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32章 我要与你决斗

这一天格外晴朗,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照耀人间,将两人的身形镀上一层金红色的辉光。恩启都负手看着朝阳道:“斩杀洪巴巴,曾经是我人生的巅峰,虽然证明可与神灵比肩,但体术修炼却到了尽头,脚下已无路。从那之后,不论我如何勤修苦练,却再也感受不到多年来的那种一步步的突破,这让我困惑了很久,甚至总有挫折与虚弱感,虽然没有人战胜我。

但这次在战场上几番历险,阿蒙甚至伤了我,我在困境中却仿佛看见了峰回路转。我面对的敌人不是哪位高手,而是一个强大的帝国。天枢大陆上已经很久没有爆发这种规模的战争了,自古以来被人传诵的英雄功业,都是在战场上建立的。

战争激起了我的斗志,我几次想杀阿蒙都没有成功,反而让我越战越勇,那一直受到束缚的力量再次爆发,回到了我的人生巅峰。不仅找回了斩杀洪巴巴时无所畏惧的感觉,而且隐约有所超越与突破。”

吉尔伽美什点头道:“你斩杀洪巴巴,是我亲眼见证,我为你掠阵并封锁了战场不让它逃遁,亲眼见到它化出原形时那九头巨蛇是多么的恐怖!而在战场上,我又见到了那个所向披靡的恩启都,就似当初斩杀洪巴巴的勇士,但你所说的突破又是怎么回事?”

恩启都眯起眼睛答道:“战争激起了我的斗志,就像找到了追求,而女神的出现彻底点燃了我的愤怒。我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但在愤怒中却如此的冷静。荷鲁斯终于显露了身形,我冲向天空斩灭了那只云鹰,他受伤了!他是真正的神灵,埃居人所信奉的王神,当我的剑划过长空,也像是划开了一道门,它通往永恒的超脱。”

吉尔伽美什放下法杖,也背手望着初升的朝霞默默无语,仿佛在咀嚼恩启都的话,良久之后才说道:“你是在本没有路的尽头,凭着大恒心、大毅力硬生生闯出了一条路。而我一直在寻找那条道路,既然神灵存在,那么成为神灵的秘密也一定存在。见到今天的你,我也看见了希望。”

……

盖勃军团终于赶到了红岬防线与大军汇合,阿蒙得到了兵源补充。盖勃军团号称镇守帝国北疆的精锐部队,可阿蒙一眼扫过去,却感受不到那应有的士气与威严的肃杀。也难怪阿蒙会失望,他这是拿新上阵的盖勃军团与前线的百战精兵相比。

埃居帝国已经很久没有经历大规模战事了,无论什么样的军队,战争的洗礼才是培养精兵的最好方式。前线的这些士兵,经历过与哈梯和乌鲁克军团的两场战争,无论是胜是败,在惨重伤亡中留下来的这些将士,所发生的变化简直可用脱胎换骨来形容,其爆发出的战斗力绝不是仅仅经历过日常操演训练的盖勃军团所能比。

更何况盖勃军团只来了一半兵力,另一半兵力是在附近的城邦守备军中抽调的,这些守备军平常的训练操演远不如正规军团。

阿蒙下令将盖勃军团的各个兵种重新分散,编入到各战阵之中,并没有保持完整的建制。这让军团长彼得非常不满,当场抗议总指挥这种不符常规的做法。原因很简单,军团被打散重新混编之后,败仗的责任以及胜仗的战功就模糊了。

况且阿蒙只是军方的新贵,年纪轻轻并无根基,在特殊情况下成为了总指挥,还不足以震慑整个埃居帝国的军方大佬们。彼得是新来的,还不了解战场情况,阿蒙打散他的军团,就等于剥夺了他的独立指挥权,没有任何一位将领会愿意的,更何况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一见面就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彼得在军事会议上差点没把桌子给掀了,站起身来严词抗议。坐在中间的阿蒙神色淡然,只是看着他在那里耍,命令已经下了,彼得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都必须要执行。不用阿蒙多说话,地位崇高的帝国大祭司李奎德站了起来,伸出一只手将彼得轻轻的按回座位上,不紧不慢的说道——

“不仅是你们盖勃军团,包括荷鲁斯、伊西丝、塞特、安·拉四个军团,根据作战需要都重新混编,驻守在红岬镇以及防线两侧的大营里。不这样用兵,也不可能打退乌鲁克军团上次的进攻。军令已下,你先执行,若有异议请上报法老,拿到批复再说。”

再看布雷兹、龙腾、罗德·迪克等几位军团长都是如此表态,彼得也只得执行军令。但是盖勃军团的主神官旻苍又说道:“军团可以混编,但盖勃军团的神官队是我一手训练的,我有监军之责,必须整体指挥不能拆散,调遣也需经过我的同意。”

九级神术师、伊西丝神殿大祭司沃尔德好气又好笑道:“旻苍,我和李奎德大人对阿蒙大人的指挥都毫无疑议,也将手下的神官交由总指挥调遣,就连我们自己都随时听命,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呢?”

阿蒙一摆手道:“帝国有法令,主神官有监军之责,调用神官参战需经过主神官的同意,既然如此,我也不便反对旻苍大人的意见。盖勃军团的神官队就由旻苍大人单独指挥吧,任务就是防守红岬镇,遇到攻城时协助战士们守住城墙,无需出城迎敌。为了让新来的大人们了解战况,将我们与乌鲁克军团作战的记录演示给他们看看。”

九级神术师、帝国主神殿大祭司李奎德亲自演示神术,就在议事大厅内重现了两次激战的光影,尤其是恩启都一剑斩灭天空中的云鹰那一幕,虽然众人都亲眼见过,再看时仍然震撼不已。

彼得与旻苍几乎被惊呆了,他们没想到前线的大战竟如此惨烈,而对手又是如此可怖。这两人刚刚回过神站起身来,冲着阿蒙鞠躬行礼正要说些什么,法老派的特使团到了,众将领赶紧列队迎接。

阿蒙得到了最新的封赏,其爵位也终于与战场总指挥的身份相称,众人没有任何异议,甚至连一丝嫉妒的想法都无法提起。旻苍本来还想改变主意,将神官队交给阿蒙统一调遣,但阿蒙的命令已下,就让他主持神术大阵守城。旻苍回想起乌鲁克军团攻城的惨烈、朱利安在高空阵亡的情景,一连几日心中忐忑难安。

令旻苍担忧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吉尔伽美什派人送来了战书,约定三日后双方摆开军阵做最后的决战。这份战书的内容耐人寻味,因为吉尔伽美什说的是“最后的决战”,言下之意就是要以这一战定胜负,要么一鼓作气拿下红岬防线,要么到此为止。

其实阿蒙已经不想再打下去了,战斗进行到现在,双方死伤惨重。乌鲁克军团尽管骁勇善战,但在阿蒙的顽强阻击下,已经有两千多名将士伤亡,穿过沙漠远离城邦作战,如果继续消耗下去很难再保持攻势。根据侦骑回报,有一支近千人的军队护送辎重与乌鲁克军团汇合,补充了其消耗的部分兵源,那是乌鲁克城邦的守备军。

守备军原本是留守城邦,防止有人趁虚进攻的。但目前巴伦王国的两个军团在基什城邦集结完毕,已经度过幼底河抵达叙亚沙漠北端的国境线,虎视眈眈威胁着哈梯王国。吉尔伽美什没有后顾之忧,将城邦所有的力量全部用上了,而埃居这边也恰好得到了盖勃军团的增援。

阿蒙的回信一向简单,只有一句话——战场上等你!

……

三天后,红岬镇外的平原上,双方再一次摆开了整齐的军阵,刀枪林立杀气腾腾。出征之前,阿蒙问彼得是不是一位大武士?彼得挺胸答道:“是的,我是一名八级武士,多年驻守帝国北疆,在与沙漠匪徒以及蛮人的战斗中立功无数。”

阿蒙笑道:“那好,你就穿上铠甲混藏在我的亲卫队伍中。”

彼得一愣,阿蒙居然让堂堂的帝国军团长、一位八级大武士化装成他的亲卫,这未免有些侮辱人吧?但是往左右一看,另外两位军团长布雷兹与龙腾都已经穿上了阿蒙的亲卫铠甲,并放下护面遮住五官。刚刚恢复过来能够重上战场的加百列也同样加入了阿蒙的亲卫队伍。休息多日的梅丹佐是唯一没有戴护面的,因为他是亲卫队长。

算上梅丹佐与阿蒙本人,环绕在主帅旗下总共有六名大武士!不仅如此,两位九级大神术师李奎德与沃尔德也穿上了阿蒙的亲卫铠甲,混入了众位大武士保护的队伍后方,并将法杖悄悄藏在战袍之下。

梅丹佐从来没这么威风过,他竟然要在战场上率领这样一批高手冲锋!阿蒙设下这一手埋伏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针对恩启都,既然卷轴砸不死他,那就拿人砸死他。前两场激战已经让阿蒙确定了一件事,那恩启都已经疯了,疯狂中却清醒无比,就是想杀了他。

荷鲁斯已经现身,他不能总是指望穆芸女神在战场上保护。但穆芸女神乔装亲卫也给了他启发,于是让大军中所有的绝顶高手都扮成了他的亲卫。这简直是匪夷所思之举,也从来没听说有谁这么干过,阿蒙利用自己在军中的绝对权威下了这道命令。薛定谔说他将迎来最凶险的考验,希望他好好活下去,阿蒙就算不怕死,也不会无谓的去送死。

这一幕让罗德·迪克很有些热血沸腾,恨不得披上铠甲也随着“亲卫”们上前线,只可惜他不是一位大武士。阿蒙给罗德·迪克的任务是率后备军与旻苍一起驻守红岬镇,万一前线战败,他要掩护溃散的军阵退入城中。

两位九级大神术师都已经扮成了亲卫,在战阵中指挥神官作战的还是乔治。乔治虽然不是军中成就最高的大神术师,但指挥战阵却是最擅长。阿蒙率领这样一支队伍排开了军阵,梅丹佐驾着战车,阿蒙坐在上面,周围簇拥着衣甲鲜明的亲卫骑兵队,两侧是依次排开的战车。

乌鲁克军团的战阵与上次不太一样,吉尔伽美什没有坐车,而是把那座高台直接摆在了战阵前面。高台前方是手持梭枪与长盾的亲卫,高台后方是乌鲁克军团的神官队,两侧也是排开的重骑与战车。

战阵摆开,还没等双方主帅说话,有一个孤独的身影提着半截沉重的残剑、穿着布满裂痕的蛇鳞甲就这样走了过来,在两军之间站定,正是恩启都。尽管是敌人,阿蒙也不得不佩服这位大陆第一武士无畏的气度,他就这样一个人如闲庭信步般走到了千军万马对峙的战场中央。

阿蒙也起身走下了战车,独自一人走出战阵,远远的点头道:“恩启都,大战尚未开启,你为何独自而来?是想偷袭还是想投降?”

恩启都单手倒提残剑,另一只手指着阿蒙喝问道:“伟大神灵荷鲁斯眷顾、护卫上下埃居、镇守帝国尊严、继承安·拉荣耀、威名传颂列国大将军阿蒙,对面的人是你吗?”

阿蒙点头道:“当然是我,你的消息倒很灵通,这么快就知道了我最新的封号,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恩启都面无表情道:“是你就好,阿蒙大将军,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并以一位武士的荣耀,给你一个选择!”

阿蒙微微一皱眉:“想问就问吧,难道你这位武士也想在战场上做口舌之争吗?”

恩启都不紧不慢的问道:“请问埃居帝国或巴伦王国,是否是大陆上自古以来的永恒存在?”

这个问题把阿蒙给问住了,不是不知道答案,而是没法回答。埃居当然不是自古以来的永恒帝国,传说中第一任法老是奥西里斯,它是神灵所创建,后来奥西里斯之子荷鲁斯成为了帝国的守护神,于是世代法老都以荷鲁斯的人间化身自居。但话又不能直接这么说,否则有损帝国的尊严容易让人抓住把柄,也容易挫了战场上的士气。

阿蒙笑了笑答道:“埃居帝国与神灵同在,是荷鲁斯光辉照耀下的国度,这些早已铭刻在神殿的基柱上。至于巴伦王国,看来你这位巴伦武士并不了解,回去问别人吧!”

恩启都并没有与阿蒙纠缠这个问题,用传遍整个战场的浑厚声音又说道:“埃居帝国并非永恒,它的疆域在历史上也改变过多次。神灵获得了永生,但信奉他的人们却经历着世世代代的生死痛苦,以有限的生命为永生的神灵守卫或争夺着疆域。阿蒙,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阿蒙眉头皱的更深,这番话并非没有道理,可是在战场上说出来就是公然亵渎神灵,但阿蒙并没有呵斥恩启都,而是反问道:“可笑不可笑,你为什么不去问马尔都克?”

恩启都终于笑了:“你回答不了我的问题,或是不愿意回答,但你心中的信念不会没有丝毫动摇吧?看看我们两国的士兵,为了那永生的神灵无谓的流血,高高在上的帝国大将军,以您的地位难道不该承担更多的责任吗?”

阿蒙差点让他给气乐了,心中暗道这位大陆第一武士是不是脑筋有问题?居然说双方战士为了神灵无谓的流血,难道恩启都自己杀的人还少吗?他咳嗽一声正色道:“恩启都,你是否弄错了一件事?是你们率领大军进犯埃居,我身后的将士们不仅是为神灵的荣耀而战,也是在守护自己的家园,守护他们每个人的尊严!你啰嗦这么多,到底想说什么?”

恩启都一击掌:“好!那就为了每个人的尊严而战!我以一位武士的荣耀向你提出决斗的邀请。听说你千里突袭生擒了哈梯国王,被人尊称为大陆第一勇士,前不久又被埃居法老封为护卫上下埃居、镇守帝国尊严、继承安·拉荣耀、威名传颂列国大将军,想必不会在千军万马前拒绝我这个要求吧?”

阿蒙的神情有点古怪,伸手摸了摸下巴答道:“正因为这是两军作战,我为何要答应你的决斗请求?如果你偷了我家的东西、欺负了我的朋友,我或许有兴趣与你决斗。”

阿蒙一边说一边在心中暗骂,这恩启都也太欺负人了,谁给他出的决斗的主意?在万军之前还真栽面子!这算是尹南娜惹的祸吗?阿蒙被哈梯国王称为大陆第一勇士,那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啊。他的本事是不赖,但和恩启都决斗与找死没什么区别,在两军阵前自然要拒绝这个要求,可难免给人胆怯之嫌,即伤大军的士气也伤自己的威望。

恩启都仿佛早知道他会拒绝,冷笑一声道:“大将军,且听我把条件说完,决斗从来都有承诺。你若接受邀请,我们就在两军阵前决斗。如果我败了,乌鲁克军团将退出埃居。如果你败了,今天率军退回防线,辞去战场总指挥与大将军之职就可以,再无其他任何条件。”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