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11章 自投罗网

法老闻讯大怒,下令荷鲁斯军团的后部回援,同时让伊西丝军团从后面包抄,要将沙漠中埋伏的敌人包围消灭。就在这时,哈梯的军队从北方主动出击了,国王路西尔并不在军中,指挥官竟然是歌烈。而且这里不仅有恩里尔军团,还有歌烈所率领的阿努军团!

沙漠中对塞特军团的伏击,就是阿努军团专门训练的一支奇袭队的杰作。法老从临阵指挥以及情报判断两个方面都犯了错误,他本以为是用两个半军团的力量突袭对方的一个军团,结果到了真正交战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是两个精锐军团大举迎击,而他只有身边的荷鲁斯军团能首先投入战斗,后面的伊西丝军团还在收拢被打散的塞特军团、整理残余物资。

荷鲁斯军团的战斗力非常强,但他们是长途跋涉穿越沙漠进行突袭,而对方两个军团是以逸待劳。这场大战在沙漠与草原的交界地带持续了三天三夜,荷鲁斯军团连续发起冲锋也没有突破对方的防线,而歌烈指挥的反冲锋终于冲垮了荷鲁斯军团的战阵。

第一战,法老溃败。

荷鲁斯军团不得不后撤重新收拢,但歌烈不会给法老机会,指挥两个军团从左右包抄合围,企图把荷鲁斯军团全歼。此时战势已经发生了逆转,荷鲁斯军团兵疲将惫很难再打恶仗。幸亏后援的伊西丝军团及时赶到,与正要形成合围的哈梯大军展开了一场遭遇战。

这是一场混战,时间只进行了一天一夜,场面却极其惨烈,双方的死伤都超过了上一场战斗,从场面上看基本旗鼓相当。埃居大军只是稍落下风而已,算是勉强稳住了阵脚。但是伊西丝军团落在后面的辎重队伍却被包抄的哈梯军队击溃了。

突袭失败进入阵地作战的时候,法老大军便陷入了困境,只收拢了一个多军团的疲惫之师,面对着哈梯两个斗志昂扬的精锐军团,局面是进退两难。继续向前打不垮哈梯的军队,后撤的话又损失了大部分辎重,很难带领大部队安然穿越叙亚沙漠。

哈梯军队并没有形成严密的包围,只是严阵以待守住了沙漠之外的水源,并不断发动袭扰冲锋消耗法老大军的有生力量。他们似乎在等着法老撤军,一旦这支疲惫之师转身撤入沙漠,士气低落且粮草饮水缺乏,哈梯大军从背后掩杀而来,埃居人必然一溃千里甚至全军覆没。

埃居大军也没有坐以待毙,在没有退路的情况下发起了孤注一掷的攻击,向前推进占领了一处有水源的地方,取得了淡水补给。当时哈梯军队战略性的退开了一个缺口,等到埃居大军刚刚扎营喘息未定的时候,又从三面包抄发起反冲锋,将埃居大军又逼退到沙漠的一角。

这样几番拉锯下来,埃居大军损失惨重消耗极大,已无力再发起主动攻击,只有困守大营等待救援。救援可能来自两个方向,首先是埃居本土组织的援军。塞特军团的半部被打散后,朱利安已经保护着罗德·迪克撤回了海岬城邦,一方面收拢残军,一方面组织留守城邦的将士和紧急征调的预备军团,正准备救援与接应大军。

可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埃居远征大军的形势已经很危急,前线指挥部都建议法老在众位大神术师的保护下单独突围而去。但这样一来便是彻底的溃败,法老的荣耀也将遭到极大的损害,沙漠中的大军面临的将是全军覆没的结果,拉西斯二世不甘心啊。

离主战场最近的增援力量就是尚未投入战斗、阵容完整的安·拉军团,法老下令让安·拉军团东进增援,哪怕只是吸引对方的兵力掩护大军撤退或争取时间也好。想把这个命令穿过三百多里沙漠送出去可不容易,地面的道路早就被哈梯军队截断,只能派神术师飞出去。

法老一共派出了五支飞梭,前面四支全是吸引对方阻截火力的掩护,由大神术师塞尚带着大武士维嘉的飞梭才是真正突围的主力。这两人果然没有辜负法老的重托,终于冲出重重阻截,将命令带到了安·拉军团。

醒来的大武士维嘉讲完了事情的经过,阿蒙与乔治都宽慰他好好养伤休息,并表示安·拉军团一定会尽全力将法老救出险境。维嘉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除了因为重伤在身,也是乔治悄然施展了神术让他重新陷入昏睡状态。而塞尚的身子骨显然不如大武士那么强健,到现在还没醒呢。

从帐篷里出来,阿蒙与乔治来到僻静无人之处密商。阿蒙说道:“事不宜迟,如果想飞天探营的话,我建议就趁着夜间行动,查明敌情才好做决定。”

乔治却摇头道:“你看这满天星空,警戒的大神术师反而能查探得更清楚,夜里的警惕性也会更高,其实更容易暴露目标。大军团行动不是说走就能走,现在下令做好进军的准备,我们多等半天也不迟。白天烈日当空的时候,沙漠上阳光刺眼,对了望以及神术侦测都有干扰,反而更适合飞天查探,如果低空有云就更好了。”

阿蒙又问道:“军团一共配发了多少件飞行法器?”

乔治叹了一口气道:“驭风飞梭是大陆上标准的飞行法器,速度非常快,制作方法也相对成熟,就是打造的代价太大。安·拉军团配了五支,都是帝国的财产而并非神术师的私人器物。”

阿蒙想了想又说道:“其实我们现在有七支飞梭了,塞尚大神术师带来了一支,我白天也射落了一支。”

乔治苦笑道:“塞尚那一支飞梭以后当然要还给他,但我们可以暂时征用,而你射落的那支飞梭,是军团长大人本人的战利品,你完全可以自己留着并不违反帝国的任何规定。其实配备更多也没用,连我都算上,我们也只有五名神官能驾驭飞梭,高手的数量远不能与荷鲁斯或伊西丝军团相比。”

乔治还少算了两个人,阿蒙与梅丹佐都可以操控驭风飞梭,只是别人不知情。阿蒙白天一箭射下来两个人,他们并不是被箭射死的,而是从高空跌落摔死。当时敌方一名神术师带着一名武士操控驭风飞梭追击塞尚,被阿蒙一箭射到了飞梭上。

对方的武士根本没挡住,而操纵者是一名六级神术师,运转法力企图以飞梭的空间力量去防御。但那一箭的冲击力极大,竟然还带着连绵爆发的能量似潮涌般一波又一波,奇异的震颤冲击比箭直接射中的力量还要强。

那名神术师猝不及防,法力控制不了飞梭,结果与武士一起从天上摔下来了。他们的法杖、武器连同飞梭当然都成了阿蒙的战利品。那支飞梭有一点小小的损坏,但在阿蒙手里很容易就修复了,这比搜集材料重新打造一支简单多了,也算是意外的收获。

阿蒙并没有细说这些,他想了想对乔治道:“能否暂时再给我一支飞梭,可能会有用,以备不时之需。”

一位大武士就算经过了力量的二次唤醒,也很难掌握高阶空间神术与气元素神术中最深奥的飞行神术,更别提同时运用了,操纵驭风飞梭几乎不可能。但乔治连问都没有多问一句,随手就给了阿蒙一支驭风飞梭。

阿蒙揣着两支飞梭回到自己的主帅营帐,梅丹佐还带着亲卫在营帐外值守,阿蒙问了一句:“我的猫,回来没有?”

梅丹佐答道:“薛定谔大人刚才回来了,直接钻进后帐了。”

阿蒙在行军途中居然还带着一只猫,而这只猫的吃喝每天都由军团长大人亲手端上,它就在阿蒙的营帐中休息。薛定谔架子大的不得了,足见阿蒙是多么的宠爱它。亲卫们都开玩笑称呼这只猫为“薛定谔大人”,也算是一种拍马屁,久而久之玩笑就成了习惯,连梅丹佐都这么称呼了。

白天突发意外时,薛定谔溜出去不见了,阿蒙有急事要处理也没顾得上,此刻得知薛定谔已经回来了这才放心。他走进营帐,看见薛定谔在大帐正中军团长的座位上蹲着,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变戏法似的取出器皿,给薛定谔做了一锅香喷喷的肉汤,因为薛定谔从白天到现在还没吃东西呢。

薛定谔坐在主帅的位置上大模大样的吃完了东西,又伸出爪子在面前的桌上划了两下,朝着阿蒙喵喵叫了几声。阿蒙和这只猫已经相处多年,就算薛定谔不会说话,仅凭神情与动作就大概能猜出它想干什么,立刻端来一个铺好细沙的大盘子,放在薛定谔眼前道:“你出去了一趟,难道发现了什么状况,有事情要告诉我吗?”

猫的利爪平常都缩在肉垫中,在抓耗子之类的情况下才会伸出来。但薛定谔的爪子却很有意思,它能缩起另外几支只伸出一根爪尖,就像人伸出一根手指,在沙盘上开始画图。

先是沿着沙盘的边缘画了个半圆形的圈,里面点了五个点,然后在另一侧画了一条线,写了“南纳尔军团”几个字,又在远方画了一条线,写了“埋伏”。阿蒙已经看懂这是战场的各方阵线分布图,薛定谔分明在提醒他,哈梯大军早就想到了安·拉军团会去增援法老,在沙漠中设好了埋伏等着他过去呢。

只要安·拉军团深入沙漠,带着辎重行军疲惫之时,会在最不利的地形遭遇恩里尔军团与阿努军团的伏击,南纳尔军团也会趁机切断补给线从后面包抄,不需打什么硬仗,困死他们就行。

薛定谔的爪子还没停下,又在南纳尔军团的防线后方、靠近黑火沼泽南部的位置画了一个框,在里面写下——“哈梯国王”。

坐在对面的阿蒙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小声惊呼道:“薛定谔,你说什么!哈梯国王在这个位置?”

薛定谔人模猫样的点了点头,然后伸爪子一划拉,把沙盘上的痕迹全部抹去。这个信息太重要了,足以让阿蒙重现考虑调整全盘作战计划。法老上当了,他以为哈梯国王带着恩里尔军团驻扎在内陆湖南岸,实际上恩里尔军团确实在那里,但国王路西尔本人却在后方,而歌烈带着阿努军团的主力也悄悄集结到了那里。

歌烈是怎么瞒过埃居的侦查完成这一切的呢?除了派出不同的奸细放假消息、封锁边境防止侦骑发现之外,应该还有手段。比如可以命士兵乔装改扮为仆从或民夫,混编在运送物资或建造据点的后勤队伍中一点一点的运过去,然后再完成集结。只要埃居主力行军线路已定,决战场就已经决定了,哈梯大军在表面上并没有改变军团布置,甚至骗过了大神术师的飞天侦查。

看见薛定谔画出的地图,特别是点明了哈梯国王所在的位置,阿蒙心中已经有一个计划渐渐清晰的浮现。由于这个计划过于冒险大胆,他还要仔细斟酌将一切细节都考虑完整,明天也要亲自去侦查一番。

……

第二天上午日出后不久,沙漠上的阳光就已经很强烈了,浅白的沙子一片白花花的反光十分刺眼。阿蒙吩咐梅丹佐与约翰加强戒备,和主神官乔治一起悄悄离开了大营。在远方一个隐蔽的沙丘后面,确定附近无人,乔治取出了一件法器道:“军团长,我们出发吧。”

阿蒙微微一怔,压低声音道:“水晶飞梭?乔治大人竟然有这种好东西!”

乔治略带感慨的答道:“阿蒙大人真是好眼力,一眼就能认出水晶飞梭,想必对各种神术器物也很内行吧?这是很多年前,一位老朋友教我怎么制作的,可惜当时我既没有那个本事也没有那个财力。后来我有幸成为了伊西丝神殿的荣誉大祭司,再后来更成为正式大祭司,才有足够的财力和精力打造这样一件法器,不久之前才成功的。它是我珍贵的私藏,也是对过往时光的纪念。”

乔治手里的东西像个半透明的小碟子,正中融合了一枚风之魅舞,而边缘对称融合了三枚幽蓝水心,神石与法器看上去就似天然连成一体,不知是用怎样的神奇手段打造的。这样一件器物仅仅是材料就贵重的令人咋舌了,更何况不知要损毁多少次才能成功,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乔治操控水晶飞梭带着阿蒙悄然升上天空,在近处看,这支飞梭化成的空间就像一团朦胧的半透明光影折射,而迎着太阳与沙子上的反光从远处看,根本发现不了痕迹。当飞到高空融入天空的背景,水晶飞梭更是无影无踪,遇到有云层的时候它也可以显露出来,像灰色或白色的一团雾气,就似天上飘过的云。

飞到高空之后,水晶飞梭化为了薄雾云朵的样子,这样比半透明的光影朦胧状态更节约法力。乔治又对阿蒙道:“水晶飞梭还有潜行效果,能够躲避侦测神术的感应,如果保持安全的距离,就连大神术师也发现不了。假如不是手中有这件东西,我也不敢带阿蒙大人冒险去探营。”

阿蒙点了点头道:“我听说过这种飞行法器,但是打造太难,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把它制作成功。它的隐藏效果虽然好,但上面的人却不可以轻易动用法力对外发动攻击,否则就失去了潜行意义。它还有一个弱点,就是速度比驭风飞梭慢得多。”

乔治一手持法杖另一只手取出一支驭风飞梭道:“没关系,我们只在高空侦查,尽量不要被发现。万一被发现了,我们两个人再大本事也不可能与大军作战,就收起水晶飞梭用驭风飞梭逃跑吧,到时候阿蒙大武士可别忘了用神箭来掩护我们逃走。”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向东而去,水晶飞梭的速度虽然比不上驭风飞梭,但作为飞行法器当然也不慢,中午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飞过沙漠接近了主战场,远远望见了两军大营。法老的大军驻扎在沙漠的边缘,离最近的水源只有区区十几里路,显然在大营和水源之间爆发过不止一次战斗,地上还能看见散落的残破兵器,在太阳下发出星星点点的反光。

哈梯大军旗号严整,呈三面合围的状态,并在南面法老可能撤退的沙漠两侧,沿途布置了警戒侦骑队伍。薛定谔说的没错,就在迎向安·拉军团的来路上,有一道重兵防线,居高临下就等着阿蒙自投罗网呢。

目前法老大军已无力进攻只能被动防守,哈梯大军自可以从容的调出精锐来迎击安·拉军团,太远的高空不能看清所有的细节,说不定沙漠两侧还有别的埋伏,罗德·迪克就曾经吃过这种亏。

对方大营中有歌烈那种高手,尽管有水晶飞梭能隐藏行迹,他们也不敢飘的太近,看清大概的布置后,阿蒙随即要求乔治带他回程。但是回程的路却没有直奔安·拉军团的大营,阿蒙做了一个有些冒险的决定,向北绕了一个圈,飘到了与安·拉军团对峙的南纳尔军团后方,在黑火沼泽南部的丘陵地带上空观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