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14章 最大胆的冒险

就在安·拉军团的先头部队趁夜休整又飞速撤退后不久,不仅南纳尔军团的大队主力追击而去,防线上收拢阻截的军队也推进了过来。他们仔细的扫过了原先的战场,不留下任何残余的敌人。

南纳尔军团主力与安·拉军团逃走的先头部队在沙漠上展开追逃大战时,阿蒙驻军休整的沙丘附近也被哈梯士兵几乎犁了一遍。确定所有的敌人都已经逃走了,哈梯人又重新布好了防线,仍然在附近派出侦骑时刻保持警惕。

阿蒙与梅丹佐是在午夜休整时消失的,他们当时并没有离开部队,但谁也不知这两人去了哪里,等到天明撤退时,只剩下乔治和约翰领军。就在这天午后,离那个地方几十里之外的沙漠边缘,僻静无人的荒凉之处,一片大沙丘之间的平地上,突然隆起了两座小沙包。

沙子从地下冒出来,顶端还有流沙不断向周围泻落,然后沙漠上出现了两个人。这场面很诡异,很像当初阿蒙看见蝎子王出现的情景,只是动静小的多,而且几乎没有法力波动传出,从沙子下面钻出来的人就是阿蒙与梅丹佐。

他们竟然用了大半天时间,潜伏在沙丘下面穿行了几十里,躲过了所有的哈梯士兵搜寻。两人身上都穿着奇异的鳞甲,黑黝黝却不反光,全身上下连一粒沙子都没沾上。梅丹佐看了看周围,悄声笑道:“这蝎壳甲真的好神奇,不仅能防御水火,还能在沙子下面潜行,林克的手艺真不错,可惜只制作了两件。”

他们身上穿的是变异巨蝎后背那一小片奇异的甲壳制作的护身铠甲,阿蒙在穴居野人部落时,帮助林克制作成功了第一件。阿蒙离开后,林克又独立制作了第二件,梅丹佐护送伊索到沼泽孤岛帮助林克,林克就把这件蝎壳甲送给梅丹佐防身,今天果然派上了用场。

阿蒙也拍了拍身上的铠甲道:“真是好东西,只是材料不好弄打造更不容易,我收集了那么多甲壳,制作这么两身铠甲之后,剩下的也不够再做一件了。衣服虽好,还得看什么人穿,如果换成别人,必须是经过力量的二次唤醒、掌握了中阶神术的大武士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

梅丹佐笑嘻嘻的说道:“我还不是大武士,但这身铠甲穿的倒是正合适。阿蒙神平时教我的修炼习惯这时才看出用处,穿着它在沙漠下面潜行了大半天,居然也不怎么累,法力运用的微弱持久恰到好处。”

阿蒙看了他一眼道:“你虽不是大武士,但一般的大武士未必是你的对手,做事情要小心谨慎,但也要有自信不能胆怯畏缩。”

梅丹佐略带得色道:“那是当然!若非如此,我敢跟着阿蒙神走这一趟吗?现在怎么办,我们这就出发去找哈梯国王的营地?”

阿蒙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前方,摇头道:“前面就是草原,再走不远是山地和丛林,我们没法在沙子下面潜行了。这大白天的,假如天上有人飞过侦查,说不定就会发现我们俩。”

梅丹佐:“用潜行神术,我们的习惯应该不惧怕随时施展神术赶路。”

阿蒙又摇头道:“这个习惯在平时很好,是锻炼法力的方式,但现在要做的事情很危险,必须保证有足够的精力与体力,我们已经在沙漠里钻了大半天,不能再无谓的消耗了。况且施展潜行神术持续赶路也不可能运转全部的法力,高明的神术师离得近还是能发现。换上蛇鳞甲,我们走最近的路去沼泽中潜伏。”

他们不仅随身带了蝎壳甲,还有双头怪蛇的鳞片制成的蛇鳞甲,这种鳞甲以神术打造,可以在水里或沼泽中潜行而使泥水不沾身,也要求使用者掌握中阶神术。梅丹佐苦着脸道:“刚从沙子里钻出来,又要去钻烂泥吗?”

阿蒙也苦笑道:“不要只想着威风露脸的事,该受的罪一样得受。现在还不是行动的时候,要等乔治和约翰将南纳尔军团的主力都吸引走,估计他们正在沙漠中追逃激战呢,但愿大营能守得住。”

他们俩悄然走出沙漠进入草原,蝎壳甲在阳光下有微弱的反光,但随即变成了与环境一样的颜色,两人的身形也模糊起来,近处都不容易看清,远方就更难发现了。他们并没有直奔哈梯国王营地,而是向东绕了个大圈,走最隐蔽的路途到达了一片沼泽的边缘,换上了蛇鳞甲,悄然消失在软草与泥水中。

……

哈梯国王路西尔今天的心情不太好。他听从了王国军务大臣朱古利与几位军团长的建议,将代表自己的旗帜留在了恩里尔军团,本人却从前线撤回到后方。难得离开王都到边疆来散心,每天骑射打猎的很舒坦,也正合他的心意。

就是这样的日子久了难免有些无聊,听说前方大获全胜,但歌烈等人却迟迟不肯发起总攻生擒埃居法老,多少让等待着建立这一场旷世奇功的国王陛下有些着急。

今天清晨接到急报,埃居的安·拉军团派出一股部队,发了疯似的突破防线向着叙亚腹地冲来。虽然离得很远,途中还会遇到重重大军的阻击,身边的卫士们仍然劝国王小心,稳妥起见还是撤到城邦里更周全。

路西尔不高兴了,他沉着脸说道:“我这一次是御驾亲征,难道很远的地方有一股敌人活动,我就要闻风而逃吗?难道南纳尔军团是废物,挡不住这一小股敌人,你们也全都是废物,保护不了我吗?”

路西尔有点堵气,不仅没有撤离,就连营地都没换地方。而他手下的军队当然不是废物,过了不久又收到战报,来犯之敌已被击退,他们遭受重创后仓皇逃窜,南纳尔军团的军团长大人已经率大军掩杀而去,一路将敌人的残兵赶回了营地,并顺势发起了攻击。

到了第二天,正式的战报送来,南纳尔军团将敌人出击的精锐打退,并包围敌营发起猛攻。安·拉军团龟缩防守不敢迈出大营一步,奥雷贝恩将军率麾下主力歼敌近两千人,这才大胜回师,安·拉军团已再无一战之力,只能死守大营苟延残喘。

奥雷贝恩这份战报写的很有趣,看起来是他大获全胜,先是追着安·拉军团一路砍杀,后来又按着对手一顿猛揍,直到揍累了这才胜利班师。歼敌两千人的数字也够夸张的,安·拉军团正式的作战部队总计也不过五千余人,就算把大后方所有的后勤队伍、仆役、民夫都算上也不过两万而已。

但是战报就得这么写,奥雷贝恩也知道国王陛下喜欢听什么。

路西尔看到这份战报才心情转好,尽管也清楚奥雷贝恩肯定有夸大之词,但至少说明了防线无虞,自己所在之处安全无碍,他甚至为昨天镇定从容的决定自鸣得意。这天国王陛下又带着卫队去不远处沼泽边缘的丛林地带打猎,晚上回来在营地里搞了一场篝火晚会。

国王的营地自然气派,他住的是最漂亮的兽皮大帐,而且在大帐前用帷幔围成了一个庭院,就在这个院子里点火烤肉、饮酒作乐。心里一高兴,路西尔陛下还重赏了身边的随从们。

……

这天夜间,离国王营地最近的沼泽边缘,泥水里无声无息冒出来两个人,正是身穿黛褐色蛇鳞甲的阿蒙与梅丹佐,泥水从他们身上滑落,一点都没有沾染。如果在天枢大陆上找两个最熟悉这一带地形的人,非阿蒙与梅丹佐莫属,他们当初可是花了很长时间穿过重重险阻做了最详细的考察。

两人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兜了个圈子从沼泽里绕过来,避开所有可能的侦查悄然潜进离国王营地最近的位置。尤其是最后这段路程,他们在沼泽中潜游的非常小心,就连栖息的蝎尾龙都没有被惊动。

上岸之后进入了丛林,脱下蛇鳞甲又换上蝎壳甲,当然是因为蝎壳甲的防御效果更好,今天夜里即将面对一场难测的激斗。然后他们又检查了一番需要用到的装备,阿蒙手持铁枝法杖,那是他最惯用的武器,又取出了一支驭风飞梭和几支卷轴交给了梅丹佐。

阿蒙悄声吩咐道:“我叫你跟我来当然是为了冒险一搏,但不是无谓送死,万一计划成功无望,你就展开卷轴掩护自己,操控飞梭赶紧逃走。不能往南方的战线方向逃,向北深入沼泽去林克那里。”

梅丹佐并没有拿法杖,而是带着一柄奇异的长剑。这支剑的剑柄很长,几乎相当于剑身的一半,看上去就像是一把剑上连着一支短杖。剑柄的末端也镶嵌了神石,却融合在材质里看不见。这是阿蒙在神秘山腹中得到的武器,本来应是某一位大武士的珍贵佩剑,非常适合辅助神术施展,交给梅丹佐自然是物尽其用。

他们的腰间还各佩了一把短刀,就是阿蒙以怪蛇的獠牙打造成的利刃。梅丹佐接过飞梭与卷轴道:“我当然会小心,但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逃跑的!阿蒙神,你要做的事情更危险,但我坚信,您一定可以将哈梯国王生擒活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