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16章 国王陛下会保护我的

梅丹佐与阿鲁卡战在一起,场面立刻变得火爆至极,围攻的卫士们甚至没有看出梅丹佐仅仅是一名六级武士,他完全没有落下风。阿鲁卡受了伤,仓促之间硬接了阿蒙那威力惊人的一箭,到现在胸肋之间还像火烧一般有撕痛牵扯,而且梅丹佐会神术并运用的非常巧妙。

梅丹佐并不摆开架式像神术师那般战斗,他挥舞的就是以法杖为剑柄的重剑,将种种奇异的力量融入到剑芒所笼罩的攻击范围中,看上去就是一名经过力量二次唤醒的大武士,法力却异常高深。

两人交战的地方就如被雷霆与狂风扫过,伴随着霹雳般的武器碰撞声,一股股澎湃的力量在激荡飞卷,普通的武士几乎无法靠近。国王的禁卫毕竟训练有素,一见这个场面,已经在两侧结成了阵式,盾牌连成一体举起了梭枪,封死了梅丹佐左右闪避的空间,只等他一露出破绽,就准备将之扎成刺猬。

阿鲁卡竟有些敌不住梅丹佐,几次想摆脱两人之间的混战都没成功,只是挥舞着长剑以强大的力量对抗着种种神术的纠缠,梅丹佐的长剑与短刃的攻击让他几乎没有还手的机会。

大占上风的梅丹佐也在暗暗皱眉,这位受了伤的大武士仍然如此勇猛,拼命般的死战不退,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掉。周围的士兵经过短暂的慌乱之后已经摆好了作战的队形,而冲出营地的禁卫也不少了,他要闹的动静也差不多了,看来还得下点狠手才行。梅丹佐收起了左手的短刃,伸手抽出了两支卷轴。

他在激战中还时刻关注着营地方向的动静,如果把高阶神术卷轴扔出去,不信还无法惊动里面的大神术师!

他刚刚拿出卷轴,挥剑将阿鲁卡逼退几步,自己的身形也往左闪,激起一股力量撞向一侧结阵的士兵。照说空间冲击的神术力量能将前排的士兵撞退几步,不料士兵们的盾牌上有一道光环贯穿闪过,就似被一条无形的锁链连接在一起,梅丹佐居然隔空被震退了一步。

有一个身形娇小、披着斗篷的人已经走出了营地,手持法杖轻轻挥动,并没有出声说话,却已经悄然施展神术帮助卫士们对抗梅丹佐的力量。此人已经看出阿鲁卡受伤之后不是梅丹佐的对手,仅凭这名大武士和周围几十名卫士想拦住刺客也许可以,却很难将之拿下。

梅丹佐也知道对方的大神术师终于忍不住出手了,看这个架式,是想把他生擒活捉然后好好审问,他的目的已经达到,再也没有任何犹豫,挥手就展开了卷轴。

阿蒙真舍得下本钱,给了梅丹佐两支高级卷轴,其中一支是“风刃飞舞”,他在罗尼河边遇到朱利安手下追杀时曾用过,大范围无差别攻击的高阶神术。梅丹佐周围顿时狂风乱卷,无数细小的气流被凝聚压缩,就像杂乱四射的刀刃。

梅丹佐身处的战场没有施展这种大范围攻击神术的空间,迎面正在与阿鲁卡缠斗,左右是持盾结阵的卫士们,他根本来不及退到足够远的地方去操控神术。不愧是阿蒙教出来的传人,用的手法也与阿蒙当初一样,爆发的风刃连自己一起攻击,谁都没想到他会这么干。

蝎壳甲上泛起一片蓝色的磷光,那是梅丹佐运转法力将这件宝甲的防御效果用到极致,同时倒提长剑半跪于地,将剑柄的末端贴在额头上似是祈祷,烟尘升起形成了一个朦胧的护罩将他包围在中间,烟尘中还不断闪现一片片火光,那是风刃切割摩擦所致。

阿鲁卡狂舞重剑向后飞退,剑芒耀眼就像一面闪着银光的盾牌挡在身前。远处那名大神术师反应也是极快,吟唱一声法杖一举,两侧士兵的盾牌上的光影扭曲,就像升起了半透明的无形幕墙,将飞舞的风刃都折射出去。

这一手防御神术的消耗极大,这位大神术师没有给梅丹佐各个击破的机会,左右卫士的队形未动,看上去吃亏的只是梅丹佐自己。假如没有扔出另一支卷轴、假如没有别的意外状况发生,当风刃散尽之后,梅丹佐弄不好就会被人抓住。

梅丹佐扔出的另一支卷轴并没有攻击性,发出的是大范围信息扰动神术,周围瞬间一片黑暗,像浓的化不开的迷雾突然爆发笼罩,不仅肉眼看不见东西,就连侦测神术也在一瞬间被扰乱了,谁也不清楚他在什么位置。

一看这个架式,那位大神术师就反应过来梅丹佐想逃跑,立即大喝一声道:“谁也别乱动,守好自己的位置!”手中法杖一挥,一道光芒落下将阿鲁卡身前的浓雾驱散,这光芒盘旋,正准备将战场中的浓雾一层层都照破时,营地里突然传来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就似什么东西被更锋利的刀刃切成了两半。

同时有人大喊:“有刺客!”这喊音却伴随着闷雷般的碰撞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似有一件重物带着风声飞了出去,砸翻了很多东西,然后有一个冷冷的声音说道:“想要国王的命,你们就不要乱动,听我的吩咐!”

这声音不大,说话的人也很年轻,开口时一定伴随了信息传送神术,营地内外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那名大神术师与阿鲁卡再也顾不上梅丹佐了,转身就冲回了营地。

……

营地最中央那顶华丽的兽皮大帐此刻已经倒下,看上去像是被一柄巨大的利刃直接劈成了两半。大帐前用帷幔围成的庭院中,原先放着的烤肉用的大铁炉也被撞飞了,将帷幔扯倒还砸倒了前面的两顶帐篷,在很远的地方停下来已经完全变形了。

撞飞大铁炉的竟然是一个人,他就是国王身边的护卫大武士阿菲,此刻肩头上带沾着铁锈与炭灰,手持长剑正站在大帐门口的位置,尽管帐蓬的大门早已不存在了。

院子里已经乱成这样,前后三重的大帐也被劈成了两半,可是前帐里的东西却完好无损,国王的宝座端端正正,宝座前的桌子上却多了一块裂成两半的床板,一边躺着一位赤裸的美女,正是国王陛下带在身边的爱妃,正惊恐万状的裹着毯子瑟瑟发抖。

国王身边的侍卫、宫人、还有两名六级神术师都站在倒下的帐篷边缘,却没有一人敢接近。路西尔国王正坐在他的宝座上一脸惊骇的神色,身体还在忍不住的发抖,也不知是被吓的还是被冻的。因为陛下也没穿衣服,光溜溜的肩膀和大腿都露在外面。他身边那人还算客气,顺手扯了半片床单扔给了路西尔。

路西尔双手紧紧攥着半片床单,就像抓住救命稻草般护在腰腹间。他身边站着的是一名年轻人,穿着与梅丹佐一样的奇异铠甲,右手拿着一把锋利的短刃就架在路西尔的肩头上。

国王的随行大神术师西莉娅冲了回来,她已经意识到国王被人绑架了,第一念就想施展空间移转神术将国王从刺客的短刃下夺回来,但旋即就打消了念头。因为她看见了刺客的左手拿着一支灰色的卷轴,正在用手指轻轻的捻动,就像随时会展开的样子。

西莉娅是识货的,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传说中的毁灭风暴!如果挟持国王失败,身陷营地中的刺客自然是死路一条,但他若临死一搏展开卷轴的话,这里的人包括国王和露西娅在内谁也别想活下来。

西莉娅可没有把握能在对方展开卷轴之前一举将之格杀,这名刺客能在不知不觉中潜入到国王的大帐附近,并且一出手就将大武士阿菲击退,绝对比外面那名刺客更难对付。气氛紧张到了极点,西莉娅反而冷静下来,手持法杖上前一步问道:“这位陌生的勇士,好大的胆子,您到底是谁?”

那刺客微微一笑,笑容很爽朗露出的牙齿也很白:“你可能听说过我的名字,我叫阿蒙,是埃居帝国安·拉军团的军团长,外面的人是我的亲卫队长梅丹佐。你一定还想问我为何要这么做,满足什么条件才会放了你们的国王陛下?听见我的名字之后,我想这些都不必再问了吧!我是为了两国之间的和平而来,只想坐下来好好谈谈。”

饶是一名大神术师定念精深,西莉娅也差点没站稳,来的竟然是安·拉军团的军团长,都克镇罪民中的幸存者阿蒙!

这时冲回来的大武士阿鲁卡喝道:“阿蒙将军,我佩服你的勇气,但你真以为一个人来到这里,还能够活着回去吗?”

阿蒙仍然在笑:“我当然想活着回去,来之前就想好了,国王陛下一定会保护我的,对吗?”

这话是对路西尔说的,哈梯国王也看清楚了周围的形势,刺客虽然用刀逼住了自己,但也陷入了重重包围之中。在这战线后方的腹地,他若是伤害了自己的性命,是不可能逃掉的,路西尔也稍微恢复了一点镇定,尽量以威严的语气说道:“阿蒙将军,我可以原谅你的背叛与冒犯行为,但既然是为了祈求和平而来,你就应该先放下武器请求我的原谅。”

他极力想保持一位国王的威严,可是嗓音有点发哑,说话声也有点发颤。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