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30章 斩神之威

阿蒙也注意到远处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的反应,正在诧异间,只见吉尔伽美什忽然挥手下了一道命令,乌鲁克军团的神官们簇拥在高台周围举起了法杖,一个巨大的光罩升起护住了高台,而吉尔伽美什平端法杖闭上了眼睛。

战场的上空又出现了一位“神灵”的身影,裸露着健美的身躯披着朦胧的七彩光芒,身材比红岬镇的城楼还要高大,却是吉尔伽美什的面目。这也是一种神迹的显现啊,吉尔伽美什在空中化出了“神形”,并非是幻象,而是超脱身体的束缚之后,抽象存在的意识凝练出的形体。

传说中只有神灵才能展示的、不可思议的神迹,吉尔伽美什却办到了。上一场大战中,他就如此显露过神形,但当时阿蒙正在与恩启都激战,没有看见。此刻亲眼见证,他不禁有些目眩神驰,他是一位大魔法师与大武士,而且与别的神术师或武士不一样,阿蒙一直以寻找成为神灵的道路为目标,因此感受与众不同。

吉尔伽美什所展现的身形,是真切、纯粹的自我意识在长期的神术冥想中所凝炼。修炼到这个境界,所唤醒的恐怕不仅是所谓神灵赐予的力量,而就是身心超脱束缚后另一种自由的存在,拥有此生所修炼的法力,接近于抽象的永恒。

阿蒙想起了老疯子说过的话,九级成就可以拥有与神灵作战的力量,甚至被称为半神,有些现身人间的所谓神灵,很可能仅仅就是半神而已。

看见吉尔伽美什,阿蒙明白了一件事,不是所有的九级成就者都可以被称为半神,要想以神灵的面目出现,应该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拥有一体两面力量的成就,同时成为九级神术师与九级武士,最终成为神灵的秘密就在其中。第二种可能是修炼到境界的巅峰,触及人间成就的尽头,就似眼前的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

吉尔伽美什是如此高傲,连神灵都不放在眼里,他确实有高傲的资本。假如不知道他是谁,就看见这天空的神迹,谁又敢断言那不是一位神灵呢?此人要么已经了解某些神灵的秘密,要么就是一位不世出的天才。

阿蒙正在若有所思之时,半空中的吉尔伽美什伸手斜指硕大的云鹰,一道金光从脚下的高台上飞起。那是一支金色的飞梭,飞梭上站着手持巨盾与阔剑的恩启都。吉尔伽美什本人不在飞梭上,却能隔空操控飞梭将恩启都送上云端!

那白云汇聚成的巨鹰当然也“看”见了恩启都乘坐飞梭向自己冲来,微微一拢双翅,巨大的鸟喙张开,发出了奇异的啸音。

这啸音带着强烈的冲击激颤而出,却根本听不见!不仅如此,战场上双方的士兵在这一瞬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似被一股神奇的力量钻透耳膜直入脑海,全身都一阵阵发软,大战不知不觉中已经停了下来,人们都目瞪口呆的望着天空,有人手中的武器落地也浑然不知。

战场上的人感受尚且如此,而空中的恩启都是直接面对神鹰的攻击,飞梭上的金光乱颤不停,像是随时就要被击散,他手中的巨盾在啸音的冲击下发出白炽光芒,恍然成为半透明状!而吉尔伽美什展现的身形一直遥指巨鹰,操控飞梭穿透阻击直飞高空。

无声的啸音陡然尖利,就似不可抗拒的力量爆发,吉尔伽美什身形上的光华为之震颤,恩启都脚下的飞梭以及手中的巨盾也承受不了这冲击,突然同时炸裂。这位武士发出了一声闷雷般的巨吼,借着飞梭炸裂的力量高高跃起,双手持阔剑向着巨鹰劈去。

恩启都魁梧的身形在那硕大的云鹰面前显得是那么渺小,但是挥出的金色剑芒耀眼至极,足有百尺之长,似一柄划破长空的巨刃,斩向云鹰的头颅。

城楼上的阿蒙莫名有一种心脏收紧的沸腾感,虽然明知道恩启都是敌人,却忍不住想起了另一个人,就是老疯子尼采。歌烈曾给阿蒙看过尼采生命最后一刻的绚烂,老疯子挥舞法杖冲向云端后的恩里尔那一幕,与眼前的景象何其相似!老疯子已经死了,难道恩启都也疯了吗?他与吉尔伽美什显然早就在等待这一刻,就似老疯子一直在等待着神灵现身。

巨刃斩中云鹰,云无实体之形,剑芒一划而过,仿佛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但整个天幕都在晃动,被斩中的云鹰在消散,然后高空卷起了一场巨大的风暴,一瞬间什么都看不清了。受风暴的波及,地面上很多人东倒西歪站立不稳。

阿蒙却站的很稳,看得也很清楚。吉尔伽美什在空中显现的身形于风暴中消失,高台上的他又睁开眼睛朝天举起法杖,一股狂风升起,恰好将从天而降的恩启都卷住,稳稳的又落在了高台上。再看这位大陆第一武士,带着拳套的右手中只握着小半截残缺不全的阔剑,身上的蛇鳞甲也出现了一道道可怕的裂痕。

高空传来一个愤怒而威严的声音:“你们疯了,竟敢触犯神灵!”紧接着风暴散去,那硕大的云鹰已经消失了,阳光重新洒下,这片万人厮杀的战场竟一时寂静无声。

只有恩启都在哈哈大笑,他的笑声带着沙哑与疲倦,却掩饰不住兴奋与狂热,朝天大喝道:“荷鲁斯吗,你为何不走下云端来到战场上?难道被万民赞颂的伟大神灵也害怕了,你已经被我们击败,不是吗?”

荷鲁斯的声音又回荡在战场上空:“行将灭亡之人,有什么资格与我决战?你不过是斩了一具神灵的化身,却将面对最悲惨的命运,无论你自以为多么强大,都无法逃脱这命运的诅咒!”然后便再无声息,这位神灵已经离开了。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看上去是恩启都击散了荷鲁斯所展现的神迹,而荷鲁斯并没有真正现身便已离去,临走时却说了几句找回场面的话,其恐吓也不知是真是假。

城楼上的阿蒙举起了铁枝法杖,发出号角长鸣之声,这是下达撤退的命令,埃居将士们在战场上发愣呢!龙腾与布雷兹这两位军团长听见命令才突然回过神来,呼喝下令收拢军阵,趁着敌人还没完全反应过来,飞快的撤离了战场,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

乌鲁克军团并没有展开追击,也没有继续攻城,而是收拢军阵缓缓后撤。今天这一战异常惨烈,双方的死伤都不小,到最后神灵出现是惊心动魄的高潮。此刻将士们皆无心再战,他们感受到的震撼太强烈了,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阿蒙走下城楼,回到总指挥议事大厅,身边的将领们都默默无语,大家心里充满了各种疑问,但是谁也不愿意开口多说什么。有一种无形的凝重气氛笼罩在众人心头,阿蒙命红岬镇与两侧的大营做好警戒,然后让人写战报呈交法老,就径自回去休息了。

阿蒙没有交代战报该怎么写,就让军中的书记官去妙笔生花吧,既要如实反映战场上发生的一切,又不能挫了威风与士气,更不能有损神灵的威严。刀笔吏很会措辞,这份战报详尽的描述了阿蒙如何指挥大军击退了乌鲁克军团的猛攻、两位军团长如何发动英勇的反击重创了敌人。

战报中重点提到,埃居大军得到了荷鲁斯的护佑,伟大的神灵展开身形出现在战场上空,鼓舞埃居将士击退了强大的敌人。神灵隐去之时,还诅咒了敌人的首领,他们将遭到世上最恐怖的惩罚,埃居大军将迎来最终的胜利。

仔细读这份战报,还真就是那么回事!法老异常重视,因为荷鲁斯出现了,战场上的所有人都是见证。拉西斯二世立即召集群臣与民众在海岬神殿中举行了盛大的祭祀仪式,并派使者团赶到前线,以神灵的名义隆重的奖赏将士们。

身为总指挥的阿蒙当然受到了最重的赏赐,战争尚未结束,他就被封为“伟大神灵荷鲁斯眷顾、护卫上下埃居、镇守帝国尊严、继承安·拉荣耀、威名传颂列国大将军”。名衔很长,是一个地位崇高的封号,他还在梦飞思以南的赫拉克城邦郊外获得了大片的领地,领地上的居民都成了他的奴仆。

这不仅仅是因为战功,而是他确凿无疑的得到了神灵的眷顾,不是通过某种象征,是荷鲁斯直接在战场上现身。法老不得不重赏阿蒙,其爵位已经超过了一般的城邦城主。但这样一来,阿蒙也等于陷入了被神灵荣耀捆绑的困境,在战争中他只能取胜,除非战死沙场,否则绝不容后退、更别提失败。

阿蒙却顾不上操心这些,从战场上回来后的当天夜里,他吩咐所有人不得打扰,在居所后院的星空下沉静的冥想。亲眼见证了荷鲁斯所展现的神迹,还有吉尔伽美什所显现的神形,尤其是恩启都斩向云鹰的那一剑,他的灵魂深处似有触动,有一丝感悟似朦胧似清晰、似将要被捕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