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25章 对策

三名大武士打不败也击不退恩启都,而恩启都主要就盯着阿蒙出拳。阿蒙在两名大武士的掩护下,倚仗强悍的力量苦苦支撑到现在。恩启都没有一拳真正打在他身上,但他的蝎壳甲已经有多处破损,渐渐感觉到一阵阵恶心,这是力量运转到极致的征兆。

激斗中的阿蒙突然警醒过来,他想把恩启都困住,而实际上他反而是被恩启都困在了战场中央,身为主帅脱离全军无法指挥战局。再这么混战下去,先累死的会是阿蒙,用力量对轰、拼体力与耐力的话,这四个人中能坚持最后的肯定是恩启都。

乔治指挥大军打的有声有色,但有些事情他不好做主,比如下达撤退的命令,而且乔治也调动不了守在红岬镇与山脉防线上的军力。第一场大战,阿蒙不可能把所有的兵力都摆到防线以外来,乌鲁克军团也不可能将所有兵力都投入第一线接战。

阿蒙等三名大武士尽全力缠住了恩启都,可是这位大陆第一武士的战力显然超出了想像,他们三人之间的配合只要稍露破绽就会落败,再斗下去恐怕坚持不住了。必须赶紧脱离战场,身为主帅绝不能阵亡在两军之前,否则埃居大军非溃阵不可。

正在这么想的时候,恩启都大喝一声一拳击来,这一拳看似暗淡无光却直接击在阿蒙的杖尖上,这位大武士久战之后还能突然发力,将阿蒙震飞出十几尺。然后他原地转身带起一道旋风,双拳接连挥出又泛起了金光,同时将加百列与梅丹佐震开很远,加百列手中的那面盾牌终于啪的一声碎裂了。

这三人之间的呼应配合瞬间被打散了,加百列和梅丹佐都已经到了力尽的边缘,而恩启都还能猛然发力,难道他是想在这个时候解决战斗了?

就在这时,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阿蒙的左手第一次松开了法杖,指甲缝里带着血痕,向后震飞的同时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往前一挥。半空发出一片哗啦啦杂乱的响声,无数桌子大小的巨石陡然砸落,瞬间堆成了一座小山,竟把恩启都硬生生的埋在了这座石山下!

阿蒙听歌烈提起过,恩启都是一名纯粹的九级武士,一直只修炼体术而不浪费任何精力去修炼神术,达到了他人难以企及的巅峰。阿蒙知道将要在战场上遭遇恩启都,也一直在思索对策,自杀式的毁灭风暴自然没法用,面对面的混战也很难展开卷轴,有没有别的出奇制胜之法呢?他是一名大魔法师,自然要利用自己的一切优势。

阿蒙学的兵法很正规,指挥与训练军团也是中规中矩一丝不苟,但他学的体术和神术却是野路子,与一般的武士和神术师的习惯完全不同,很多手段出人意料甚至超乎想像,否则也不会做出潜行数百里挟持哈梯国王这种事情。

阿蒙回忆了自己与他人格斗的所有经历,觉得能有奇效的只有一招,他曾在幼底河边那番与追杀者的苦战中用过,就是突然挥出空间法器,将里面装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砸出去。几乎没有哪位大神术师在战斗中这么干过,他也欺负恩启都不会神术,所以想到了这个损招。

他今天在骨头里装的可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而是清一色的巨石,几乎达到了此时法力能使用那根骨头的极致。这个时候不扔也得扔了,再斗下去筋疲力尽、运转不了法力时,杀手锏也就失效了。

满满一大船巨石凭空倾泻而下,混战中的恩启都也没有反应过来,猝不及防间被埋在了乱石堆成的小山下,也不知是死是活。阿蒙可没指望这一记损招就能干掉大陆第一武士,随即一挥法杖,周围飞卷的土石扬起全部落在了石山上,瞬间凝结成一层坚固的外壳、封死了所有的缝隙。

这是中阶土元素防御术——坚墙术,阿蒙此刻施展却不是为了防御,而是为了加固这座石山将恩启都封在里面。如果换成一般的大武士,此刻砸也被砸死了;就算砸不死,带伤扣在下面压也压死了;就算压不死,闷也该闷死了!

但是阿蒙可没把握一定能制伏恩启都,立刻招呼一声:“撤!”带着两名大武士冲出战场,沿途打翻敌人的阻截,回到了本方军阵中。

阿蒙的亲兵卫队靠近不了几位大武士混战的地方,此刻见主帅脱困,也从战场上收拢,护卫着阿蒙回到阵中。乔治在天上看的清楚,随即大喊一声:“诸位将士,阿蒙军团长已格杀恩启都,大胜而回!”

他的声音随即被一声怒吼所淹没,只见那座小山上有一团金光爆起,巨石横飞中一个魁梧的人影跳了出来,落在石堆顶上指着埃居军阵大骂道:“阿蒙,你这个卑鄙的懦夫!”

回答他的是一阵哈哈大笑,阿蒙已坐到自己的战车上,在亲卫的簇拥下用传遍战场的笑声答道:“哦,是恩启都啊,你怎么还没死?抱歉抱歉,我以为阁下已阵亡,收手的太早了!”

说完这句话,他又咳嗽两声一捂胸口,觉得脑袋晕眩全身也在发软,几乎提不起力气。远方的战阵传来了呜呜的号角声,吉尔伽美什下令撤退了。阿蒙也举起了左手、手心向后,埃居的军阵中同样传来了号角声,低沉而悠长,也是全军撤退的命令。

今天只是第一场交战,既然不能冲溃对方,无论谁胜谁败都不是最后的结果,两军都需要休整之后再战,双方主帅不约而同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撤退并不是向后拥走,持梭枪与长盾的军阵如潮水般涌向前方,坚固的盾牌紧挨着,十人一组排成一面面盾墙,盾墙中间梭枪前指就如刺猬一般。

厮杀的士兵们在小队长的指挥下各自汇拢,从盾墙之间留出的通道里退回本方军阵,然后盾墙合拢,大阵整齐的依次后撤,不给对方趁势掩杀的机会。

……

阿蒙一直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呼吸很均匀深长,却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站起来。从激战中回到后方,精神一旦放松,疲倦与虚弱感难以形容,真想躺下来好好睡个几天几夜。可惜他是主帅,注定无法松懈,他是坐在椅子上被四名亲卫扛进红岬镇的,加百列与梅丹佐也是被人扶进城的。

阿蒙睁眼后下了一道命令,让荷鲁斯军团的主神官李奎德与伊西丝军团的主神官沃尔德、这两位九级大神术师轮流施展治疗与祈福神术,帮助他与两位大武士恢复体力、解除疲乏。

李奎德是荷鲁斯主神殿的大祭司,沃尔德是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他们都是埃居神术学院的元老,而埃居帝国总共只有六位九级神术师,其地位之尊荣可想而知。但现在是在战场上,阿蒙身为总指挥,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竟然让这两位大神术师像普通神官一样轮流的为他治疗与祈福。

筋疲力尽的阿蒙此刻已顾不上太多了,只想尽快的恢复,而且在他看来,神术不就是这么用的吗?成就越高用处越大,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这两位大神术师今天没有上前线,阿蒙的作战计划是依托红岬镇固守,但不能让对方一味猛攻,所以会摆开军阵接战。他并没有指望这一战能够打退乌鲁克军团,无论他的军阵是撤退还是被击溃,后面都要有防线的依托和掩护,因此仍留下足够的兵力稳守城堡与工事。

白天这一场大战,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朱利安大神术师第一个阵亡,而且是在保护阿蒙时阵亡的。不论这位大神术师与阿蒙曾经有过怎样的仇怨,但如今也在战场上为国捐躯,阿蒙派人将他的遗物送回,并向法老上书赞颂其功绩,埃居帝国也将举行专门的悼念仪式。

……

阿蒙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被直接抬进了红岬镇中的议事大厅,在他没睁眼之前,几个军团的主要将领都聚到了这里。

乔治将战场上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告诉了后方的两位九级大神术师,战场上还有专门的神官记录信息。李奎德与沃尔德看了朱利安阵亡的场面,惊骇的半天说不出话来,乔治叹息道:“假如是我站在朱利安的位置,当时的情况根本来不及防备,也难逃一死!”

沃尔德紧锁眉头道:“有警觉的话,我或许能挡住那一拳,但也会控制不住身形从天上摔下来,假如没有高手接应,下场十有八九是摔死。”

李奎德补充道:“朱利安算是用命挡住了,恩启都没有落到后面神官的队伍中,估计他多少也震伤了恩启都。这位大武士前三拳之威猛超乎想像,很显然是有备而来,第三拳分明就是想当场杀了阿蒙总指挥。万幸总指挥大人也是强者中的强者,没有让他得手,否则这场仗还没开打就败了。”

伊西丝军团的军团长,八级大武士龙腾又惊又叹道:“我号称伊西丝神殿的首席武士,但也打不出那样的一拳,却可以想像他的力量。这是最强大的爆发冲击,极端耗费体力,三拳过后他已经累了,却仍然与三名大武士激战了一整天,到最后还能够突然发力,简直太恐怖了!”

罗德·迪克瞪大眼睛道:“我曾亲眼见过加百列大武士出手,以为那样就已经近乎无敌了,没想到今天还能看见恩启都的恐怖。大陆上的武士比神术师多得多,但体术修炼到最高成就却极难,历来的九级大武士反而比九级神术师少得多。”

这时沉默不语的阿蒙突然睁眼开口道:“这一战,已经是预想中的最佳结果,我们的伤亡虽然对比方多出近四成,但并没有溃败。吉尔伽美什试探出了我们的战力,如果还想再战的话,只能打硬仗强攻防线了。我们要想守住,必须打一场消耗战。”

罗德·迪克提醒道:“我们依托本国后方作战,打消耗战的话当然有利。但别忘了乌鲁克军团已经占领了大片的土地田庄,如果拖的时间很长的话,他们也能建立基地,甚至将占领区做为自己城邦的领地来经营,到那时我们的优势就不大了。”

阿蒙点了点头:“这场战争既不可能短时间结束,但要拖到明年又会更加被动,所以我们不仅要防守,还要发动试探性反攻,让吉尔伽美什不能以主要精力去从容经营后方的土地。……如果盖勃军团也能赶到红岬防线,这场仗还好打一点。”

罗德·迪克苦笑道:“等盖勃军团赶到这里汇合,大概还需要半个月,吉尔伽美什可不会等我们,他很快就会对红岬镇发起进攻的。”

阿蒙看着罗德·迪克,缓缓说道:“据我所知,海岬城邦囤积了一批卷轴,这次都调到前线分发给作战人员吧。”

埃居帝国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卷轴制作狂人尼禄,成为大神术师之后,在海岬城邦做了四十多年的主神官,他所制作的卷轴有的赠送他人、有的高价卖出。罗德·迪克担任城主之后,封存了尼禄留在神殿中的卷轴,并刻意收集其它的遗物,留待将来使用。

阿蒙当然清楚这些,此刻让罗德·迪克将这批卷轴拿到战场上来。罗德·迪克沉吟道:“卷轴是一次性消耗物品,用了就没了,时机选择一定要慎之又慎。”

阿蒙叹息道:“如今已兵临城下,那恩启都所向披靡,如果他率领一支精锐来攻打红岬镇,你认为那二十尺高、八尺宽的城墙能挡得住吗?如果让他突入防线,为乌鲁克军团打开缺口,后果不堪设想。那些卷轴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罗德·迪克点头道:“好,我立刻把城邦神殿中收藏的卷轴全调到前线来。我搜集尼禄的遗物与各种卷轴,其实也是为了今天准备的。”

阿蒙又补充道:“不仅是海岬神殿中的那些卷轴,你私人应该还有一批收藏,包括灵顿家族得到的那些卷轴也全部征用,就算在埃居军部和海岬城邦的账上。”

龙腾问道:“总指挥大人是想用卷轴来对付恩启都吗?但卷轴是死的人是活的,您怎么知道恩启都会在哪一段战线突防?”

阿蒙摇头道:“我当然不清楚,所以需要足够多的卷轴,在红岬镇城墙的正面,派一批能使用这些卷轴的人,每隔一段三人一组,不求能够一举击杀恩启都,只要能挫他的锐气暂时将之挡下来,附近的守军就可以汇合攻击。”

龙腾又问道:“总指挥想把卷轴分发给什么人使用呢?”说着话还有意无意的看了身边的两位大神术师一眼。

阿蒙沉吟道:“我想找一批经过力量二次唤醒的武士,布防在战线正面的城墙上。见过恩启都白天的那一拳,我们军中的大神术师一定要提高警惕。”

龙腾等人却面面相觑,阿蒙问了一句:“怎么了,有难处吗?”

龙腾苦笑道:“总指挥,按您的要求,我们根本找不到那么多合格的武士。”

理论上中阶武士就可以进行力量的二次唤醒,如果成功的话,修习基础神术冥想掌握了法力,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可以使用中级卷轴。如果是高阶武士,成功经过力量的二次唤醒,修习神术到了一定阶段,就可以使用高级卷轴。

但这仅仅是理论,实际上力量的二次唤醒并不容易成功,而且必须要有一名大神术师举行专门的仪式。阿蒙的力量二次唤醒仪式就是由圣女玛利亚大人亲自举行的,对于一般的武士而言,这种机会太难得了。

大武士身份高贵,如果自己愿意,一般都有机会经历这个仪式,可是大武士的数量又能有多少呢?一般的中阶武士尤其是平民中阶武士,怎能请动一位大神术师给自己专门举行仪式?况且大神术师的数量更少,比如海岬城邦,自从尼禄死后直至朱利安来到之前,三十年中没有一位大神术师坐镇。

对于中阶武士而言,除非是出身特别高贵,有资格也有面子能请动一位大神术师专门举行仪式,普通的平民武士很难有这种机会。而且就算有这种机会也不一定能成功,所以成功经过力量二次唤醒的武士,比例是相当少的。

想使用高级卷轴,必须是经过力量二次唤醒的大武士,军中没几个人。学过低阶神术的中阶武士也仅有几十位,且他们只能使用中级卷轴,恐怕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阿蒙意识到仅根据自己的习惯,这个计划有点想当然了,于是又说道:“看来还得派神术师上城墙,每隔一段距离就布防一组三人,遇到紧急情况便展开卷轴,一支攻击卷轴、一支防御卷轴、一支有空间锁定效果的卷轴。恩启都的速度太快,必须用空间锁定神术才可能击中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