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104章 是谁出卖了阿蒙

歌烈伸手把阿蒙拉了起来:“孩子,你可以站起来了,不知你的肩膀和双膝能否承受这一切?但相信你比我想像的更坚强。尼采先生选择了这样的归宿并故意让我看见,一定是想告诉我什么。”

阿蒙站了起来,觉得身心仍然很沉重,就像多年前那个无助的孩子,趴在歌烈的肩上继续哭,歌烈只是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并不说话。也不知过了多久,阿蒙才止住悲声,发现泪水已经把歌烈的肩头打湿了。

他擦干眼泪道:“歌烈先生,我无法形容心中的感激,今天终于有人告诉了我这一切!那位神灵、叫恩里尔的那位神灵,我刚才认出了他,我在巴伦王国苏美尔镇见过,他当时是一位牧羊人。而就在几天前,我已向那位神灵告别。他从此就是恩里尔而已,我不会原谅他,哪怕有一天我也有可能成为神灵!”

歌烈惊讶道:“孩子,你怎会说出这样的话?你与蝎子王所发的誓言,秘密就在此吗?”

阿蒙点了点头:“刚才你问我时,我不知如何回答,现在才明白尼采老师为何要让我来找您?他想让您告诉我这一切,也想让我告诉您他的一生都在追求什么。我和您,都是他老人家寄托希望的人。……歌烈先生,您请坐,让我告诉您尼采老师的思考以及我印证的答案吧。”

两人重新在桌边坐下,屋子里发生的事情,自始至终外面的人都无法查觉。华莱特与拉斐尔很有耐心的守候在院子里,直至天色微明。

当窗外露出微光的时候,阿蒙终于说完了自己想说的话,也讲述了自己这几年的经历。歌烈长叹道:“孩子,这是世人梦寐以求的秘密,你就这样告诉了我。”

阿蒙脸上犹有泪痕:“不能说这是我对您的报答或是对神灵的报复,哪怕仅仅是因为尼采老师的希望,我也应该告诉您。有些人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他,而更多的人,告诉他们也没用。您已经是一位九级大神术师,很容易理解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歌烈的神色很复杂,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在我的岁月中已经历了太多,让我从头印证这条路恐怕很难很难。其实以尼采先生的天赋与才华,本应取得比我更高的成就,但他将一生的精力都用在了这条道路的找寻中,留待你来印证。我的希望已经很渺茫了,但我的学生当中,华莱特与拉斐尔应该是有希望的。”

阿蒙问道:“您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难道想传授华莱特与拉斐尔一体两面的力量吗?”

阿蒙对歌烈说的话,与他传授弟子的情况完全不同。梅丹佐与林克等人只知道这是一种独特的力量修炼方式,阿蒙从未说过一体两面的力量便是成为神灵的道路。但在歌烈面前,他将一切都说清楚了,一位九级大神术师自然能理解其中深奥的含义。

歌烈摇头道:“我不会以恩里尔神殿主神官的身份,传授两位大祭司这种力量,况且这一切都是你所印证的道路,就算我的成就比你更高,恐怕也不能像你一样传授弟子,因为我本人没有印证。阿蒙,我有一个私人的请求,能不能嘱托你一件事?”

阿蒙点头道:“不要说嘱托,有话请讲。”

歌烈想了想:“将来若有机会的话,请你将他们引上这条道路,我知道这不可勉强,完全要看各人的缘份。你修炼的不仅是一体两面的力量,也是与世上的神殿不同的信念。如果有一天,他们遭遇到人生的困扰需要指引时,请你不要忘记我此时的嘱托。”

阿蒙仔细考虑了一会儿,终于点头道:“歌烈先生,我记住了,不会忘记的。”

歌烈站起身来道:“其实我还有另一种猜测,不论是体术还是神术,修炼到极致都有成为神灵的可能,只是这样恐怕更艰难,面对的考验也未知。就让我和恩启都这样的人去印证吧,而你所修炼一体两面的力量,应该就是神灵的秘密。”

阿蒙有些纳闷:“您和恩启都?”

歌烈答道:“我是一名九级大神术师,经历了怎样的事情你刚才已经了解。恩启都的情况你还不清楚,他是一名纯粹的武士,从未经过力量的二次唤醒,不是不能而是不愿,就是要一心一意将体术修炼到前所未有的巅峰,以证明凡人也能像神灵一样强大,或者到那时就是强大的神灵。”

阿蒙长出一口气:“原来如此,这位武士的志向真是不小!”

临告辞前,歌烈又说道:“你想指引都克镇的后人返回家乡,而且已经率领穴居野人部落在沼泽中建立家园。不久的将来,那片沃土必然引起各国的纷争,本应流淌着奶和蜜的家园,却将绵延着千年的血与火。我有一个愿望,希望在那里建立一个全新的城邦国度,不论种族、不论信仰的共处,不知你怎么看?”

阿蒙肃然道:“这甚至比凡人成为神灵更艰难,但您的愿望令我钦佩。如果这个愿望真能实现,我也希望都克镇的后人生活在那样一个城邦国度中。”

歌烈叹息道:“尽管希望渺茫,但至少有人曾经尝试过,我想的就是这些。可以预见那里的纷争也将是神灵的纷争,而人们以神之名驱使着自己的欲望。……阿蒙,你可知道这一次是谁出卖了你,巡城卫队怎会在我来访时破门而入?”

阿蒙想了想问道:“这次海岬城邦派来的使者是谁?我在南门遇到了车队,感应到充满敌意的注视。”

歌烈:“你是说法约尔·犹大吗?那就请等一天,在你离开叙亚城邦之前,我将送你一样东西。”

说完这番话他正要出门,就听“咕咚”一声有什么东西落到了桌子上,竟然把这位九级大神术师吓了一跳。回头看是一只猫从屋梁上掉了下来,正是薛定谔。昨天歌烈登门拜访的时候,薛定谔不想现身跑到屋梁上躲起来了,三名客人谁也没发现它。

刚才歌烈施展神术又与阿蒙聊了半天,那只猫看的很仔细听的也很认真,睁大眼睛耳朵竖着,脑袋从屋梁上越探越远,好像有点走神了,结果一不小心掉下来了。猫的身体灵活,空中一转身就轻飘飘的落在桌子上当然毫发无伤,却把歌烈吓了一跳。

这位大神术师看着薛定谔,神色很有些古怪:“阿蒙,这是你养的猫吗?”

阿蒙点头道:“是的,这只猫是我的朋友,原先就是尼采先生家里的猫,后来一直跟随在我的身边。它的脾气有点特别,不太喜欢和生人打交道,但是又喜欢看热闹。”

歌烈拍着阿蒙的肩膀,欲言又止道:“哦,我有点印像,它当初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年轻人,连一只猫都能养成这样,前途不可限量啊!好自为之吧。”

……

这天下午,歌烈将州长肖墨叫到神殿,问他道:“州长大人,告密者是什么来历、幕后主使人又是谁,这些都查清楚了吗?”

肖墨答道:“您今天上午派华莱特协助木恩追查,并特意提醒从法约尔·犹大开始查起,已经查清楚了。是犹大派人收买了城邦中的游民,到守卫署告密。告诉犹大阿罗诃先生住址的人,是迎接拉斐尔大祭司回城的随从。”

犹大入城时看见了人群中的阿蒙,当时拉斐尔派一名随从离开车队与阿蒙打招呼,犹大随后也派了名手下与那名随从套话,问他发生了什么事?那随从毫无戒备之心,随口答道拉斐尔大人进城时看见了一位沙漠中结识的老朋友,派他去问住址。犹大就这样轻易的套到了阿蒙在叙亚城邦的落脚点,随后再派人去告密。

歌烈吩咐道:“找个机会把犹大那名手下抓起来,秘密审讯拿到口供与确凿的证据,交给我就行。”

肖墨不解的问道:“尊贵的大神术师,您是想向埃居帝国告发犹大吗?敌方的阵营中有这种人,对我们难道不是好事吗?”

歌烈冷笑道:“告不告发他不是我的事情,你认为他一个小小的书记官真能斗得过阿罗诃那样一名大神术师吗?连对手是谁都没有搞清楚就敢陷害,这种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其人之行令人唾弃。拿到证据交给我,其余的事你就别问了。”

……

一天后阿蒙离开了叙亚城邦,并没有惊动任何人。拉斐尔亲自将他又送回到黑火沼泽的边缘,交给他一件东西道:“这是歌烈老师给你的,想怎么处理,你自己决定。”

与拉斐尔告辞进入沼泽之后,阿蒙在无人之处打开了这件东西,是一枚记录了神术信息的法器。这种法器与大地之瞳不一样,它只是一次性的,记录了信息就没有别的用处,将信息消去之后法器也就损毁了。

里面的信息是审问犹大那名手下的经过、以及犹大陷害阿蒙的整个过程。阿蒙看了之后脸色阴沉,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那位在都克镇企图谋害他的武士马企,还有老疯子曾说过的那段话:“任何人做出某种选择的同时,就等于选择了相应的后果,不论自己愿不愿意。……假如选择宽恕与原谅,你自己要明白且能够承受这原谅的后果。”

他收起了法器,穿过黑火沼泽又回到林克等人所驻足的地方。林克与梅丹佐正眼巴巴的盼望着阿蒙呢,族人们都热烈欢呼。穴居野人们做事的效率也挺高,阿蒙离开并没有多长时间,他们已经围绕着暂时的定居点修了一道粗糙但是坚固的寨墙,可以防止一般野兽的侵袭了,依托于寨墙也可以进行防御作战。

按照阿蒙的设想,将来这里要建成一个宏伟的城邦,但那只是远景目标,事情还要一步一步慢慢来,先站稳脚跟再说。随着洪水慢慢退去,建造工作可一步步铺开。

阿蒙带领林克、梅丹佐以及部落里数十位头领人物,搭建了一个简单的祭坛,向穆芸女神祷告献祭。阿蒙本想亲自参加这个祷告仪式,可是被林克与梅丹佐拉到一边劝道:“阿蒙神啊,您和那穆芸女神是一伙的,大家在梦里都看见你搂着女神呢。就算你不站在祭台上接受献祭,也别跟着我们一起下跪祷告啊。”

阿蒙只得苦笑,也就随他们去了。

仪式完成之后,按照穆芸女神在梦中的指点,阿蒙带人来到原先神殿的遗址处向下挖掘,先清理了十几尺厚的淤泥,才挖到都克镇原先的土层。神殿早就冲毁,连地基的碎石留下的都不多。继续往下又挖了二十尺深,已经碰到了坚硬的岩层,还是一无所获。若不是有明确的神谕指引,谁也不会继续再挖下去。

这时阿蒙感应到了微弱的力量波动,又命令穴居野人往下挖了十来尺深,清理掉碎石与浮土,下面露出了与地底岩层融合在一起的巨大岩石。他命所有人都退到了地面上,手持法杖念念有词,身形也漂浮在半空,那块岩石表面莫名出现了闪光的花纹,竟是神术阵的痕迹。

阿蒙正在琢磨呢,地底突然传来“轰隆”一声,那块巨石自己就分成了六瓣,中间露出一个空洞,里面各色神石光芒耀眼。这个宝藏可不是他打开的,而是尹南娜做的手脚,专门等他来呢。可惜当年的神殿早已冲毁,也不知历代主神官是怎样将献祭的财富放进来的?

恩里尔在大洪水中收走了都克镇存留的神石,化为一片亮晶晶的飞雨射向天空,那是歌烈亲眼所见。但是穆芸神殿数百年来最隐蔽的窖藏不仅有女神亲手布下的法阵,而且利用了大地的力量守护,里面的东西并没有被恩里尔收走,现在全留给阿蒙了。

那些在巨坑周围观望的穴居野人们可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他们亲眼见到阿蒙如神灵一般站在虚空中取出法杖,那地底的巨石上突然出现了闪光的花纹,然后分开成整齐的六瓣,里面出现了那么多各色神石。这就是神迹啊!大家纷纷匍匐在地行礼欢呼。

阿蒙也吃了一惊,宝藏中放的全部是特殊神石,都克镇有史以来历代主神官的私藏,总计有数百枚之多!

阿蒙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能换多少钱,打造各种珍贵法器的主材料几乎都需要特殊神石,如果将来想炼制那些法器的话,手里真正缺少的反而是其它辅助材料了。但这些神石可不能都用来打造法器,那样是极大的浪费,它们是用来建设城邦的财富。

阿蒙将神石都收了起来,当天晚上,穴居野人们围着火堆跳舞庆祝的时候,他和林克与梅丹佐又在临时堆砌的石屋里商量下一步的打算。有了这笔财富,等到一年半载之后这里勉强可容探险者通行,就可以重金雇佣周围各国的工匠和商队。

林克觉得这里的人手太少,而山中还有不少穴居野人小部落,他们在洪水过后生存非常艰难,不妨也派人招揽收留,编入城寨中壮大自己的力量。阿蒙点头同意了。

林克本就是族长,管理部落很有经验,可是从头开始建立一个城邦也太考验他了,各种事情千头万绪。梅丹佐是一名武士,训练战士们作战很有一套,搞城邦建设同样是外行。

这几个人凑在一起商量将来的事,都觉得不容易啊,目前的局面尚可维持,只能一边摸索一边学习吧。几人都深刻感受到一件事,那就是人才难得。梅丹佐与阿蒙不约而同都想起了两个人,他们在阿卡德镇认识的镇长帝奇·周与高原巨人联合部落的首领尤西尔。

当小茜公主遭遇“绑架”时,帝奇·周镇长组织全镇人在短短一天半时间内备齐了高原巨人部落索要的物资,并且组织好了救援队伍将物资按时送到了指定地点,完成了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没有引起阿卡德镇的任何骚乱。这份才干深受小茜公主与冯纽王子的赏识,他已经被擢升到基什城邦担任更重要的职位了。

而那个神术师尤西尔也很不简单,能把那帮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高原巨人们组织起来协调行动,可不是一般的组织与管理能力!此人的神术修为也许并不是很高,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比一位大神术师更难得的人才。

他们身边要是有帝奇·周或者尤西尔这种人才就好了,可惜暂时找不到啊。梅丹佐建议道:“伊索也是一个很能干的人,他在希欧身边相当于半个管家,而希欧在好几个城邦都有商铺,经常组织车队往来各地,伊索打理的都非常好。将他留在梦飞思城中看守一座庄园太可惜了,最好能弄到这里来。”

阿蒙想了想:“这荒凉的沼泽怎能与繁华的梦飞思城相比,伊索能愿意吗?若是心中不愿,也很难尽心尽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