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26章 兵临城下

李奎德想了想道:“全军的神官目前有二百余人,基本上都是中阶神术师,可以派出三十组共九十人上城墙,每组都要有武士队伍保护。”

罗德·迪克苦笑道:“哪有那么多高级卷轴可用?我就算把海岬神殿的库存搬空了,诸位也顶多能派出二十五组神术师。这样的话,攻击和防御卷轴还能凑齐,但如果每组必须有空间锁定效果的卷轴,这一支恐怕大部分都是中级卷轴了。”

阿蒙点头道:“那就这样吧,派二十五组、共七十五名神术师拿着卷轴上城墙,如果恩启都带领冲锋队伍突防,就用卷轴阻止他的第一波冲击,周围的守军迅速汇拢。就算不这么用,吉尔伽美什发动大军全面攻城,如果这些卷轴突然间全部展开,也足以重创他的攻城部队。”

龙腾拍了拍罗德·迪克的肩膀:“城主大人真是深谋远虑啊,卷轴从来不是大陆各军团的配发装备,你却囤积了这么一批,今天派上了大用处。”

接下来,他们又商量了战线的布防,阿蒙指着沙盘道:“红岬镇毕竟太小,如果大军拥挤在城中,骑兵和战车根本发挥不了作用。一旦敌兵突防杀入,城中自相践踏会损失惨重,一块石头都能砸死好多人。两位军团长,你们看应该如何布防呢?”

龙腾与布雷兹这两位军团长一听总指挥的语气,再看看战线上的形势,很知趣的主动请命出城布防了。阿蒙将战车和重骑分为两部,交给两位军团长分别率领,在红岬镇两侧的防线后方扎下大营,与红岬镇相互呼应。

阿蒙又下令在城墙上架设硬弩与炮车,进行专门的守城操演,安排的差不多了,这才让两位大神术师召集神官布阵,为自己、加百列、梅丹佐施展治疗与祈福神术。这天夜里,阿蒙端坐在大厅中,无数道柔和的光芒落在他的身上,全身内外的撕痛感与深处骨髓的酸楚渐渐消退,不愧是九级大神术师出手啊。

阿蒙于深深冥想定境中,不知何故又看见了玛利亚,她法杖上的众神之泪散射着金色的光辉。她的伊西丝之祝福,是阿蒙心中最温柔的抚慰。

……

同一天夜里,在乌鲁克军团大营里,最高大宽阔的那顶兽皮大帐中,也有十余名神术师组成了一个神术阵,吉尔伽美什坐在恩启都的对面,手持法杖正在施展祈福与治疗神术。各色的光辉落在恩启都的身上,他魁梧的身形仿佛像神灵一样耀眼。

金色的拳套已经脱下,右手的那只拳套已经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吉尔伽美什一边看一边叹道:“这只拳套很难再修复了,幸亏我制作了两双,你可以再换一只。蛇鳞甲破损的地方倒是不多,十来天就能修好,你可以继续穿着它上战场。”

恩启都并没有闭目冥想,端着一支硕大的酒杯道:“当初没有这铠甲和拳套,我一样杀了洪巴巴,完全可以不用!”

吉尔伽美什轻轻摇头道:“有坚甲利器,为何不用呢?今天你那三拳之威我看的清楚,如果带着你常用的巨盾和阔剑,虽然威猛,但没有那么灵活迅速。”

恩启都恨恨的说道:“今天没有大胜,是因为我没有完成事先布置好的计划,第三拳没有格杀埃居主帅。真没想到,那个阿蒙竟然如此难斗,这一次从我手中逃脱算他命大,下次可没有这种好运了!”

吉尔伽美什思索时,总习惯眯起细长的眼睛:“大陆上的强者不止你我,那个阿蒙想当初只是流浪的魔法师,却和女神走在一路,来历颇不简单。如今他竟然成了埃居的战场总指挥,必有其过人之处,今天最后那一招突然将你埋在石山下,连我都吓了一跳!”

恩启都怒道:“第一次见到他,他和女神在一起;第二次见到他,他居然伤了我!”

吉尔伽美什微笑着劝道:“世上的好女人很多,你又何必喜欢那样一位女神呢?如果想证明自己,杀了洪巴巴已经足够了。今天阿蒙伤了你,可是你先想杀了他,再说你伤的又不重,不必愤怒。两军作战不是斗气,再遇到这个人一定要小心,不能给他使手段的机会。”

恩启都有些疑惑的说道:“他不是一名大武士吗?为什么曾经又是一名魔法师?今天他那一招,究竟是什么手段?”

吉尔伽美什又眯起了眼睛:“很简单的手段,就是在一件空间法器里装满石头,突然全把它堆出来。这人确实是一名大武士,经过了力量的二次唤醒,已经达到所能掌握的神术成就高峰,竟然可以动用空间法器。”

恩启都锁起眉头:“没听说过。”

吉尔伽美什淡淡道:“你以前听说过我这种神术师吗?自古以来大陆上有过那么多天才,同时拥有毅力、奇遇、幸运,有惊人之处也不足为奇。有些秘密神灵知道,凡人也可以探索,他也许只是一个碰巧的幸运者,拥有了独特的成就。”

恩启都沉声道:“我了解你的脾气,如果换一种情况,你很喜欢和这种人交朋友。可现在,我必须要杀了他!”

吉尔伽美什伸手拍了拍恩启都的肩膀:“我们都想杀了他,但接下来这一战,你要先避开阿蒙所在的位置,主攻城墙的薄弱点,还要提放另一件事。”

恩启都喝了一大口酒,放下杯子问道:“什么事?”

吉尔伽美什答道:“卷轴!曾经是大陆上最出色的卷轴制作大师尼禄,在海岬城邦做了四十多年的主神官,听说父子两任迪克城主都刻意存留尼禄制作的攻防卷轴,数量恐怕有不少。如果孤注一掷全扔出来,将会给我们造成重大损失。我估计阿蒙也会用它们来防身,所以你要注意,不能吃这个亏。”

恩启都冷哼道:“卷轴发出的无非也是各种神术,我何曾怕过?更何况就算有卷轴,也得有机会使出来!”

吉尔伽美什:“如是单打独斗,我相信没有什么神术师有机会在你面前展开卷轴,但这是大军混战,不清楚谁会突然用它,所以还是要小心。”

恩启都:“就算有一批高级卷轴,我会傻乎乎的站在那里让他们攻击吗?况且城墙那么长,他们又能派出多少神术师拿着卷轴上阵?就算这么干,每一段城墙上有几名神术师拿着几支卷轴,就想杀了我?城主大人,难道您还不信任我吗?”

吉尔伽美什笑道:“我的兄弟,我信任你就像信任我自己!告诉你这些,只是希望你心中有数,这也是我让你攻城时先避开阿蒙的原因。”

……

恩启都的拳套裂了一只,蛇鳞甲也稍有破损。但阿蒙穿的那身蝎壳甲,激战之后已支离破碎,几乎无法修复了。修复这样一件铠甲,不是更换破损的蝎壳那么简单,还要用神术重新炼制一遍。

还好梅丹佐穿的那身蝎壳甲破损并不严重,阿蒙将自己那件铠甲给拆了,将完整的蝎壳替换到另一件铠甲上,用几天时间将之修复,总算还可以穿着上战场。这是他手中最好的铠甲了,不仅能够抵御刀枪劈刺,还有极佳的神术防御效果,面对恩启都这样恐怖的对手,还是保命要紧,一切准备都要做足。

阿蒙自然想拖延时间守等待盖勃军团赶来,如果吉尔伽美什不发动进攻,他也按兵不动,这几天一直在巡视防线。这天他又和李奎德大神术师一起登上城墙,重点检查那些拿着卷轴的神术师小组的布防位置,一边走一边聊天。

李奎德提到了大陆第一武士恩启都的传说,引起了阿蒙浓厚的兴趣,这位大神术师显然了解很多内情,有些事阿蒙以前从未听说过。

恩启都并不是乌鲁克军团的军团长,也不是前阵指挥官,更不是任何一支军阵的将军,他的职务与梅丹佐一样,仅仅只是吉尔伽美什的亲卫队长,但他的地位却不亚于大陆上任何一名武士。

吉尔伽美什身为神术师,那天在战场上却能射出惊天动地的一箭,不仅是神术成就高超,而且因为他天生神力。恩启都小时候是一个流浪的山野猎人,有人还传说他是高原巨人,也是天生神力,从小力大无穷。他在郊外山野中空手追捕野兽,脾气暴躁,和人打架就从来没输过。

吉尔伽美什少年时好游猎,山中偶遇的恩启都,那时候他们都还是十来岁的孩子。据说恩启都平生只败过一次,就是小时候被吉尔伽美什给打趴下了,揍得服服帖帖,后来两人就成了好朋友。还有传说这两个孩子比摔跤,斗了半天不分胜负,互相都很佩服对方。

城主之子吉尔伽美什将流浪的恩启都带回了乌鲁克城邦,并派侍女照顾恩启都,教他像贵族一样吃饭穿衣、学习种种礼仪,并请老师教他读写。但恩启都是个天生的武士,对读书是一点都不感兴趣,就是酷爱学习武技。

有人说他十六岁就成了一名大武士,还有的说法更夸张,传闻恩启都十四岁就战胜了乌鲁克城邦中的一名大武士,总之他成为大武士的年纪绝对比阿蒙还小!而他成为九级武士的年纪却很清楚,是二十一岁!恩启都今年三十四岁,而吉尔伽美什比他小两岁,具体是哪一年成为九级大神术师的,没人清楚,他们都是天枢大陆上难得一遇的天纵之才。

说完这些,李奎德看着阿蒙道:“看了前几天的战斗场面,我有一种感觉,恩启都似乎就想针对总指挥大人您,在战场上可要小心了。我还有个疑惑,如果方便的话,总指挥大人能私下告诉我吗?”

阿蒙赶紧道:“多谢您的提醒!尊贵的帝国大祭司,您有话就问吧。”

李奎德笑了笑:“您用一件神奇的空间法器,装满巨石突然泻落,差点要了恩启都的命。这一手让我目瞪口呆,请问您是怎么办到的?”

阿蒙也笑了笑:“空间法器虽然珍贵,但我能拥有一、两件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尼禄留下的卷轴稀奇古怪,有些恐怕只是在印证自己的想法,而并非为了实际的用途。就有一种卷轴,能够让人操纵神术空间的运转,我真的很佩服这位大师的奇思妙想。”

李奎德哦了一声道:“我差点忘了,您手中也有尼禄的遗物,这位大师制作的很多卷轴确实有趣。您是一位大武士,又成功的进行了力量的二次唤醒,假如肯下功夫将法力修炼到极致,动用空间法器也不是不可能。只是那样的话,恐怕会耽误体术的修炼,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

阿蒙很谦逊的微笑道:“我一定会记住您的话。”

……

一番大战不分胜负,随后阿蒙按兵不动,让吉尔伽美什从容的进行攻城准备。后方的法老收到了战报还有朱利安大神术师阵亡的消息,派使者到红岬镇犒军,勉励将士们英勇作战。使者同时还传达了法老的口谕,询问阿蒙以及众将领何时出击打退乌鲁克军团?

虽然派使者的用意是勉励与犒劳大军,但问出这样的话,也暗示了法老对前线战事微有不满。使者还提到,法老在与群臣商议时,表示想到前线督战,亲眼看着埃居大军怎样击退号称大陆上最强的军团。

法老如果亲自上前线,自然能鼓舞士气,可是阿蒙宁愿他别来。法老在这里,不仅要分出精力来应付和保护他,而且在指挥与调动大军时,若法老插手也是麻烦事。阿蒙将战场神官记录的恩启冲锋陷阵的影像信息交给了使者,让使者一定要给法老亲眼看看。

不知法老看了那段神术记录的影像之后有何感想,总之没有再提亲临前线督战的事情,并且又派使者赏赐了阿蒙、加百列、梅丹佐这三名大武士,叮嘱他们稳守防线,在盖勃军团赶到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

乌鲁克军团攻城在第一战的十天之后,盖勃军团距离红岬镇还有三天的路程,吉尔伽美什没给阿蒙继续等待的时间。

这天一大早,就有侦骑回报乌鲁克军团的大营有动作。太阳升起后不久,黑压压的大军已经来到了红岬镇外。攻城之战,守城的一方虽然有防御上的优势,但进攻的一方同样有优势可利用,城墙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可以灵活的摆开战阵选择薄弱点主攻。

乌鲁克军团将战车上的马匹解下,装上了成袋的沙石,排在战阵最前面,不仅可以抵挡箭矢,还有刀盾兵推着战车靠近城墙,企图填出一个可以冲锋的斜坡。而在装着沙石的战车后面,又是一排经过改装的战车,在上面用木桩架起箭楼,站在箭楼上可以与城墙上的埃居士兵对射。

除此之外,乌鲁克大军中还用砍伐的巨木架起了一座高台,顶部足足高出城墙的一倍。吉尔伽美什并没有以神术飞在半空,仍然将一柄紫色大伞插在高台中央,自己端坐椅子上,身边站着恩启都。

阿蒙在城楼上远远望见恩启都,心中暗暗惊叹,十天前的激战,这名大武士不可能毫发无伤,可是今天在战场上又是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浑身散发出的气息完全处于巅峰状态,甚至比十天前更可怕。

阿蒙在两位九级大神术师主持的神术阵的轮番治疗与祈福下,前几天刚刚恢复过来,而加百列与梅丹佐今天还不能上战场呢!那两位大武士不是受伤也不是生病,就是力量极度的消耗,目前还无法力战。阿蒙能这么快恢复过来,已经是铁打的身子骨了,而恩启都看上去比铁打的还要强悍。

阿蒙看见吉尔伽美什的战阵开来,站在城楼上朗声道:“乌鲁克军团的将士们,何必千里迢迢到异国他乡来送死?赶紧回到家乡亲人们的身边吧,继续过安居乐业的生活!”

吉尔伽美什在高台上笑道:“阿蒙,你不是一名将军而是演说者吗?兵临城下之时,想以口舌取胜?如果我不退兵,你难道就要投降吗?”

说完话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张弓搭箭朝着阿蒙直射而出。这次不是冷箭,两军阵前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旷野中又传来如万千头野牛怒吼的咆哮之声。阿蒙没有以箭回击,城楼上突然出现一片巨大的光幕,光幕前方又卷起一片烟尘,烟尘中的空气凝结成无形的护铠。

吉尔伽美什的这一箭射的烟尘爆散、光幕乱颤,但并没有射中阿蒙。这一次是守城之战,除了派上城墙的七十五名神术师之外,城楼后面还有上百名神术师,共同结成了防护大阵,有一名九级大神术师主阵,早就蓄势待发。吉尔伽美什那一箭虽然威猛,但在这么远的距离也不可能直接伤到阿蒙,正面城楼的神术防御是最稳固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