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20章 双方的胜利

哈梯那边也有十几个人,亚设王子、歌烈、朱古利、瞻别、华莱特、奥雷贝恩、阿菲、阿鲁卡等人也先到了,除了亚设王子与朱古利之外也一律都是大神术师或者大武士,但正中间的座位却空着,旁边还空着一张座位。

盛装重铠的约翰此刻心中感慨万分,想当初远放何烈山的时候,万万想不到今天会站在这里!正在这么想着,他突然发现所有的人都扭头看着一个方向,就连法老都情不自禁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全场再没有坐着的人。

远处的沙丘上缓缓驶来了一辆马车,车中坐着头戴金冠的路西尔国王,梅丹佐已经收起了短刃,挺胸按剑威风凛凛的侍立在国王的身侧。驾车的是一位面带微笑的年轻人,腰悬一把朴素的短刀,穿着军团长的礼服却没有披铠甲,正是生擒哈梯国王的传奇英雄阿蒙。

一位娇美的女子手持法杖骑着一匹白马跟随一旁,风吹开了她的斗篷,秀发在阳光下飘飞,白皙的脸庞十分秀美,神情却很严肃,正是国王的随行大神术师西莉娅。

阿蒙离得很远就停下了马车,亲手扶国王走了下来。梅丹佐也完成了自己的“护卫使命”,先向哈梯国王鞠了一躬,转身穿过神术阵走到了埃居大帐这边,冲法老行礼之后,按剑走到一旁站在了约翰的身边,就在那张空着的座位后面。在场所有人当中,梅丹佐的军衔是最低的甚至没有正式的爵位,他仅是阿蒙的亲卫队长而已,却是最近一段时间露脸最多的人。

阿蒙与西莉娅一左一右护送路西尔来到哈梯大帐前,这边所有人都向着国王行礼。国王点了点头转身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气度十分威严,似是终于找回了感觉。

阿蒙不笑了,神情庄重手按腰间的刀柄,单膝点地在国王面前行礼道:“国王陛下,我为了两国之间的和平而去拜访您,多谢您这么多天的保护,也请您原谅我的冒犯与失礼!”

路西尔露出了笑容,一摆手道:“我钦佩你的勇气,你是真正的勇士,我认为大陆第一勇士的称号应该给予你而不是恩启都。两国之间能够坐下来和谈,也是你的功劳,就凭这一点,足以原谅你的任何过失。军团长大人,请你回去复命吧。”

朱古利宰相走了过来,递给阿蒙一块铸着刀书的银板,上面写的便是哈梯王国提出的和谈条件。银板左上角还有一个浮雕的徽记,像风中的三叶草又像一株参天大树或射向天空的光芒,那是神灵恩里尔的象征图腾。

阿蒙接过这块银板起身走向埃居的大帐,穿过两座神术阵的交界边缘,来到法老面前跪下行礼,将银板举过头顶道:“伟大的法老陛下,安·拉军团的军团长向您复命,哈梯王国提出了和谈的请求,请您过目。”

法老一摆手:“阿蒙,我不认识这种文字,请你翻译一下。”

他真不认识还是假不认识,只有天知道,阿蒙跪在那里将银板上的内容翻译了一遍。刀书通常写在泥板上,但在这么重要的场合,哈梯王国特意准备了铸在银板上的文书,上面有恩里尔的徽记,表示已经在神灵面前起誓。

阿蒙念完了之后,有人接过了银板,法老这才低头笑道:“阿蒙军团长,我尊敬的大武士,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与高贵无私的品行,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你本人,没想到你竟会如此年轻!这一次你率领安·拉军团立下了前所未有的功勋,回到埃居之后,尽管提出你想要的赏赐。先坐下吧,我的勇士。”

阿蒙来到那张空着的座位上坐下,他的使命终于完成,在整个和谈的过程中再没有说一句话,显得相当的低调。接下来的时间是属于法老和国王的,歌烈、朱古利、瞻别、李奎德、沃尔德、布雷兹等人也参与了商讨。

真正的和约自然不会就是那么三个条件,令阿蒙微感惊讶的是,法老与国王竟然越谈越轻松,到后来气氛颇有谈笑生风的味道。最后取出了两块金板,由歌烈与李奎德当众施法在上面铭刻了天枢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份有明确文字记载的和平条约。

每块金板上都分别铭刻了草书与刀书,正面书写的是神文,背面书写的是世俗文字,除了恩里尔的徽记之外,草书的左上方还有一支鹰的浮雕,那是荷鲁斯的徽记。这份和约的大体内容如下——

一、两国之间和平共处、互不侵犯,谁也不可以派兵攻打对方的城邦。

二、在遭受第三方的攻击时,两国之间应该互相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抵抗共同的敌人。

三、划定疆界范围,叙亚沙漠以及都克平原是缓冲地带,两国的探险者都可以进入,并向各自的城邦以及国家缴纳赋税。

四、两国承诺互相将逃亡者交还原主。

和约的主要内容就是以上四条,哈梯原先提出的三个条件正式写下来的只有第一条,至于另外两条,脱离臣属国地位以及拆除境内的荷鲁斯神殿,和约的正式条文上没有写出来。因为没必要去写,只要签了这份和约,哈梯脱离臣属国地位已不言而喻,至于回去之后拆不拆荷鲁斯神殿完全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何必写在金板上触怒神灵呢。

和约中还提到两国将共同抵御外敌,显然是针对亚述与巴伦,假如这两国左右夹击争夺那片千里沃土,哈梯会很难受,不如拉上一个象征性的帮手,避免将来受三面围攻的困局。那片沃土如今有了正式的名称,叫都克平原。

从和约的内容来看,两国的探险者都可以进入都克平原,要么开垦荒野、要么开矿淘金、要么猎杀怪兽,需向各自的国家缴纳赋税,埃居帝国取得了进入都克平原的权力(利),但实际上意义不大。因为从埃居本土到达都克平原,需要穿越千里叙亚沙漠,如果双方的人都能自由进入的话,都克平原自然还是控制在哈梯王国手里。

至于最后一条互相将逃亡者归还原主,是法老提议加进去的。原本他们商谈的是归还战俘,在通常的战争中,战俘都会沦为对方的奴隶,既然是和谈,当然要把战俘都放回来。而两国法律中都有不得藏匿逃亡奴隶的条款,法老提议在和约中做一下延伸,于是加了这样一条。

阿蒙听见这最后一条时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说什么,因为在座的各位大人都一致同意了,并没有人单独征求阿蒙的意见。

在金板上铸字,两位大神术师现场完成,双方各存留一份,都要带回去供在神殿中,作为永远存留的象征。这场死伤无数的大战,竟迎来了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拉西斯二世与路西尔国王是越聊越投机,也许是为了巩固两国间的同盟关系,他当场又提出了另外一个请求,娶路西尔国王的女儿。

这算哪门子事啊?阿蒙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再看对面的西莉娅神情也有些不悦,她是王室贵族,国王的女儿就是西莉娅的堂妹,法老竟然提出了这个要求。令阿蒙感到意外的是,路西尔非常高兴的答应了,并当场就商定了迎娶的日期。这下可好,阿蒙前一阵子等于挟持了法老陛下的岳父!

和谈完毕之后,就在两座大帐间的空地上拼成了一张椭圆形的大桌,双方的人各坐一边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美酒佳肴摆满了桌子,都是世上难得一见的珍馐美味。阿蒙默默的坐在一角,看着这一出好戏从高潮终于走向落幕,尽量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不料还是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酒到半酣之时,哈梯国王路西尔突然举杯道:“我提议,敬我们的大陆第一勇士阿蒙一杯,如果没有他的英勇行为,也不会有今天这欢乐和平的一幕!阿蒙,两国的大军与人民都应该感谢你!”

国王敬酒不得不喝,阿蒙站起身来一饮而尽,谦恭的说道:“我只是一名小小的军团长,第一次带兵出征而已,大陆第一武士的称号万万不敢当。”

哈梯王宫的首席神术师瞻别也站了起来,举杯道:“阿蒙军团长,您千万不要谦虚,国王既然这么说了,那在哈梯军民眼中,您就是大陆第一武士!想那恩启都号称大陆第一武士,也不过是匹夫之勇,何曾建立过您这样的功业?”

阿蒙只得继续喝酒,并解释道:“我只是一名七级武士,怎能与斩杀神灵的恩启都相提并论?请您千万不要捧杀我!”

哈梯宰相朱古利也端杯站了起来:“谦虚是一种美德,诚实也是一种美德,您的谦虚掩盖不了我们的诚实,这是我们给您应有的评价。您这么年轻就已经是一名大武士,第一次带兵就能将一支杂牌军训练成精锐之师,前途不可限量啊。假以时日,简直是所向无敌,这才是令人最敬佩的!见识了您的勇敢,我甚至怀疑,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您不敢做的?……法老陛下,您说是不是?”

国王端杯敬酒仿佛就是一个信号,他手下的大臣轮流起身向阿蒙敬酒,言语之中是越捧越高啊,听得阿蒙后背都冒汗了。他挟持了哈梯国王,这是对方的奇耻大辱,这些人不可能不恨他。在这种场合说这些话当然是不怀好意,可偏偏叫人无法反驳,人家都是笑着在敬酒。

这帮身居高位的人,玩起权谋来当然都是行家。阿蒙是法老麾下的军团长,他的胜利当然也是属于法老的胜利,可偏偏法老的大军打了败仗,只有他打了胜仗而且还生擒了哈梯国王。这些人当着法老以及其他军团首领的面,单单只夸奖阿蒙,这是把他架到火上去烤啊。

再看李奎德、龙腾等人的脸色都很尴尬,法老听见问话,微笑着举杯答道:“我很欣慰,帝国中能有这样勇敢的将军,而且我也坚信,在座的所有人也与阿蒙一样忠诚与勇敢,为阿蒙干杯,为神灵干杯!”

埃居这边所有人一起向阿蒙举杯,阿蒙硬着头皮也举杯道:“荣耀归于伟大的法老,归于至高无上的神灵指引!”同时心中暗暗闪过一念:“指引的荣耀,归于一只猫。”

宴会之后,双方各归大营按约定撤军,法老大军获得了安·拉军团送来的军需给养,浩浩荡荡穿越沙漠回师,并命令军阵齐整的安·拉军团断后。

和约签定了,双方都宣布这是自己的胜利,将在神殿的石柱上铭刻诗篇颂扬神灵与君王的功业。做为哈梯一方,宣布大胜是理所当然,因为他们摆脱了臣属国的地位,并击退了法老的大军,逼迫对方签定了互不侵犯的和平条约,并以平等的身份成为攻守同盟。当各地的荷鲁斯神殿被拆除之后,国王与神灵的荣耀都到达了顶点。

拉西斯二世也宣称这是自己的胜利,他发动大军远征,生擒了对方的国王,逼迫哈梯首先提出和谈,并签定了同盟约定,将几十年来一个潜在的敌人变成了盟友,并象征性的取得了在都克平原的利益。

这场战争也成就了另外两个人的声名,就是歌烈与阿蒙。

哈梯大军是歌烈指挥的,是他率领军民击败了强大的埃居帝国,也是他亲自谈判解救了被挟持的国王,达成了所有的目的。歌烈在叙亚城邦的威望本就无以复加,如今在整个哈梯国内都受到了热烈的赞颂。

撤军之后,歌烈就辞去了临时担任的军团长职务,不再指挥军队,前线总指挥这个职位随着战争的结束也不复存在。国王给了他最重的赏赐,也打算给他最高的荣耀,想任命歌烈为恩里尔主神殿的首席大祭司,也就是整个哈梯王国的首席大祭司。

哈梯王国有三名九级大神术师,分别是歌烈、瞻别与原先的恩里尔主神殿的首席大祭司约拿。这一次国王想任命歌烈取代约拿的位置,不论是否情愿,但已经没有更高的赏赐了,在这一场国战中,歌烈多少有功高震主之嫌。

王国宰相朱古利是歌烈的支持者,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侄子拉斐尔就是歌烈最喜爱的学生,这种关系使朱古利认为歌烈与自己应该是政治上的同盟,任命他为王国首席大祭司也是宰相大人的建议。

不料歌烈本人却拒绝了,仍然要求只留在叙亚城邦做一名主神官。如果换一个人,这么做是不识抬举,国王的任命怎可以拒绝?但以歌烈的身份与威望,有足够的资本去拒绝国王的好意并提出自己的要求。

国王答应了,又给了叙亚城邦一笔厚赏,免除其三年赋税,并任命歌烈为哈梯神术学院的首席元老。这是一个荣耀性的象征职位,其地位与王国首席大祭司相当,却不掌实权。

以歌烈的身份,已经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行事,但是年轻的军团长阿蒙还没有这个资本。这一战让阿蒙的威望如日中天,但处境也颇有些微妙,他的资历太浅了,功劳又太大了,如果光芒过于耀眼,多少让那些战败的将军们脸上无光。

不知阿蒙在军团中的威望是否超过了神灵,但是他手下的士兵在回答别人提问是来自哪个军团时,都骄傲的挺胸答道:“阿蒙军团!”而不提神灵“安·拉”的名字。在民间,人们也习惯性的称呼安·拉军团为阿蒙军团。

这些都是后话,此刻率领大军穿越沙漠撤退的阿蒙只想着一件事。法老已当众承诺,返回埃居之后他想要什么赏赐尽管提出来,阿蒙只想要法老释放都克镇的族人,他将指引他们返回家乡。林克的部落已经将前期工作准备的差不多了,摩西等人回去之后立刻就能建立家园,都克平原的中央已有一块很好的立足之地。

他所立下的功勋,足以让法老答应这样的请求。玛利亚曾提示与帮助他怎样达成愿望,而阿蒙做到了!

撤军的路上太平无事,安·拉军团士气高昂,远望一片衣甲鲜明,与刚离开埃居相比,简直有脱胎换骨之别。再看前阵指挥官约翰,骑在马上就是一位威风凛凛的帝国大将军。可奇怪的是,一向爱耍威风的梅丹佐却显得很沉默,一路上恍恍惚惚若有所思的样子,几乎没怎么说笑。

阿蒙曾经有过类似的经历,但梅丹佐是通过另一种途径突破了这种心境,终于也成为了一名大武士与大魔法师。在刚刚迈过这道门槛的时候,确实需要好好的体会那前所未有的感觉,就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阿蒙也是一名七级大魔法师与大武士,现在他的传人梅丹佐取得了同样的成就,阿蒙并没有半点妒忌之心,而是非常高兴,现在这种时候,他身边迫切需要高手。

撤退不是作战,大军行动的速度并不快,大半个月后才来到海岬城邦的边境关隘,阿蒙又遇到了海岬城邦的城主、塞特军团的军团长罗德·迪克。罗德·迪克这一次可真倒霉,安·拉军团是三战三胜,而他率领的塞特军团是三战三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