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18章 请您再下一盘棋

朱古利又说道:“法老与埃居主力军团在这里,是一枚吸引援军的棋子,我们的作战计划就是一步步消灭这些援军。等到后援相继被消灭,法老的大军也终于支持不住,拉西斯二世想逃跑也晚了。我们可以从容集中所有的高手去阻击,就算不能将之生擒活捉,也可以在逃亡的路线上击杀他,总之这个人不能放回去。”

歌烈手抚椅背又说道:“这是用兵之正道,也是最佳的结果,首先消灭的应该是安·拉军团,那是一支战斗力很弱的杂牌军。但不知为什么我总有些担心,他们的军团长阿蒙虽然年轻也是第一次带兵,可此人的经历曲折充满了神奇的遭遇,说不定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已经提醒南纳尔军团多加防备,可还是有点不放心。”

亚设王子笑道:“歌烈大人不必多虑,那阿蒙不过是一位年轻的大武士,就算有再大的本事,又怎能指挥一支杂牌军改变整个战局?一个南纳尔军团就能把他盯的死死的。我们已经拦截了好几位法老派出的信使,得到确切的消息,安·拉军团将不得不离开海岸线孤军东进沙漠送死,我们不是早就准备好了吗?”

正在这时,西莉娅派人送的密报到了,是一名六级神术师驾驭飞梭连夜赶来。众人听说国王被阿蒙挟持的消息,全部惊讶的跳了起来,真是晴天霹雳啊!如果就论战事,让阿蒙把国王给杀了,哈梯大军仍然按刚才制定的作战计划行动,同样能大获全胜,大不了事后换一位新国王。但谁也不可能说出这种话来,更不可能这么办。

而且另一方面,军心与士气的动摇是无法估量的,战局形势恐怕会有意想不到的改变,首先要考虑的必须是怎样救出国王。几位大人经过紧急磋商,决定让亚设王子留在大军中暂时指挥全局,歌烈亲自驾驭飞梭带着宰相大人赶到了国王的营地。

歌烈没有带一名亲卫,这位大神术师将形势看的很清楚,刺客只有两个人,所依仗的就是手中挟持的国王,去再多人也没用,更何况歌烈本人已经是哈梯王国数一数二的高手。对方抓住国王必然是要求和谈,所到场的应该是哈梯王国说话算数的重臣,才能当场决定很多事情。

……

梅丹佐与阿蒙挟持国王在大帐中“休息”,一夜都没有动静。第二天早上阳光明媚,野外的空气十分清新,丛林间还能听见鸟儿清脆悦耳的叫声。几年前这里还是荒凉的戈壁,何曾听见过鸟鸣,大洪水过后,确实发生了太多的改变。

西莉娅用侦测神术扫描过大帐内的动静,国王和那两名刺客一直都在,但是后来她的侦测神术遇到了另一种扰动,对方似乎也在施展神术侦测着周围,但并没有排斥她的窥探。

“两位勇士,我们给国王陛下送早餐来了,你们也需要吃饭,请打开大帐的门。”借着送早餐的机会,西莉娅终于决定进入大帐看看情况,至少要确定国王陛下安然无恙。

“早餐就不必了,我们来此做客也不能怠慢了主人,正准备伺候国王陛下用膳。诸位想见国王,那就进来吧。”帐蓬里传来阿蒙的声音,前帐厚重的门帘无风自卷向上挑开。

送餐的阵容可真强大,西莉娅手持法杖,身前凭空飘着一个托盘,阿鲁卡与阿菲这两名大武士腰悬武器,也各捧一个食盘跟随在后面走进前帐。然后所有人的眼睛珠子都瞪大了,仿佛看见了比国王被绑架更不可思议的事情。

前帐里有三个人,阿蒙站在桌边用不知从哪里取出的器皿正在煮肉汤,难怪帐帘一挑开就闻见一股诱人的香味,他手边还放着几张烤的酥热的面饼。国王在阿蒙对面的座位上坐着,面前放着一个空盘子和一杯酒,那酒呈浅玫瑰色,气息十分香醇,显然是难得的好酒。

梅丹佐站在国王的身侧,拿着一把锋利的短刃好像在修指甲,刀尖绕来绕去就对着国王的颈侧,以侦测神术扫过,那把短刃中还传来一阵阵咆哮声,带着冲击心神的震撼力量。在桌子正中央放着一件神术器物,似黄金打造的底座镂刻着奇异的花纹,像是一盏灯,灯芯位置的神石仿佛正在发出看不见的光芒。

这正是追逝之灯,此刻置于一个神术阵的阵眼,再看帐篷的四角,竟依次放着好几枚大地之瞳与风之魅舞,组成一个非常精妙的神术阵,能够随时察觉到大帐内外的各种动静,如果运转法力去激发的话,它的侦测范围完全可以笼罩住整个营地与上方的天空。

在前帐看见的只是这个法阵的一角,实际上阿蒙用这座大帐前后三进的空间布成了神术阵,分别用了十二枚大地之瞳和风之魅舞,且不说这法阵的效果有多么神奇,仅仅是所用器物之珍贵就令人咋舌!

西莉娅本还想找个破绽救出国王,她所忌惮的是阿蒙手中的毁灭风暴。但此刻看见这个法阵以及梅丹佐手中的短刃,这位大神术师已经意识到就算没有毁灭风暴,她也不可能从刺客手中将国王安全的救出来。

这座神术阵处于一种持续的激发状态,只要周围有任何异动,追逝之灯就能立刻做出反应。还有一点情况令人微感惊讶,要维持这座神术阵的运转,所需的法力并不是很强,但想日夜不停的监视周围的动静,却是一种绵绵持久的消耗,一般的神术师恐怕受不了。而现在显然是梅丹佐在运转法阵,看来这两人都会神术且法力持久绵长,对此并不在乎。

但比起帐蓬里的另一件事,这个神术阵已经不算什么了。

阿蒙和梅丹佐并没有失了礼数,国王坐着他们站着,一人在做早饭,另一人侍立一旁就像一名护卫。可国王并没有坐在正中的位置上,而是桌子的左侧平常用餐时赏赐大臣坐的位置。在正中的陛下宝座上,竟然蹲坐着一只猫!

猫的个子当然没有人高,阿蒙可真细心体贴,找东西把椅子腿垫了起来,使座位与桌面平齐,猫蹲在上面正好可以够到面前的东西。它前方放着一碗肉汤,几片香喷喷的烤肉,手猫爪边还有一整瓶美酒,这只猫抱着酒瓶对嘴喝的正香呢!

阿蒙请国王用早膳,做出来的第一份食物竟然让一只猫先吃!而且猫坐在了中间,国王面前的盘子还空着被晾在了一边,而看阿蒙淡然的神色,似乎觉得这合情合理,而那只猫也受之泰然。

西莉娅气得脸色都变了,空中漂浮的食盘落在桌上,用法杖一指阿蒙道:“你怎可如此无礼!这只猫是哪来的?你竟然敢让它坐到陛下的位置上!”

薛定谔的爪子松开酒瓶,抬头看了西莉娅一眼,神色就像一个人,淡定中带着冷笑,然后又瞄了旁边的哈梯国王一眼,低下头接着舔喝肉汤,连叫都没叫一声。

阿蒙浅鞠一躬,很客气的解释道:“这是我的猫,名叫薛定谔,它是昨天后半夜悄悄溜进来的,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休息。它这样子已经习惯了,没见我本人也是站在一旁吗?对国王陛下我并没有任何失礼之处,正在亲手做早餐。”

阿蒙刚开始接触薛定谔时,不过是觉得这只猫架子大而已,可是越到后来感觉越有意思。其实这只猫丝毫没变,变的只是猫身边的人,因此让人觉得它更加不可思议。阿蒙仅是一名流浪的矿工时,这只会写神文的猫就很跩,倒也没什么不对劲。

但等到阿蒙成为一名大武士与大魔法师,跻身于大陆上顶尖的强者行列,薛定谔仍然那么跩。当阿蒙成了埃居帝国的军团长,哪怕在他指挥千军万马的大营里,薛定谔还是那么跩。如今哈梯国王就在一旁坐着,而薛定谔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见西莉娅用法杖指着阿蒙,梅丹佐不说话但已经用刀尖贴住了路西尔国王的耳后根。西莉娅退后一步,涨红了脸喝道:“阿蒙,这是一种羞辱,我绝不可接受!不要以为挟持了国王,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不论此事最终怎样解决,我要提出私人的请求,将与你决斗!”

通常的决斗都是贵族武士们吃饱了撑的无聊惹事的结果,没想到这位大神术师被激怒之后也向阿蒙提出了这个要求。阿蒙一边煮汤一边问道:“您想怎么决斗?”

西莉娅:“就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私人决斗,我不能忘记你今天给我带来的耻辱,就在我面前挟持了国王,而且还让国王陛下给一只猫陪坐!等这场战争结束之后,我将带着我召唤的灵兽,而你就带着这只猫,真正的比试一番!我叫西莉娅,是哈梯王室贵族,也是一名大神术师。”

阿蒙抬头道:“我叫阿蒙,是叙亚城邦都克镇一名矿工的儿子,目前是埃居帝国的军团长。我接受你的决斗请求,但那要等到战争结束之后,如果我们都还活着的话。尊贵的西莉娅大神术师,我知道你心中不服,我用了诡计劫持了国王,你想来一场正面的较量洗刷自己的耻辱,我没有理由不答应。说实话我很佩服你,女人能成为神术师的就不多,而大神术师,你仅仅是我见到的第二个。”

昨天夜里太黑场面又太混乱,西莉娅还一直披着斗篷,阿蒙直到现在才看清这位大神术师,她的模样竟十分娇美。除去斗篷之后,她的面部以及双手的皮肤像牛奶一样嫩白,仿佛是阳光下的雪,怎么晒也晒不黑的感觉。一位威武的大神术师,竟然长着一张俏皮可爱的娃娃脸,下巴微尖脸有点圆,眼睛很大睫毛很长,披散着长发梳着齐额的刘海。

她发怒的时候,一双大眼睛瞪的更大了,白皙的脸庞涨成粉红色,胸脯还在不住的起伏,样子看上去却怎么也凶不起来。如果有人被她的外表欺骗恐怕就要倒霉了,她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大神术师,梅丹佐昨天已经领教过她出手的厉害。

西莉娅放下了法杖,沉声答道:“那好,阿蒙军团长,希望你记住今天的约定,如果等到战争结束我们都还活着的话。”

肉汤煮好了,阿蒙亲手盛了一大碗,绕过桌子走到国王的另一侧,双手递过去恭敬的说道:“陛下,请您用早膳!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只用自己带来的食物和水,您也一样。”然后又转身朝着西莉娅等三人道:“你们也没吃饭吧,正好把吃的端来了,那就一起吃吧。”

阿蒙不吃他们送来的东西,也不让国王吃,这让西莉娅与两名大武士有些尴尬。阿蒙本人倒未失礼仪,站在那里先伺候国王吃饭,然后再给自己做吃的,梅丹佐一直在一旁护卫。

路西尔国王此刻已经冷静下来,既然落到了阿蒙手里,也不想无端失去尊严,摆了摆手道:“我的大神术师与两位大武士,你们也坐下一起吃饭吧。”

国王发话算是找了个台阶下,西莉娅与两名大武士称谢一声也找了座位在桌边坐下,这顿饭的滋味真是太难形容了,谁也说不清自己都吃了啥。吃完了早饭,国王咳嗽一声问道:“阿蒙,我佩服你的勇敢,假如你是哈梯王国的勇士,我一定会重重嘉奖你的行为。你千里迢迢深入敌后来见我,究竟有什么目的,现在可以说了吧?”

阿蒙反问道:“我已经说过,是为了和平而来。我想问陛下一句,您在这场战争中想实现什么样的目的,哈梯王国又是为何而战?”

西莉娅插话答道:“是埃居帝国首先挑起了这场战争,我们只是奋起自卫而已。这场战争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战胜强大的敌人,让他们永远不敢进犯哈梯,使哈梯王国从此摆脱臣属的命运,洗刷百年来的屈辱。”

路西尔点了点头又说道:“我们得到了神谕的指引,已经取得了胜利!阿蒙,你挟持我毫无意义,哪怕杀了我并葬送你自己,也不能改变战争的结局。”

阿蒙微微一皱眉,突然追问道:“是恩里尔的神谕吗?那神谕中是否还说,要拆毁哈梯境内所有的荷鲁斯神殿?”

路西尔答道:“不错,在哈梯的各个城邦为埃居的王神荷鲁斯修建神殿,本是一种臣服的象征,当然要拆毁!”

阿蒙低下头开始数手指,边数边说道:“第一,要埃居帝国保证不再进犯哈梯;第二,要从此脱离臣属的地位,哈梯王国不再向埃居纳贡;第三,要拆除哈梯境内所有的荷鲁斯神殿,不接受强加的信仰。这第三点其实就是第二点的延伸,如果你们达到了这些目的,是否可以坐下来和谈?”

路西尔瞄了一眼身边持利刃的梅丹佐,轻咳一声以威严的语气道:“如果这三个目的都能达到,就意味着哈梯的胜利,不必士兵们再去流血,有什么不可以谈的呢?但是你劫持了我,却让我提出条件,以你一个军团长的身份能够满足哈梯的这些要求吗?”

阿蒙答道:“我不是来行刺的,更不想送死,是为了双方所有的人考虑。如果埃居帝国答应了这些条件,双方都在各自的神灵面前起誓,那么这件事不是不可以解决,我自然不会伤害国王陛下。”

西莉娅冷笑道:“你在这里空谈,就能让法老答应这些条件吗?”

阿蒙笑了:“战场上的形势我也清楚,法老还有别的选择吗?而且两国能说了算的人此刻都在前线,愿意谈随时可以谈。西莉娅大神术师,你一定派人通知前线了吧,到时候我们就在这里商定,有了结果,我再派人给法老送信。”

西莉娅又问道:“如果埃居人拒绝了呢?”

阿蒙:“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放了国王陛下,也请国王陛下赦免我今天的冒犯,让我返回安·拉军团继续在战场上作战。可如果埃居答应了这些条件,那就请结束这场战争,签订两国之间的和平条约。……国王陛下需要一个人仔细想想,诸位吃完了就请出去吧。”

早餐时谈的这些只是一种试探,无论是怎样的决定,都不可能是由被刀架在脖子上的国王与身边的几位禁卫做出,就算国王在这种情况下勉强下了命令,前线的大军也未必能够执行。

一天有三顿饭,就算阿蒙可以不吃,国王也不能饿着。午饭的时候,南纳尔军团的军团长奥雷贝恩与主神官维维安赶到了,阿蒙仍然挑开大帐请大家都进来陪国王一起用膳,好随时看见国王仍然安全。

中午的场面终于不再那么尴尬,因为薛定谔一天只吃一顿饭,并没有出席“午宴”,所以国王坐在了他自己的位置上。阿蒙亲手做好饭请国王先用,连喝的水都是从空间法器中取出的。奥雷贝恩也是一位大武士,而维维安当然是一名大神术师,这一桌不算阿蒙,竟然坐了三名大武士与两名大神术师。

奥雷贝恩见到阿蒙眼中几欲喷火,手按剑柄喝问:“你就是阿蒙?使用如此卑鄙的手段怎么像一名高贵的大武士?我们应该在战场上面对面勇敢的战斗,而不是用这样的方法来掩饰你们的恐惧和虚弱。”

梅丹佐冷笑道:“恐惧和虚弱?你是说我们不够勇敢与强大吗?那么军团长大人,你去挟持埃居法老试试!”

这一句话把奥雷贝恩噎的半天出不了声。阿蒙一摆手道:“南纳尔军团的军团长,没想到会在这里见面,不知该不该说一声幸会?我想我们的军团已经交过手了,而现在是在国王陛下面前,坐下好好吃饭吧,不要失了礼数!”

中午这顿饭吃的很沉默,席间旧话重提,阿蒙还是劝哈梯和谈,让埃居答应那三个条件之后撤军,双方结束这场战争。奥雷贝恩与维维安也做不了主,国王并没有发表肯定的意见,他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做出任何决策。

维维安来时也存了救出国王的打算,可是研究了一下大帐中的形势,特别是亲眼看见了阿蒙布下的神术阵又与西莉娅私下沟通了很久,他也没把握安全的将国王陛下从阿蒙手里抢出来,只能继续等待。

真是盼星星盼月亮一般,晚饭的时候,终于盼来了歌烈与朱古利,战场总指挥与王国宰相到了!这顿晚饭,才是一天中的正餐与高潮。

歌烈一来,随即要求面见国王,象征性的获得国王的恩准之后,立刻命令奥雷贝恩与维维安返回大营,不要忽视了前方的战事。歌烈已经看清了形势,从阿蒙手中直接救出国王并不可能,就算没有毁灭风暴,阿蒙也一定能在被击败前先要了国王的命。

如果只想击败阿蒙,歌烈一个人就完全可以办到,但如今投鼠忌器,来再多的高手也没用。

晚饭时国王坐在正座,梅丹佐提刀就站在国王的座位旁像一名忠心的卫士。桌上的追逝之灯发出柔和的光芒照亮了整座大帐,阿蒙坐在左侧,朱古利与歌烈则坐在他的对面,场面看上去就像是国王与一群大臣在连夜议事。

听明白前后经过,歌烈手捻胡须笑着问道:“阿蒙,我很佩服你的作为,但你为何认为我们就一定要接受你的提议?孩子,你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在这里你逃不掉,就这么耗下去,等到埃居大军全军覆没之时,哈梯王国一样能达到所有目的。想一想自己的命运吧,你不能永远挟持国王,也不能永远将自己困在这里。”

阿蒙微笑着答道:“我想过这种可能,只是尽我的努力去尝试而已。尊贵的大神术师,我能不能请您再下一盘棋?棋盘和棋子都已经准备好了。”

桌上的餐具都撤下,阿蒙凭空取出了一个军演沙盘,沙盘中间是一片海洋,哈梯与埃居隔海相望,绕过一个海湾穿越沙漠,可以经过陆路到达对方境内,而沙漠的北部边缘正是双方的主战场。这盘棋上的棋子就是两国的兵力分布,阿蒙请歌烈来一场战事推演,把没打完的仗在沙盘上继续打下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