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13章 军团长不见了

乔治下令中军后移,神术师们就在战车前面不远结阵,组成了撤退中的第二道防线。南纳尔军团的主力终于从后方掩杀而来,他们也经过了一夜的行军,眼见轻骑被打散而敌人就在前面,追击中已经红了眼,双方在沙漠上展开了一场追逃大战。

不论阿蒙制定的作战计划多么诡异,但毕竟也需要以将士的战斗力为后盾,遭遇敌人不能打硬仗的话,指挥的再巧妙也没有用处。奥雷贝恩惊讶的发现,自己所追击的安·拉军团并不像传说中那般不堪一击,他们进退一体配合有序,士兵并不胆怯,虽然在全速逃跑却战阵不乱。

安·拉军团进军时速度很慢,逃回去的速度却快的很,在沙漠中几次接战又脱离,伤亡有上百人,累死倒毙的战马也有不少,但最终大部队还是从容撤回了海边大营。

虽然早就听密探回报过阿蒙大营的情况,可奥雷贝恩亲眼见到时还是吃了一惊,心中暗道阿蒙这是干什么,难道想在这里安家过日子吗?除了这一次出击所带的战车之外,安·拉军团余下的战车都在营地外排开,并在上面垒着沙土形成了一圈半圆形的防御墙。

松散的沙子容易泻落流动,本不适合筑墙,可是安·拉军团将运送粮食用完的空麻袋都拿来装湿沙,层层叠放垒了起来,依托战车就像一道坚固的简易城墙。城墙有五个缺口,安·拉军团撤回的部队分成五股,就像流沙一般涌回到大营之中,随后就静悄悄没有了声息。

在大营外抬头一看,很多哈梯士兵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军营中竟然有五座高大的堡垒。原来是他们将海中运用辎重的大船沿着浅滩拖上了岸,放在了沙丘上,船身也用沙袋层层垒护可防火攻,上下三层船弦都成了居高临下的箭楼。假如从城墙的缺口攻进去,迎面就是这五座高大的战斗堡垒。

在沙漠上本无险可守,几乎没什么有利地形可用,拥有工事的一方在防御中自然占了极大的便宜,缺点就是这样的工事没办法移动只能固守。阿蒙的命令,就是要全军坚守大营。

奥雷贝恩已经率领南纳尔军团主力追击到此处,不可能不交战就撤退,随即下令攻营。士兵们像潮水般涌向了防御墙,意外的是他们没有遭遇到任何抵抗,对方就像是一座空营,前锋部队顺利的从五个缺口冲了进去。

就在这时听见了号令之声,五座战堡上突然冒出了无数人头,箭矢投枪如雨,却只射向城墙外围,重点是缺口一带,恰好是在居高临下的射程范围的边缘,暂时阻断了更多的敌人涌入。哈梯的指挥官也清楚只有拿下这五座战堡才能顺利的攻占大营,拼死发起了冲锋,这时安·拉军团的刀盾兵也从战堡后面列队冲了出来。

第一轮攻坚战就在防御墙之内狭小的战场中打响,留守大营的军团士兵早就养精蓄锐等待着这一战,南纳尔军团冲进围墙的前头部队大部分被剿杀,小部分又退了回去。

试探性的交战之后,南纳尔军团摆开战车与重骑发动了全面的冲锋,安·拉军团的大营寨墙多处被冲毁,大战围绕着五座战堡的攻防拉锯展开,足足打了一天一夜,双方的伤亡都很惨重,但南纳尔军团已经无力再发动进攻了,最终并没有拿下这座大营。

南纳尔军团被击退,他们这一系列战斗中总计伤亡近千人,也算是一次大败了。失败的原因很简单,首先是判断敌情失误,其次是作战形势不利,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轻敌。

南纳尔军团的主力接近三千人,一开始并不是要攻打大营,而是被阿蒙派出的前锋部队兜了一个圈引着追击到此。奥雷贝恩不可能把整个军团都集结起来参加这场战斗,但阿蒙军团是全军五千人整编固守大营,兵力几乎是对方的一倍。

安·拉军团有寨墙与战堡为依托,防御本就占优势,强行进攻的一方伤亡会很大,这足以弥补双方战斗力的差距。而安·拉军团的战斗力也根本不像人们事先所想的那样一触即溃,防守指挥上也没有什么失误,打的是有模有样。

奥雷贝恩含愤出击,结果久攻不下伤亡惨重,他也很清楚已不可能拿下对方的大营,不得不收拢军阵立刻后退,一路还要防备对方从背后掩杀。

安·拉军团三战皆胜,尤其是守营之战虽然艰苦,却是最重要的一场胜利,让敌人元气大伤。但从战略上来看他们也错过了两次绝佳的机会,第一次是阿蒙率领的先头部队突破防线,将南纳尔军团的主力从大营中引走的时候,阿蒙军团留守的三千多将士原本可以趁虚攻击对方的大营。

第二次是奥雷贝恩撤军的时候,阿蒙军团的主力本可以出击从背后掩杀,不给对手喘息之机,取得战局的根本性胜利。但是阿蒙军团并没有这么做,阿蒙与乔治制定的作战计划,就是待先头部队撤回大营之后,坚决固守。

原因也很简单,还是对安·拉军团的战斗力信心不足,不认为这些士兵可以在正面战场中能够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他们毕竟是一支只经过几个月严格操练的杂牌军。这就和下棋差不多,就算心中的棋路再高明,也要看看手中的棋子是什么货色。假如阿蒙指挥的是荷鲁斯军团,恐怕绝不会放过这两次机会。

耐人寻味的是,当南纳尔军团攻打大营时,军团长阿蒙与亲卫队长梅丹佐都不在军中,军团的最高指挥官是乔治,而战场一线指挥作战的是约翰。南纳尔军团撤退之后,安·拉军团的伤亡也不小,需要好好休整并重新加固防线,乔治也没有贸然下令追击。

不论什么样的军队,也需要真正的战场才能磨砺出锋芒,安·拉军团如今的面貌已经与刚刚离开梦飞思时完全不同,发生的变化简直可用脱胎换骨来形容。在实战中能取得这样的胜利,使前先的训练效果取得了质变的升华,现在如果拉出去绝对敢打大仗,士兵们的精气神几乎都像换了一个人。

……

从主战场突围赶来传令的大神术师塞尚,终于从昏迷中醒来,迷迷糊糊一睁开眼睛就听见不远处喊杀声震天,惊慌中问床边站着的仆从,才获悉是南纳尔军团正在大举攻营。这位神术师吓了一跳,本能的又闭上眼睛暗暗向神灵祈祷。

塞尚与其他军团的指挥官一样,根本就不看好安·拉军团的战斗力,这次命令安·拉军团东进救援,只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已,无非是想吸引对方的兵力为主战场争取喘息之机,说白了他们就是一枚送死的弃子。

自己好不容易把命令送来了,安·拉军团还没开拔呢,对方就已经大举围攻了,这里十有八九守不住啊,他这位深受重伤的大神术师恐怕也要丧命于此!可是塞尚等了半天,营帐周围也没有传来交战的动静,反倒是远处的喊杀声渐渐低落下去终于重归平静。再一打听,安·拉军团居然击退了对方的进攻!

又过了不久,乔治大人走了进来,坐在床边安慰道:“塞尚大人,我听说你醒了立刻就赶了过来,谢天谢地,您受的伤虽然不轻,但主要是法力消耗过巨,只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只是暂时不能动用法力而已。这未必不是好事,说不定还是您突破八级成就的契机。”

塞尚哪有什么心思在此时谈神术修炼,在仆人的搀扶下挣扎的坐了起来问道:“我听见了喊杀声,是哈梯大军攻来了吗,战况究竟如何?”

乔治微微一笑道:“您带来的命令我们看见了,昨天派出先头部队本想去营救法老,结果在半路遇到了南纳尔军团的阻击,我们不得不撤回大营进行了一场苦战,已经打退了敌人。您只管安心养伤,在安·拉军团中是绝对安全的。”

塞尚有些着急的说道:“我关心的并不是我的安危,否则也不会冒死突围来到这里,安·拉军团在这里与南纳尔军团交战,法老陛下怎么办?阿蒙大人呢,他在哪里?我要见军团长,当面宣布法老陛下的命令!”

乔治答道:“阿蒙大人已经看到陛下的命令,我们在这里与对方大军作战时,军团长大人已经亲自去救法老了。”

塞尚又吃了一惊:“阿蒙大人亲自去救法老,他又带了多少军队和辎重?”

乔治语气凝重的说道:“能带走的都带走了,有多少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扭转这场战争的态势,否则不论我们在这里取得多少胜利,意义都不大。”

……

阿蒙到底带着多少人离开了军团?乔治没敢告诉塞尚实情,否则这位身受重伤的神术师非得从床上掉下来不可。阿蒙只带了一名光杆亲卫队长梅丹佐,其余的别说是士兵,就连一匹马都没有。

阿蒙随身的空间法器中倒是装了不少物资,勉强够一个军团吃喝一顿的,但他没有穿过沙漠去找法老的大军,而是带着梅丹佐潜入了敌阵的后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