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108章 以神灵之名

阿蒙没有座位,向诸位大人依次行礼后,就站在大厅中央等候提问。首先提问的是艾森,这位帝国军务大臣早年也是军团长出身,对行军征战很有经验。他问了阿蒙很多问题,这位年轻的大武士是对答如流。军事不能空谈,艾森大人又命人拿来了地图和沙盘以及各种兵演器物,让阿蒙现场模拟如何组织行军、布置战阵等实战指挥,阿蒙也做得有模有样毫无破绽。

这场考核足足进行了一整天,中午吃完饭后继续,王都的大祭司苏思伽还与阿蒙下了一盘军阵斗兽棋,用的是真正的军演沙盘,结果也令人非常满意。

第二天上午考核继续,七位大人都问了各种问题,有些已经超出了军事范围之外。阿蒙都尽量做了解答,然后领命退下等待结果。七位大人开始协商,而玛利亚一直不说话,最终的意见是三对三,支持与反对的人数相同。同意阿蒙担任军团长的人有艾森,沃尔德和乔治,反对的人有苏思伽、达雅·屠扬和布尔克。

反对者的意见除了阿蒙从未有过指挥作战的经验之外,主要是因为他的出身。阿蒙曾经是哈梯王国属地都克镇的居民,在征战中能否保证对埃居帝国的绝对忠诚是个疑问。双方相持不下,最后还是要看圣女大人的意见。

玛利亚沉吟道:“通过这两天的考核,阿蒙是否适合担任安·拉军团的军团长,已经没有什么疑问了。我们心里都很清楚这个军团不会参与真正的主力决战,只是执行协同的警戒与掩护任务,阿蒙完全能够胜任,这一点诸位都没有异议吧?”

另外六人都没有表示反对,玛利亚又说道:“至于此人是否忠诚,难道各位没有听说过他的事迹吗?他的所作所为已足以证明其高贵的品行,这正是我举荐他的原因。此人确实是都克镇的矿工出身,是他进献了众神之泪,也是他归还了尼禄的遗物。

都克镇曾经历了怎样的变故,我想诸位不会不清楚吧?况且他的族人也全部掌控在帝国手中。最新传来的消息,哈梯国王号称得到了恩里尔的神谕,这则神谕大家也听说了吧?你们若是阿蒙,心里会怎么想?”

这里还有一个插曲,有关哈梯王国的最新动态。据哈梯国王路西尔和哈梯神术学院宣称,恩里尔大神降下了最新的神谕:他用神力发动了那场大洪水,不仅惩罚与驱逐了罪民、洗刷大地上的罪恶,而且也赐予子民千里沃土。那里将成为神灵的赐福之地,谕示子民开垦沃土建立富庶的安乐家园。

神谕传达到王国各地,民众沸腾了,尤其是那些无业游民、流浪的探险者、帝国一些贫瘠城邦的农夫们都欢呼雀跃。人们像潮水一样涌入神殿感谢恩里尔大神的赐福,并发誓要将开垦神灵所赐予的沃土作为神圣的事业。祭坛上摆满了鲜花与各种珍贵的贡品,所有人都在赞颂神灵的伟大、仁慈与庄严。

在这一片沸腾的欢呼声中,有一群被遗忘的人却只能默默的暗自神伤,就是原先都克镇的矿工。他们已经是被神灵惩罚、被王国民众厌弃的罪人,死去的人不论是无辜还是有罪,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但仍然活在世上的后人们,心里又有何感受呢?

阿蒙不可能再回归信奉恩里尔为主神的国度中,就算他想,那里也容不下他!更何况都克镇幸存的族人都在埃居帝国,阿蒙不可能也没有理由背叛。

其实不仅恩里尔有神谕,就在不久前,埃居法老以及荷鲁斯主神殿的大祭司们也接到了荷鲁斯王神的神谕。伟大的神灵荷鲁斯宣称,在天枢大陆的中央将会出现一片千里沃土,那是异域神灵残暴与邪恶的象征,也将是伟大的埃居帝国建立千古功业的全新疆域。他号召子民前往那里建立埃居人的家园并修建真正的神殿,让神灵的光辉普照大陆。

这则神谕成了拉西斯二世发动征战的至高圣意,法老本人也决定御驾亲征。这场征战他已经谋划了很久,能够在大陆中央开辟全新的疆域正可实现这位法老一生最大的抱负。这则神谕还没有正式向埃居民众发布,但等到大军正式开拔之时就会传遍全国。届时埃居民众也将涌入神殿中欢呼,赞颂神灵与法老的神圣与伟大。

情况正如歌烈对阿蒙说的那句话——“可以预见那里的纷争也将是神灵的纷争,而人们以神之名驱使着自己的欲望。”

圣女大人提到了异域神灵恩里尔的神谕以及都克镇的往事,众人更无从反驳。也许是为了打消大家心中的疑虑,玛利亚环顾左右又微笑着说道:“其实诸位大人不必太过忧虑,军团长虽然是军团的最高长官,但根据帝国的法律,军团主神官有监军督战之责,军团长要想调动神官也必须经过主神官的同意,我们只需选任一位值得信任的大神术师担任军团主神官,便万无一失了。”

这时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乔治苦笑道:“行军作战对于大神术师而言可是个苦差事,更何况是安拉·军团的主神官。要么只是个摆设,要么吃力不讨好,我想没有多少人会心甘情愿。感谢圣女大人的信任与提拔,举荐我为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这次我就自告奋勇去做安·拉军团的主神官吧。我也没什么别的要求,只希望帝国的军务部、财政部还有梦飞思城邦能够给予足够的支持,不要以随手应付的态度打发一支杂牌军。”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阿蒙正式担任了帝国军团的军团长。虽然只是一支临时组建的杂牌军,但地位毕竟在那里放着,他的身份已相当于一个城邦的副长官。接下来的这段日子可把阿蒙给忙坏了,上任之后有很多工作要抓紧时间处理,他甚至有点后悔太早把伊索派走了。

在正式作战中,军团长通常是不能直接上第一线冲杀的,他是全军的统帅,一旦出现意外很容易引起整个战线的溃败。所以在前线作战需要一名前阵指挥官,现在这个职位也是空缺的,玛利亚让阿蒙自己选拔,如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她同意把加百列派去。

由此也可以看出法老陛下对安·拉军团根本不重视,虽然军务委员会制定了协同作战、侧翼警戒与掩护的行军计划。但在法老心目中这支杂牌军团其实可有可无,他御驾亲征所率领的大军将所向披靡。

但阿蒙本人却不能不重视,加百列是玛利亚身边最重要的臂助,他自然不能轻易把加百列带走,况且这位守护大武士的地位崇高,阿蒙也不能随意指挥。阿蒙毕竟还缺乏足够的根基与威望,很难找到一位完全效忠与听命于他的前阵指挥官。

想了半天,阿蒙向梦飞思城邦提出申请,举荐与擢升了一个人,就是何烈山的那位卫队长、曾经受罚外放的六级武士约翰。

作为军团的最高长官,虽然不能仅依仗个人的武力取得战斗的胜利,但在军人心目中,长官个人的实力与魅力仍然是威望的一部分。所以帝国军团长通常要由一名大武士来担任,像罗德·迪克那种情况只是特例而已。

阿蒙已经是一名大武士,但他的实力并没有真正的展现过,很难让那些出身埃居的贵族将军心服口服。何烈山的卫队长约翰倒是一个例外,他对阿蒙早就服服帖帖了,而且还得到过阿蒙的传授和指点。这一次又是阿蒙的举荐,将他从荒凉的何烈山擢升至军团中,自然会心甘情愿的听命效力。

除了前阵指挥官之外,阿蒙还有一项工作必须自己处理,就是组建一支亲兵卫队。军团中有这个编制,但必须由军团长本人亲自筹建。亲卫人数不多,却是最精锐的力量,职责就是保护军团长本人。无论是冲锋杀敌还是突围逃跑,亲兵卫队都要紧紧跟随在军团长的身边。亲卫队长也是由军团长本人直接任命,其他人无权指挥。

亲卫相当于一小支独立的私军,人数不超过百人,虽然也由军团配发武器和军饷,但军团长往往会自掏腰包给他们配备更精良的武器、平时也有更慷慨的赏赐。这毕竟关系到阿蒙本人的安危,亲卫不仅需要绝对的忠诚,还要有拼死保护长官的勇气。

如果是其他的军官,任命起来有种种条件限制,但是亲卫队长的任命都是军团长本人说了算,没有人会干涉,哪怕雇佣流浪武士也可以。正因如此,阿蒙直接任命了来自巴伦的流浪武士梅丹佐为亲卫队长。至于亲兵卫队的成员,就让梅丹佐在军团的士兵中择优挑选吧。

梦飞思城的大商人希欧终于见到了新晋升的军团长阿蒙大人。阿蒙带着梅丹佐亲自登门拜访,让希欧受宠若惊,激动的连说话都结巴了。阿蒙是来叙旧的,同时也带来了梦飞思城主的手令,任命希欧为安·拉军团的后勤军需官,并在酒桌上笑着问他愿不愿意?

希欧涨红了脸,脑袋点的如小鸡啄米一般,磕磕巴巴的说道:“愿意,万分的愿意!阿蒙大人,我早就盼望着有这么一天,您果然没有忘了我!”

希欧不是笨蛋,他很清楚一位平民商人就算再富有也很难拥有尊贵的地位,眼前就是他一生中最佳的机会。虽然组织军团的后勤有一定的风险,但总不会比前线的战士所遭遇的危险更大。只要立下功勋并被军团长上书保举,他就有可能被埃居法老赐予贵族身份,荣耀只是一方面,今后做生意也会便利许多。

军团中自然有帝国正式任命的军需官,负责物资的交接、统计以及分派。阿蒙任命希欧担任的军需官,主要负责在军团之外组织车队和商队,跟随军团运输补给物资。他很清楚这位商人别的本事没有,但是干这一行却很擅长。

有法老的命令,各城邦的商行都要首先服从行军的物资调派,希欧恰恰对这方面的事情相当熟悉,也是阿蒙所能找到的、最合适的人选。

军需官可是一个肥差啊,在战争时期有权征调沿途各城邦的军需物资,事后由帝国财政部门统一结账,其中的油水丰厚自不必多说。希欧对阿蒙是感激涕零,按照“惯例”,当场孝敬了阿蒙一大笔钱。这一次他可是慷慨大方毫不吝啬,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将来可以赚回来许多倍。

真要论财富的话,阿蒙一点都不缺钱,当场笑着拒绝了。希欧见阿蒙不收,急得脑门都冒汗了,央求了许久,亲卫队长梅丹佐才点头答应接受一笔馈赠,主要是给军团长大人的亲兵卫队配置更精良的铠甲与武器。这些本来是应该由阿蒙自己掏腰包的,希欧慷慨代劳了。

一切准备工作刚刚就绪,阿蒙就接到帝国的命令率领安·拉军团开拔了。他带着五十名神术师、五千名武士沿尼罗河东岸向着海边行进。后勤辎重队伍分成两部分,小部分是车队,走陆路负责日常给养,大部分则装运在船上沿着罗尼神河出海,跟随陆上的大军向前推进,军团还派了战船护航。

虽然只是一支不受重视的杂牌军,可是走在路上也是威风凛凛浩浩荡荡。阿蒙的八十名亲卫都是配甲的骑兵,五千名战士由战车兵、弓箭兵和拿着投枪与盾牌的重装步兵组成。约翰率领骑兵走在最前面,而轻装的步兵方阵走在队伍的最后。远远望过去,武器与盔甲在太阳下的反光形成了一片星星点点的海洋。

阿蒙坐在宽大舒适的战车上,心中颇为感慨。他第一次来到梦飞思城时被人一路追杀,差点倒毙在罗尼河旁,而如今离开这里时,却成了一位指挥千军万马的军团长。真正应该感谢的是玛利亚,是她默默的帮助与指点他走到了今天。

阿蒙并无意与哈梯王国的军团作战,但这场大战无论他参不参与都将不可避免。他只想建立足以赦免都克镇族人的功勋,在将来能够带领他们返回家园。阿蒙很清楚这一场大战能争夺的暂时还不是那片千里沃野,都克镇周围的沼泽完全消退能容纳大军驻扎,至少还要等一年半载,埃居法老于此时发动远征多少有点太心急了。

但是从战略布局来看,法老的目的是想抢先在内陆湖一带建立营寨基地,以便在将来的纷争中占据有利地位,随着洪水彻底退去,顺势占领那一整片沃野成为帝国新的疆域。

埃居法老拉西斯二世自信满满御驾亲征,而埃居帝国的强大也是各国所公认,这场战争的胜负结果看似没有疑问。阿蒙虽在埃居帝国的大军之中,但他心里却并不看好埃居能大获全胜。原因很简单,他觉得拉西斯二世对这场战争显得过于轻视了。这是关系到多少人生死存亡的大事啊,在拉西斯二世的眼里却像一场游戏般随意。

法老大人对敌国怎么看阿蒙并不清楚,但至少拉西斯二世对协同配合的安·拉军团完全缺乏应有的重视。就像随手扔了一架快要散架的战车,让这个军团跟随他去战斗,而阿蒙好不容易配齐了这辆战车上的零件,才让它正常运转起来。

法老以为自己势不可挡,率领最精锐的大军就足以取得胜利,但这样重要的国与国之间的征战,在这么一个环节上漫不经心也暴露了很多问题。如果阿蒙是全军的统帅,他就绝不会这样草率的对待安·拉军团,尽管这支军团的地位也许很不重要。

大军团行进的速度并不取决于车马能跑多快,而是后勤辎重的补给是否能够跟上。安·拉军团的补给主要依靠船运,尽管运输船配了长桨,但在海上的主要动力还是风帆。军团按照既定路线稳步推进,阿蒙并没有浪费沿海岸线行军的机会,尽管不太可能参与主力决战,但一路上没有忘记操演军阵。

战车兵、弓箭兵、投枪兵、骑兵、步兵之间的配合,虽然在兵书上都学过、在沙盘上也演练过,但阿蒙并没有真正的展开战阵实地指挥过。在行军间歇,阿蒙下令各位将军指挥手下的士兵轮流操演军阵,他带着梅丹佐做实战观摩。

安·拉军团刚组建不久,以前的训练也十分松懈。但能够成为帝国正式的军团战士,最低要求也是练习过体术的一级武士,这些人真正配合起来的战斗应该是相当强大的。

在埃居帝国军队中有一个惯例或者说是传统,军务部调拨的物资以及军饷会被长官按一定比例截留,剩下的才发放给士兵。军饷自不必说,军需物资如果拿到市面上也是能卖大钱的。这笔钱作为长官个人私用,在装备亲卫、以私人名义犒赏战功、收买敌方人员等场合皆能用上。

这个截留比例,一般情况下约定俗成规矩是三成,剩下的七成分发到下面的将士手中就算是足额了。但是那些不受重视的杂牌军团,装备的质量与军饷的数量远不能与帝国精锐军团相比,长官截留的比例往往会大得多。这样会造成一种恶性循环,使军团的战斗力更低。

阿蒙在行军途中练兵,当然是加重了将士们的负担,但另一方面他也表现的非常慷慨无私。帝国军务部以及城邦配发的军需物资,他个人没有任何截留,全部配发给了士兵。本该由他个人掌控支配的三成军饷,阿蒙也只留了一成,剩下的九成都及时发到了士兵手中,让本没有报太大指望的将士们喜出望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