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23章 大陆第一武士

一见对方主帅如此做派,浑然不把埃居大军放在眼里,阿蒙也不想折了士气,轻轻的咳嗽一声。梅丹明白他的意思,挥手让亲卫左右分开,他一个人驾着阿蒙乘坐的战车也来到了战阵之外。

战车停下之后,阿蒙站起身来浅鞠一躬,朝着远处的吉尔伽美什说道:“乌鲁克城主,大陆上万民敬仰的英雄,您的功业曾令我十分敬佩。可是今天竟率领大军而来侵占不属于你的土地、残害异国的人民,又是为了什么?这里不是你的大军该来的地方,我欢迎您做客,却决不能容忍这种侵略的行径,请你的军队立刻撤退吧。”

吉尔伽美什也站起身来浅鞠一躬道:“阿蒙吗?我们曾见过面!你在幼底河上斩杀怪蛇挽救了乌鲁克城邦的子民,我为你的英雄行径表示感谢。听说你前不久生擒了哈梯国王并促成了两国的和谈,这功勋令我更加敬佩。但今天的战争非你我之战,我是受神谕的指引而来,要惩罚残暴的埃居君王。”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又用戏谑的语气道:“如果说撤退的话,你的军队已经按我的要求从边境撤到了这里,我非常感谢您这种热烈欢迎的方式。”

吉尔伽美什身后的军阵发出一片哄笑之声,将士们都在嘲笑埃居大军放弃边境的逃跑行为。这里是万军对垒的旷野,这俩人说话的声音也不大,却能让在场的每一位士兵都听得清清楚楚。

数千人的哄笑汇合在一起,如滚雷一般,但吉尔伽美什的声音却压住了这滚雷,仍然显得那么清晰。他展开了手中的羊皮卷文书开始大声的念诵,那上面的内容阿蒙早已看过,就是乌鲁克军团发出的战争檄文,体例就像一首对神灵的赞美诗。

吉尔伽美什每念一句,士兵们就发出一声欢呼,到最后这欢呼声竟成了激昂的呐喊,等这一篇檄文念完,他身后所有的将士们已经达到了斗志昂扬的顶点。

吉尔伽美什是一位九级大神术师,同样的九级成就,不同的人之间也是有差距的。比如阿蒙是一位七级魔法师,但其法力深厚手段高强,远远超过了一般的七级神术师,而吉尔伽美什显然达到了九级成就的巅峰。

他念诵檄文的同时,悄然运转了几乎是世上最高明的精神控制神术,一步步激发军队的士气。而他的声音传到埃居的军阵中时,带着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让人觉得不可战胜、不可抗拒,无形中就有一种信念游疑与动摇的感觉。军阵还没有正式冲锋,但交战已悄然开始。

阿蒙说话了,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一种奇异的震荡,就似贴着在场每个人耳边突然开口,让人有吓一跳突然回过神来的感觉。单凭神术成就,阿蒙自然比不过吉尔伽美什,但他做的也不赖。

只听这位埃居战场总指挥冷笑道:“您刚才念的名字太多,很抱歉,我没记住!难道巴伦王国无人了吗,一首诗也要凑几十个人才能写出来?尊贵的城主,这里没有鲜花和美酒,不是你吟诗的地方。想作战便作战吧,在我身后,全是与您一样的英雄!”

那篇檄文的最后,是赞美马尔都克的名衔称号,阿蒙的话显然是对这位神灵不敬。吉尔伽美什合上羊皮卷远远的看了他一眼,神情似乎有点想笑,但随即把脸一沉,举起右手向前一挥。他身后的军阵开动了,一开始的速度并不是很快,整齐的战车与两翼的重骑隆隆的向着埃居军阵推进,大地传来轻轻颤抖的声音,带着沉重的压迫感,似乎在敲击着每一个人的心脏。

军阵行进中的压迫感也是一种心理上的冲击,如果埃居军阵站着不动,随着对方战车的速度越来越快,冲到近前必然吃亏。面对的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军团,有些埃居士兵不自觉间小腿已经在轻轻的颤抖。

阿蒙站在车上朝天举起了左手,后方的军阵中传来了战鼓声。大神术师乔治亲自擂鼓,鼓声仿佛带着一种奇异的力量,能唤醒战士们的信心与勇气。

阿蒙又将手向前一指,埃居的战阵也动了,随着鼓声缓缓迎向对方的战阵。鼓声越来越密集,战阵推进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战车的冲击力渐渐爆发,将在与敌阵碰撞时达到最高潮。

随军的神术师们在阵地中布成了一座神术大阵,朱利安手持法杖飞到高空悬浮,天空不断传来飘渺的吟唱之声,似在激励冲锋的战士们忘记一切恐惧。双方战阵前推,同时淹没了吉尔伽美什与阿蒙的马车。

鲜明的刀枪晃眼,看不清彼此的情况,就在这时战场上的所有人又听见了吉尔伽美什的一声轻喝:“无耻而胆怯的埃居人,居然敢污蔑我行刺伊西丝神殿的所谓圣女,请仔细看好我这一箭!”

当众人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吉尔伽美什的箭已经射出来了,旷野上传出一片凄厉的咆哮声,就似千万头野牛在狂奔怒吼,就连双方正在加速的战车也为之一顿。吉尔伽美什在万军之中射出了惊天动地的一箭,他用的弓便是洪巴巴的长牙与蛇筋打造而成。

阿蒙一直盯着吉尔伽美什的动静,早就做好了准备,对方张弓搭箭时他也张弓搭箭。吉尔伽美什最恨大陆上的谣言,今天用这种方式来报一箭之仇。看着他的箭射出,阿蒙下意识中就与当日广场上刺客的那一箭相比较。

记得那刺客射出的是一支黑色的弩箭,足有五尺长、酒杯粗细,简直如梭枪一般。弩箭在空中遇到阻截,发出波浪拍击礁石似的轰鸣,只是连续停顿了几下,接着速度与方向不变继续朝着目标飞射。那支弩箭本身就应该是非常珍贵的神术器物,有能量神术附着在上面,强悍的不可思议。

吉尔伽美什用的箭矢虽然珍贵但也相对普通的多,就是以马革钢打造、表面镀以沉银镂刻着神术阵花纹的制式用箭。两尺长、一指粗的箭杆在阳光下像一道银色的闪电,旷野上卷起了恐怖的咆哮声,那是洪巴巴的怒吼在回荡。

阿蒙也射出了自己的箭,而且是一连三支,他用的箭与对方几乎是一样的,弓是用双头怪蛇的长牙与蛇筋制成。每一箭射出,都带着划破长空的锐利哨音,正击在吉尔伽美什的箭上。两支箭在空中相击,发出澎湃的爆炸声,阿蒙的箭随即被震裂成好几截飞散而开。

旷野中的咆哮似乎减弱了一点点,而吉尔伽美什的箭只是稍微停顿一下,接着速度与方向不变继续飞射,一连在空中三次交击,皆是如此。

阿蒙连发三箭,却没有挡住吉尔伽美什的一箭,对方的箭已经到了阵前,咆哮声带起的强烈的气浪掀翻了阿蒙前面的两辆战车。阿蒙没动也没躲闪,站在原地举起了铁枝法杖。

这时驾车的梅丹佐发出一声爆喝,拔出长柄重剑,带着耀眼的银光高高跃起斩了过去。空中一团银光无声无息的炸裂,梅丹佐被震了下来,那支箭刺破银光从半空朝着阿蒙继续射落。

这时又听见一声清喝,战阵的右方飞出一面沉重的盾牌,带着狂风砸向了那一箭。加百列也出手了,她离得位置稍微有点远,赶不及拦在阿蒙的身前阻挡,于是尽力扔出了一面巨盾。震耳的金铁交鸣声传来,门板一般的盾牌瞬间四分五裂,那支箭顿了顿,继续朝阿蒙飞来。

这时天空有无数光芒落下,形成五颜六色的防护罩护住了阿蒙的身形。

朱利安就漂浮在阿蒙上方的高空,主持军阵中的神术大阵,此时看见主帅遇袭当然要运转神术保护。那惊天动地的一箭终于放缓了速度,连续突破各种护罩,发出一阵阵荡漾的冲击波,那旷野中的咆哮声也渐渐平息。

阿蒙举起铁枝指着飞来的箭,它在法杖的尖端处奇异的停顿,就这样被阿蒙最后施展的空间神术定在了空中。阿蒙一收法杖,那支箭落了下来,他伸手稳稳接住。这支银色的箭热的发烫,就像在熊熊烈火中灼烧过一般。

不论这支箭射来的过程如何,身边的众将士见总指挥稳稳的将它接住,发出了一阵欢呼喝彩声。但阿蒙自己却心头骇然,吉尔伽美什用的就是战场中的制式神术箭,可是这一箭的威力显然超出了当日那刺客射出的一箭。

虽然看场面有惊无险,他接箭也很潇洒,情况却不一样。当日那刺客发出的是冷箭,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想到,事先根本就谈不上有什么防备,而今天吉尔伽美什是在战阵中射出,众高手早就严阵以待。

身边将士们的欢呼喝彩声紧接着却变成了骇然惊恐声,因为高空上有一个魁梧的身影挥起金色的拳头,正打向朱利安大神术师。

……

战场上发生事情太多太快,让人几乎反应不过来。吉尔伽美什射出一箭之后,闭上眼睛坐下开始作深呼吸,似是很耗力。就在这时恩启都却突然跳下了车,地面发出砰的一声响,烟尘四起,然后他高高的跃向了空中。

这位大武士跳那么高干什么?就算他跳的再高也不会飞啊!看他在空中跃起的弧线,应该恰好落在冲锋的军阵之前,难道他想赤手空拳的徒步带着战车军阵发起冲锋吗?

军阵冲锋,士兵们都高度紧张,集中精神只注意迎面而来的敌阵,等待那飞射的箭矢与梭枪,谁也不会东张西望抬头看天。因此恩启都高高跃起的时候,对面的埃居士兵几乎都没有注意到,而且他的速度也太快了,身形就像一道恍惚的虚影。

战车上的阿蒙却看得清楚,他刚接住从天空射落的一箭,正抬头望着那边呢。一见远处恩启都跃起的速度与高度,立刻张弓射出了一箭,用的正是吉尔伽美什的箭。这一箭不是朝天上射的,目标直指乌鲁克军团行进的前方,正是恩启都将要落地的位置。

这一箭却没有射中恩启都,但也不能够算射空。银色的箭杆直插入地面带着轰然之声,一股澎湃的力量掀翻了迎面而来的两辆战车。埃居队伍最前面的士兵们发出一阵欢呼喝彩,吉尔伽美什刚才那一箭的“战果”也是掀翻了埃居军阵最前面的两辆战车,此刻本方主帅回敬了同样的一箭,场面看上去是势均力敌。

阿蒙已经射出了四箭,最后一箭离弦,他感觉全身一阵酸麻,有那么一刹那很虚弱。这种射术可不像吃豆子那么轻松,是意志与力量的融合,精气神绷得比弓弦还紧,他需要缓口气才能恢复过来,但在这时,阿蒙张大嘴露出了骇然之色。

阿蒙的最后一箭没有射中恩启都,这位大武士哪里去了呢?就在阿蒙张弓搭上第四箭的同时,坐在远方战阵中的吉尔伽美什突然睁开了眼睛,站起身来朝天拉弓做出了一个射箭的动作。

他的弓弦上并没有真的箭,而是以能量神术虚凝成无形之箭射出,目标竟然是空中的恩启都!在恩启都跃至半空抛物线的最高点时,吉尔伽美什的无形神箭射中了他的后背,恩启都的蛇鳞甲上爆发出一团扭曲的光影,巨大的能量冲击无声的散射而开。

光影扭曲似乎融入了天空的背景,这位大武士魁梧的身形竟模糊不清了,他突然加速向斜上方疾飞而去,瞬间就到了朱利安的眼前,在扭曲的光影中挥出一只金色的拳头!

……

吉尔伽美什空拨弓弦射出的一箭,不仅带着强大的能量神术、扭曲光影隐藏身形的信息神术,甚至还有将能量转化为速度的空间移转神术。以凡人的血肉之躯根本承受不了这一箭,一般人看见恐怕会错以为吉尔伽美什要杀了恩启都,但这位九级大武士身穿蛇鳞甲却硬生生的受了这一箭,然后突然出现在高空上的朱利安身前。

谁也没想到啊,他们俩居然还带这么玩的,配合之默契简直难以形容!

吉尔伽美什射出这无声无息的第二箭之后,便放下弓坐在椅子上闭目冥想,进入了深深的沉定状态。这两箭绝不轻松,他也需要歇口气才能缓过来,对前方的大战以及空中的恩启都已经不闻不问了,好似充满了信心。

说起来慢,但这一系列变故发生的极快。朱利安运转神术阵护住阿蒙的身形,感觉不对刚刚抬起头,恩启都就已经到了。不能怪他没有警惕性,谁能想到一位大武士能从远方的敌阵中以这么快的速度飞到眼前呢?

一位八级大神术师可以瞬发高阶神术,心念一起,高空中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啸声,这是极高明的音波障神术,既是强悍的防守也是犀利的攻击,高频的震颤迎面祭出能将巨石击成粉末,但却挡不住恩启都的血肉之躯。

恩启都连速度都没有放慢,硕大的拳头直击而来,高空中又有一片刺耳的声音就像无数琉璃被打碎,音波障神术甫一发出就戛然而止。恩启都没有拿武器,他的巨盾与阔剑还留在马车上,此刻只带了一双很薄的金色拳套。

拳套不是手套,拳头握起手心是空的,只护住了手背以及手指的外关节,这双拳套是用洪巴巴九个蛇头分叉处、后背上那块最坚硬的蛇皮制成。恩启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扭曲的光影中一拳打出,拳头就似流星,拳套上发出金色的、带着尾焰的光芒。

朱利安右手持法杖,左手取出了两支卷轴,但已经来不及展开了。在这么近的距离几乎是面对面,展开卷轴也是在攻击自己,还不如直接自杀算了。况且展开卷轴也需要一点时间,对于他这样一位大神术师来说,还不如自己的瞬发神术及时。

朱利安的法杖一抖运转了气元素护铠术,周身的空气似乎凝固成了一层透明的厚厚铠甲,外层粘稠、越往里越坚韧,到最里层简直坚硬如钢。这是最高明的元素防御神术,也最适合在空荡荡的高空施展。

紧接着只听啪嚓一声,朱利安手中的法杖碎裂成好几截,又有砰的一声闷响传来,空中乱流激荡,这位大神术师的身体随着气元素护铠的爆裂,散开成一片血色的烟雾。

朱利安的气元素护铠还没有完全展开,就被恩启都一拳打爆了,施法时被强大的力量硬生生的打断,他手里的法杖也毁了。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一拳之威,气元素护铠炸裂,朱利安的身体如何能承受这种冲击,当即在空中化为一片血雾。

阿蒙正处于短暂的虚弱状态中,抬头听见尖锐的音波鸣响与气元素护铠的炸裂声,想救朱利安都救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高空中那一团血雾爆开。一位八级大神术师啊,大陆上高高在上的存在,象征着高贵的地位与神奇的力量,却被人像拍死一只苍蝇般一拳毙命,这恩启都还是人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