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36章 我有两个请求

阿蒙终于率领前线众将回到了海岬城邦主城,再一次见到了埃居法老拉西斯二世。而海岬城邦的城主罗德·迪克已经提前半个月返回,筹备盛大的庆祝仪式。该仪式由法老亲自主祭、帝国大祭司李奎德担任司仪,而帝国大将军阿蒙享受了最高的殊荣,只落后半步几乎是与法老并肩向荷鲁斯献祭。

仪式在城邦神殿举行,但其真正的高潮却是仪仗队伍穿过广场接受万民欢呼的时候。阿蒙身穿闪亮的铠甲佩戴长剑走在法老身侧,这不是作战的装束,而是大将军参加祭神仪式的礼服,佩剑是法老的特别恩赐。

阿蒙已经是第二次走在这里听见万民欢呼了,上一次他是来归还尼禄的遗物,当时人们所赞颂的是伟大的神灵与英明的城主罗德·迪克。这一次故事换了主角,万民赞颂的是神灵、法老以及阿蒙。

阿蒙比神灵和法老更出风头,年轻英俊、一身戎装的帝国大将军,屡建奇功凯旋而回,他简直是男人心目中的偶像、女人梦中的幻想。无数目光集中到他身上,阿蒙听见人们欢呼着自己的名字,那种发自内心的崇敬与膜拜竟汇合成一股力量,当他展开那奇异的能力时,能清晰的感受到!

已失去力量的阿蒙在这种场合莫名感受到一种新奇的力量,但他却不知有何用处,这不是神术师的法力也不是战士的武力,包含了太多的玄妙未知。他在冥府的门户之间也感受到了种种心念,那是世人对冥府女王的祷告,其中也包含着这样的力量吗?

阿努纳启冥府是冥王埃雷彼的神域,难道所谓神域的奥妙也在于此?那是神灵才知道如何使用的力量吗?

无数人的心念折射入阿蒙的灵魂,无数道目光也投射在他的身上,阿蒙竟有一种莫名的压迫感,甚至就似走向了另一个战场。他不想这么夺目,却无处可避,当人们欢呼他的名字声浪盖过法老的名字时,他也能明显感受到身边的拉西斯二世有一丝不悦。法老的这种情绪怎么形容呢,就像小孩被抢走了心爱的玩具,或者一个酒鬼看见别人在喝更好的美酒。

拉西斯二世当然不会把这种情绪流露出来,他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带着高高的金冠,就是大陆上威严无比的君王。阿蒙向两边的人群瞄了几眼,发现有不少姑娘向他挥舞着头巾,用手指点在樱唇上然后向他疯狂的挥舞,喊着热情奔放甚至令人脸红心跳的话。

阿蒙只能在心中暗暗苦笑,莫名又想起了吉尔伽美什。吉尔伽美什斩杀了洪巴巴之后,将一部分支蛇牙与蛇筋送到了巴伦王都,入城时也是这种场面。当时前来迎接的巴伦权贵心态各异,但那位高傲的英雄根本不在乎,就那样大大方方的点头挥手,接受万民的欢呼。

阿蒙可没有吉尔伽美什那种做派,虽然今天他也拥有了不亚于吉尔伽美什的声威。也许是心态不同,吉尔伽美什是世袭的城主,自幼就是城邦的骄傲,而阿蒙一直是一名魔法师,身怀的使命是解开神灵的秘密,所以他并不习惯如此张扬。

曾经高傲到极点的英雄吉尔伽美什已黯然而退,却成就了阿蒙如今的荣耀。

当法老走到长阶的尽头,在巍峨的神殿门前转过身举起手向民众示意时,欢呼声达到了顶点,如海啸一般。广场上很多人激动的全身颤抖,连嗓音都嘶哑了。阿蒙再退半步,悄悄的侧身立在一旁,而各位将军与祭司则在长阶下分列。

这一幕又使阿蒙想起了歌烈,歌烈如今在哈梯王国的声望已经达到了无以复加的顶点。无论是曾经的吉尔伽美什还是现在的歌烈,阿蒙的地位和荣耀仿佛都能够与之比肩,但他自己心里却很清楚,实际情况差别很大。

阿蒙是异国人,来历颇有些不明不白,地位崛起的速度太快人又太年轻,在军中又太有威望,无疑有功高震主之嫌,从刚才法老的情绪中就能看出来。无论是哈梯国王还是巴伦国王,就算心有忌惮,也不能把歌烈或吉尔伽美什怎么样,可阿蒙的处境不同,更何况如今他失去了自保的力量。

当埃居群臣跟随法老步入神殿,万众的欢呼声留在门外,那威严肃穆的荷鲁斯神像迎面而来。海岬神殿中供奉的荷鲁斯是人的身躯、披着巨鹰的翅膀,阿蒙莫名又想起了那被恩启都一剑斩灭的云鹰。

他想到了一件事,刚才感受到那万民的感激与敬仰的心念汇聚成的力量,是否就是所谓的神灵之力呢?或许也是神域的意义所在!立在神坛之上的神像当然并非荷鲁斯本人,但阿蒙却能感应到被目光注视的压力,就似是拥有某种生命,宛如荷鲁斯就在这里。

这神像对于神灵而言有什么意义?答案也许就在于此。成为神灵,究竟有没有必要这么做呢,高高的站在神坛之上?或许有或许没有,这还不是阿蒙现在要思考的问题,他却忍不住去想。

向神灵的献祭仪式结束之后,是盛大的晚宴。仿佛又回到了在沙漠中与哈梯群臣会宴的那一幕,不少人起身给法老祝酒,然后向阿蒙敬酒、盛赞其功业。法老也亲自拍着阿蒙的肩膀道:“我们的大将军,是真正的大陆第一勇士!”

晚宴结束后的第二天,终于该办正事了。各军团需要返回驻地休养,阵亡的士兵需要抚恤,立了战功的将士们需要犒赏,事体大节由法老与群臣商定,然后交给经办人员去落实。

其实最近这两场战役埃居帝国根本没有取胜,在哈梯作战不利陷入绝境,然后因为战局的意外扭转而和谈成功。至于和乌鲁克军团的作战,是先撤退后防守,虽然重创了对方,但埃居大军的损失更惨重,最后是乌鲁克军团主动撤退的。

为了帝国的荣耀和法老的面子,当然可以说这是埃居的胜利,但这两场仗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可以说劳民伤财最终却一无所获,徒然消耗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与财力,但拉西斯二世仍然要按大胜来重赏全军。

既然法老自己都不心疼,阿蒙自然犯不着为他考虑,让各军团长将需要重点嘉奖的将士名单直接呈给法老,其余普通的犒赏与抚恤都交给埃居军部办理。至于他亲自率领的安·拉军团,有功人员自然是一个不落,早就让书记官统计好了。

阿蒙提名的封赏,当然都实至名归。安·拉军团的军需官希欧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了贵族,不仅如此,由于阿蒙的特意保举,他还成了有名衔封号的贵族,并在梦飞思城邦的物产署中挂了一份虚衔。

有封号就得有封地,但是法老没有直接赏赐领地,只是允许希欧自己花钱去买。希欧当然求之不得,他以前没有资格在梦飞思城附近购买一片土地作为自己的领地,现在可以了。

前阵指挥官约翰,曾因鲁莽犯事被贬何烈山,后来被阿蒙提拔到安·拉军团,在阻击乌鲁克军团进攻时身受重伤,目前已回到梦飞思城中疗养。他的功劳也不小,在阿蒙的保举下连升三级爵位,地位已经相当于城邦的军务署长。

阿蒙同时请求辞去战场总指挥与安·拉军团的军团长职务,正式交卸兵权。法老假意挽留了几句,劝阿蒙仍然兼任安·拉军团的军团长,并感谢他为帝国训练出这样一支精锐之师。阿蒙交出兵权也是卸下负担,自然是坚决要辞职,于是法老顺水推舟,阿蒙也就光荣卸任了。

乌鲁克军团虽已撤退,但如今都克平原的纷争显然尚未结束,海岬城邦的防务自然比以前重要。塞特军团要返回驻地整编,仅靠原先的城邦守备军显然不够,罗德·迪克向法老申请,让安·拉军团就驻守海岬城邦。

阿蒙也向法老提了同样的建议,并推举约翰继任军团长。约翰虽然还不是大武士,但他的军功卓着又是这支军团的直接组建者之一,推荐他当然没问题。法老同意安·拉军团驻守海岬城邦,也没有否决约翰的任命,只是推说等到约翰将军的伤好了再议。

跟随阿蒙出征的将士们都得到了哪些封赏自不必一一细述,他出征时挑选了八十名亲卫,经过这一系列战争活下来的还剩三十六名。这些人是梅丹佐特意挑选的,资质非常不错,都是没有什么背景也不识字的平民,跟随阿蒙出生入死,如今也一律成了贵族。

亲卫属于私军的性质,也是帝国大贵族出行的护卫仪仗,但他们的俸禄是由帝国发放的,阿蒙本人也可以自掏腰包去补贴。交卸兵权之后,自然不可能再养着大量私军,三十六人分为三个小队,恰好是符合一名帝国大将军规定的亲卫人数,阿蒙准备带回自己的领地。

阿蒙如今只挂着一位大将军的虚衔,但他的地位非常高,超过了一般的城邦城主,与梦飞思这样的大城邦城主以及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相当,所以他身边的亲卫队长地位也不低,论衔职相当于一般城邦的守备军长官,这是阿蒙能亲自任命的。

但他却没有继续任命梅丹佐。梅丹佐的身份比较尴尬,他是巴伦贵族,属于被雇佣的性质,而埃居大军前一段时间刚刚与来自巴伦的乌鲁克军团大战。阿蒙出征之前并不知道还有这一战,否则也不会直接让梅丹佐担任亲卫队长。

在与乌鲁克军团的大战中,他并没有让梅丹佐率领士兵去冲锋,只是做为自己的护卫出现在战场上。战争结束之后他交卸了兵权,梅丹佐自然也离开了埃居军队,得到了一笔重金却没有其它的封赏。

这些倒没关系,阿蒙让梅丹佐暂时带着亲兵卫队先返回新得到的领地,亲卫队长的人选空着就空着吧,留着以后送人情。

闲话少叙,在法老行宫的议事厅中,一切杂乱的事务都商议妥当之后,法老正准备让群臣告退,阿蒙却站了起来,离开座位来到大厅中央,向法老跪地行礼道:“尊贵的陛下,阿蒙还有一件事,要向您提出请求。”

法老怔了怔,随即微笑道:“大将军请坐下说吧,有什么请求尽管开口。”

阿蒙却没有站起来,不紧不慢的说道:“您在与哈梯国王会谈后曾亲口说过,如果我想要什么赏赐,回到埃居后尽管开口,如今我想向陛下提出要求。”

这是当着群臣的面公然要赏赐啊,法老已经重赏过阿蒙了,如今还要继续索赏,且当着群臣之面抓住法老曾经说过的话,难免有逼宫之嫌。可是以他立下的功劳,只挂一个虚衔而退,交卸兵权之后请赏也是正常的做法,无论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法老都不好拒绝。

拉西斯二世怔了片刻,很爽朗的笑出了声:“阿蒙,你自然可以开口要求任何赏赐,说吧,只要我能拿得出来!”

阿蒙:“多谢陛下恩准,您赏赐我的已经够多,我也不想提更多的要求,只是我的族人也就是原先都克镇的矿工后裔,如今还在何烈山服苦役。我希望您释放他们,还他们以自由。我为帝国征战,是为了您的荣耀,也是为了拯救我的族人。”

法老一皱眉:“有这回事吗?我怎么不知道!”

也不知法老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阿蒙取出一卷文书高举过头顶:“也许陛下记不清这样的小事,但它对我而言却很重要。是您亲自下令将他们囚禁在何烈山服役的,这是官方的记录。”

有内侍将文书接去交给法老,拉西斯二世打开看了一眼,哦了一声道:“我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阿蒙大将军,您提出的请求我是无法拒绝的。但你还记得我们与哈梯王国签定的和谈协议吗?要将对方逃亡的奴隶交还,你也是和约的见证者。我将他们留在何烈山,也是一种保护,难道要把他们交还给哈梯王国吗?”

阿蒙不动声色的答道:“陛下完全不必将他们交还给哈梯王国,因为他们离开哈梯时的身份并不是奴隶,而是失去家园、无处容身的逃难者,是慷慨而仁慈的陛下收留了他们,我代表族人表示感谢!”

阿蒙有点逼法老的意思,而法老的脸色不是太好看,旁边帝国的内务大臣赶紧插话道:“阿蒙大将军有所不知,他们如今已经是法老的奴隶。您虽然为帝国立下了大功,但他们只是你的同族而已,并不能因为您的功勋而赐予他们自由。”

阿蒙想了想道:“那好办,我请求陛下将这些奴隶赏赐给我。”

法老看着阿蒙,终于又笑了:“当然没问题,几十个奴隶而已,如果我连这些都吝于赏赐的话,如何令埃居将士信服?阿蒙,你的族人如今都已是你的奴隶,你尽可将他们带回自己的领地。”

刚才说话时,厅中的将领们听见法老拒绝了阿蒙最初的要求,纷纷面露不忿之色,都有开口帮腔的意思,现在听法老同意将这些奴隶赏赐给阿蒙,这才没有做声。以阿蒙的功劳,只不过是开口要几十个奴隶,而且还是自己的族人,这才算多大点事啊。

阿蒙行礼道:“多谢陛下的恩赐!”

法老大概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特意开口又问了一句:“阿蒙,你还有什么要求?是要财宝还是美人,或者更多的奴隶与领地,都可以提出来。”

阿蒙笑了:“既然陛下这么说,我还真有一个要求,希望您再赐给我一块领地。”

没想到阿蒙还真会顺杆爬,法老话已出口不好收回,只得又问道:“大将军,您已经有一块很大的领地,又看中了哪里呢?”

阿蒙的这个要求确实有点过分了,众将领们都好奇的看着他,也不知道这位大将军看中了哪一片地方,如果是有主之地的话,恐怕处理起来还有点难度。只见阿蒙不慌不忙的从怀中又掏出一张羊皮卷,高举过头顶道:“我已经把地图准备好了,请陛下过目。”

法老拿起内侍呈上来的羊皮卷,随即惊讶道:“都克平原!这不在埃居帝国的境内!”阿蒙呈上来的是都克平原的地图,在原都克镇一带,他画了一个方圆两、三百里不规则的圈,正是考察地形之后,最适宜居住与建立城邦的一片沃土。

阿蒙点头道:“是的,我不能持军功而贪婪,自然也不能再要求帝国境内更多的领地。但是根据埃居与哈梯的和约,两国的探险者都可以进入那里寻找财富、开垦荒野。我只是请求陛下名义上赐予我,至于我能否将它开垦为领地,全在我自己。”

原来如此!群臣都露出了释然的表情。这个要求,法老毫无理由拒绝,对于他来说是惠而不费,赐给阿蒙一块本不在埃居境内的领地,而且需要阿蒙自己去开垦。法老看着阿蒙若有所思的点头道:“好吧,看来你早有准备!那就让内政部下一道文书,将这块土地以领地的名义赐予你,但需要你自己去占领与开垦。”

阿蒙再次称谢,这才站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他早已准备好了两样东西,才办成了今天的事情,并倚仗军功当着群臣的面,让法老不得不点头。

虽然只获得了一块名义上的封地,但对阿蒙而言意义却很重要。法老不肯解除那些矿工奴隶的身份,阿蒙则要求法老将他们赐给自己,这只是第一步。尽管阿蒙可以在领地中善待那些奴隶,但奴隶毕竟是奴隶,阿蒙也无权给他们自由。这些人一旦逃离国境,按照埃居和哈梯的协议,还是要被送还的。

法老远征虽然没有占到便宜,但对都克平原还是不死心啊,想把这一批矿工扣在手里。都克镇的后人曾是那片土地的合法拥有者,但如今他们是法老的奴隶,只要法老拿到地契,奴隶的主人就会成为那片土地的主人。

法老在发动战争之前就询问过地契的下落,但摩西等人只说地契早就随着都克镇一起在洪水中消失。有没有地契只是一个幌子,法老仍然发动了远征作战。

这批矿工还有更重要的作用,他们不仅掌握了神奇的技艺,开采神石的效率比一般的神术师要高的多,而且熟悉都克镇一带的矿脉分布,象征着一笔活着的、巨大的财富,怎能轻易脱手呢!

更何况如今又有了新情况,他们留在埃居帝国,将是牵制阿蒙的一种手段。阿蒙在埃居民众特别是军队中威望极高,这样一个人无法不令法老忌惮。他若是忠心为埃居帝国效力一切还好说,但阿蒙若去了大陆上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对埃居帝国都是一个打击。法老自然不希望阿蒙带着族人重返家园,这样的人必须为埃居所用,至于用不用是另一回事。

法老将那奴隶赐给阿蒙,倒也没什么,他们还是埃居帝国的奴隶身份,被扣留在阿蒙的领地上不仅是一种恩惠,而且是更好的钳制。

可是阿蒙对这一招也早有准备,又向法老请求了一块匪夷所思的领地,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开口,拉西斯二世又不能不答应!

身为封地的领主,阿蒙自然可以名正言顺的派自己的奴隶去开垦。这两个请求看似毫不相干,却恰好可以让摩西等人脱离埃居的奴役返回家乡。至于回到都克平原之后,他们的身份如何,已经轮不到法老再管了。

今天的帝国大将军,早已不再像当初刚走出都克镇时那样懵懂无知。阿蒙坐到了战场总指挥的位置,可没少跟方方面面的人物打交道。赐领地这一招是受很久以前某段经历的启发,巴伦王国的小茜公主就赐给了巨人联合部落的首领尤西尔一块领地,却不在巴伦王国境内。

阿蒙这是和小茜公主学的,只不过他是主动提出了请求。他一向是个朴实孩子,从来不和人玩心眼,第一次玩官场权谋就玩了个大的,对手是埃居法老。

法老随即就反应过来阿蒙的用意,但此刻也无计可施。生擒哈梯国王解救大军危机、促成两国和谈,指挥大军击退乌鲁克军团、感召神灵护卫埃居疆域,这是多大的功劳啊!他只主动提出了这么两个微不足道的要求,连拒绝都没法拒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