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卷:诸神之战
第109章 战争的序幕

阿蒙这么做一方面是因为刚刚掌控军团不久,需要笼络人心稳定士气,另一方面他实在也不缺钱。

军团中的最高长官除了军团长之外还有主神官,主神官下辖五十名神术师,他们的待遇是十分优厚的。阿蒙自己很清廉,但没有要求主神官乔治跟着他一起清苦。该属于神官们的物资和饷银,都划拨给了乔治去自行处理。

结果乔治也是将物资装备全额发了下去,军饷只留了一成,完全参照阿蒙的做法处理。作为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乔治想捞什么油水平时有的是机会,也不用在这方面做文章。

装备和军饷都给足了,但阿蒙在练兵上毫不宽松,他打算从严治军,结果却碰上了一位比他的要求更加严厉的前阵指挥官。约翰在何烈山时就以脾气暴烈着称,现在来到军团要带着士兵去打仗,装备和钱都给足了,怎能容忍士兵们偷懒?

谁在操演时不认真尽力,这位前阵指挥官就会越过下层军官,直接将人拖出来一顿抽打。反倒是阿蒙充当了一个宽和的角色,经常劝说约翰不必过于严苛,按照军纪正常处置则可,不必再加以额外的惩罚。

阿蒙还叮嘱约翰不必过于心急,不要擅自加重士兵的负担。比如弓箭手一轮战阵齐射要求连续发出十五箭,那么平时演练就射十五箭,不必强行要求他们射出二十箭,到最后连准头和劲力都没了。他们毕竟还在行军途中,需要养精蓄锐。

约翰在何烈山经过阿蒙的指点,对那种难以抑制的躁动已经渐渐能够控制了,但躁动的力量并没有消失。再见面时,这位六级武士已经变得比当初更强大。他仍然有被激怒和冲动的时候,但却找到了一种途径将这种躁动转化为力量的爆发,能够突然进入一种更有力、更灵活、知觉也更敏锐的状态。

这似乎是一种奇异的、爆发式的力量唤醒,对于阿蒙来说倒是一个很有趣的发现。

阿蒙曾经试验过约翰的这种力量爆发,当他进入这种状态时,连梅丹佐都不敢正面硬抗。阿蒙如果不施展神术只用武技,也不过能将将压制住而已。约翰在这种状态下变得比平时更加强大,但这种状态结束后,他也会变得比平时更虚弱,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据阿蒙分析,如果约翰过度使用这种爆发的力量,可能会对身心造成难测的伤害,也提醒他多加注意。

练兵除了要求严格、指挥得法之外,要想达到最好的效果还需要两个条件。首先是膳食与营养要跟上,这一点阿蒙命令军需官绝对保证,希欧组织的船队提供了充足的乳肉制品。而另一个条件,就需要神官们的配合了。

神术师在军阵中不会直接冲杀在肉搏第一线,他们的作用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用各种神术辅助战士们战斗,另外一点更重要的就是提升军阵的士气。神术不仅可以是攻击性的也可以是辅助性的,比如治疗神术虽不能立刻治愈士兵们所受的创伤,却能使他们暂时忘记伤痛,而祈福神术则可以使战士们变得更勇敢不再恐惧,某些高明的精神神术,甚至能给战士们一种必胜的信念,激励将士舍身忘死的投入战斗。

这在大军团作战中非常重要,往往一场战斗的失败并不是因为死伤的士兵有多少,而是士气低落导致战线的崩溃。因为士兵们一旦失去信心,没有再战斗下去的勇气,绝望的情绪会互相感染,指挥官们也无法控制。

这些神术师大人们平时养尊处优习惯了,行军对他们来说已经算是吃苦,不到真正的战斗时一般不会动用这支力量。但是阿蒙却要求随军的神官发挥战场之外的第三种作用,就是在练兵时结阵施展治疗与祈福神术,让将士们从疲劳中恢复,且时刻提升士气保持一种自信激昂的战斗状态。

阿蒙不能直接指挥神官,这需要通过乔治大人下令。而主神官乔治非常配合,按照阿蒙的要求发布了命令,将属下神术师分成四队,每队十二名,组成神术阵每天轮流帮助阿蒙练兵。

这下可苦了那些神术师了,他们的法力都是很宝贵的,怎能这样随意的消耗呢?地位非常高贵的大人们训练亲兵时偶尔会采用这种手段,但在整个军团中这么干,几乎没听说过。神术师们没过几天就叫苦不迭,跑到乔治大人那里去抱怨——又不是真的在作战,怎么能让他们这些贵族神官为那些平民武士随意的消耗法力呢?

乔治刚开始没说什么,后来看抱怨的神官实在太多,做了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决定。这位大神术师手持法杖亲自来到了练兵场上,连续四天带领四支不同的神术师队伍施展神术配合练兵。连乔治大人自己都这么做了,其他的神官们也不敢再公开抱怨。

这时乔治才公开说道:“我们的军团以前缺乏训练,假如遭遇到真正的战争很可能稳不住阵脚。大战中前线的武士一旦溃散,作为神官的你们也没什么好下场,训练将士也是在保护你们自己。这仗还没打呢,你们就开始抱怨,如果真的上了战场又想怎样?”

乔治大人的话说得很漂亮,让属下的神官们不敢反驳,但阿蒙的做法确实不符常规啊,没听说哪位指挥官会让随军的神术师们平时无谓的消耗法力,而且在行军途中天天如此。尼采教出来的学生阿蒙,对使用法力从来就没有神殿中传授的那些概念,他当年连避雨遮阳都会随时展开神术,早就习以为常了,让神官们做这点事情,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神官们并不清楚,他们的上司乔治大人早年也是一位魔法师出身,而且是老疯子尼采的朋友,多少也了解阿蒙的底细,这次算是配合阿蒙使坏了。

但阿蒙也不会白让人费心费力,他又赠送了乔治一根珍贵的法杖。尽管身为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乔治并不缺上好的法杖,但留在手中或赏赐学生与下属也是绝佳的好东西。阿蒙当初在那神秘的大山洞里得到了三支法杖,一支是尼禄的遗物已经归还,另一支给了林克,还剩下的一支今天终于送给了乔治。

除此之外,阿蒙赐给众神官每人一笔数量不菲的神石,是令人目瞪口呆的大手笔。

有赏就有罚,神官们虽然不敢再抱怨却可以偷懒耍滑,结果阿蒙真不给面子,也不管这些人的尊贵身份,曾在练兵场令约翰将两名出工不出力的神官拖出来,当众揍了个半死。从这之后,一切情况都进入了正轨。

神术师当然都是贵族出身,这些神官说不定就来自哪个地位尊荣的大家族,或者和某位帝国大臣是拐弯抹角的亲戚。可如今在军团中不得不暂时低头,就算有谁心中对军团长大人有怨言,也只能等到战事结束以后再说。

阿蒙就这样一边行军一边练兵,沿海岸线向前稳步推进。两个月后军团进入海岬城邦属地接近边境的时候,他终于下令驻扎时停止操演,全军将士只需好好休息。按照作战计划,阿蒙不能独自冒进也不可落后,需要根据主力军团行进的速度,沿北部的海岸线跟随前进。

安·拉军团与主力大军之间有侦骑来往传递消息,如果到了紧要关头,还会有神术师借助飞行器物直接传信。

安·拉军团终于离开边境折转向北,前方是荒凉的叙亚沙漠。弯弯曲曲的海岸线分割出蔚蓝的大海与浅黄色的沙土,波浪与沙丘铺展而开都是一望无际。天空碧蓝如洗,飘荡着朵朵团簇状的白云,就似天上的神灵在放牧着他们的羊群。

风景是如此之美,四野却又如此荒凉,在这一片宁静之中,远方的沙漠里即将迎来一场大战。出了边境之后,阿蒙行军更加谨慎,派出神术师轮流以侦测神术时刻关注周边的动静,运输补给船队也远远的尾随在后面,不再靠的太近。

就在这时,侦骑却回报了一个意外的状况。法老亲自率领的荷鲁斯军团,并没有按照原先的作战计划稳步推进,而是突然加速扑往叙亚沙漠的中央。本来驻守边境的赛特军团也不得不改变计划,掩护着民夫以及粮草辎重进入沙漠尾随法老。

按照原计划,伊西丝军团应该与荷鲁斯军团协同并进,该军团当时落后了几十里,法老却并没有在边境等待。荷鲁斯军团突然加速,把伊西丝军团给甩开了。伊西丝军团唯恐有失,将大型的辎重留在了海岬城邦,轻装加速行军也进入了叙亚沙漠。

这与原先埃居军部制定计划不符啊,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战略态势都改变了,由稳步推进变成了突袭作战。

虽然战场上的情况千变万化,需要指挥官做出各种临时决策,但战斗还没有打响就做出这么大的改变,一般的军团长既没有这个胆量也没有这个权限。毕竟按计划行军有功无过,即使战事不利也是全盘指挥的责任,可是主力擅自突袭冒进的话,所有配合的队伍都要做出相应的调整。也只有荷鲁斯军团的军团长才敢这么干,因为他是至高无上的法老。

荷鲁斯军团发动突袭的同时,却没有给安·拉军团下达配合的命令,这让阿蒙很有些无所适从,不清楚自己是应该按照原计划推进,还是也跟随法老加速行军?过了几天他才接到赛特军团的指挥官罗德·迪克派来的侦骑传信,请求安·拉军团也加速行军掩护主战场的侧翼。

不提阿蒙的疑惑,率领赛特军团负责大军辎重的罗德·迪克此刻心中也是苦不堪言,他曾劝法老陛下不要改变计划冒进,但拉西斯二世根本没听。

在罗德·迪克看来,埃居的国力明显强过哈梯,军团的战斗力与装备也占了很大的优势,四平八稳的推进作战是最稳妥的选择。更何况这一次是法老陛下御驾亲征,更加容不得半点冒险闪失。征服哈梯唯一的障碍,就是穿越叙亚沙漠后勤补给的巨大消耗,需要付出的代价很大。

可是有意外的事情干扰了原先的作战计划,也改变了法老的决定。

根据战前的密探回报,这一次哈梯王国的国王路西尔也率领其最精锐的恩里尔军团御驾亲征。路西尔本没打算亲自上战场的,但王室贵族、满朝重臣、神术学院的元老们都上书要求国王像埃居法老那样亲自领兵,哪怕只是作为一种象征。

埃居帝国的大军气势汹汹而来,而哈梯王国已经为这场战争隐忍筹划了多年,正是需要在沉默中爆发最大力量的时刻。对方的拉西斯二世都上了前线,如果路西尔国王还龟缩在王都,会给民众一种胆怯、缺乏自信的印象。国王率领王国中最精锐的军团亲征,是鼓舞士气最好的手段。

这一战对哈梯王国与埃居帝国的意义是不一样的。如果埃居帝国输了,无非是失去一个臣服的属国而已。但是哈梯王国若输了,那就是整个国运的转折,至少会失去大片的疆土、缴纳沉重的赔款贡赋,彻底臣服于埃居帝国的统治,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恢复不了元气。

路西尔国王虽不情愿,但还是御驾亲征了。这些年来看似祥和宁静的叙亚城邦,也突然变戏法似地集结了一支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精锐军团,就是原先驻扎西部边境的阿努军团。歌烈以大神术师的身份居然担任了军团长,军团的主神官是他的弟子华莱特,前阵指挥官是大武士穆恩,后勤总军需官就是州长萧墨。

另一支原先驻守南部海防的南纳尔军团,也沿着海岸线向着叙亚沙漠推进。哈梯王国战事准备充分、行军速度很快,三支军团已经集结在黑火丛林以南、内陆湖以西的沙漠北部地区。

以上是派往哈梯王国的密探最后发回来的消息,穿越几百里的沙漠往来,还要不被敌人发现已经很难。对手的最新及时动态,通过已方的渠道暂时还不得而知。

荷鲁斯军团派出的侦骑深入沙漠,在不同的地方抓住了好几伙人,有的是路过的商队、有的是海边的渔民、还有人自称是劫掠的强盗。他们在这种时间出现在这种地点,自然十分可疑,于是都被当做敌方奸细处理,严刑拷问之下,果然都招供出自己是哈梯王国的奸细。

所有奸细的口供中都提到了相同的信息,路西尔国王率领恩里尔军团御驾亲征,已经推进到内陆湖的南岸与沙漠接壤的草原上,正在建立永久性营地。而歌烈率领的阿努军团则在叙亚城邦南部驻扎,一边调集作战物资一边修建防御工事,离国王的恩里尔军团有二百里远。另一支南纳尔军团驻扎在海岸线附近,距离阿努军团也有二百里远。

这三个军团呈倒三角形分布、互相呼应,就等着埃居大军进入伏击圈。

按照埃居帝国军部原先的作战计划,法老大军主攻的线路是直击叙亚城邦南部的关隘,将受到歌烈率领的阿努军团的迎面阻击。而哈梯的另外两个军团可能会从左右合围突然偷袭,就算截不断埃居大军的补给线,也能拖住埃居大军的主力。这样一来,埃居大军将在远离国土的沙漠另一端打一场代价巨大的消耗战。

如果只有一个人这样说可能有诈,但在不同的地点抓到的奸细,审讯口供经过分析都透露了类似的信息,看来可能性就非常大了。法老陛下刚开始非常愤怒,甚至怀疑埃居的军方高层中有叛徒向哈梯提供了绝密的作战计划,使对方做好了针对性的布置。

荷鲁斯军团的前阵指挥官、大将军布雷兹,主神官、帝都大祭司李奎德都劝法老息怒,按照正常的战略态势,只要懂军事的人稍加分析就能判断出埃居大军的主攻路线。埃居军务委员会制定的作战计划并无任何出奇之处,就是中规中矩、稳打稳扎。

哈梯王国对战争准备已久,做出这种应对方案完全正常,他们就是要依托边境线进行防御作战,占据后勤补给与兵员补充的有利条件。

埃居大军只需按原计划进攻叙亚城邦的南部关隘,主力与歌烈率领的阿努军团展开正面决战,同时让伊西丝军团的一部与赛特军团的大部切断阿努军团与恩里尔军团之间的联系,阻击住恩里尔军团的回援就可以。

至于驻扎在海岸线上的南纳尔军团,可以让阿蒙率领的安·拉军团顺势北进对峙,并不求阿蒙能够取得胜利,只要能将南纳尔军团牵制在海岸线附近,不能以主力合击埃居大军就算成功。

如果战役这么进行,将是一场硬碰硬的比拼没有任何投机取巧,就看双方的战斗力、装备与训练情况、战场指挥以及后勤补给的综合较量结果。可是法老否决了这个计划,决定对内陆湖南岸的恩里尔军团发起突袭,拉西斯二世的这个决策倒也不能说毫无道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