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31章 不要说出我的名字

当拥有七级成就之后,阿蒙感受到心灵与力量的完美融合,那力量不再像是被赐予或唤醒,而就似与生俱来。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并没有改变,但阿蒙的感受不同,所见的世界也随之发生变化,仿佛可以随着天地自然的韵动吞吐呼吸。

接下来阿蒙穿越怪兽横行的荒野,指引林克率族人来到沼泽间的沃土,又见到了尹南娜与另一位女神,心中已然确定成为神灵的道路就在脚下。在叙亚城邦向恩里尔“告别”,又在歌烈那里了解到大洪水的始末以及老疯子临终所做的一切,清楚自己将面对什么。

他的信念已不再动摇,却身不由己卷入到列国的混战中。成为军团长、挟持哈梯国王、促成两国的和谈,接着又在风口浪尖上成为战场总指挥,率领千军万马与强大的乌鲁克军团作战。这段经历跌宕起伏,在外人看来精彩刺激无比,阿蒙本人也是出生入死,但他的内心却是越来越沉静。

经历了这一切,又与恩启都连番大战之后,阿蒙的一体两面力量不知不觉已经到达了七级成就的巅峰,这比平时修炼的进展速度快的多,际遇造就了人。

当他沉定心灵忘却一切纷扰时,也不再去想那惊心动魄的大战,就是专注的沐浴在星空下,恍惚之间身心内外无别,身体与心灵都融入到星光里,他就似化入了这个世界,忘记了身心在何处,或是无处不在。

在这奇异的冥想世界里,阿蒙第一次感觉自己仿佛消失了,一片真空中,仿佛又出现了一点萌芽,是新生、是力量、是光辉、是种子、是纯净的思考、无形而有质……他仿佛感受到了自我的新生,似将迎来脱胎换骨的改变。

身心来于天地,本是无中生有,当一切都消失之后,就似重归母体的孕育,这一线灵光妙不可言,阿蒙想去捕捉时,却重新“清醒”了。他长出一口气,莫名觉得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甚至有些躁动不安,简直想找人打一架,哪怕大陆第一武士恩启都就在面前,他也有信心击败他。

这种力量与信心的膨胀,让人感觉十分舒服,阿蒙却突然间警醒过来,自己到了突破的边缘,还没有迈过突破的门径,不知将要面临的考验是什么?有一点体验十分奇妙,阿蒙很清醒的知道自己不是恩启都的对手,但力量膨胀式的增长使他甚至渴望与之一战。

他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天边的霞光早已升起,然后被吓了一跳。

昨天晚上就下了严令,任何人不得打扰也不得走进后院,就算有人进来,又怎能逃过阿蒙敏锐的感觉?忘我的冥想状态也是知觉最为精微的时刻,如有异动一触即发。可是“任何人”中却不包括一只猫。

薛定谔就蹲在身前,用一种很复杂、从未见过的眼神望着他。阿蒙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来的,也是第一看见这只猫主动离自己这么近。侦测神术感应不到这只猫的寻在,哪怕是尹南娜曾经也没发现薛定谔躲在阿蒙的皮兜里,这只猫就似静悄的幽灵。

但阿蒙睁开眼睛的时候,薛定谔却自然的展开了气息,真真切切就是一只猫,再闭上眼睛,也能感应到一只猫的体温和那独特的带着震颤的呼吸。这让阿蒙感觉十分亲切,伸手把薛定谔抱在了怀中,抚摸着它毛茸茸的身体道:“薛定谔,你怎么了,用这么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我,难道在为我担心吗?别担心,那么多凶险我们都走过来了,我不怕!”

更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薛定谔居然开口说话了!

它的声音也是在阿蒙的脑海中直接响起,就像是灵魂的直接交流,是一个柔媚的女声:“阿蒙,正因为你不怕,我才会担忧。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今天的你,看见了一线希望。贝尔救不了我,尼采也帮不了我,就算他们能,我也不敢相信。找到一个可以绝对信任又有这种能力的人,太难了!”

阿蒙在灵魂中答道:“你,你,你终于肯说话了!”

薛定谔:“我会说话,难道你觉得奇怪吗?”

阿蒙:“不,你若不会说话,我才会觉得奇怪呢。我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能听见你的声音,却没想到是今天,感觉有点突然。”

薛定谔:“我一直在等,等到能与你交流的那一刻,我的力量受到封印的限制,不能自如的使用。你终于触及到了新生的门槛,如果迈过这一步,就可以帮助我脱离困境。”

阿蒙惊讶道:“封印的限制?什么封印,你一直困境中等待吗?我该怎么帮你?”

薛定谔:“你早就知道我不是一只普通的猫,等你能帮我的那一天,我会告诉你怎样去做的。但在此之前,你将迎来生命中最凶险的考验,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真到了那一天,你愿意帮助我吗?”

阿蒙有些疑惑,并不完全理解薛定谔的意思,但他毫不犹豫的答道:“当然愿意,你已经帮了我太多,有你的陪伴与指点,我才能走到今天。如果你需要,我会尽一切所能去帮助你,这不仅是报答,也是我真心所愿。”

薛定谔叹息一声道:“多年来,我一直在找一个人,不仅有能力解开我的封印,而且在我将命运交给他时,能拒绝这世上最大的诱惑,不会谋夺我的神力、逼问神灵的隐秘,也不会趁机将我束缚、供他驱使。我终于确定你是这样的人,才敢向你寻求帮助。”

阿蒙惊讶的不知该如何回答,过了半天才说道:“你,你,你被谁封印?难道让人解开封印的时候,可以谋夺你的神力、重新禁锢你吗?你放心,如果我可以帮你,就会真的帮你,你给我的已经足够多了!原来你是……”

薛定谔打断了他的话:“不要说出我的名字,哪怕是灵魂的对话中也不要说出来。你不论取得了什么成就,对我的态度从未改变过,仍然把我当做刚刚离开都克镇时的那只猫。做到这一点不容易,而你并不是刻意,就是自然而然。人间难得如此,所以我一直在等着你。”

阿蒙早就在猜疑薛定谔的身份,还有它当年为何会被贝尔带走?可惜薛定谔不愿说。阿蒙也不是没想过它可能是一位神灵,甚至想到了它是哪位神灵,只是不清楚薛定谔遭遇了怎样的事情。

今天薛定谔突然开口说话了,也让阿蒙确定了自己长久以来的猜测,不禁有些尴尬。他竟然将一位传说中的女神抱在怀中抚摸,而且已经抱了好几年了,尽管她是以一只猫的形态出现。

薛定谔究竟出了什么事?阿蒙并不清楚。这只猫不愿意多说,今天开口只是为了让阿蒙给她一个承诺。听她的语气,等到阿蒙拥有一体两面力量的八级成就之后,才可以帮她解开禁锢的封印,到那时她才会告诉阿蒙该怎么做。阿蒙即将迎来考验,这考验十分凶险,她希望他能安然度过。

……

就在阿蒙静坐冥想,在忘我状态中仿佛触及新生萌芽的同一天夜里。红岬镇外,远处的一座小山上,恩启都竟然也在静坐冥想,吉尔伽美什手持法杖站在一旁等候。

天边的霞光升起时,恩启都睁开了眼睛。朝霞笼罩在他的身上,这位大陆第一武士焕发着令人炫目的神采,仿佛那连日激战带来的疲倦与伤痛已经一扫而空,周身的气息强大的几乎不可战胜。

吉尔伽美什首先开口说话了:“你从未修炼过神术,也没有经历过力量的二次唤醒,却掌握了最高深的神术冥想,能沟通任何神术的基础力量,这便是体术的巅峰成就吗?能够自然的沟通天地之间力量法则的本源!”

恩启都点头道:“是的,我并没有刻意去做什么,只是感受到力量伴随我成长,就像全新的生命渐渐迎来全新的世界,很自然的进入了这种状态。神灵们一定隐瞒了什么,而你的猜测应该是正确的,凡人也会像神灵那样强大,我真切的感受到了。”

吉尔伽美什问道:“你还感受到什么了?”

恩启都紧锁眉头,思索着答道:“我仿佛看见了那个世界,它是一无所有,又无边无际无所不包,充满了未知的神奇,仿佛象征着永恒。它正在向我召唤,是我向它走去,也是它向我走来,就快要超脱生命的本源。”

吉尔伽美什叹息道:“你在我之前触及了这个世界,即将迈出这一步。这些年你一心修炼体术毫无杂念,斩杀了无数强大的对手,而我身为城主,分心的事情太多,思考与尝试也太多,不如你这般专注。”

恩启都答道:“吉尔,我们在尝试不同的道路,也许都是对的,只是彼此的感受不同。我也是今天才突然有所明悟,就像在黑暗中看见了那天幕后的一线光影。”

吉尔伽美什很感兴趣的追问道:“我能看出来,斩杀洪巴巴之后,你证明了自己的力量可以与神灵比肩,但却困惑了很久,再也无法更进一步。可是这一场战争,却让你越来越强大,迎来了看似不可能突破的界限,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