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28章 谁是战神

倚仗卷轴打退了敌人猛烈的攻击,筋疲力尽的神术师们终于从城墙上撤了下来,守城的武士也趁机轮换,补上了后备的生力军。阿蒙长叹一声,这种手段只能使一次,高级攻击卷轴几乎都用完了,最可惜的是没有杀了恩启都,那位大陆第一武士简直就像一位无敌的神灵!

他转身扶了有些摇晃的李奎德一把,吩咐人护送这位大神术师去休息。刚才接连施展那么强大的神术,李奎德尽了全力,他已经九十多岁了,尽管平时神采奕奕,但如此消耗法力之后也感到很虚弱。

高台上的吉尔伽美什面色凝重无比,这是乌鲁克军团迄今为止遭受的最沉重的损失,尽管早想到阿蒙可能会用卷轴对付恩启都,却没想到阿蒙会这么毫不犹豫的一次全扔到城下,这种手段用过了可就没有了,阿蒙好像也不顾接下来还要打硬仗呢。这位高傲的英雄目中几欲滴血。

恩启都不知何时已回到吉尔伽美什的身边,身上一片烟熏火燎的痕迹,蛇鳞甲也有多处破损,他拿起了自己常用的巨盾与阔剑,眼中似有怒火在燃烧,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令人恐惧的忿怖气息。

这一轮接战,乌鲁克军团损失了近六百名精锐的攻城士兵。但埃居方面的伤亡也不小,守城的武士不算,仅仅是神官就阵亡了二十人。战场上的神官与一般神术师不一样,普通的神术师想上战场与大军配合,必须经过专门的训练与操演,不是短期内随便找一批神术师就可以补充的。

就在战场上短暂的重归平静时,远处的旷野中又传来了轻微的震颤声,左右两边的地平线上有战车与骑兵冲杀而来。这是阿蒙早就布置好的战术,仅凭红岬镇的城墙防守,很难抵御乌鲁克军团的猛攻,驻扎在两侧防线后的军队,要在战斗打响之后包抄冲击乌鲁克的军阵。

阿蒙把战车与骑兵分成两部派出,左侧领军的是伊西丝军团的军团长龙腾,右侧领军的是荷鲁斯军团的军团长布雷兹。前一段时间法老亲征兼任了荷鲁斯军团的首官,帝国大将军范·布雷兹就屈尊当了前阵指挥官,如今法老不在前线,他又恢复了军团长的身份。

阿蒙的排兵布阵,吉尔伽美什早就清楚,也预料到了这种左右包抄的反击。乌鲁克军团的战阵摆的是马蹄形,左右两翼有重兵防御,前方是攻城战阵。吉尔伽美什所在的高台此时已回到军阵中央,神官队伍都簇拥到高台下,两翼展开做好了迎敌的准备。

战车与骑兵最大的优势是机动性与冲击力,但是摆成军阵有一个缺点,就是很难在混战中转弯或调头,如果速度慢下来也会丧失优势,需要在步兵方阵的掩护中重新发起冲击。

阿蒙将步兵几乎都留在了红岬镇守城,此刻从两翼包抄的战阵清一色都是战车与骑兵,并没有步兵方阵的掩护与跟随。阿蒙下达的命令很简单,龙腾与布雷兹发起冲击,不需要回头,一直向前穿插过乌鲁克军团的大阵,撤军的路线是彼此的出发点。左翼绕回右翼的大营,右翼绕回左翼的大营,有山脉防线工事掩护接应,不求大胜只要扰乱敌营,打退这一次进攻就行。

所以左右两翼的大军并没有对冲,而是错开了一个位置,重点冲击乌鲁克军阵的后方,那里是撤下来的士兵休整、给战线运送火石与箭矢的部队所在之处,正是薄弱环节。吉尔伽美什当然不能让他们得手,两翼的军阵向后展开也发起冲锋迎了上去。

旷野上的大军就像几股奔涌的巨浪撞击在一起,厮杀声再度传来。红岬镇的城门突然大开,一队披甲骑兵冲了出来,队伍的中央正是总指挥阿蒙。

吉尔伽美什在应付侧后方的攻击,正面的攻城暂时停了下来,阿蒙可不能让他们歇着。现在的局面已经形成绞杀战,他要尽全力发起反攻,尽量捣毁前线上的攻城箭楼与那些炮车。城中冲出的骑兵并不多,但全是精锐,阿蒙带上了自己的亲兵卫队,还有特意留下的一百重骑,守城的指挥官暂时换成了沃尔德。

三支队伍从不同的方向同时冲击乌鲁克军阵,最激烈的战斗发生在左右两翼。阿蒙率领重骑和亲卫杀出,披着重铠的武士们挥舞着长柄战斧迅速撞翻与捣毁了很多箭楼与炮车,呼应侧翼的作战。

高台上的恩启都突然发出一声怒吼,提着巨盾挥舞阔剑纵身跳了下来,沉重的身形把地面砸出了一个浅坑,脚下不停直扑阿蒙所在的方向。他身后也有一队骑兵策马奔出,那是吉尔伽美什的亲兵卫队。

阿蒙微有些吃惊,吉尔伽美什在高台上未动,而恩启都却带着亲兵卫队来攻击城中冲出的袭扰队伍,并没有关注两翼更重要的绞杀战。难道是这位城主对手下的将军们很放心?或者认为盯上阿蒙比整个战局还重要?

阿蒙出城冲锋只是袭扰,本没打算多做纠缠,倚仗速度和冲击力捣毁前阵的箭楼之后就会顺势回城。但恩启都的速度太快了,几个大步腾空就已经杀到了阿蒙眼前,手中的巨盾甚至撞翻了挡在路上的一座箭楼。

见恩启都腾空而起、挥舞沉重的阔剑凌空斩来时,阿蒙不禁苦笑,自己什么时候被这位大陆第一武士如此看重?竟然享受了与洪巴巴一样的待遇!他出城冲锋也算准了一点,恩启都刚才从城墙缺口处脱身,不死也会受伤,就算勉强出手也难尽全力,没想到这一剑之威更胜从前。

他可不能指望身边的亲卫去挡这一剑,恩启都的凶悍也激发了阿蒙的斗志,他高喝一声从马上飞跃而起,挥起铁枝法杖向着空中的恩启都击落。听见砰的一声巨响,恩启都在挥剑的同时,把手中的巨盾扔了出去,带着银芒快似流星,不仅砸中了阿蒙的战马,就连他身边的几骑亲卫也被拍翻在地当场阵亡。

就在阿蒙跃起挥杖的同时,他身后的骑兵队伍中突然传来吟唱声,同时举起了十余支法杖。无数的光芒落在阿蒙与恩启都身上,阿蒙手中的铁枝法杖瞬间变得耀眼至极令人不敢逼视,飞起的身形速度极快却带着如山锋一般的威压感,周围也被各种无形的护铠所包裹。

这是众神官合力发动的祈福神术,给阿蒙更强大的信心与力量,同时也给他施加了最坚韧的防护。祈福神术也可以用来辅助攻击,落在恩启都身上的光芒有着截然相反的效果,使这位大武士动作受牵制、反应变迟钝,感到晕眩与昏昏欲睡,身体也比平时沉重难以行动。

阿蒙调了八名中阶神术师,披上鲜亮的轻甲伪装成武士的样子,藏好法杖混在骑兵队伍里,在重重亲卫的保护下就跟在他的身后,此时突然联手出击。

恩启都身后的亲卫骑兵中居然也远远传出了吟唱声,无数道光芒落下,小部分是在恩启都的周围,大部分却汇聚在他的阔剑上。巨剑劈来带着狂暴的能量冲击,似乎并没有受到祈福神术的负面影响,就算有影响的话,以这位大武士的力量受到的牵制也很小。

阿蒙是主动迎上去的,半空中剑杖交击,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就像大锤砸中洪钟,震得周围的空气光影扭曲像涟漪一般荡漾,巨大的冲击波就似风暴呼啸,双方冲在最前面的骑兵一片人仰马翻,两人交战的下方迅速形成了一大片空地。

在巨大的力量爆发中,有几支卷轴飞了起来、杂乱的展开,各种大规模杀伤神术轰鸣激射,却都没有控制好设定的攻击方向,在空地外卷起一阵阵硝烟。两边的神术师都在举起法杖狂挥,武士们的盾牌和武器上升起一片片光幕,抵御着卷轴的攻击。

阿蒙跃向空中挥出法杖之前,已经扔出了两支卷轴,不是扔向恩启都,而是他身后同样藏着神术师的骑兵队伍。他能用卷轴,对方也能用卷轴,混藏在恩启都亲卫中的神术师同时也扔出了好几支卷轴,大范围无差别攻击阿蒙身后的骑兵。

卷轴毕竟不是神术师们自己施展的神术,虽然无需耗费相应的法力,但要锁定敌人的位置展开才能起到攻击效果。阿蒙与恩启都剑杖相击的冲击力太强了,所有的卷轴虽然都已展开,但却偏离了原先的攻击位置,那华丽的神术攻击看上去很炫目,却没有起到预计的战果。

恩启都一剑斩在铁枝法杖上,阿蒙就觉得耳中的鸣响久久不绝,眼前的气流激荡甚至都擦出了火光。他被震落在地,脚下坚实的泥土瞬间都似柔软的流沙。他施展了空间神术与土元素神术才没有使双腿陷进去,但那瞬间变得坚固的土地出现了一片蜘蛛网般的深深的裂缝。

阿蒙大喊了一声:“撤!”紧接着有两支卷轴又从后方朝恩启都飞来。

阿蒙手里的高级攻击卷轴剩的已经不多了,刚才的守城之战中,有的神术师未及使用卷轴就已阵亡,阿蒙将他们留下的卷轴重新收集起来,又添了剩下的几支,这一次让八名神术师带出城冲锋,就是为了防备意外状况。

卷轴展开又是一片呼啸的爆裂之声,却没有对恩启都造成太大的伤害,因为他已离开原地。这位大武士落地无声,动作轻盈的像一只狸猫,身形又快的像一道闪电,那么魁梧的体格拿着那么沉重的阔剑,脚一蹬地就飞纵向远处的阿蒙,又是一剑劈来。

阿蒙原地旋身挥杖格击,铁杖与阔剑没有直接碰撞,一股澎湃的能量爆发,阿蒙随着巨浪卷起的冲击波远远的飞了出去。他没有硬接这一剑,用了武技中的卸力之法,配合空间移转神术,就像被巨浪卷起的一叶小船,身上的蝎壳甲也被震裂了好几片。

恩启都却是硬打硬冲,又一踏步高高跃起,双手握剑带着耀眼的金光,凌空直劈阿蒙的头顶。剑未到,那巨大的压迫感就已经将身形笼罩,带着强烈的能量束缚效果,这不是神术,而是体术的巅峰力量。阿蒙除了硬接之外已无可闪避,那剑光凌空劈来时,就连脚下的大地都传来轻微的嗡鸣。

恩启都锐意直击,将战场上其它的一切都抛下,就是要当场格杀阿蒙!

阿蒙一向谨慎,出城冲锋也不是没做准备,带的都是精锐,队伍还混藏了八名神术师拿着卷轴。就算遇着敌阵的大举反扑,也可以扔出卷轴为掩护,把乌鲁克军团布置好的攻城战线搅乱,趁机奔驰撤回城中。沃尔德就在城楼上率守军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接应。

这一仗阿蒙不得不这么打,龙腾与布雷兹已经冒死发起了野战包抄,他如果不趁机袭扰乌鲁克军团的攻城战阵,会错过最佳的战机。能否打退乌鲁克军团气势最盛的进攻,就在此一举。

但阿蒙没想到一件事,恩启都看上去是受了伤,却并没有影响这位大武士的战力,情况恰恰相反,这位大陆第一武士被彻底激怒了,处于愤怖的爆发状态,拿起了曾斩杀洪巴巴的阔剑,战斗力前所未有的恐怖。

仅仅只是两剑,就逼得阿蒙远远的飞开,脱离了骑兵护卫的掩护,又成了两人之间的独斗。恩启都带领的亲兵卫队已经与阿蒙的骑兵混战在一起,就算有人赶来救援主帅,又怎能挡下恩启都这惊天动地的一剑?

只有站在阿蒙的位置,才能切身的感受到那一剑的来势是多么恐怖,他就算想与恩启都同归于尽,恐怕也没有机会取出和展开毁灭风暴。生死关头,阿蒙咬紧牙关挺起胸膛,运足所有的法力给自己披上了一层能量护罩,法杖上有无数光点在闪烁,缓缓而沉重的迎向空中。

偏偏就在这时,有一名亲卫冲到了阿蒙身前,纵身而起举剑格击。

阿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什么人能在此时赶到?但这人确实是在亲卫队伍里冲过来的,阿蒙与恩启都第一剑交击时此人就在混乱中跳下了马,阿蒙被恩启都的第二剑震飞时,此人就拔剑狂奔而来,速度竟然快的不可思议。当恩启都的第三剑凌空劈下时,此人恰好在阿蒙的身前纵起,替他格挡。

看此人的反应速度以及狂奔的爆发力,绝对应是一名大武士,而且能在恩启都的威势之前毫无畏惧,就连挥剑的动作都丝毫没受到那能量威压的影响。阿蒙可不记得自己的亲卫中有这样的人物,哪怕是梅丹佐都办不到啊!

但这人确实穿着他亲卫的铠甲,也是从他的亲兵卫队中冲过来的,带着护面的头盔遮掩住五官,也看不清面目。这名亲卫手里拿的剑是马革钢打造,剑脊加厚、长而坚韧,但在恩启都带着金光的阔剑下就像草叶一样纤细苍薄,根本就是一碰就碎的下场。

阿蒙刚想喝令其闪开,不能这样硬接,但两剑已经在空中相击。令人做梦也不敢相信的事情发生了,那柄细长的武士佩剑竟硬生生的架住恩启都曾砍下洪巴巴头颅的阔剑,丝毫无损!

更奇异的是,两剑相击竟然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那本应出现的如海啸一般的能量爆发却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所淹没,就连时间都仿佛瞬间定格。恩启都与那名亲卫同时落地,大陆第一武士双目圆睁,狂吼了一句:“你是何人?”

没有回答,而恩启都也没有等对手回答,新出现的高手反而激发了他更昂扬的斗志。这次他并没有纵身飞跃,而是稳步上前,挥起剑又一次斜劈过来。凡是挡在阿蒙身前的敌人,不论是谁,恩启都都要消灭!

这一剑看上去没有前三剑那么声势浩大,但那沉重的阔剑隐约的传来似是呻吟叹息般的回音,挥动的速度看似也不是很快,但周围的时空都仿佛凝固了,只有这柄阔剑缓缓划过时空而来,就像命运的考问、无可阻挡也无从逃避。

那名亲卫却轻飘飘的一剑刺出,剑尖点在阔剑的剑脊上,发出清脆的“叮”的一声。这声音不大,却震得阿蒙脑海中响起了杂乱的回音,不亚于任何一种精神冲击神术,心脏也有被攥紧了的感觉,全身一阵阵发麻。他是站在那名亲卫后面尚且如此,可见这一击蕴含的力量之大。

那名亲卫退后半步仍然站定身形,阿蒙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不由自主的向后推出半步。而恩启都眼中露出狂热的兴奋光芒,大叫一声:“来得好!”上前半步又是一剑劈来。

又是“叮”的一声响,那名亲卫挡开了恩启都的阔剑,又向后退了一步,阿蒙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向后退步。恩启都与这名亲卫斗剑的动作,简直不像是武士格斗,就是纯粹的挥剑格击,不带任何技巧和花样。连续几声叮响,恩启都一直稳稳的踏步前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