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105章 还给你

林克笑道:“阿蒙神啊,现在这里还是一片荒凉,但我眼中已经看见一座富庶的城邦。伊索真要是这种人才,将来无论是做财政官还是农牧官都不错,他将是真正的大人。这些倒是其次,在这沃土上建立全新的家园,每一天都有收获,每一天都能见证新的创造。只要有这样一颗心,人生充满了积极的意义。”

梅丹佐笑着给了他一拳道:“你从深山里那个鬼地方迁到这里来,整个部落都欢呼雀跃,当然会这么想了,别人可说不定。不过这番话确实很有道理,看来你跟阿蒙神没有白学!”

阿蒙点头道:“这次回梦飞思城,我就对伊索说这件事,如果他愿意的话,梅丹佐,我派你把他护送过来。……既然你们谈到了这番道理,我有一个问题想认真的问问,你们已经拥有了一体两面力量的六级成就,即将面对的考验是信念的融合。那么请审视内心,真正的愿望与想踏上的道路是什么?不要告诉我是成为大魔法师与大武士,那是只是过程中的结果。”

两人都不笑了,林克正色道:“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率领族人走出深山建立安居的家园,看着这一片荒原成为全新的城邦,为阿蒙神建立神殿,我就是见证与亲手完成这一切的人。”

阿蒙似笑非笑道:“神殿不着急,等第一道内城的城墙初具规模之后再说,既然你们愿意供奉穆芸女神那就为她凿建神像。”

林克:“阿蒙神,我们想建立的可是您的神殿。”

阿蒙笑了:“不着急,给我留个位置就行。”

梅丹佐也正色答道:“我以前只是想恢复贵族的身份与祖先的名衔封号,但真正能做到这一切时,却发现这并非是我人生最真切的追求。我是一个不断在寻找与发现的人,见证了阿蒙神的奇迹,只想继续见证下去,探索那终级的力量存在!”

阿蒙微笑道:“那好!你们就去印证吧,想突破七级成就不仅仅要依靠力量的增长,最关键是心灵的突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梅丹佐明天随我返回埃居,林克带领族人继续做好这里的事。”

从穆芸宝藏中得到的巨额财富,阿蒙可不敢全放在这里,只留了一小部分给林克以备不时之需。第二天,他挎着薛定谔带着梅丹佐离开了这片被沼泽包围的巨大孤岛,向南穿过荒原再度出发了。回程与来路不同,梅丹佐已经顺利通过了试炼之旅,而阿蒙也拥有了七级成就,不知不觉中跻身于大陆顶尖强者的行列。

一路上并没有遭遇太多的凶险,来时都已经将各种怪兽出没的大概范围摸的差不多了,渡过内陆湖来到沙漠中也没有遭到蝎群袭扰。阿蒙走的并不快,在这荒凉无人的地方最适合演示各种高阶神术,正是刚刚拥有六级成就的梅丹佐需要好好学习的。

阿蒙自己也在习练七级体术,完全掌握纯熟之后他才是一名合格的大武士。七级武士与六级武士有什么区别?阿蒙有深刻的体会,那血脉中唤醒的力量不仅能由内而外的激发,而且将这种力量发挥到极致,甚至能控制环境中的力量运转!

血脉中的力量成为一种激发能量的方式,这已经很类似于神术的效果了,甚至很像那深奥的能量神术。一名六级武士与一名六级神术师之间的差距很大,假如不是近处突然偷袭或者在军阵中围斗,很难战胜掌握各种神奇手段的同级神术师。但是一名七级武士与七级神术师之间的差距明显缩小了,面对面至少也拥有了一战之力。

难怪恩启都甚至只愿修炼纯粹的体术,假如能将这种力量达到最巅峰的状态,一技破百巧,确实也不怵任何高手。但是能达到恩启都这种境界的武士实在太罕见了,神术师们毕竟手段更多,而且神术也不仅仅是力量的体现。

阿蒙这一路一边修炼着七级体术,一边指点梅丹佐各种高阶神术,两人还经常在一起斗法演练,偶尔也击退突然出现的怪兽。若论实战的技巧,经过这一次远行两人都是突飞猛进,尤其是阿蒙虽然看上去虽没什么变化,但已是大陆上难得一见的高手,更何况他掌握的是一体两面的力量。

一个多月后,他们回到了埃居境内又进入了海岬城邦。由于是执行秘密任务,两人仍然乔装改扮,并没有和当地官署打招呼。

就在这段时间,朱利安收到了一封信。送信者把东西交给门房就走了,没有留下任何话,这封信的内容外人也不得而知。但就在朱利安收到信的第二天夜里,海岬城中发生了一起悲剧,罗德·迪克大人的书记官法约尔·犹大自缢身亡,临死前还留下了一封遗书,内容全是忏悔。

犹大在遗书中交待,自己受到贪欲的诱惑,被叙亚城邦的财政官莫顿所收买,不仅泄露了海岬城邦的军政机密,而且还出卖了伊西丝神殿派往海岬城邦的密探。犹大的遗书还牵出了另外一个人,就是叙亚城邦的财政官米斯特·莫顿。

犹大曾花重金贿赂了莫顿,套取了不少机要情报,此事还受到了罗德·迪克的褒扬。但另一方面,犹大也接受了对方的贿赂,泄露了不少他所知的军政机要。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做的事情也很有意思,互相以重金贿赂对方换取情报。用以贿赂的钱是城邦的,但是做了这样的交换之后就成了他们自己的,而且都立下了功劳,对个人而言确实是名利双收的买卖。

天亮时,仆人才发现犹大吊在屋梁上的尸体,他已经死去多时。但有一件事令人百思不得其解,除了桌上的亲笔遗书之外,在犹大的脚下还放着三十枚银币,有人在地上写了一行字——还给你!

看来在犹大死后,还有人悄悄进过他的房间,犹大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知情者众说纷纭。罗德·迪克深为震怒,这件事最终是按自杀处理的,但城主大人下令秘密追查在地上写字的人,可是没有查到任何线索。

只有朱利安清楚犹大是怎么死的,也隐约猜出那写字的人是谁,但他却只字未提。尽管这位大神术师心里明白,可有一件事始终让他琢磨不透,为什么有人会在犹大的尸体下放了三十枚银币呢、这又是何种象征?

此事虽是私下处理,但并没有完全掩盖住。叙亚城邦在这里也有密探,通过犹大的仆人了解到遗书的内容,风声传回到萧墨与歌烈那里,于是米斯特·莫顿被拿下查问。犹大死了,远在千里之外另有牵连,而阿蒙与梅丹佐已经离开海岬城邦返回梦飞思。

……

阿蒙回到梦飞思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自己的庄园,询问伊索是否愿意去荒原中协助穴居野人部落建造家园?

伊索欣然答应,他对阿蒙说道:“我本是一个奴隶,您给了我自由民的身份,但所谓的自由不仅是身份的束缚与否,而是能见证自己生命的痕迹,就像看见星星在天空划过的轨迹。我无比期待着这样的使命,为了报答您也是为了审视我自己。阿罗诃老爷,如果您允许的话,我还希望能将这一切编成故事,在人间传唱下去。”

阿蒙微微怔了怔,这才笑道:“我知道你喜欢讲故事,那大陆各地的传说还有神灵的往事都被你编排过,你是在诉说眼中的人间与心中的愿望。如果我所做的事情也会成为人们编排的故事,你愿意的话,将来就去诉说吧。”

在阿蒙外出的这段时间,伊索不仅把庄园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还用阿蒙留下的钱带着仆人们做生意赚了不少。这些钱阿蒙虽然无所谓,但也足见伊索很能干,他派梅丹佐护送伊索先去林克那里,然后再返回梦飞思与他汇合。将这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他才回到伊西丝神殿复命,而薛定谔依然混迹于神殿外的猫群中。

阿蒙离开梦飞思已经半年了,神殿档案馆的卫队长早有新的人选接替,他住的还是原先的小院,暂时只领俸禄却赋闲无事。圣女大人很快就召见了他,地点仍然是平时处理事务的书房。按照礼节问候之后,玛利亚再一次让仆从们退下。

这次不用圣女大人特意吩咐,加百列主动走了出去并关上了房门,反正玛利亚每一次见阿蒙总是要单独说话的。加百列出门时还大有深意的回头看了阿蒙一眼,眼中有询问和赞叹的神色。

当两人独处时,已经形成了一种习惯或者说是一种默契,他们都有一段时间不说话,只是互相看着对方。在圣女面前,按照礼节阿蒙并不能主动开口,而玛利亚过了很久才幽然道:“阿蒙,你又变了。”

阿蒙微微一笑:“怎么,您不认识我了?”

玛利亚轻轻摇头道:“不,你变得更加清晰了,我眼中的你从未像今天这样真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