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29章 且让他疯狂

阿蒙已经愣住了,他搞不清身前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但绝对不是自己的亲卫!他往两旁看了一眼,这才意识到已经脱离战场很远了,看似一步步的缓缓后退,其实比飞马狂奔还快,那能量的爆发冲击在周围淹没,就连远处的景象都一片恍惚。

阿蒙回过神来正想举法杖加入战团,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枉我号称阿努纳启的女战神,居然也不能力敌恩启都!在这里我无法使用全部的神力,更不能帮你作战杀敌,只能替你暂时挡住恩启都。快退回红岬镇,不要忘记对我的承诺,你不能死在这里!”

她是尹南娜!这位女神居然穿上了铠甲,不知何时混入了阿蒙的亲卫队伍中。刚才恩启都那一剑她看见了,她显然是担心阿蒙接不住有性命之忧,于是突然冲过来挡住了这位大陆第一武士。穆芸女神与恩启都斗剑虽不落下风,但好似也不能战胜他,掩护着阿蒙一步步后退。

神灵也能披上铠甲混入人间的战场吗?阿蒙一时间惊讶无比!这时恩启都仿佛突然认出了面前的对手,颤着嗓子怒吼了一声:“是你吗?居然为了他与我作战!”

亲兵卫队的成员不仅要求武技高强,而且是一种仪仗,挑选的时候也有形像要求,都是清一色的棒小伙,个头也差不多一般高。仔细看这名亲卫,身形却显得有些娇小,退步之间腰肢有轻微的扭动,激战中也掩不住那铠甲下的风情,就像个女人,恩启都连挥几剑之后居然认出来了。

尹南娜没有答话,远方高台上的吉尔伽美什却突然站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啸音,呼唤恩启都立刻回来!恩启都听见吉尔伽美什的招唤,不甘心的虚劈一剑,似是划开了一片空间裂隙,浑身都在愤怒的颤抖,一跺脚飞纵而回。

他一走,弥漫在周围那无形的压力突然消失了,阿蒙这才感觉到一阵虚弱,就像强大的束缚猝不及防间松开,身形一晃差点没站稳。尹南娜一把挽住他的胳膊,提剑向着正在混战的亲兵卫队方向飞奔,而恩启都麾下的亲卫骑兵也趁机脱离混战。

阿蒙趁机上了一匹战马,在亲卫的簇拥下奔回城门,进城时他往身边看了一眼,尹南娜竟然又不见了。

正在回头寻找时,耳边又听见了她的声音:“红岬镇以及两侧的山脉,就是埃居九联天神的神域边界,我不好进入。我已足够小心,但愿没有惊动他们。你自己保重吧,至于恩启都,他在人间已拥与神灵作战的力量,究竟是祸是福,答案也许用不了等太久。”

阿蒙此时已登上了城楼,无声的反问道:“尹南娜,你怎会出现在这里?能解答我一个疑惑吗,恩启都为何变的如此强大?今天在战场上,他的力量明显超过十天前的第一战,因此让我措手不及。”

这种交流方式很奇特,是某种高明的信息神术应用,阿蒙不知道尹南娜在哪里,脑海中听见她的声音却可以与之对话,就似灵魂的感应不必直接开口,其他人也不可能听见。

尹南娜语带叹息:“他已经窥见了天幕后的一线光影,九阶体术达到了最终的境界巅峰,就像每一次晋级之前,处于将要突破的边缘,因此力量的爆发几乎不可战胜。更何况他本就是天生神力,若是别的武士拥有同样的境界,也很难比他更强大。”

阿蒙惊骇道:“突破的边缘?他已经是九级武士,难道会成为神灵!”

尹南娜答道:“这可能是他人生最壮烈的绚烂时刻,等到将来的某一天,你若能获准加入阿努纳启神系,自然会明白这一切的。阿蒙,你要保护好自己,好好活下去,最好远离战场与杀戮。至于恩启都,欲待其灭亡,且让他疯狂。”

阿蒙与女神交流的同时,城外的绞杀战还在继续。他刚才率重骑与亲卫出城冲锋,与恩启都大战一番,撤退时随行的神术师把剩下的卷轴也全部扔了出去,将乌鲁克军团正前方的攻城战阵搅得一片狼藉,他带出去的骑兵也折损近半。

此时龙影与布雷兹率领的战车与骑兵已经插入乌鲁克军团的大阵。乌鲁克军团果然训练有素,而且事先对这种战术应该早有准备,他们并没有一味阻击埃居战车的猛冲,稍一接战,后面的军阵就向两侧分开,放埃居车骑穿插入本方大阵,然后从侧面攻击。侧翼正是战车冲锋的薄弱环节,需要骑兵保护的地方。

万人搅杀战正在胶着中,阿蒙的目的只是想消耗乌鲁克军团的战斗力,并不要求两位军团长决战,只需穿插过敌人的军阵就可以撤退。这样一来,乌鲁克军团的攻城便将无法继续,阿蒙的整体战略就成功了。

可是战术对决却不是那么容易,乌鲁克军团变换战阵队形的速度之快超出预计,显然操演的异常娴熟。埃居军阵中央的战车几乎没遇到太多阻挡就穿透了敌阵,而两翼的战车与掩护的骑兵陷入了胶着的混战中,与军阵脱离被分割包围,处境十分不利,正在苦苦拼杀。

就在这时,战场上的厮杀声却莫名变得越来越弱、越来越远,不是战士们放下了刀枪,而是有一股奇异的力量笼罩住整个战场,像是一片无形的威压,就连近处的声音也变得很飘渺、渐渐听不清。阳光消失了,一个巨大的影子出现在大地上。

城楼上的阿蒙下意识的抬头望天,然后就似被定住了一般,站在那里不动也说不出话来。不仅是他,红岬镇内外的所有人只要意识到不对抬头看天,一律都震惊当场,也包括战场上正在作战的士兵们。

阿蒙的身边,以伊西丝神殿大祭司沃尔德为首,人们已经跪下了一片,仰望着天空喃喃祈祷,仍然站着的人,也是因为太过震撼还没有反应过来。

天空不知何时出现了云层,洁白的云朵缓缓凝聚,似一座飘浮的山,渐渐呈现出一只鹰的形状。这是埃居王神荷鲁斯的图腾,埃居民众自幼在各种雕饰上就见过无数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此刻的战场上空,赫然显现了荷鲁斯的神迹!

这只硕大云鹰显露身形之后,展开的双翅护住了下方整面城墙防线,头颅下那尖利的喙正指着交战的双方军阵。洁白的身体上有七色光华环绕闪烁,紧接着无数光幕从天而降,落在城墙内外双方的大军身上。

“这是神灵的赐福,护佑埃居取得最终的胜利!”有人突然反应过来,举起武器高呼,然后欢呼声响彻云霄。

空中的光幕洒下,埃居士兵们个个精神大振,刹那间重新充满了力量与信心,忘记了所有的伤痛与劳累。这是一种奇异的祈福神术,对着战场上所有的士兵施展,另一方面更重要的作用,是每个人心灵上极大的振奋。无数人狂热的信仰爆发汇合在一起,简直恐怖的无坚不摧!

光幕同样落在乌鲁克士兵身上,却毫无祈福效果,甚至让他们战栗,已经失去了信心与勇气。城楼上的阿蒙也感受到这从天而降的神恩沐浴,其中的祈福力量他感应的很清楚,但对他却毫无效果。原因很奇特也很简单,因为阿蒙并不信奉荷鲁斯,从未真正融入身心向这位神灵献祭。

荷鲁斯的神恩沐浴,只对信奉他的子民赐福,而那些乌鲁克士兵的战栗与无力感,更多是因为面对神灵的恐惧。看见周围的人们一副精神大振、荣光焕发的样子,阿蒙也悄然给自己施展了祈福神术,看上去倒也没什么异常。

尹南娜的声音又若隐若现的在他的脑海中响起:“荷鲁斯这个无耻的家伙,他竟然用这个借口出现!”

震撼中的阿蒙不解的反问道:“什么借口?神灵既然可以展示神迹鼓舞大军,为何早点不出现?”

尹南娜用似鄙夷又似忿恨的声音答道:“因为我出现在战争中,虽然很小心的掩饰,但还是被他发现了。我是阿努纳启的神灵,所以荷鲁斯以此为借口展现神迹,企图以神力改变这场人间战争的结局。但我是为了保护你而出手,并没有侵犯九联天神的神域。荷鲁斯这么做,虽然没有违反众神的约定,却让人鄙夷,也暴露了他的虚弱与恐惧!”

战场上经历了短暂的沉寂之后,又重新响起了震天的喊杀声,那些原本陷入苦战的埃居士兵此刻精神大振,舍生忘死的冲向敌人疯狂的挥舞着武器。阿蒙的命令是不纠缠作战,只需穿过敌阵而走,但看现在的架势,这些将士们竟然忘了撤退,将乌鲁克军阵杀的节节败退。

恩启都已经回到了高台上,与吉尔伽美什并肩而立,这两位英雄好似并不关心处于不利局面的战场,对望一眼又同时看向天空的“神迹”,皆散发出兴奋的、几乎不可抑制的神采,仿佛终于等到了渴望已久的时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