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24章 艰苦的大战

高空的各种法力与能量杂乱的激射,一时侦测不清那里的情况,就见红雾中有一片东西落下,包括朱利安断成几截的法杖、两支未展开的卷轴、一枚空间戒指。阿蒙一招手将卷轴与空间戒指都凭空收起,举起铁枝法杖如临大敌。

恩启都是一名纯粹的武士,他毕竟不会飞,那魁梧的身形终于从高空落下,如天外的陨石直落阿蒙身后的战阵。朱利安虽然死了,但临终前施展的神术也挡住了恩启都,否则让这位大武士飞向后面,落在战阵后的神术师队伍之间,那么麻烦就大了!

恩启都是头朝下从天而落的,未等他落地,射向天空的箭矢如雨。这位武士大喝一声,身上的蛇鳞甲发出流光溢彩,空中又隐约传来咆哮怒吼之声,箭矢未及贴身便纷纷弹落。离地面还有十尺高的时候,恩启都突然又凌空砸出了一拳。

拳套又发出一团带着尾焰的金光,巨大的力量冲击打在地面上,竟砸出了一个浅浅的大坑。有几辆战车被砸碎了,烟尘四起中一片血肉模糊,他正下方的十几名士兵当即阵亡连全尸都没留下。这是他的第二拳,这位大武士借反冲之力空中转身稳稳的落地,那魁梧的身材竟如此灵活!

周围的士兵受这一拳的冲击波及,站立不稳一片人仰马翻,这时只听阿蒙大声喝令:“散开!”

让普通的士兵围着大陆第一武士近战肉搏,简直就是填命送死,普通的刀枪箭矢根本就近不了恩启都的身。况且这是在冲锋的军阵里,如果后方混战会打乱整个队形。难怪吉尔伽美什对恩启都那么放心,就让他落进敌人大阵中,这位武士确实无所畏惧,也真的能在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

吉尔伽美什射出的一实一虚两箭,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第一箭看似威势无匹却只是吓唬人,第二箭无声无息却把恩启都突然送到了敌阵的上空。八级大神术师朱利安猝不及防间被当场格杀。这也是在无声的宣告一件事,如果他们真的是当初赐福大典上的刺客,用这种方式行刺,还能不得手吗?

周围的战车根据阿蒙的命令散开,恩启都落地之处成了一片空地,激起的烟尘未散,就有一道耀眼的银光带着尾羽直击而来。那是阿蒙跃出了自己的战车,挥着铁枝法杖当空砸落。

他并没有使用其它花哨的神术,运转任何神术都要耗费法力并需要那么一刹那的时间,对付别人可能有用,但对付这种能一力破百巧的巅峰大武士,阿蒙集中了所有的、纯粹的力量,并以全部的法力运转能量冲击附在法杖上,发动了平生最强的一击。

恩启都的反应之快超乎想像,蹬地转身突然前蹿,又挥出了第三拳。阿蒙本是在空中双手持杖,用杖尖砸向恩启都,但恩启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突然蹿过来,这一拳正打在阿蒙双手之间的杖身上。

感谢老疯子,这支神奇的马革钢法杖异乎寻常的坚韧,带着金光的拳套打在上面,杖身剧震发出嗡鸣,却完好无损没有被打断。阿蒙的十根手指都麻了,但抓的很紧没有让法杖脱手。大武士运转的力量很类似于能量神术,巨大的冲击力蔓延全身,阿蒙的身体就像被压迫攥紧,换一个人也许会被挤成碎片。

他身上的蝎壳甲发出令人牙酸的摩擦声,爆发一片流转的黑光,法杖剧烈的震颤着,阿蒙从空中来、往空中去,被恩启都一拳打飞,远远的竟飞向了战场的中央,而两边正在冲锋的战车军阵尚未碰撞到一起。

恩启都一共打出了三拳:第一拳击杀了大神术师朱利安,也等于破了埃居军阵后鼓舞全军的神术大阵;第二拳在敌营中砸出了一片空地,差点搅乱正在发起冲锋的军阵队形;第三拳将敌方主帅打飞出战阵,落在了即将混战的战场中央。

就在这时,大神术师乔治托着一面战鼓手持法杖以极快的速度飞到了高空中,鼓声未断,但他在第一时间接替了朱利安的位置,重新主持发动神术大阵。朱利安死在恩启都的拳下,一位八级大神术师竟然来不及还手,此刻填补他的位置需要极大的勇气,但乔治毫不犹豫。

大军不能乱,而且他也不信恩启都还能飞上来!他想发动神术大阵的力量对付空地上的恩启都,哪怕能把这位大陆第一武士困住也好,用卷轴砸总能砸死他吧?

恩启都大胆至极、嚣张无比,但绝不鲁莽愚蠢,乔治刚刚飞到高空站定,他一拳将阿蒙打飞之后随即拔足狂奔,从埃居战阵中冲了出来。他的速度可比前面的战车快多了,沿途挥拳扫过,打飞了挡在身前正在冲锋的战车,竟把埃居军阵前锋的中央冲出了一个缺口,直奔向刚刚落地的阿蒙。

如果换成一般的战斗,两军未及正式交战,埃居这边恐怕就已经败了,因为全军主帅被人像拎小鸡一样从大阵中扔了出来!后方的士兵怎能不乱?

此时却有一支队伍冲上前去,填补了战阵中央的缺口,并发了疯一般紧追恩启都,这支衣甲耀眼的骑兵,是阿蒙在安·拉军团中训练的亲兵卫队,当先一骑就是梅丹佐。梅丹佐已经跃上战马带领亲卫追赶正冲向阿蒙的恩启都,这支亲卫的铠甲与武器是阿蒙下血本亲自置办的,非常轻便,可是冲击力与防护效果比重骑还强。

亲兵卫队并不畏惧恩启都之威,而是舍生忘死去救主帅,尽管他们追不上,但这股士气颇佳。乔治趁此机会在空中大喝:“全军接战!阿蒙总指挥将亲手格杀恩启都!”

前线的将士们举起武器发出兴奋的呐喊,冲锋的速度终于达到最快。刚才恩启都从天上到地下挥出三拳打了一圈,但只有军中的高手和附近的士兵看清了,整个战线上其他的将士并没有注意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吉尔伽美什射出的第一箭吸引过去了,而阿蒙回敬的那一箭也丝毫不失颜面。

听见乔治在空中的大喝,很多人还以为阿蒙总指挥要和恩启都单挑呢,以证明谁才是真正的大陆第一武士!哈梯国王不是把这个称号给了阿蒙吗?将士们也来不及去细想,高空中的声音怎么不是朱利安而换成了乔治?

阿蒙远远的飞出大阵,战场中央的地面突然像被一只巨手抹平,他运转了空间神术与气元素神术,控制身形稳稳的落地站定。前后军阵的战车轰隆隆如雷鸣一般正在冲来,埃居军阵的前方有一条魁梧的大汉跑得比战车还快,又一蹬地高高跃起,飞到战场中央一拳朝阿蒙击下。

这个恩启都是盯上阿蒙了,把他打飞还不解气,又冲过来飞天一拳。这一拳的威力已经不如他挥出的前三拳了,但仍然气势磅礴令人不敢硬抗。阿蒙双手持杖挥向恩启都,这一次拳杖没有直接撞击,但是周围却有一阵狂风乱卷。

阿蒙的身形一晃,光影一阵扭曲仿佛换了一个位置,但其实还站在原地。他用了空间神术来抵御和化解这一拳的力量,同时感觉全身骨节一阵酸痛。恩启都也落地了,震的大地都在轻颤,又一挥拳朝阿蒙打来,这种硬碰硬的打法几乎无法化解,那爆发的能量能激散空间神术的移转效果。

阿蒙狂喝一声挥杖前击,拳头和法杖离了几尺的距离,空气中就爆发出一团白光,砰的一声将阿蒙凭空震退好几步才站稳。恩启都却没有乘胜追击,又突然转身向后一拳,隔空的力量砸在一柄直刺而来的剑尖上。

原来是梅丹佐赶到了,这位亲卫队长速度最快,将后面的车队与骑兵远远的甩开,战场上的声音非常嘈杂,而他施展神术尽量隐藏了自己的马蹄声,在隆隆的战车冲锋声浪下几乎是无声无息的杀到,借着奔马狂冲之力朝着恩启都的后心直刺。

梅丹佐用的是将法杖伪装成剑柄的神术重剑,剑身上带着淡淡的银光,剑尖前方却有螺旋型的气流飞旋,运转法力施展空间切割神术,配合这一剑的锋芒,是最难防的偷袭。

恩启都却没有让他得手,转身一拳又泛起金光,梅丹佐那柄珍贵的重剑节节寸断,手里就剩了一截光秃秃的法杖。力量的冲击将梅丹佐卷向了半空,他身上银色的铠甲也碎了,露出了里面穿的黑黝黝的蝎壳甲。梅丹佐在不远处翻身落地,但他骑的那匹骏马却远远的飞了出去,被拳风打的四分五裂连哀鸣声都未及发出。

右拳击退梅丹佐,恩启都再一旋身左拳挥出,这时斜刺里有一道银光斩来,是加百列轮着一柄战斧跃到空中狠狠的劈下。拳风与战斧相击,银光被打散,战斧也被崩开了碗大的缺口。加百列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头盔落地金色的长发散开,落到了的另一侧。

阿蒙凭空又取出一柄战斧和一面盾牌扔给了加百列,哑着嗓子喊道:“累死他!”

喊话的同时他已经挥舞着铁枝法杖再次冲向了恩启都,梅丹佐拔出腰间的蛇牙短刃也冲了过去,加百列自然挥舞着盾牌与战斧加入了战团。阿蒙下的命令是“累死他”而不是“打败他”,这位大陆第一武士简直不可力敌啊,只能尽量的困住他围斗,而且恩启都此刻已不在巅峰状态。

没人比阿蒙更清楚恩启都挥出的三拳之威是多么恐怖,换个人恐怕早已力尽需要休息了。人的体力是有极限的,晃晃悠悠的可以走一整天,但全力冲刺只能坚持很短的时间。恩启都相当于刚刚经历过全力的冲刺,绝对不能再给他喘息的机会。

四名大武士混战在一起,这一片战场烟尘四起飞沙走石,其他人根本不能靠近。此刻双方的战阵也终于交锋了,进入彼此的射程后,如雨般的箭矢射出。紧接着战车相撞一片人仰马翻,两军穿插交战在一起,四处传来呐喊声、武器的碰撞声、刀枪砍入骨肉伴随的惨叫声,大战全面展开。

……

这场大战一直进行到日影西斜。冷兵器互相砍杀的战争,士兵不可能挥刀砍一整天。一个正常人拿着沉重的武器挥舞格斗,一顿饭时间就体力不支了。正式的军团士兵至少都是修炼过体术的武士,他们的体力耐力当然远超过一般人,但也不可能持续高强度的作战。

正规大军团不是乌合之众,在没有溃散之前攻防都有组织,前线作战也是有层次的一波波推进,不断有生力军涌入战场组成新的阵线,掩护疲惫与受伤的战士后撤。在这种情况下,临阵指挥非常重要,但大战展开之时,两军主帅都没有指挥军队。

吉尔伽美什坐在战车上闭着眼睛,似是进入了忘我的冥想,身边的军阵隆隆的推进,各位将领早已清楚作战计划,只是按部就班的展开战阵。而埃居的主帅阿蒙是身不由己,他被恩启都一拳打了出来,然后在战场中央陷入混战。

埃居那边的指挥者成了乔治大神术师,站在高空之上号令全军。

双方第一轮战车冲锋都没有冲垮对方的阵形,穿插之后,步兵方阵也投入了战斗。冲杀的士兵们几番进退轮换,乌鲁克军团的战斗力确实强悍,乔治几乎把战阵上的后备军全部推上前线,这才勉强稳住阵脚,并趁着对方收拢战车时,又发起了几次反冲锋。

战车需要冲击速度才能发挥优势,所以不可能一次全部投入正面战场,需要在步兵阵线的掩护下轮番冲击,战斗就似一波又一波的浪涌交替碰撞在一起,异常的惨烈。

神官们组成大阵,吟唱声始终飘荡在半空,柔和的光芒洒落,最重要的作用是两点:一是安抚士兵的心灵,使他们忘记恐惧;二是给受伤的士兵止痛。在大部分的战斗中,受伤的士兵有半数是死于疼痛导致的休克,而并非伤势本身不可救治。

神术师们也会疲倦,在神术阵中的每一个位置都需要交替轮换,除了指挥全局的大神术师乔治一直坚持在第一线。埃居军阵不占上风,打的很艰苦,阵线在缓缓后退,但并没有溃散。这多少出乎吉尔伽美什的预料,这次出征一直势如破竹,今天才遇到了第一场硬仗。

乌鲁克军团中的神官们也没闲着,在做着与对方一样的事情,混战展开很久之后,吉尔伽美什仍然坐在那里没动。但乌鲁克军阵后方的高空中,却出现了一道人影,披着彩霞般的光辉像是一位神灵,显示的却是吉尔伽美什的身形面貌。

吉尔伽美什还坐在车中,另一个吉尔伽美什却出现在高空,成了主持神术大阵的中枢,而且开口下令指挥整个军阵的调动。吉尔伽美什不是神灵却能展示这样的“神迹”,远方空中遥遥相对的乔治暗暗叹息,他可没有这个本事。

已经形容不出这具体是何种神术,信息神术、空间神术、能量神术、元素神术?能凝聚意志化出自我的形像,却不是幻影。叹息之中乔治也玩了一点花样,一挥法杖给自己披上了漫天的霞光,只是一个简单的信息幻影神术,看上去倒也不失威风。

经过十几轮冲锋接阵之后,从上午打到下午,双方的士兵都疲累了。埃居军团的伤亡显然更大,但只要阵营不崩溃,死伤的差距并不会太大,毕竟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战团的最中央反而是一片真空,飞沙走石间发出各种巨响,四位大武士混战未歇。

前线上的士兵都交替冲锋好几波了,但阿蒙带着梅丹佐、加百列却与恩启都激战到现在,连一丝缓手的时间都没有。将士们累了,阿蒙当然也累了。

阿蒙只是一名七级大武士,但同时也是一名七级大魔法师,他用功之勤苦、耐力之持久、法力之绵长、意志之坚韧,几乎从没遇到过能够相提并论的人。不仅是因为他的天赋,而且也与苦难的经历有关,一般的大武士就算修炼再用功,恐怕也没有阿蒙的那些遭遇。

但是阿蒙今天可遇到对手了,恩启都简直是一位不知疲倦的战神。他刚开始那三拳确实尽了全力,此后阿蒙也没给他一丝喘息的机会,混战中各种手段都用上了。他们的战团周围各种能量激射,外面的人根本看不清,连侦测神术都被扰乱。

阿蒙和梅丹佐用的神术都很简单,就是以空间神术配合能量神术,增强一位大武士的力量,却暗含着大魔法师的法力,这一手应付恩启都是最有效的。激斗中的加百列都没发现任何异常,而且她本人也会使用神术辅助战斗。

阿蒙的铁枝法杖不仅带着澎湃的力量,而且还散射着各种可见与不可见的锋芒,他每一次被击退都咬牙立刻反攻,顶住了最大的压力。恩启都的拳套挥起带着淡淡的金光,每一次想向阿蒙发起连续的攻击时,另外两名大武士都及时掩护牵制,成了缠斗的局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