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21章 阿蒙升官了

但这位城主并没有因此受责罚,反而受到了法老的嘉奖。嘉奖也是应该的,因为塞特军团主要的战败责任在法老自己,而法老宣称取得了这场大战的胜利,自然要褒扬自己指挥的将领们。另一方面,罗德·迪克是屡败屡战,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城邦并收拢沙漠南部的残兵,不仅最大程度的减少了损失,而且迅速组织起后援,并坐镇海岬城邦保证了大后方的稳固。

安·拉军团的后勤船队能够顺利的通航,罗德·迪克也是立了很大的功劳。

当大军返回埃居境内时,罗德·迪克带领重新整编的塞特军团到边境线上接应,同时带足了慰问物资,好让法老犒劳将士,这一手安排让所有人都很满意。法老在沙漠里吃了这么多天的苦头,进入城邦准备好的行宫中暂时休养几天,总结战事之后再返回都城,各军团也在此分遣,分别回到原先的驻地。

罗德·迪克在边境关隘迎接了所有的军团,直到断后的安·拉军团全部安然返回境内。再见阿蒙时,这位城主是感慨无限,他抓着阿蒙的手道:“英勇的大武士、伟大的军团长,我不知怎样表达对您的敬佩!想当初您来到海岬城邦当众归还尼禄的遗物,我做梦也没想到您还会立下今天的功业。曾经有很多事,私心而论我对不起您……”

阿蒙打断他的话道:“城主大人,您何必这样说呢?想当初我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异国猎人,您给了我礼遇与庇护,并且公证了尼禄大人的遗嘱,让我得到那么珍贵的遗物,并没有一丝亏欠,您本人从来没有对不起我。甚至正因为您当初去了都克镇,才造就了今天的我,我心中充满感激。”

两人携手走进了埃居国境,此时的阿蒙已经可以与罗德·迪克并肩而行,这在几年前还是不可想象的。当年罗德·迪克到达都克镇时,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地位之尊贵几乎无法企及只能仰望。而阿蒙从未仰望过他,但也从未轻视过他,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他们本应该是最后一批进入海岬城邦的,城邦中已经准备好了欢庆胜利的盛大仪式,但这个仪式却被突然推迟了。刚刚从战场上撤下来断后的安·拉军团又接到紧急的命令,转身成为了前锋,去抵御突然扑向埃居国境的乌鲁克军团。

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竟然在此时发起了对海岬城邦的进攻!

吉尔伽美什选择的时机非常要命,埃居大军长途征战刚刚归来,主力军团伤亡惨重、兵疲将惫根本没有来得及休整。更重要的是除了安·拉军团之外,在沙漠中遭受溃败、长期被围困的荷鲁斯军团与伊西丝军团锐气已失,短期内很难再打硬仗。

军团毕竟是人组成的,人的体力和精力总有限度,在沙漠里折腾了几个月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回到埃居精神一放松,战斗力自然涣散,短时间内很难凝聚起来。先期到达海岬城邦的两个军团已经分批遣返了,只剩下了精锐的亲卫部队和高级将领,其余的士兵已经在返回驻地的途中。乌鲁克军团突然杀到,多少令人措手不及。

不幸中的万幸,因为阿蒙挟持国王促成了两国之间的和谈,法老大军已经撤回。否则的话,乌鲁克军团进攻的时机恰恰也是法老大军在沙漠北部被围剿之时,吉尔伽美什正可趁虚而入捡个便宜,仅凭罗德·迪克手中收拢的半支塞特军团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

两国之间的和谈是个意外,吉尔伽美什也没想到,他发兵时曾派使者给哈梯的战场总指挥歌烈写了一封信。信中强烈谴责埃居法老拉西斯二世的侵略行为,并且表示巴伦王国以及乌鲁克城邦愿意帮助哈梯共同战胜残暴的敌人,他将出兵袭击海岬城邦,切断埃居远征军的后路、占领他们的后勤基地,配合哈梯王国将法老大军消灭在沙漠中。

假如战局真的这么发展,包括安·拉军团在内的埃居远征军全部死定了,安·拉军团、荷鲁斯军团、伊西丝军团还有塞特军团都将面临全军覆没的命运。就算埃居本土的其他军团赶来救援,时间上也来不及,无非是前线大败之后再与乌鲁克军团来一场边境保卫战。

很可惜事态变化太快,吉尔伽美什派出的信使刚刚出发,埃居和哈梯已经完成和谈撤军了。等到乌鲁克军团进入叙亚沙漠的南部,法老已经带领主力回到了海岬城邦。吉尔伽美什趁虚奇袭的打算落了空,但他并没有改变行军计划,仍然率领军团直扑边境而来。

歌烈在撤军途中收到了吉尔伽美什的信,他只能苦笑着长叹一声。当时歌烈已经交卸了军团长以及战场总指挥的职位,并不再掌握大军。吉尔伽美什这封信来晚了,歌烈只是把信转交给国王处理。哈梯与埃居已经签订和约成为同盟关系,法老大军已经撤回了埃居境内,路西尔当然不会配合巴伦王国的军事行动。

而且另一方面,巴伦王国也未必是好意啊!乌鲁克军团渡过幼底河西进的同时,就在幼底河中游的另一个渡口、恩启都斩杀洪巴巴之地,巴伦王国的另一个城邦军团基什军团已经集结完毕,从巴伦王都来的精锐军团马尔都克军团也在渡口一带整装待发。那里是巴伦王国距离都克平原最近的位置,只要渡过幼底河沿着山地的边缘行军,三百里外就是内陆湖的东岸。

这两支军团在那里集结用意已经很明显,就是要趁哈梯与埃居两败俱伤时插一手,也介入都克平原的争夺。话说的还非常好听,是要帮助哈梯王国抵御强大的敌人。出动大军帮忙自然不能白干,事后提出要求让哈梯王国表示“感谢”,那么目标自然就是都克平原。

路西尔令宰相大人写了一封回信,很客气的拒绝了吉尔伽美什的“好意”,声明哈梯与埃居已经签订和平协议,并结成同盟共同抵御外敌,不劳巴伦王国以及吉尔伽美什费心云云。

回信的同时,路西尔派人乘坐飞梭赶往海岬城邦送出急报,将巴伦王国的军事动态告知法老。哈梯当然不会派军队越过沙漠去阻击乌鲁克军团,由吉尔伽美什和恩启都率领的这支强大的军团在大陆上可是人见人怕。但路西尔也很会说话,他在信中提到了巴伦王国的两支军团在基什城邦集结的消息,表示要在沙漠的北方重兵防范,与沙漠南方的埃居呼应,实际上的意思就是各管各的。

乌鲁克军团的行军速度太快,而因为战争爆发的原因沙漠上没有商队来往,沿途消息封锁的十分严密。法老是在接到路西尔急报的前一天,才知道吉尔伽美什的动态,当然是大惊失色。还好将领们都在身边,连夜商议之后下了好几道紧急命令——

正在分批遣返驻地的伊西丝军团与荷鲁斯军团紧急集结,伤病员按原计划回驻地休养,其余的作战人员重新整编。原先赶往海岬城邦增援的盖勃军团本来也准备返回了,此刻赶紧加速开赴前线。

这些安排或多或少都需要时间,当务之急是在前线挡住乌鲁克军团的第一波攻击。在身边大臣们的建议下,法老命令撤退途中断后的安·拉军团驻守边境迎敌,并任命阿蒙为战场总指挥。留在边境关隘的罗德·迪克则成为战场总军需官。

阿蒙升官了,从军团长一跃而成为战场总指挥,指挥的不仅仅是他原先率领的安·拉军团,还有罗德·迪克手中集结的塞特军团残部。那两个不满员的伊西丝军团与荷鲁斯军团重新整编开往前线之后,也将由阿蒙统一指挥。

如果不算非战斗后勤人员,安·拉军团大战归来尚未补充兵源,目前还有四千余人可以投入战斗;赛特军团能够投入战斗的只有两千多人;伊西丝军团和荷鲁斯军团重新整编到一起有五千多人可以投入战斗,阿蒙手中将指挥一万三千余名战士、数百名神官。

在后方的海岬城邦内,配合作战的后勤军需人员,运送辎重、修筑工事的民夫,总计超过了十万人。这几乎相当于歌烈在上一场大战中的地位,阿蒙猝不及防间就被推到了这样的风口浪尖。

阿蒙难道就这样受法老以及埃居群臣的器重吗?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这是一个只会有过不会有功的差事,甚至是送命的职位,换谁上都一样。阿蒙虽升了官,但也将是个顶黑锅的倒霉蛋,因为前线之战非败不可。

乌鲁克城邦是巴伦王国中除了王都之外最强大的城邦,而乌鲁克军团是大陆上公认的最强大的军团。吉尔伽美什前几年一直在招兵买马暗中训练与扩充军团,这一次有北方的王国主力掩护牵制,他并没有后顾之忧,于是倾全力攻击,共有八千名训练有素的精锐战士,带了近百名神官。

就算阿蒙指挥疲惫之师全军交战也讨不了好,更何况荷鲁斯军团与伊西丝军团尚未整编完毕开赴前线,就凭现在的安·拉军团以及塞特军团残部更不可能挡得住。

传说中大陆第一武士恩启都有万夫不当之勇,能于万军之中取主帅首级。不论这传说是真是假,恩启都斩杀了洪巴巴可是确凿无疑,阿蒙还是为自己的小命多想想吧。

在此之前还有个非常耐人寻味的小插曲。法老到达位于海岬城邦的行宫之后,阿蒙还在率领安·拉军团归来的途中,法老召集群臣商议,下了一道命令,让阿蒙交卸军团长的职务随他返回埃居王都,将有更重要的任命与丰厚的赏赐。

这个决定也不能说没有道理,安·拉军团是一支刚组建不久的杂牌军,是阿蒙一手打造了这支精锐之师,在大仗中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他本人也立下了不可思议的功勋,在军中的威望如日中天。假如阿蒙还留在军团长的位置上,如果有什么抗命之举,包括法老在内的其他人恐怕指挥不动这支军团。

阿蒙毕竟是异国人,根基尚浅不可能不遭受疑忌,至于众人疑忌他的原因就不必多说了。所以法老和众臣都认为,应该给阿蒙更高的职位和大笔的财富,但他却不适合再掌管这个军团。

法老派出的使者刚刚出发前往边境传令,紧接着就传来了乌鲁克军团大举进犯的消息。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在行宫中召开的紧急会议上,那些原本建议法老免去阿蒙军团长职位的大臣们,态度出现了逆转。众人一致建议法老立即收回命令,并擢升阿蒙为战场总指挥,于是阿蒙就这么升官了。

这个建议也不能说不对,通过刚刚经历的大战,证明阿蒙确实很会打仗,且如今声望正隆,任命他也是“众望所归”。

法老又紧急派出一位大神术师,操控飞梭追上已走到半路的使者,撤回了原先的命令换了最新的任命。

由于安·拉军团执行的是断后任务,阿蒙身为军团长走在大军的最后面,而安·拉军团先头部队已经到达海岬主城与边境中间。阿蒙没有接到法老发出的第一封命令,但是约翰却在半路上遇到了那位传令的使者。

约翰听说消息之后怒不可遏,拔出佩剑差点想砍人。没有人比约翰更清楚阿蒙为了打造安·拉军团付出了怎样的心血,刚刚得胜归来就被解除了军权。

信使也不敢招惹这名将军,只能赔笑解释,法老的用意是要擢升阿蒙担任更高贵、更重要的职务。约翰怒喝道:“放屁!阿蒙是一名武士,还有比帝国军团长更适合的职位吗?就算要任命他担任别的职务,也完全可以兼任军团长!那么年轻的大将军,总不能去担任帝国军务大臣吧,难道还想让他这位大武士去担任大祭司?”

约翰发起脾气来口不择言,身边还有杀气腾腾的军阵队,使者也吓得不敢多说了,只能解释自己仅仅是送信的,这是法老与群臣的决定。恰在这时,朱利安操控飞梭带着最新的命令赶到了,阿蒙不仅依然担任安·拉军团的军团长,而且成了战场总指挥。

约翰这一口气才算顺过来,根据这道命令,他立刻带领先头部队折返,去边境与阿蒙汇合。

……

阿蒙在回军途中接到了法老的最新任命,信使是与他有仇的朱利安。朱利安也是塞特军团的主神官,将留在前线听从阿蒙的指挥。不知这位大神术师此刻是什么心情,从私心角度会不会等着看阿蒙战败的好戏?但是战场上荣辱与共,如果前线战败,身为塞特军团主神官的朱利安也不会有好结果。

见到这位昔日曾派人千里追杀自己的大神术师,阿蒙什么废话也没多说,根本没有提起半句往事,先是公事公办的宽慰了几句,然后神色凝重的召集身边的将领们讨论作战计划。

如今在边境能够集结的部队,是安·拉军团的大部与赛特军团的残部,参与讨论的除了两个军团的重要将领之外,还有一名顾问,就是罗德·迪克的幕僚亚里士多德。阿蒙听说亚里士多德也在军中,特意请他来参加会议。但亚里士多德借口并不精通军事,在会议上一直没有说话。

众位大人们拿出地图和沙盘研究了许久,一致认为根本挡不住乌鲁克军团的攻击。

乔治大神术师叹了一口气道:“按如今的作战形势,就算荷鲁斯军团与伊西丝军团重新整编完毕赶到边境,我们也很难正面抵挡乌鲁克军团。”

约翰没好气的问道:“那两个军团不是号称帝国最精锐的作战力量吗?”

乔治欲言又止道:“那要看对手是谁、也要看如今是什么状况?假如是几个月前刚刚从埃居边境出发的荷鲁斯军团与伊西丝军团,当然不惧与乌鲁克军团决战,但现在嘛……”

朱利安皱眉道:“如果想势均力敌,必须等到增援的盖勃兵团也赶到前线与大军汇合。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乌鲁克军团的行军速度太快了。我只是有些疑惑,他们的作战目的是什么?他们最终不可能击败埃居帝国,又何必劳师远袭?”

阿蒙一指沙盘道:“乌鲁克军团的作战目的可以猜测,他们从东向西穿越沙漠,也没指望打败整个埃居帝国,只需占领海岬城邦东部这一片有水草与田地的疆域,建立战略要塞,从而控制叙亚沙漠全境。不要忘了,除埃居帝国之外,附近各国属巴伦的实力最强。”

阿蒙用手指在沙盘上沿着陆地最狭窄处画了一道线,将海岬城邦的土地划出去五分之二,暗示这片地方就是乌鲁克军团将要占领的目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