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34章 恩启都之死

说话间他们已经冲到了战场中央,阿蒙一挥手,身边的亲卫分出两支骑兵迎了上来,战车也绕过混战之处左右合围而来。这是精锐之间的对决,一接战就十分激烈,刀枪碰撞人马嘶吼,冲撞在一起展开了一场绞杀,刀枪的光芒四射还伴随着各种神术攻防。

阿蒙虽然没有像吉尔伽美什那样训练了一支神官卫队,但他也有准备,不仅是几名大武士与大神术师混在亲卫中,还把大军中几十名经过力量二次唤醒的贵族武士也调到前线了,一时也杀了个势均力敌。

吉尔伽美什坐在车上没动,手持法杖施展着种种神术助阵。阿蒙远远的站在那里也没动,紧握铁枝法杖警戒,身后的两名大神术师高声吟唱,合力施展神术为本方的亲卫战队助阵,一时之间腾不出手来再相助那五名大武士。

越是精锐力量的直接碰撞,伤亡越是惨重,骑兵混战很难注意到具体是哪位战士倒在谁的刀枪下。一番冲锋交战伴随着神术的轰鸣,双方反穿插收拢队形之后都损失了不少人。再看亚伯已经倒在血泊中,如此混乱的战场,没有谁注意到他是怎样阵亡的。

吉尔伽美什终于站了起来,手持法杖浑身神光闪烁,拔出腰间的佩剑缓步走下了战车。阿蒙回头看了身后的两名大神术师一眼,紧握铁枝法杖也缓缓向前走去。他们之间,就是恩启都与五名大武士打的昏天黑地的战场,双方主帅终于要直接参战了。

旷野上的大战已经进入绞杀状态,双方军阵穿插在一起,队形都有些乱,指挥官只能严令最后面的步兵方阵死死的稳住,这时候比的就是士气,看谁能在苦斗中坚持到最后?而决定战局走向的转折点,就是最中央的高手决战,两位主帅一旦出手便都不能失败。

阿蒙一步步向前走去,仿佛对前方几位大武士的激战视而不见,空气中也似乎摩擦出紧张的火花。就在这时,恩启都突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旋身扫出一剑,那半截残剑发出耀眼的金光。只听接连几声闷哼,围攻他的五位大武士全部跌跌撞撞的震飞出来。

战斗意志最强悍的加百列,此刻嘴角已渗出了血丝,战斧被崩出了好几道裂口,身上的铠甲也一片片碎裂落地。梅丹佐在大口喘气,手中的短刃鸣啸似是痛苦的呻吟。再看龙腾手中的狼牙棒,那利齿形的尖钉几乎都被力量的冲击砸扁削平,成了一柄巨锤。

恩启都知道吉尔伽美什过来了,奋力一剑,竟然将围攻他的五名大武士全部逼退,两人正要汇合。而李奎德与沃尔德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放弃了亲兵卫队那边的战场,朝着恩启都发出了高阶攻击神术。两人不约而同施展的都是空间裂隙术,恩启都所立足的那片天地瞬间被打成了无数的碎片,就连光影都变得残缺不全。

恩启都持剑指天,那金色的剑芒爆发,残剑不仅变得完整无缺,而且光辉将他的全身笼罩,就连空间切割也不可撼动。吉尔伽美什远远的将法杖一指,天地之间一片模糊,这是信息湮灭神术,到极高明的境界甚至能抹去空间的分界。

两位大神术师出手不仅是在攻击恩启都,也是在阻止吉尔伽美什加入战团,所用的神术应该是最合适的。而吉尔伽美什见招拆招,化解障碍眼看就要冲过去了。阿蒙一咬牙,提着铁枝法杖正要飞身而起,却突然没来由的浑身一软,似是被一股强大的、无从抗拒的力量侵入了内心深处,竟然站在那里没动!

就算面对恩启都时,阿蒙也不曾有过这种感觉,究竟是谁出手了?这力量仿佛不可抗拒也无从抗拒,却不是针对阿蒙的,但阿蒙却能够真切的感受到那无形的威压,直接侵入到灵魂深处。他一瞬间甚至有些心神恍惚,莫名回想起一生中种种的虚弱时刻,以及经历的磨难与考验。

阿蒙的感受尚且如此,周围所有人在这一瞬间已全部定住了,几乎同时抬头望天。天不知何时黑了,当空的烈日已无影无踪,天幕被撕开了一个螺旋形的缺口,仿佛通往无穷无尽的未知。只听扑通、扑通一片响声,还有武器与铠甲落地的碰撞声,周围的战马纷纷跌足倒地,目瞪口呆的战士们摔了下来,激烈的大战竟然在无声无息中停止了。

万人抬头望天,战阵中央的天幕上,黑色的漩涡不住的涌动盘旋,似乎是从不知名的空间中延伸而来的无尽深渊。战士们恐惧莫名,而飘浮在半空中的两名大神术师也无法安定心神运转祈福神术去鼓舞士气,连他们自己甚至都不敢继续留在天上,已经飘落下来。

黑不是一种颜色,当所有颜色与光影都消失后,就是绝对的黑暗。但天空中黑色的漩涡却又显得那么明亮耀眼,仿佛撕开了一个吞噬一切的缺口。吉尔伽美什也站定了脚步,抬头望天一脸震撼之色,那黑色漩涡撕裂天幕狰狞而出,中心直指恩启都。

这位大陆第一武士在震惊中突然警醒,仿佛是意识到或者是明白了什么,怒吼一声哈哈大笑道:“这就是我要面对的考验吗,或者是神灵的诅咒?来的正好,我已经等待了很久了!”

狂笑声中他高高跃起朝着黑色漩涡劈出了一剑,这一剑的威势犹胜他几日前斩向荷鲁斯所化出的云鹰。眼前是一幅令人目瞪口呆的景象,金色的剑芒竟然在空中凝成一柄数百尺长的巨刃,带着无比狂暴的力量斩中了黑色的漩涡。

紧接着恩启都的狂笑哑然,那黑光只是微微一颤,金色的巨剑便如被湮灭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它仿佛不是一种可以用力量对抗的攻击。紧接着那巨大的漩涡陡然翻卷,一道黑色的霹雳无声无息的斩向恩启都。

恩启都举剑格挡,蛇鳞甲上金光乱颤,就似一尊凛然不可侵犯的天神,却从天空落了下来,立地砰然有声。黑色的闪电就如腐骨之蛆,缠绕着劈击而下,却不知是谁在与这位大陆第一武士战斗?

吉尔伽美什第一个反应过来,狂吼一声高举法杖,半空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人影,正是吉尔伽美什所现出的“神形”。这法力凝聚的身形出现在半空,带着吉尔伽美什本人全部的力量,手中握着一件獠牙状的尖刺带着咆哮之声击向黑色的漩涡。

他与恩启都已经配合过多次,早就知道该怎么办,恩启都落在地面上防守,吉尔伽美什趁机施展威力最强大的神术,直袭“敌”后。但下一瞬间光影涣散,吉尔伽美什所现出的“神形”竟然在黑光面前一触即溃,那柄獠牙状的尖刺也坠落下来。

吉尔伽美什倒退几步口吐鲜血,以法杖驻地才站稳。他竟然帮不了恩启都,甚至无法加入那黑色漩涡攻击的战斗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阿蒙也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自然在第一时间就运转侦测神术去感应。如果这真的是所谓神灵的诅咒,他想知道究竟是哪一位神灵出手、那神灵又藏身于何处?但是他却没有发现任何痕迹,只在黑色旋涡与霹雳中感受到莫名恐怖的气息。

惨叫声、怒吼声、厮杀声、哀嚎声仿佛从极远的天际传来,又似就在耳边响起。随着这些声音,无数人的痛苦、怨恨、恐惧、彷徨、绝望等感受不可抗拒的侵入到灵魂深处,形成一种强大的不可思议的精神冲击力量,仿佛要将人的意识彻底击散。

阿蒙只是一个旁观者,用侦测神术感应到这一切,而被黑色霹雳纠缠劈击的恩启都的感受没有人清楚,但可以想象。黑色霹雳中不仅蕴含着强大的精神冲击,而且接连不断的能量爆发直接斩在恩启都的身上。这位大武士疯狂的挥舞着半截残剑,金色的剑芒就像飓风般在周身卷起,可是他击不散也击不退这无法形容的攻击,甚至不清楚对手是谁。

这仿佛是一场看不见希望的决斗,恩启都爆发了生命中最强大的力量,他身上的蛇鳞甲一片片的炸裂,就像爆起一朵朵金色的烟尘。

阿蒙稍一入神,身心就被无法形容的颤栗感侵袭,收回了侦测神术,低头再看战场上的其他神术师,皆是一脸痛苦而彷徨的神色。也难怪,只要是神术师见到这种场面不可能不以侦测神术去感应,震撼中一不留神,无形中就会受到冲击伤害。

绝大多数战士自然不会侦测神术,可是他们望向天空时,内心深处都升起一种无法抗拒的战栗感,甚至都拿不稳手中的武器。还能思考的人,纷纷猜测这是否是神灵的惩罚与诅咒?就算是埃居士兵此时也提不起一丝斗志,面对那撕开天幕的未知恐怖,仿佛承受着巨大威压。

这场仗没法再打下去了,只剩下恩启都独自战斗。

阿蒙回过神来,悄悄召唤身边的将领,迅速传令整军撤退。埃居大军静悄悄的撤了回去,很多士兵渐渐松了一口气,大家莫名都想离那战场越远越好。撤退时阿蒙坐在车上,虽然没有回头看,但仍能感受到黑色霹雳中蕴含的痛苦与绝望力量。

他从冥府中“带”出一种奇异的能力,就是能感受他人内心的情绪,既然是能力当然可自如掌握和运用,不想感受的时候就不必去感受。但此时这种能力却失控了,当他收回侦测神术之后,仍然能感受到黑色霹雳中的“念”。

那黑色的霹雳蕴含的“念”仿佛是“活”的,却又不像是一个人,而是很多人的内心折射,直接钻入灵魂浮现、驱之不散,面对这种冲击,需要多么强大的意志才能保持清醒而不迷失自我?阿蒙不禁想起,自己在埃雷彼女王的冥府中也曾有过类似的感受。

他在冥府的各道门户之间,曾“听见”无数人的祷告、祈求、谩骂、诅咒、怨恨交织在一起,当时只能稳守心神才得以安然通过,那些欲念只是阿蒙自然感应到的,并没有汇合在一起主动冲击他的灵魂。但此刻的恩启都,显然直接承受着这种冲击。阿蒙的能力来源于这段经历,此刻体会到恩启都的处境,心中不禁骇然。

撤回红岬镇,阿蒙并没有躲的远远的,而是登上城楼继续观望。埃居大军无声的撤退,但乌鲁克军团还留在原地,因为吉尔伽美什没有下命令。

吉尔伽美什并没有放弃,他召集军中的神官们布成了一座神术大阵,亲自主阵施展种种神术,可是黑色霹雳仿佛不受影响。吉尔伽美什又改变了主意,企图将恩启都“救”出来,但也徒劳无功。

那黑色的霹雳从天而降,已经将恩启都重重缠绕,神术师们一不小心将侦测感应深入,反而会被那恐怖的冲击力伤害。吉尔伽美什的脸上已经失去了血色,握着法杖的手在颤抖,但他还不愿放弃。

阿蒙在城楼望着被黑色旋涡笼罩的战场,由于那不受控制的能力,他也承受着异常的苦楚,浑身已被冷汗浸透,但却咬牙坚持着不错过每一个细节。他不得不看,天幕上通往不知名深处的巨大的旋涡,仿佛有着一种奇异的吸引力,包含了神灵未知的秘密。

阿蒙仿佛明白了什么,但又更加糊涂了,他只能去感受,暂时还来不及思考与领悟。

恩启都所承受的,不仅是来自灵魂的冲击,那黑色的霹雳伴随着巨大的能量爆发,就像无数看不见的对手前赴后继、毫不停歇的发起冲锋。阿蒙此刻无比佩服恩启都,他竟然能在这种攻击下坚持到现在,虽然时间不算太长,但已足以惊骇世人。

这位大陆第一武士身上的蛇鳞甲已经完全碎散,衣服都已化成飞灰,健壮魁梧的身躯赤裸着散发出古铜色的光辉,在黑色霹雳中若隐若现。他疯狂的挥舞手中残剑,金色的剑芒已经化为一片飞雾笼罩全身,但在霹雳包裹中越来越黯淡。

眼看恩启都的剑芒就快湮灭于黑光中,这位武士发出生命中最后一声巨吼,剑芒再度耀眼爆发,他再一次高高跃起,竟冲向了黑色旋涡的中央,声音在战场上空回荡:“吉尔,我终于明白了!这不是神灵的诅咒,而是命运的审判!”

恩启都究竟明白了什么?谁也无法再追问,因为这是他在世上所说的最后一句话。阿蒙一愣神间,突然又听见一声咆哮,仿佛千万头野牛在灵魂中狂嘶,竟是洪巴巴的吼声!洪巴巴早就被恩启都斩杀,它临终时那震撼灵魂的咆哮怎会出现在黑色的漩涡中?

感应到突如其来的咆哮冲击,阿蒙身子一软差点没站稳,这时就听见身后的几位大神术师同时发出惊呼:“小心!”

一道金光从黑色的旋涡中向着红岬镇的城楼直射而来,那是恩启都手中的剑。这位大武士生命中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并没有继续对抗黑色霹雳,而是用尽所有的力量掷出这一剑,仍然要杀了阿蒙。

这一剑太凌厉、太突然了,谁都没想到啊!要不是身后站着好几位大神术师,发觉不对立即瞬发神术阻挡,走神的阿蒙说不定真的会被恩启都杀了。那道金光仿佛包含了世间最高明、最强大的能量神术,接连突破阻挡没有改变方向。

当它射到阿蒙身前时,已经失去控制,因为发出这一击的人此时已不在世上。天幕上那黑色的旋涡正在缓缓收拢,恩启都被斩灭,战场上只留下若干鳞甲的碎片。

阿蒙闷哼一声向前举起铁枝法杖,金光消失不见,它被阿蒙强行摄入到风之魅舞所携带的神术空间中。然后他眼前一黑,张口吐出鲜血,一头栽倒晕了过去,被梅丹佐一把抱住。

阿蒙的奇异能力一直处于失控状态,而且自始至终都在出神的探究黑色旋涡与霹雳中蕴含着什么?不知不觉运转法力守护心神,竟然没察觉法力消耗已经到了极限,陡然听见洪巴巴的怒吼,就已经受了伤,运转神术收摄那道金光时,竟支持不住的晕倒。

……

埃居的战场总指挥阿蒙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当他从一片混沌中睁开眼睛,所见是乳白色的光辉缓缓洒落,扭头看去,九级大神术师沃尔德正在给自己施展治疗神术,而军中其他的将领都坐屋中。

阿蒙微微动了动,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伤势很奇特,身体血脉完好无损,却运转不了一丝法力。

他睁眼一动,周围的人立刻就发现了,有人以既惊喜又焦急的语气说道:“感谢神灵,总指挥大人终于醒了!……乌鲁克军团已经撤退,听说吉尔伽美什也身受重伤。没有总指挥下令,我们没有展开追击,现在您醒了,是否要号令全军追剿敌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