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10章 法老上当了

对方的三个军团呈倒三角形分布,理论上的薄弱环节是两翼,法老不能指望安·拉军团去攻破久镇哈梯王国南疆的南纳尔军团,只要能形成战略牵制就算阿蒙完成任务了。那么路西尔国王率领的恩里尔军团成了最合适的主攻目标。

法老决定突袭恩里尔军团的原因主要有三点。第一,这次远征的主要目的就是在内陆湖沿岸有水源和草场的地方建立战略据点,假如让哈梯王国先行一步将来则很被动,必须趁恩里尔军团立足未稳时把这个钉子拔掉。第二,对方的国王也在那里,所谓擒贼先擒王,假如能够把恩里尔军团打散,将会重创整个哈梯王国的士气,弄不好接下来的战役就不必再打了。

第三点也很重要,是因为水源。按照哈梯王国三个军团的分布位置,恰好将有水源的地方都拦在了战线后面。沙漠里没有水,所需的淡水必须由南端穿越几百里路程运到前线,如果短时间内无法攻破正面防线,仅仅是淡水的运输就会成为埃居大军沉重的后勤负担。

向内陆湖方向发起攻击,率先抢占有水源的地方为大军建立营地,湖边的草原还能就地放牧,将在很大程度上扭转后勤补给的劣势。现在恩里尔军团正在建立永久据点,要趁此机会发动突袭才是最佳的战略选择。

拉西斯二世分析出这么一二三条,连自己都佩服自己的英明睿智,属下们也无法反驳。为了稳妥起见,荷鲁斯军团还派出一批神术师乘飞行法器去侦查敌情,就连主神官、九级大神术师李奎德都亲自出动了,毕竟是为法老探路。

有侦查就有反侦查,在沙漠北端的天空上,曾发生了好几起不为人知的神术师大战,有几位神术师连着飞行法器陨落,也有人成功回来了。李奎德大祭司飞在高空上了望敌营,并成功甩开了对方的追踪,查明了哈梯王国的战阵布置,与奸细的口供完全一致。

兵贵神速,当时荷鲁斯军团距离对方的恩里尔军团有七百里,中间是叙亚沙漠,法老当即下令全速出击。后面还有负责后勤补给的塞特军团半部、精锐的伊西丝军团全部,以两个半精锐军团的力量突然袭击哈梯的一个军团,拉西斯二世已经在等待着胜利向他招手。

……

阿蒙在行军途中连续接到三次谍报,第一次是罗德·迪克发来的,要求他配合法老大军加速向前推进。第二次是法老的前线指挥部发来的正式命令,内容很详细,要求阿蒙命令后勤船队远离跟随,防止被对方海军偷袭,辎重就地上岸建立营地。

安·拉军团此时与对方的南纳尔军团距离不足两百里,已经处于可发动攻击的位置了。但前线指挥部却命令阿蒙不得主动出击,原地监视与牵制对方。如果对方发动攻击,则要依托营地坚决守住;如果发现对方离开海岸线向东包抄法老大军,则要趁机袭扰后勤补给线,将南纳尔军团的主力牵制在原地。

阿蒙接到命令后没有耽误,立刻命令辎重上岸建立营地,营地后方的海岸设立了一个临时码头,并派了一批精锐的将士上船护航,保障后方的海运线路不至中断。以目前的粮草以及淡水的储备,就算没有船队,安·拉军团也足以坚持一个月以上。

阿蒙派出侦骑监视南纳尔军团的动静,却发现对方并没什么动作,敌人和他一样建立了港口和大营,并拉开战线依托边境修筑了防御工事。阿蒙想强攻的话几乎不可能有胜机,因为他面对的不仅是一个军团,还包括军团后面的城邦。

沙漠中的大战应该已经打响,靠近主战场一带,侦骑与奸细早就没有了活动空间,来往传讯只能靠会飞行的神术师,侦查敌营偶尔还可以借助大神术师操纵的侦测器物,但敌营内的动态很难查明确切的细节。阿蒙感觉自己被晾在了战场上,只能等待决战的结果。

虽然没有正式作战,但军营里的气氛已经非常凝重,神官与战士们日夜值守处于最紧张的戒备状态。大约过了十来天,终于发生了一起意外事件。当时阿蒙正坐在大帐中与梅丹佐下棋,突然眉头一皱,感应到远方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法力波动正在接近,立刻冲出了大帐。

大神术师乔治也被惊动了,已经手持法杖飞到了半空,神官队伍布下了神术阵,战士们手拿武器登上了由战车排列组成的半圆形防御外墙,弓箭手搭上了箭时刻准备拉开,投枪手也握紧了梭枪摆好了战阵。

东边的天空出现了一个黑点,正在飞快的接近。阿蒙眼力好,看出那是一件飞行法器驭风飞梭,飞梭上的两个人神情已疲惫不堪。前面的人手持法杖连连挥舞,他已经看见了阿蒙的大营,振奋最后的精神加速前进,而后面那人身上带着血迹,张弓搭箭向着后方禁戒。

乔治已经收到了飞梭上那人发来的一条神术信息,大喝一声道:“来者是荷鲁斯军团的神官、大神术师塞尚!后面有追兵,我们掩护他进来。”随即一声吟唱,地上的神术师们结阵举起了法杖,沙漠上一片烟尘升起,飞舞的沙子被卷向天空形成一道遮天的幕墙,幕墙在颤动还在发出嗡鸣声。

那支驭风飞梭穿越幕墙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直接被放了进来,远处的天边又出现了几个黑点,正是从后面尾随而来的追兵。理论上只有八级大神术师才能不借助器物自如的飞行,但如果有珍贵的飞行法器的话,高明的六级神术师也可以在天上飞,总之追兵的实力必然不弱。

飞梭落在了军营中失去了控制,在沙地上犁出了一道深沟。驾驭飞梭的大神术师塞尚法力一收,飞梭就变成了巴掌大小的器物。他和后面那名武士都被甩了出来,倒地昏厥不起,早有士兵冲上去将两人抬到大帐中救治。

塞尚已进入安全地带,护住军营的飞沙幕墙随风向外狂卷,沙子震荡冲击像无数箭头朝着空中漫射而去,似爆发了一团黄色的烟云,阻隔远处飞来的追兵。神术师们已经准备好战斗,战士们也举起了弓箭等待敌人进入射程。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弓弦响,一道银光斜飞天际,正击在追来的一艘驭风飞梭上。空中传来了爆炸的声音,一团扭曲的光影膨胀而开,这件法器失控了,也化成了巴掌大小的原状。有两个人从天上摔落下来,重重的砸在军营外的沙丘上一动不动了。

军团长阿蒙已经站在了一辆战车的顶上,手里拿的正是那张用双头巨蛇的长牙和蛇筋打造的神弓。他射出的并非是蝎子尾针制作的毒箭,而是以马革钢锻造、表面镀以沉银并镂刻着神术阵花纹的重箭。这种箭是专门为经过力量二次唤醒的大武士准备的,需要特殊的强弓才能发挥作用,一般的武士根本射不出去。

阿蒙配合神术射出这力量惊人的一箭,远比一般的大武士射的箭冲击力更大、射程也更远。他的神术其实比体术更高明,这支箭上所蕴含的法力,已到达其镂刻神术阵所能承载的极致,而阿蒙手中的弓也比军中配发的最强的战弓还要神奇的多。

空中的追兵见塞尚逃进了大营,他们也不可能与一整支军团作战,面对神术阵的反击已经纷纷飞向了高空回避,准备看清敌营之后就立刻回遁了。阿蒙射落的是一名六级神术师操控的驭风飞梭,这名神术师原本就飞得很高,远离军营中远程武器射程之外,本以为安然无恙,空中一个转折正要回飞,阿蒙的箭就已经到了。

谁也没想到在这么短暂的遭遇中,军阵里会射出这样准确且威力惊人的一箭,就连空中主阵观战的乔治都惊叹不已,战士们发出一阵雷鸣般的欢呼。空中的追兵已经纷纷掉头远去,似乎是被阿蒙的一箭之威吓怕了,片刻都没敢在高空停留。敌情不明,乔治也没敢贸然派出神术师飞天追击。

连战士带仆从民夫以及后勤队伍,总计两万多人几千里行军到现在,正式战斗中只射出了一箭而已。这一箭却足以奠定阿蒙在军团中的地位,看见他射出这一箭的人无不敬服!

但阿蒙自己对这一箭却很不满意,想当初他在赐福大典上见过那名神秘刺客射出的那惊天动地的一箭,如今他用自己最好的弓全力射出最重的神术箭,威力仍然远不能与当日那一箭相比,尽管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名大武士与大魔法师。

可是阿蒙对自己的军团却很满意,虽然只是五、六个敌人飞来的小场面,却是这个军团第一次遭遇正面战斗,所有人都没有慌乱,甚至连弓箭手都没有乱射一箭,神官队伍以及战士的军阵在最短的时间内都布好了,就算有大军来袭也能从容抵挡。

看来这个杂牌军团经过自己一番操练与捏合之后,已经形成了不容小觑的战斗力,虽然还不能与帝国的精锐军团相比,但也绝对不是不堪一击。

追兵退去,逃进大营的两个人昏迷不醒,乔治已经认出了另外一个人,他是法老陛下的亲卫小队长、七级大武士维嘉。荷鲁斯军团的人员配备要比安·拉军团强得多,维嘉这样的七级大武士仅仅是法老亲卫中的一名队长而已,而塞尚这样的七级大神术师也只是李奎德手下的一名神官队长。

这两个人显然是从主战场方向长途突围而来,难道遇到了什么情况,法老不得不派出他们向安·拉军团紧急传令吗?梅丹佐在昏迷不醒的塞尚身上搜出来一卷文书,果然是法老的紧急手令,阿蒙与乔治读后都大吃一惊。

埃居主力大军在沙漠的北部边缘战事不利,更确切的说是遭遇了一场大败。罗德·迪克率领的塞特军团被打散,而龙腾率领的伊西丝军团被分割成两部,一部分与法老的荷鲁斯汇合,另一部分也被击溃了。

目前法老已在沙漠边缘被哈梯大军围困,情况岌岌可危,紧急命令安·拉军团离开海岸线向东进发增援,掩护法老大军突围,命令中还特意强调,要带上足够的补给。

看完命令之后,阿蒙与乔治面面相觑良久无言,他们都不首先发表意见,却问坐在一旁的约翰怎么看?脾气耿直的约翰一捶桌子嚷道:“这打的是什么仗啊!行军计划说变就变也就罢了,将我们晾到海边不闻不问三个多月,主力溃败需要拉替死鬼的时候,倒想起我们了?”

乔治沉声劝道:“约翰将军,现在不是发泄个人怨言的时候,不论你心里有怎样的不满,也要以整体战局为重,依你看,我们怎么才能完成法老的命令?”

这话问的很有技巧,命令能怎么完成呢,通常情况下只需直接执行。但是法老命令他们拔营东进,就等于离开了海岸线,与后方的补给船队脱离了。理论上倒可以在海边派兵驻守,从临时港口卸货,再用车队组织后勤运输,但这样很容易被对方的南纳尔军团切断后援,他们就成了一支深入沙漠的孤军。

如果在沙漠中被对方缠住的话,别说粮草,淡水一旦耗尽整个军团就得完蛋,南纳尔军团都不用拼命死战,只需将他们耗干在沙漠中就可以。更何况安·拉军团的整体战斗力本就不如南纳尔军团,法老的命令等于让这个军团去送死,无非就是想吸引哈梯王国的兵力,好掩护主力突围而已。

站在阿蒙身侧的梅丹佐皱眉道:“法老还命令我们就地带上全部的给养,既然罗德·迪克的后勤军团在沙漠中被打散,想必法老大军中的粮草与箭支也消耗的差不多了。我们真这么做的话,行军速度会很慢,在沙漠中很容易被围。想救法老突围应该是轻装突袭,可那样顶多只能带上六天的饮水,与法老的要求又不符。”

乔治摸了摸手腕上的镯子,苦笑着补充道:“用我的空间法器,尽全力携带物资的话,顶多可以再装下供军团作战部队使用一天的粮草与饮水。”

阿蒙又问道:“您提到空间法器倒是提醒了我,法老大军中必然不止一位大神术师,那三个军团中仅是九级大神术师就有两位,除了今天突围送信的塞尚之外,还有另外六名大神术师,他们应该还有更高明的空间法器,可以携带多少军需物资?”

乔治摇了摇头道:“塞特军团与伊西丝军团的一部分被打散了,就算所有的大神术师都安然无恙与法老汇合,他们的空间法器内装的也全是军需物资,恐怕也只够维持十天半月的。况且大神术师的空间法器通常另有用处,不可能全用来带着粮草和饮水,后勤军需主要还是靠车队运送。”

约翰摸了摸后脑勺道:“二位大人的意见,究竟执不执行法老的命令?”

乔治瞪了他一眼道:“军令怎么可以不执行呢?但这封手令不是我们接到的,而是从昏迷的塞尚大神术师身上搜出来的,还需要确认,得把人救醒了才行。”

阿蒙沉默了半天,终于抬头道:“法老的命令,是希望安·拉军团能够帮助主力脱离险境,我们只要能够设法完成这个任务,就算执行了命令。当务之急有两件事,请乔治主神官赶紧出手,亲自用治疗神术救醒信使。另外,不论军团展开怎样的行动,都必须侦查清楚敌情分布,这还需要乔治主神官帮忙,带我飞到战场上空看清敌我布置。”

约翰与梅丹佐齐声道:“二位大人要亲自飞赴战场观望敌情吗?这样太冒险了!”

阿蒙也苦笑道:“冒险?我们军团中还有谁能执行这个任务并有把握安然归来吗?至少我和乔治大人遇到意外还可以逃,假如是大军贸然行动陷入重围,到时候连逃都逃不了。”

经过神官们的紧急救治,两个信使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午夜时分,大武士维嘉首先醒来,挣扎着讲述了沙漠中发生的情况。

法老率荷鲁斯军团飞扑前进,一路没有遇到任何阻挡,顺利的穿过了七百里沙漠,正要对恩里尔军团发动突然进攻,后面负责后勤辎重的塞特军团却遭遇了伏击。

伏击者显然经过特殊的针对性训练,战士们披着斗篷隐藏在沙子下面,并没有与荷鲁斯军团遭遇,却在夜间从两侧的沙漠中莫明其妙的冒了出来,打了罗德·迪克一个措手不及。

这些人并没有纠缠决战,主要用带着火的弓箭点燃粮草车,还有一种特殊的开刃箭头穿透力很强,只为射破车队中装着淡水的羊皮囊准备。遭遇伏击的罗德·迪克率军反扑,双方死伤都很惨重,塞特军团损失了大部分军需物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