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17章 战争与和平

阿蒙摇了摇头道:“在这里想让我放下武器,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您的卫士们杀了我,不过在此之前,他们一定会先误杀了国王陛下您的!所以为了保护您,我不可能放下武器。陛下在提出要求之前,先让我提个要求,把外面那人请进来。”

……

梅丹佐在一队禁卫的“护送”下,神气活现的走了进来,持剑站在了阿蒙身后,做派就是一名忠心耿耿的亲卫队长,看他挺胸昂首的气势仿佛在陪同主帅视查麾下的大军,不过眼睛却一直盯着床板上那两名美人儿看了又看,持剑在阿蒙耳边悄声道:“我的神啊,您太了不起了,我早知道你一定能抓住国王,没想到还把这种美景端上了桌!”

然后他又一挥手朝周围的人道:“你们这些臣仆,怎么能够围观王妃的玉体呢?简直是毫无礼仪颜面扫地,还不快掩面退下!国王陛下也需要穿衣服,这里不适合继续待着,给我们换一顶好帐篷,这大半夜的,想让陛下光着身子睡露天吗?”

说着话梅丹佐已经换过了阿蒙的位置,将长剑挂回腰间,拔出短刃用轻轻敲着国王身后的椅背。而阿蒙收起了短刃,伸手竟凭空取出了一根树枝,上前两步一指周围道:“很抱歉,是我失礼了,怎能如此对待陛下与两名王妃。请你们把国王的衣服取来,伺候两名王妃离开这里好好休息,给我们换一顶舒服的帐蓬。”

他将树枝一挑,桌子上的两扇床板轻飘飘的飞了起来,就像被无形的大手虚托在空中落到了外面的院子里。西莉娅这才看清楚,原来阿蒙手中的“树枝”竟是一根法杖,这位军团长还会神术,而且法力运用的相当精妙。

国王的亲随办事效率就是高,宫人们将床板连着两名王妃抬了下去,重新置好了一顶华丽的兽皮大帐,国王出行自然有专门的行帐与寝具备用。阿蒙与梅丹佐“护卫”着路西尔,只说国王累了又受了惊吓需要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谈,随即关闭了大帐。

禁卫们将大帐重重围住,阿蒙与梅丹佐是插翅难飞,但外面的人谁也不敢冲进去,因为国王的命就捏在刺客手里。不知国王与刺客“休息”的怎么样,反正营地里的其他人是别想睡觉了,只能在忐忑中等待天明,猜测这两名刺客究竟想玩什么花样?

营地里的最高指挥官暂时成了国王的随行大神术师西莉娅,出了这么大的事她也不能做主,立刻派人送出秘报通知南纳尔军团的军团长与主神官,还有主战场的前线指挥部。这个消息目前只能让前线的高层知道,除此之外须严密封锁不能外泄,否则会动摇军心。

西莉娅当然要责问守在大帐门前的大武士阿菲,怎么能让刺客抓住了国王?阿菲也是一肚子委屈说不出来啊,梅丹佐在外面闹的动静很大,终于吸引了西莉娅的注意,她出去施展神术企图拿下梅丹佐的时候,阿蒙则从另一个方向潜入了营地。

假如西莉娅还在国王大帐的旁边,就算阿蒙能进得了营地,恐怕也很难悄然靠近国王安寝的大帐。国王的大帐有前后三进,前帐是平常的议事与饮宴之处,阿菲带着贴身禁卫就守在前帐门外。中间的帐室是国王的寝居之处,后面还有一间帐室,里面有伺候国王的宫人值守,后帐门外还有两名神术师与一批禁卫。

当西莉娅出手的时候,营地外激烈的战况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阿蒙突然在国王大帐侧方动手了,出手一刀就把整个帐蓬劈成了两半,里面的人却毫发未伤。很难形容这一刀之惊艳,阿蒙用的并不是以怪蛇獠牙打造的短刃,就是几年前离开都克镇时达斯提镇长送他的那把短刀。

阿蒙潜入时无声无息,动手时却毫不掩饰,一把猎人行走山地时用的刀,却带着炫目的光芒如夜空中划过的一道彩虹,远处挥刀便把十几尺宽的兽皮大帐连同支架裁成两半,并发出锐利的破空声。分开的帐篷被一股力量卷向两侧,把帐前帐后的人全部盖在了底下。

身为大武士的阿菲自然不会被倒下的帐蓬缠住,阿蒙挥刀时他就反应过来了,出剑挑开大帐已经冲了进去,在第一时间出现在国王的身边。他离的更近,虽然耽误了一下,但冲进中帐的速度比阿蒙更快。

可是他刚冲进来,同样飞奔而来的阿蒙将手中的法杖一挑,国王睡的床板就裂成了左右两半,上面躺着两名赤裸的王妃朝着阿菲砸了过去。阿菲的职责是护卫国王与王妃的安全,他的剑已经举起来了,但下意识的反应并没有劈出去,而是用剑尖一挑,非常精妙的将两扇床板从身边挑过,平稳的落在了前帐的桌子上,两名惊恐的王妃毫发未伤。

当他再举剑前击的时候,阿蒙也冲到了,挥起法杖带着鸣啸声音直击而来,这是一名大武士才能激发的力量。长剑与铁杖相击,响声如闷雷一般,飞出去的是阿菲。

如果阿菲全力架住这一杖,也许不会被震飞那么远,但是国王就躺在两人中间。也活该路西尔今天倒霉,白天玩的开心晚上喝了点酒兴致很高,搂着两名王妃在床上正是尽兴之时,突然一声尖锐的破空鸣啸,他就赤身裸体的看见天上的星星了。

国王与美人欢战正酣,其他人也不敢打扰,因此离中帐的位置都不算太近。阿蒙施展空间神术准确的劈开了床板,把两名王妃扔向了大武士阿菲,路西尔却从裂开的两扇床板之间掉在了地上,然后就仰面看见一剑一杖在他的身体上方交击。

两名大武士的力量如果硬碰硬爆发开来,近处毫无遮挡的国王足以被那剑芒激散的余波杀死好几个来回。所以阿菲无法硬接,于是就被撞飞了出去,等他砸翻庭院中的大铁炉再起身冲回来的时候,其他人已经纷纷从帐蓬底下跳出来,西莉娅与阿鲁卡也赶到了,可是国王已经落到了阿蒙手中。

……

南纳尔军团的军团长奥雷贝恩与主神官维维安接到消息是大惊失色,听说刺客竟然就是安·拉军团的军团长阿蒙与他的亲卫队长梅丹佐,突然反应过来这两人是在什么时候穿过防线进入后方的,就是两天前那次莫明其妙的进攻作战中。

歌烈早就提醒过,阿蒙是最熟悉这一带地形环境的人。但奥雷贝恩做梦也没想到,阿蒙身为军团长只带着一名亲随悄然渗透到敌方的防线之后,避开了所有的岗哨与侦骑,竟然准确的摸到了国王的营地,并且成功的挟持了国王!

假如国王在这里有什么三长两短,不仅随行的禁卫们罪责难逃,奥雷贝恩与维维安也吃不了兜着走,就算战场上取得再大的胜利也弥补不了这样的过失,更何况南纳尔军团根本没打胜仗。

接到秘报之后,奥雷贝恩随即下令全军固守大营与防线,不得主动出击,他与维维安一起带着精锐的亲卫飞马赶向国王的营地。要对付两名刺客,其实国王身边的禁卫们已经足够了,人去的再多也没用,但奥雷贝恩却不得不如此,他必须摆出忠心护驾的姿态。

……

在安·拉军团那边,主神官乔治正在焦急的等待着消息,阿蒙与梅丹佐生死未卜,他们将决定的是整个战局的命运。阿蒙说过自己的计划,就算抓不住哈梯国王也能打乱对方的战线布置,在后方惊扰一番使南纳尔军团难以首尾兼顾,安·拉军团才有机会执行法老的命令去救援主战场。

两个人的冒险,总比两万人的送死更稳妥,阿蒙以军团长的身份下了命令,并且没有带一名神官。主神官乔治有监军之责,但最终还是勉强点头,没有阻止阿蒙的行动。

奥雷贝恩与维维安带着精锐亲卫突然离开大营,奔赴东北方向的黑火沼泽边缘,自然没有瞒过乔治的侦查。这位大神术师不由得心中暗喜,看来阿蒙的行动成功了。同时他也很担忧,不知阿蒙与梅丹佐的处境如何,想脱身几乎是不可能。

乔治唯一能提供的帮助就是在战场上施加压力,而且安·拉军团早就准备好出击了。乔治与约翰随即率领军团主力向北扑出,前去进攻南纳尔军团的大营。假如换成几天之前,安·拉军团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军事行动,但如今的形势发生了变化。

上次一番追击与攻营大战,南纳尔军团轻敌之下扑的太猛,作战不利伤了元气,还没有休整过来,更何况主官不在,接到的命令只是死守。而安·拉军团刚刚三战三胜、士气高涨,以前从未打过仗的士兵们信心发生了逆转,不论碰到什么样的敌人也敢上,更何况是主动攻击手下败将呢?

安·拉军团精锐尽出,向南纳尔军团发出了猛攻,这次真的是相当于把人绑在树上揍。乔治并不贸然进击,而是摆好战阵选择一个主攻方向稳扎稳打步步推进。既然对方并不主动出击,这番激烈的战争场面看上去竟像是一次攻营演习,约翰从容的调集各兵种配合,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攻势。

奥雷贝恩刚刚走到半路上,就听说大营遭到了攻击,他是进退两难,只得咬牙继续向国王营地进发,派人传信一定要依托工事死死守住。乔治的目的本就不是攻占大营,只是要利用战略优势重创对方的有生力量,所以并没有强攻堡垒与坚固的工事,只选择防线上的薄弱环节发起冲击战,而南纳尔军团为了守住防线上的缺口付出的伤亡很大。

这场大战打了一天,主攻方的安·拉军团也有数百伤亡,却攻进了南纳尔军团的大营一角,取得的战果辉煌。他们烧毁了很多顶帐蓬以及囤积的不少军需物资,在奥雷贝恩与叙亚城邦的后备兵力赶来增援之前,他们收兵回营了,同时带回了大量的战利品。

这一战之后,在这个侧翼战场上,两个军团之间的战斗力、士气、攻防的主动权都已经发生了逆转。遭受了两次重创的南纳尔军团再也无力向安·拉军团发起主动还击,只能被动的采取守势。

让哈梯士兵们心惊肉跳的还有一则流言,安·拉军团在攻打时高呼着口号:“哈梯国王已被我们伟大的军团长阿蒙生擒活捉,哈梯大军溃败在即,你们的军团长都已经赶去国王那里受降,你们还不快投降!”

这样的谣言令人不敢相信但又不得不猜疑,军团长与主神官匆匆离去只下令死守,战况如此激烈也不见他们回来主持大局,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难道国王真的被生擒了吗?如果国王都被敌人抓住了,那么哈梯主力肯定是战败了!

一天后奥雷贝恩回来了,随即下令对军中散布谣言者施以重罚,但恐慌的情绪笼罩在很多士兵的心头就像挥之不去的阴影,只是不敢公开说出来罢了。

奥雷贝恩怎么回来了呢?他是奉了帝国宰相也是掌握军务的大臣朱古利以及前线总指挥歌烈的命令。在他到达国王营地的半天后,歌烈亲自驾驭飞梭带着朱古利大人也赶到了。

……

歌烈接到国王被挟持的消息非常突然,消息传来之前,他正与代表国王在前线督战的亚设王子、指挥恩里尔军团的王国宰相朱古利、恩里尔军团的主神官瞻别、阿努军团的主神官华莱特等人一起商议前线战事。

瞻别是哈梯神术学院的元老、王宫的首席神术师,也是一名九级大神术师。哈梯王国仅有的三名九级大神术师这次来到主战场前线的就有两位,可谓精锐尽出。

瞻别当时皱着眉头说道:“国王陛下最近的一道命令,是催促我们发动主攻,尽快消灭埃居大军的主力,最好能生擒拉西斯二世,建立哈梯史上前所未有的奇功。歌烈大人,您作为前线总指挥却迟迟按兵不动,国王陛下很着急啊。”

歌烈苦笑道:“我当然理解国王陛下心情,谁都想早日取得最终的胜利,但此时发起总攻,埃居大军将做困兽之斗,绝望中的战斗力不容小觑,我们虽然可以取得胜利但是代价也会很大。只要再围困半个月,哈梯将不战而胜,他们既没有力量反攻,也不可能再穿越沙漠撤退。”

亚设王子点头道:“歌烈大人指挥这场战争,简直是料敌如神,埃居大军被我们牵着鼻子走,战局发展到现在完全符合事先的预期。父王陛下确实有点太心急了,他等了很多年才等到这一场大胜,当然想抓住拉西斯二世。埃居法老成为哈梯国王的俘虏,将一洗百年来的耻辱。我会把战场具体的情况派使者向父王说明,诸位大人还是依计划行事。”

歌烈又笑着补充了一句:“我建议殿下再加一条解释,如果想活捉法老的话,此时发起总攻他一定会逃跑,他身边的高手虽不能带领大军撤退,但是保护一个人逃回埃居却是可以办到的。法老之所以还没走,就是因为大军主力困在沙漠中,他在等待救援的到来。”

朱古利也分析道:“我倒希望法老早点逃,那么就意味着对战争的放弃,被我们围困的大军将不战而溃,大获全胜的结局会更早到来。法老留在军中不走就是一种象征,埃居军队还会继续投入兵力增援这里。增援可能来自两个方向,一是从海岬城邦出发、穿越沙漠的后援军团,另一个是海岸线那边的安·拉军团。”

亚设王子点头道:“埃居的国力强大,为了全力扭转战局,再投入两个军团也完全能做到。”

华莱特小心翼翼的插话道:“我的看法,法老不逃走、战争拖延的越久,其实对哈梯越有利。如果法老走了,我们消灭了荷鲁斯军团与伊西丝军团,虽然能够重创埃居暂时取得大胜,但并没有动摇埃居的国力根本。以拉西斯二世的脾气,肯定要整顿军备卷土重来,就算不为了争夺千里沃土,也会为了埃居帝国的尊严和他的脸面。

那样一来战争不会结束,不论我们将来是胜是败,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如果我们现在围而不攻,吸引埃居帝国的后续援军在不利的条件下作战,困住法老主力只打他的后援,将他们都消灭在沙漠中,这才能使埃居帝国伤筋动骨,很长时间内都无力远征,和平才会真正的到来。”

歌烈点头道:“这也正是我的想法,既然埃居大军困守待援,就让他们不死不活的在这里喘最后一口气,先消灭东进救援的安·拉军团,然后集中主力击溃穿越沙漠而来的埃居援军。我们甚至不需要打歼灭战,沙漠中后勤物资被毁,溃散的军队无法就地取得给养,基本上便是死路一条,这是一场我们占尽优势的消耗战,就看埃居能耗到什么时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