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19章 虚席以待

阿蒙首先动的第一枚棋子是他自己率领的安·拉军团,向北进攻哈梯的南纳尔军团大营,淡淡说道:“今天中午,南纳尔军团的军团长已经来了,我想歌烈大人也见过他了,这一仗打了,在这个侧翼战局上我没输,还可以随时发动进攻。”

歌烈点了点头:“你能将一支杂牌军训练成今天这个样子,令我很佩服。南纳尔军团确实已不占优势。”说着话他将南纳尔军团的大营向后退了一步,又微笑道:“那我就让你先进一步。”

阿蒙一指沙盘:“这样的话,我就能抢到水源,后勤补给的压力大减。”

歌烈仍然点头道:“是的,可以让你这支军团支撑更久,但长远看也赢不了。南纳尔军团后面依托的是叙亚城邦,兵员与后勤补充非常方便,而安·拉军团远离本土。就算你能打胜仗,主战场一旦溃败,哈梯大军包抄过来,安·拉军团也是被全歼的命运。”

阿蒙叹了口气:“决定形势的还是主战场,海岬城邦不会不救援法老,而你们会在沙漠中央阻击。”他又从海岬城邦移出一枚棋子放在沙漠中央。

歌烈:“你看的很清楚,我们的作战目的就是击溃所有的援兵,让法老大军不战自败,这一仗你还怎么打下去?”

阿蒙不说话,又直接从埃居本土罗尼河入海处移出了两枚棋子,直接渡海攻向哈梯王国的腹地,登陆之后直扑王都,然后解释道:“以埃居帝国的国力,至少还可以调集两个远征军团,这一次法老并没有动用海军。如果放弃这边的战场,直接从海上攻击,你们来得及回援吗?原先驻守海防的南纳尔军团已经被盯死,主战场那边的恩里尔军团与阿努军团距离又太远。”

歌烈皱眉道:“为什么要这么打呢?法老的目标是原都克镇一带的千里沃土。如果直接渡海攻击哈梯王都,损失将极大。虽然我国王都一带兵力空虚,但调集两个驻防的军团也是可以的,依托城池完全能守得住。”

阿蒙叹息道:“此一时彼一时啊,如果远征大军在沙漠中覆没,拉西斯二世要么死了要么逃了回去,战争的意义就完全改变了,将会成为国与国之间的复仇之战,而不仅仅是争夺一片新的疆域。说句实话,如果埃居现在就以举国之力渡海攻击,你们非撤军不可,国王陛下也不敢打赌王都能守住吧?”

歌烈眯起眼睛道:“这只是假设,无论如何结果都是两败俱伤,谁也不能成为胜利者。”

阿蒙又叹息道:“世上很多事,明知不明智,可偏偏有人还是会去做。谁说没有胜利者?您再仔细看一看。”他又动了两枚棋子,竟然是来自亚述与巴伦两个王国,分别从北绕过高原、从南越过沙漠双线夹击。

歌烈眉头一皱:“这两枚棋子不归你指挥。”

阿蒙一笑:“整个埃居的大军也不归我指挥,但在这盘棋上能用的就是我的棋子。如果法老死了,埃居一定会复仇,如果法老逃回去了,以他的脾气也一定会雪耻,直接渡海攻击是最佳的选择。这一战无论结果如何,哈梯都将元气大伤,而埃居短时间内也无力发动远征。千里沃土就将出现在这里,你认为亚述或巴伦不会参与争夺吗?”

歌烈长叹一声:“都有神灵的指引,谁也不会放弃的。但战事如此进行,只是军团长您的个人推演而已,实际上根本不会发展到这一步。如果今天就听说埃居帝国的战船大举出海,我立刻就会下令回师,不能拿整个王国的命运冒险,更不能拿多少万人的生命去赌。可惜你是阿蒙,不是埃居法老拉西斯二世。”

王国宰相朱古利在一旁也看明白形势了,突然说了一句:“其实这盘棋还有另一种下法,让沙盘上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大神术师西莉娅好奇的问道:“宰相大人,您想怎么下呢?”

朱古利看了歌烈一眼却不说话,歌烈也沉吟无语。阿蒙却笑了,笑着向西莉娅解释道:“宰相大人的下法很简单,就是把我杀了。”

然后他又环顾桌边众人道:“杀了我很简单,调集重兵围攻这座帐篷就可以,诸位大人都可以躲的远远的不受波及。但这么做还要考虑到两点,第一,就算我死了,拉西斯二世或者埃居的下一任法老未必不会按我刚才说的做。第二,如果我死了,你们能把国王的死讯封锁多久呢?又打算拥立哪一位王子继位?”

在座所有的人包括路西尔在内,大家的脸色全黑了,国王看向宰相的目光一瞬间变得阴沉无比。朱古利赶紧欠身解释道:“国王陛下,老臣绝非这个意思!”

国王的语气低沉并没有明显的怒意:“宰相大人,我知道你对王国是忠心的,这里只是在谈种种假设,有什么话不妨都说出来。我是国王,必要时也应该为王国牺牲!阿蒙,你继续吧。”

阿蒙向国王点头致谢,又接着说道:“我不能保证自己的死活,但既然来了就不怕死,如果哈梯国王死在这里,会有什么后果呢?梅丹佐,你说一说。”

梅丹佐终于捞着了说话的机会,手持短刃道:“如果严密封锁消息,就不提军心动摇了,假设哈梯大军还会大获全胜。但据我所知,国王陛下并没有指定继位人,这次带着亚设王子御驾亲征,宰相大人也在军中。至于王都那边,留下了您的长子艾尼斯监国,内务大臣辅政。

这两位王子应该都是国王陛下最喜欢的儿子,传位于谁犹豫未决。而他们对王位都有争夺之心,身边也各有势力支持。如果国王陛下还在,自然没什么问题,可是莫明其妙突然死在这里,局面就复杂了。

亚设王子掌握大军,身边的人只要推他登上王位,都有拥立之功。但艾尼斯王子留守王都占了便利条件,完全可以指责亚设王子弑君弑父之罪,在群臣拥护下自行继位。不用外敌来攻,哈梯王国自己就有内乱。我是一个直性子的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国王陛下千万不要怪罪。”

来之前,乔治大神术师分析过哈梯王国的形势,确实面临着王位之争,尤其是一位王子领大军在外,另一位王子却在王都监国,一旦国王死了又没有正式指定继承人,发生这种内乱的可能性非常大。梅丹佐是现学现卖,当众把这种预测说了出来。

歌烈等大臣都不敢说话了,尽管两位王子的继位问题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但所有人只会在私下谈论,否则传出去都是意想不到的麻烦。

能开口的只有国王本人,路西尔莫名露出疲倦之色,缓缓道:“其实拉西斯二世也有同样的麻烦,他如果死在远征途中,埃居帝国也将有王位之争,恐怕也要内乱一阵子。”

阿蒙微笑道:“是这样的,但陛下还是先考虑自己吧,您是一位尊贵的国王,没必要给我陪葬。”

国王终于抬头问道:“诸位大人,如果埃居答应我们所有的条件,哈梯王国不战而胜,他们又会提出什么条件呢?”

歌烈与朱古利对望一眼答道:“那要问法老与他身边的大臣们,阿蒙军团长恐怕做不了主。”

阿蒙想了想说道:“我有个建议,两国之间签订互不侵犯的和平条约,具体是什么内容可以商谈,并在各自的神灵面前起誓。以拉西斯二世的脾气可能还抱有幻想,我派使者将消息送去,如果没有回复的话,或许还有一战才能坐下来好好谈。”

路西尔问道:“宰相大人,战场指挥官歌烈大人,你们同意吗?”

歌烈长叹一声:“那就让阿蒙派使者去试试。……但你能派谁去呢?”

阿蒙笑着一指梅丹佐:“我身边只有这名亲卫队长,先派他去安·拉军团通知这里的消息,再赶往法老大营说明情况。恐怕还需要你们派人护送,走的是越快越好。”

歌烈想了想:“我建议由西莉娅操控飞梭,阿鲁卡随行保护,带着国王的命令护送这位勇士以最快的速度出发。”

路西尔点头道:“很好,我这就下令,等候埃居法老的回复。”

……

梅丹佐走上了有生以来荣耀的顶点,乘坐飞梭在哈梯国王的随行大神术师与大武士的护送下,返回了安·拉军团的大营。当士兵们得知哈梯国王已被阿蒙生擒的消息之后,欢呼声响彻云霄。

再从这里出发赶往法老大营时,主神官乔治也操控另一支飞梭跟随,在空间法器里尽量带了一批给养物资,虽然对于大军来说是杯水车薪但也聊胜于无,他必须趁此机会向法老解释为何没有按命令立刻拔营东进。

因为安·拉军团正在与南纳尔军团激战,而沙漠里的哈梯主力已经布好了防线,所以军团长阿蒙才会孤身冒奇险建立奇功,挟持了哈梯国王,逼迫哈梯大军主动谈判。

拉西斯二世得到梅丹佐送来的消息,首先是一阵狂喜,重赏了这位送信的使者与一道前来的乔治,接着又有所不满,反问梅丹佐——阿蒙为什么不逼迫哈梯国王投降?

不用梅丹佐多解释什么,法老身边的大臣们都劝说陛下不能这么想。哈梯大军占尽优势,不可能因为一个国王而放弃整个王国的国运,假如路西尔宁死不屈,阿蒙也没有任何办法。更何况大军在外,一位受挟持的国王所下的命令,能不能被执行还有很大的疑问。

拉西斯二世多少还有点不甘心啊,已经把对方的国王捉住了,仍要答应对方提出的苛刻条件,怎么能服气呢?他让梅丹佐回去复命,同意撤军,但哈梯仍然要臣属于埃居帝国,两国之间不再交战,恢复成战前的关系。

路西尔与歌烈等人当然不能答应这样的条件,阿蒙又派梅丹佐回来传信,转达了哈梯方面的态度,所提出的三个条件不可以更改,要谈就谈其他的事情。真是法老一张嘴、梅丹佐跑断腿,几天之内来回好几趟,幸亏有大神术师驾驭飞梭代步,否则非累死他不可,英雄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法老之所以犹豫不决,因为他还对大军的处境抱有幻想,希望海岬城邦方向的援军尽快赶来。就在梅丹佐飞来飞去的同时,沙漠中又爆发了一场战争,海岬城邦紧急赶来的增援军团被击溃,无法越过哈梯大军的防线与法老汇合。埃居大军即将面临水尽粮绝的处境,就连作战的箭矢也所剩不多了。

法老终于决定低头了,与此同时,有另外几件事也引起了哈梯的担忧,决定尽快和谈。

根据密报,巴伦王国正在乌鲁克城邦集结军队,吉尔伽美什所率领的乌鲁克军团好像有动作,却不知针对什么目标。巴伦是一个城邦联合王国,所有的军团都是以城邦的名字命名,其中吉尔伽美什与恩启都所率领的乌鲁克军团是最强大的。

另一方面,埃居国内也集结了两支军团,其中盖勃军团已经在开赴海岬城邦的路上,而另一支奥斯里斯军团是海军,已经出现在罗尼河入海口处。虽然这两支军团赶不及救援法老大军,但若投入战斗,哈梯也将付出极大的代价。

盖勃与奥西里斯军团原本是分别防御帝国北疆与南部沿海的主力,这次留下了一半兵力驻守原地,再从各城邦守备军中补充了另一半兵力,重新形成整编军团开拔。这与阿蒙在沙盘中下的棋有点区别,埃居的后续大军摆出的态势是海陆并进。

还有一则消息是最令哈梯国王担忧的,有谣言已经传到了哈梯王都。据说路西尔国王在阵前遇刺,歌烈密谋拥立亚设王子继位,并将挟大胜之威返回王都。偏偏路西尔被阿蒙挟持,没法在大军面前公开露面辟谣,暂时也不可能返回王都稳定局面。艾尼斯王子也在安排应对之策,哈梯政局充满变数。

双方有各自的难处,都没法再拖下去,梅丹佐往返七、八趟之后,终于决定和谈。埃居方面提了个条件,让安·拉军团带着辎重补给与法老大军汇合,哈梯军队沿途不得阻拦。歌烈答应了,同时命南纳尔军团也东进与大军汇合。

于是两国之间出现了一场奇异的行军,安·拉军团精锐开道、重兵护送着后勤队伍穿过沙漠东进。在他们的北方不远,沙漠与草原的边缘,南纳尔军团也是齐头并进,互相之间盯得死死的。

主神官乔治已经回来了,和后面的辎重队伍走在一起,但军团长阿蒙却不在,率领亲卫开道的是约翰将军。两支军团的前头部队在行军中碰过几次面,虽然没有交战但是嘴仗没少打。对方的军团长奥雷贝恩讽刺约翰等人只会躲在后方让长官去冒险,作战不利却搞绑架挟持的卑鄙勾当。

约翰则毫不客气的回答:“又不是没斗过,谁胜谁败自己心里清楚!不服气的话,咱们谁也别依靠后援,就在沙漠里摆开战阵来一场,我们可不怕你们!”这些当然是赌气的话,但这两个军团真的来一场的话,如今的安·拉军团确实丝毫不畏对方。

国王在重重禁卫的护送下,走在南纳尔军团以北,他还有两个贴身“保镖”。国王坐在马车上,梅丹佐站的笔直,手持短刃就在他身后。这辆车上没有别的卫士,架车的御手竟是阿蒙。

大神术师西莉娅没有坐车,骑马在一旁跟随,她劝阿蒙道:“军团长大人,您何必亲自做车夫呢?”

阿蒙笑着答道:“我曾亲眼见到大陆第一武士恩启都为吉尔伽美什驾车,今天我为国王陛下驾车又有什么不可以?是我挟持了国王,也是我提议和谈,当然有责任亲自将国王送到谈判的会场。”

西莉娅提醒道:“你可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阿蒙:“您是说决斗吗?未免太心急了吧,我还要指挥我的军团撤回埃居,等一切安定之后,我会派使者来找你,专门约定那场决斗的时间与地点,绝不食言。”

……

和谈的会场已经准备好,就在沙漠中支起了两顶大帐,门对门相隔二十尺远。桌子和座位都放在大帐门外,大家面对面谈判,而军队都退到远方。为了以防万一,两边的大神术师们在大帐中各布置了一座防御效果极为强大的神术阵。

神术阵的交界边缘就在空地中央,突破这个边界,任何异动都会遭到强大的力量攻击。

埃居这边有伊西丝军团的军团长龙腾、主神官沃尔德、前阵指挥官龙影,荷鲁斯军团的主神官李奎德、前阵指挥官范·布雷兹,安·拉军团的主神官乔治、前阵指挥官约翰,再加上法老身边的重要护卫总共有十几人。

拉西斯二世坐在正中间,除了法老本人与约翰之外,其余的人一律都是大神术师或者大武士。各军团的军团长与大神术师们有座位,其余的武士们都佩剑站立,前排还空了一张座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