他是受玛利亚的派遣前往都克平原执行侦查任务,遭遇蝎子王以及双头怪蛇后,终于渡过内陆湖踏上家乡的土地,拥有了七级成就。而如今他成了名震列国的埃居大将军,威风凛凛的坐在法老的驾前回到梦飞思,却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回忆往事恍如隔世。

……

过河当然要坐船,阿蒙佩剑站在二层的船头,而法老坐在第三层的船舱凉台中,远远的就看见圣女玛利亚率领下埃居的臣民在码头上迎接。阿蒙的眼力极好,在河中央就能看清玛利亚的容颜,头戴金冠手持法杖散发着无形的神圣光辉,她的容颜是那么美,娇柔的身姿站在薄雾飘荡的罗尼神河边,宛如梦幻。

法老当然也看见了玛利亚,他没有阿蒙那么好的眼力,小声下了一道命令,自有宫廷神术师在身前放置了一件神术器物,射出的光影中就像一面镜子,清晰的展现了岸边的情形。只听法老悄声对身边的内侍道:“这位圣女如此年轻,已经是一名大神术师,神灵给了她如此惊人的美,我的后宫中没有一人能比得上她。”

内侍小声嬉笑道:“陛下看上了圣女大人?”

法老干笑两声道:“我就是说说而已,伊西丝神殿的守护圣女,毕竟代表我象征着神灵对下埃居的守护。……我就是有些纳闷,伊西丝女神自己也嫁人了,她的丈夫就是埃居帝国的首任法老奥西里斯,还生了儿子荷鲁斯成为守护帝国的王神。为什么伊西丝女神的守护圣女,就不能让男人碰呢?”

那内侍献媚的嬉笑道:“伊西丝神殿的圣女也是陛下的圣女,象征着陛下您拥有神灵的权威统御着下埃居。您是伟大荷鲁斯的代言人,她是守护伊西丝女神的圣女,名义上也是陛下的女人。”

法老嘿嘿笑道:“说的也是,看见这位圣女,我真有些遗憾那伊西丝神殿的传统。”

内侍又说道:“如果陛下真有什么想法,可以悄悄传个话嘛,您的话在埃居就象征着神谕,那圣女大人也要听从神灵的召唤,说不定……”

这是法老与内侍宠臣之间的私人戏语,自然不像平时在庙堂之中那么正经严肃,不着边际也没有掩饰什么。他们的声音非常低,整座船楼还有神术阵环绕,也不担心被外人听见。但阿蒙就站在凉台下,他的耳力极佳,听的是清清楚楚。

听见法老肆无忌惮的嬉语,阿蒙心头莫名升起一股冲动的怒火,几乎忍不住想转身跳上去,对准拉西斯二世的鼻子就是一拳,打他个满脸开花!

这冲动像是一种欲望,仿佛回到了很久之前,十四岁的阿蒙刚刚被老疯子唤醒一体两面的力量,见到镇上面目可憎的祭司萧咕也有这种情绪。萧咕不论如何可憎,已经死于那场大洪水,阿蒙回想起当初的冲动,时常觉得很可笑,但现在这种情绪又被唤醒了,却显得如此真实。

阿蒙情不自禁的绷直了身体,手按剑柄,他很想去揍法老,却只能站在那里不动,他在心中自问:“这究竟是理智还是懦弱,我为何站着不动呢?难道是害怕法老的权势,或是因为失去了力量?身后那个胡言乱语的人,如果不是法老,他又会是谁,我又会怎样做呢?”

……

法老正在与内侍谈笑,突然听见下方的阿蒙重重的咳嗽一声,手握剑柄磕在铠甲上发出轻脆的响声。他吓了一小跳,欠起身子问道:“阿蒙大将军,你怎么了?”

阿蒙一回身,冷冷的答道:“陛下,请您自重!”

法老一愣,意识到阿蒙听见了自己的话。而身边那名内侍脸也白了,想呵斥阿蒙却不敢开口。若是别人听见了法老的戏语恐怕只会装聋作哑,没想到这位大将军如此不给面子,竟当面呵斥,这让法老很是下不了台啊。

气氛有点尴尬,但法老随即呵呵笑道:“一时玩笑口不择言,多谢大将军提醒!你是帝国的栋梁,心底无私直言相谏,我十分欣赏。”

这一句话就化解了尴尬,但是阿蒙却不依不饶的抬手一指那名内侍道:“陛下,这种人在您身边,恐亵渎神灵。”

也说不清法老的脸色是泛红还是泛白,咳嗽一声冲那名内侍道:“听见了吗?自己下去掌嘴!”然后扭头冲阿蒙微笑道:“您真是威严的帝国大将军,今日耿直坦率的谏言,我究竟该如何赏赐呢?”

法老的话名为赏赐,实际却含着责问,那名内侍已经按阿蒙的意思退下去自行掌嘴了,阿蒙这位大将军也应该识进退吧?不料阿蒙真能顺杆爬,伸手一指法老面前的那件神术器物道:“我也经过力量的二次唤醒,对神术非常着迷,陛下的这件法器很神奇,能否赏赐给我?”

哦,原来他想要这件东西!法老很大方的一摆手道:“来人,将这面傀眼神镜赏赐给阿蒙大将军!”

阿蒙称谢,接过了这面盘形的法器。当此物敛去光华之后,就是手心大小的一面镜子状,他顺手就揣进了怀里,然后转身继续按剑肃立船头。

法老看着阿蒙的背影心念起伏不定。阿蒙敢出言顶撞他,还直截了当的索要了一件珍贵的法器,应该没什么异心,心里有鬼的人一般不会如此耿直犯上。但另一方面,这位大将军实在是恃功而骄啊,削去兵权挫他的锐气很有必要,否则以后还真不好管束了。

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现在的阿蒙确实应该隐忍,没必要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去冲撞法老。但阿蒙只是说了自己想说的话,提醒法老自重,并特意将法老窥看玛利亚的法器给要走了。

船队缓缓驶过罗尼神河,大将军阿蒙与群臣簇拥着法老上岸,玛利亚率众相迎。拉西斯二世前往梦飞思城中的行宫,听取下埃居军政要情汇报之后才会继续起程。

在梦飞思城只短暂停留了两天,法老驾临行宫,上下官员有各种事情要忙,阿蒙也没有单独与玛利亚会面的机会。他是伊西丝神殿的荣耀武士出身,如今又在战场上建立了惊人的功勋,自然也有很多场面要应付。他的临时住所中贺客络绎不绝,一般的客人就由仆从应付,重要的客人则需亲自接待,收了很多贵重的贺礼。

圣女没有亲自登门道贺,只是派使者勉励嘉奖,这是正常的礼节。梦飞思城的大富商希欧,身为阿蒙亲自任命的军需官,不仅在战争中发了一笔横财,而且还获得了贵族的名衔封号,自然对阿蒙感激万分,他送的礼物贵重无比,甚至超过了梦飞思城主的馈赠。

但是最贵重的礼物却不是来自埃居的大人们,而是巴伦王国的小茜公主遣使者专程送到梦飞思的。

巴伦王国与埃居帝国刚刚打完仗,小茜公主居然就来送礼了,这反应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她是以私人名义馈赠礼物,向帝国大将军阿蒙表示敬意,但以这两人的身份,也是一种臣服乞和的象征。

小茜公主送来的礼物引起了很大的轰动,竟然是洪巴巴的四支长牙与一截蛇筋!随礼物还有一封贺信,不是秘信而是公开的文书。信中盛赞了阿蒙的功业以及英勇无畏的精神,并答谢当年的救命之恩,最后是一堆祝福与仰慕的话。

小茜公主送这些东西来当然有原因。阿蒙在巴伦王国的阿卡德镇,从高原部落中救出被“绑架”的小茜公主后,公主殿下曾问他想要什么感谢,阿蒙当时答道:“前不久我去了王都,看见了您的未婚夫吉尔伽美什带着礼物进城,送给您三根洪巴巴的蛇筋和十二枚长牙,据说那是勇士们最好的武器。假如将来有一天,我能为您做更多的事情,希望得到一根蛇筋和一枚蛇牙。”

而小茜公主的回答很有趣:“我答应你的请求,等将来有一天你的所作所为可以得到这样的感谢时,我会送你洪巴巴的一根蛇筋和一支长牙,并对吉尔伽美什解释事情的经过。”

如今阿蒙成了埃居的战场总指挥,他的亲卫队长就是梅丹佐,乌鲁克军团中有无数人见过他们的面目,消息不可能不传到小茜公主那里,这位公主殿下也应该明白他们是谁。现在不用阿蒙再开口,她就主动把东西送来了,不是一支而是四支长牙、洪巴巴的每个头颅中完整的一副。

既然阿蒙可以派使者送文书悼念恩启都、赞扬其功业,小茜公主自然也可以写一封私信,表达对阿蒙的敬佩,尽管他们曾经是敌人。这封信的内容在半路上就公开了,很短时间内便传遍了梦飞思全城。

法老和众位大人们都非常感兴趣,特意跑来看洪巴巴的獠牙与蛇筋,还询问阿蒙小茜公主信中提到的“救命之恩”是怎么回事?阿蒙只得解释当他还是一名山野猎人时,曾遭遇小茜公主被巨人部落绑架事件,参加了当地征召的营救队伍。那时他还没有来到埃居,也没想到后来发生的这些事。

群臣皆笑,尤其是那些曾在阿蒙手下征战的将领们笑的尤其开心放肆,联想起小茜公主信中的措辞颇觉有几份暧昧。法老语带调侃道:“我听说吉尔伽美什一回到乌鲁克城邦,就派使者去王都解除了与小茜公主的婚约。我们的阿蒙大将军打败了巴伦王国最强大的英雄,也赢得了公主的芳心啊!

我与哈梯王国作战,结果娶了哈梯的公主。如今阿蒙大将军与巴伦王国的军团作战,也赢得了敌国公主的仰慕。大将军,你干脆派使者去巴伦王国求婚吧,听说那小茜公主也是着名的美人儿,你应该见过,名不虚传吧?将巴伦公主也娶到埃居来!”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阿蒙忍不住想擦汗,只得苦笑道:“我是一介武夫,大战之后只想卸甲归田,过清静悠闲的享受日子,陛下就不要拿我开玩笑了。”

小茜公主的礼物和那封信,不仅仅是锦上添花,而且无形中将阿蒙在民间的声望又推上了一个新台阶。老百姓最喜欢口口相传这些闲闻野趣,添油加醋越说越夸张。阿蒙成了传奇中的英雄,在某些人夸张的议论中,甚至隐约能与法老或神灵比肩。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啊,表面上荣光无限,但阿蒙颇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战栗感。

他现在只是一位被削去兵权、又失去力量的武士,如此引人注目也同样是引人忌恨。小茜公主来这么一出,同样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啊,却比哈梯国王夸赞他为大陆第一勇士更高明,让阿蒙除了感谢之外说不出别的话来。

除了洪巴巴的蛇牙和蛇筋,小茜公主的信使路过乌鲁克城邦的时候,还有人托他给阿蒙捎来了另一件东西,令所有人都觉得意外,就是吉尔伽美什在战场上使用的神弓。这位英雄竟然将自己曾所向披靡的战弓送给了敌人阿蒙!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写书信,只是托使者转达谢意,谢谢阿蒙对恩启都的悼念。

知情者纷纷猜测吉尔伽美什的用意,有人说这是向阿蒙以及埃居表示臣服,他认输了;也有人说这是一种宣战,表示迟早要报一箭之仇;还有人扯的更远,说是因为小茜公主看上了阿蒙,吉尔伽美什吃醋了,要约阿蒙决斗云云。

只有阿蒙本人才能体会这件礼物中包含的复杂意味,吉尔伽美什还是那么高傲,脾气没变心气却变了,他不再追求英雄的功业,想要从此隐退,解除与小茜公主的婚约、把战弓送给阿蒙便是无言的象征。这战弓是对恩启都的哀挽、对命运的思索、对阿蒙无声的勉励或告诫。

阿蒙什么话都没多说,收起东西带着一大堆财宝返回自己的领地。他新获的封地在赫拉克城邦郊外、离何烈山最近的罗尼河岸边,法老的船队要经过那里,恰好可以“护送”阿蒙“回家”。

阿蒙本想借口养伤就留在梦飞思,这里本来就有他化名买下的一所庄园,以他的身份赋闲,如今也没人能管了,做什么事都方便。他想留在梦飞思还有一个说不出的原因,玛利亚也在这里,他总有机会与她单独相见,哪怕只是面对面坐着聊几句家常话也好。

可惜法老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仍然命阿蒙随着自己的船队起程。既然大将军自己说需要养伤,法老为了表示关怀,让卫队将他送回领地,并叮嘱阿蒙一定要好好调养,没有命令不得轻易离开、随时等候帝国的征召,还有更荣耀的使命在等待着他云云。

话虽说的亲切,实际上也是命令与警告,阿蒙不得擅自离开领地,出行须向法老报告。这是举足轻重的大臣离职养老时才有的“待遇”,阿蒙年纪轻轻,法老已经让他“回乡养老”了。除非埃居帝国又遭到了强大的外敌入侵,否则他很难有再度出山的机会。

阿蒙回到自己的领地,而梅丹佐已经带着三十六名亲卫提前赶到,将一座庄园都收拾妥当了。

帝国大将军阿蒙的威仪不小,一回家就立即派出两名亲卫传话。一人去何烈山,下令将都克镇的矿工一族全部送来;另一人去了伊西丝神殿,拿着一份秘藏典籍的档案编号,命神殿派专人将这卷典籍送到阿蒙手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