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15章 引火

两人无声的穿过黑夜中的丛林,摸向路西尔的营地所在,在一座丘陵的半山间,已经可以看见那营地中的火光。他们停了下来稍事休息,一阵风吹来,梅丹佐吸了吸鼻子悄声道:“这是蝎尾龙的肉香,他们白天去沼泽那边打猎了,晚上回来烤肉吃,日子过的倒挺惬意,一点都不像正在打仗的样子,简直就是郊游嘛!”

阿蒙突然转过身,很郑重的问道:“在你的内心中,一直充满着冒险的冲动与创造未知奇迹的渴望。我们这一次绝对在冒险,也将创造一个奇迹,你对此是怎么看的?”

梅丹佐手按胸口道:“阿蒙神啊,您真的太了解我了,带我来执行这个任务完全印合了我的心性!我的血液简直都要沸腾了,充满了热情与渴望,但内心却冷静无比,正等待您的一声令下。”

阿蒙点头道:“动手之前想到失败的可能并做好应对的准备,而一旦真的行动,心里想的就只能是如何取得成功。假如我们这一次真的能成功的话,将是不可思议的冒险奇迹,你亲身见证、经历、完成了这一切,说不定就是突破到七级成就的契机。我早就说过,这是一种心灵力量的升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梅丹佐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又问道:“根据前几天您亲自侦查的结果,国王身边的卫士有八十人左右,您看其中有多少高手呢?”

阿蒙思忖道:“能成为国王的禁卫,至少也是中阶武士。武器装备有严格的规定,要符合仪仗的要求,都是统一配发的,应该相当不错,但主要还是威风好看。”

梅丹佐:“大神术师与大武士呢,您认为能有多少?”

阿蒙:“若是平时在王都里那就难说了,可现在的情况特殊。据我所知,主战场那边双方加起来就有四名九级大神术师,精锐高手必然都在前线,不可能有太多人陪国王到这安全的后方来打猎。恩里尔军团的主力也被我们引走了,大战之中野不可能没有高手坐镇,这里负责国王营地的卫队长必然是一名大武士,路西尔身边可能还有一位大武士护卫,至于大神术师可能有一位,不会更多了,这些力量已经相当强了。”

梅丹佐下意识的活动了活动肩头,低声道:“阿蒙神,我们能对付得了吗?”

阿蒙:“我们已经来了,无论如何都将面对,我们两个人与他们作战自然不可能胜利,但我的目的只是挟持国王,哈梯国王将是我们的保镖。”

说完这番话,阿蒙将法杖插在地上,伸手取出他那张神弓沉声问道:“你准备好了吗?”

梅丹佐也沉声答道:“准备好了,您可以动手了。”他拔出了长剑,走出树木的阴影来到山坡上、星空下的醒目处,又仰望星空手按胸口自言自语道:“阿蒙神保佑!”

阿蒙闻言不禁莞尔:“你看着天空召唤我的名字干嘛?我就站你后面呢!”

梅丹佐也笑了:“不好意思,我习惯了。”

谈笑间阿蒙张弓搭箭,手拨弓弦的速度快的就像飞车轮转,一支支箭矢在夜空中接连朝着国王的营地飞去。震颤的弓弦和飞射的箭几乎没有发出声音,没人能形容这射术的诡异,第一支箭离弦的速度显然不是很快,而后面射出的箭却越来越快,箭从山坡到营地需要飞行一段距离,阿蒙一口气射出了十五支箭,几乎是同时射中了目标。

国王的禁卫恐怕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人会穿过战线潜入到这么远的地方,突然无声无息的对国王陛下的营地发起了袭击,谁能有这么大的胆子呢?

国王的驻地看似守卫森严,但卫士的心态却是相当松懈的,只是保持着例行的警戒而已。夜间的警卫任务有严格的规定,明哨所站的位置必须符合要求,每一名守卫至少都要在另外两名守卫的视线之内,形成交叉监视状态,防止被人暗中潜近拔哨。一旦有什么意外状况发生,整个营地很快都会得到警报。

再严密的规定也需要人来执行,假如有人偶尔走神、看地上的蚂蚁、望天上的星星,或者扭头打个喷嚏,也会在一瞬间脱离交叉监视状态。此时就有一名守卫在发呆,大概是晚上烤肉吃多了,忍不住打了个嗝,将盾牌和梭枪都交到单手,伸手揉揉肚子并低头看了一眼。

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胸口一凉,一支箭从黑沉沉的夜色中飞来,穿透胸甲插入了前心,带着尾羽的箭杆还在不住的震颤。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仿佛看见了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情,盯着胸前的半截箭杆想张口大喊,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这一支箭射中身体,带着一股奇异的冲击力震荡而开,他的全身包括喉结都动弹不得,却不觉得伤口很痛,有一种又痒又酥的感觉蔓延,然后身体又变得一片冰寒,冰寒中渐渐发烫,连一根小指头都动不了。

这名守卫不由自主的手一松,梭枪与盾牌落地,人也软软的倒在了地上,盔甲与武器发出了轻脆的碰撞声。声音不止从这一处传来,武器落地与守卫倒地的声音从营地这一面各个岗哨的位置几乎同时发出。阿蒙射出的是以蝎尾钩针制成箭簇的毒箭,不仅一瞬间能要人的命,那奇异的力量还能让人喊不出呼救的声音。

但是守卫倒地、武器和铠甲碰撞的声音,阿蒙可没办法控制,这么大的动静必然惊动了营地里其他禁卫。只听一声大喝:“山上有刺客!保护国王,卫队随我来!”一名披头散发的武士连盔甲都没穿就带着一群守卫冲了出来。

这人是哈梯国王临时营地的禁卫队长、七级大武士阿鲁卡,晚宴上得到了国王的赏赐,多喝了几杯酒已经睡了,突然听见动静,国王身边的大神术师西莉娅也及时发出警报传令。他连盔甲都没穿就拿起长剑带着卫队冲了出来,士兵们刚抬起头看清远处山坡上的梅丹佐,就听见了一声划破夜空的尖锐鸣啸。

阿蒙站在梅丹佐身后,高处的阴影中看的很清楚,他知道那十五名守卫一倒地必定惊动里面的人,也绝对会有一名守卫队长之类的角色带人冲出来。阿鲁卡的身影刚一出现,他就发出了威力惊人的一箭。

这次用的可不是毒箭了,而是以马革刚打造、表面渡着沉银并镂刻着神术阵花纹的重箭,阿蒙曾在军阵中一箭射落高空的飞梭,此刻这一箭比当初威势更强,带着一道炫目的银光像闪电般霹击而去。箭先到阿鲁卡的眼前,两旁的士兵们才听见那划破空气的尖锐鸣啸。

阿鲁卡毕竟是一名大武士,冲出来的时候就有警戒,仓促间也做出了反应,他大喝一声双手持重剑带起一片光毫劈了出去。震耳的声音随着一团耀眼的银光爆发而开,周围的几名士兵都被震荡的气浪卷翻在地。阿鲁卡虽然挡住了这一箭,但身形却被撞飞了出去,向后砸翻了一顶帐篷,大吼一声吐出一口血沫又跳了起来,显然受了伤。

阿蒙全力一箭,让猝不及防的阿鲁卡吃了不小的亏,身形随即在黑暗中消失不见,山坡上只留下了威风凛凛的梅丹佐站在最显眼的地方。阿鲁卡倒飞出去撞翻帐篷的时候,更多的士兵从营地里冲了出来,结成队形奔向这座小山,人未到,就有十几支箭带着破空之声射向了梅丹佐。

梅丹佐竟然没有躲闪,手挥长剑从山坡上冲了下来,口中还大喊了一声:“我是梅丹佐!”

箭矢射在蝎壳甲上都是一颤,铠甲上一片黑黝黝的鳞光荡漾而开,箭支纷纷弹落于地。普通武士射出的一般箭矢,其劲力不足以穿透蝎壳甲的防护,冲击力也被梅丹佐运转神术防御效果散射而开。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他已经如离弦之箭冲下了山坡,对面的禁卫想投出梭枪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举起武器近战格斗。禁卫们心中都惊骇不已,这名刺客绝对是疯了,竟然敢孤身一人朝着国王的营地发起攻击,看气势绝对是一名大武士,但他再厉害也不能强过国王陛下的守卫呀!这是行刺还是找死?

梅丹佐可不管这么多,他就是要闹的动静越大越好,最佳的效果就是把国王身边的大神术师与另一名大武士也吸引出来,好掩护阿蒙在暗中发起突然行动。他右手挥舞长柄重剑,剑芒中还带着扭曲空间、散射裂隙、爆发能量的奇异效果,左手拔出了蛇牙短刃,劈刺之间带着冲击灵魂的恐惧咆哮声。

一冲进敌阵,梅丹佐就砍翻了七、八名禁卫,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威风过。这些人都是中阶武士,武器与铠甲也相当不错,但梅丹佐短刃的杀伤力以及蝎壳甲的防护效果实在太好了,更何况他不仅是一位达到巅峰的六级武士,同时也拥有一位六级魔法师的巅峰法力。

梅丹佐差点没有冲进营地里,但国王的禁卫毕竟不是吃素的,砍翻了七、八人之后,随即右手一震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磕开了一支远处射来的梭枪,后退半步招架住左右的交叉攻击,刚才被撞飞的大武士阿鲁卡又轮着一柄战斧已经冲了上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