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103章 您有事情可能会告诉我

斗棋的两人全部的心神仿佛都已经融入那光影变换的棋局中,对外界的动静不闻不问,专心致志的继续下棋。华莱特与拉斐尔观棋不语,如果说棋局就是战场,他们就是在一旁掠阵的人。

歌烈坐着不动,木恩也不敢说话,整个院落陷入了一片奇异的安静中,本是气势汹汹而来,场面却变得如此荒诞,让人哭笑不得。木恩不禁在心中暗骂,是谁瞎告密,竟然没有打听清楚,让自己一脚踹开了歌烈大人下棋的屋门,这简直太失礼了!是不是有人故意陷害他啊,那个与歌烈大人斗棋的年轻人又是谁呢,难道是王都来的大神术师?

木恩恨不得现在就把那告密者抓来抽个半死,却只能一言不发的跪在门口等待歌烈将棋下完,神情尴尬无比。

幸亏等待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大约过了一顿饭的功夫,阿蒙突然抬头笑道:“歌烈大人,晚辈认输了,您的法力与棋艺都远远在我之上,今天这盘棋让我大开眼界、受益匪浅!”

随着话音,桌面上的棋局光影消失了,歌烈捻了捻胡须呵呵笑道:“年轻人啊,谢谢你,我很久没有下过这样一盘痛快的棋了!你的棋艺很不错,看来一定也研究过军阵,只是还缺乏实战指挥经验。至于法力,以于你的成就而言已经相当绵长持久,明显超过同级的神术师了,确实了不得啊!换个人将棋局变化这么长时间,至少得拿出法杖。……你并没有露出败像,这盘棋想分出胜负非得下到天亮不可。你是不想让那院中的人跪一夜吧?呵呵,我也不想。”

说完这番话,这位九级大神术师又扭头朝木恩笑道:“我们的大武士,你深夜来此,问候的方式倒挺特别。我与一位远道来的小朋友正在下棋,抱歉刚才未能招呼,打扰你执行公务了吗?有事的话你就继续,我不妨碍你。”

木恩的额头上已经出汗了,他很明智的没有为自己辩解什么,而是摇头道:“我接到命令缉捕一个人,情报有误,结果闯错了门,请歌烈大人原谅!”

歌烈一招手:“夜里凉,你们还穿着铠甲,不要跪着了,都站起来说话吧。请好好看看,你想缉捕的人在这里吗?”

木恩站起身来,斩钉截铁的摇头道:“我看过了,没有我要抓的人。”

歌烈的笑容很是亲切:“木恩卫队长,你确定?”

木恩很肯定的点头:“我当然确定!”

歌烈刚才说的清清楚楚,他在陪远道而来的一位小朋友下棋,这人还怎么抓?且不说这人是不是埃居帝国的密探,就算是的话恐怕也另有隐情。更何况那人是一位大神术师,木恩与他手下的人马够呛能抓住,如何处置这个人已经是歌烈大人的事情了,木恩连问都不想再多问。

就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一阵动静,肖墨州长带着几名亲卫走了进来,见到这个场面也是惊讶不已。他赶紧越过门槛来到屋中向歌烈行礼道:“尊贵的大神术师,您怎么会在这里?巡城的卫士们太鲁莽了,很抱歉打扰您夜谈的雅兴!”

刚才早有卫士回报,木恩卫队长带人缉拿密探,重兵围住一个院子连续踹开两道房门,却发现歌烈大人带着两位大祭司正在里面与人下棋。肖墨州长已经睡下了,听说这个消息赶紧穿上衣服赶来看情况。

歌烈笑着一指阿蒙道:“这位阿罗诃先生,是我一位故交的弟子,年纪轻轻就拥有了七级成就,令我很欣慰。他在沙漠上曾救助过陷入险境的华莱特与拉斐尔,这几天恰好路过叙亚城邦。我今晚一时高兴,所以就下了一盘棋,却没想到木恩大武士会来找招呼。”

肖墨赶紧解释道:“误会,这全是误会!……这位阿罗诃先生是远方来的大神术师,又是您的朋友,还在沙漠中救助过两位大祭司,理应受到隆重的接待。今夜就不多打扰了,改天我将在州长府邸设宴答谢。”

阿蒙也起身向肖墨州长还礼,而歌烈笑着摇头道:“在州长府邸设宴就不必了,他来只是想找我聊聊,这是一次私人会面,不必惊动其他人。阿罗诃先生明天就要回埃居了,好来好走便是,既然是个误会,州长大人回去继续睡觉吧,很抱歉把你也惊动了。”

州长肖墨很知趣的回去继续睡觉,他主政叙亚城邦多年怎会没有眼色。门外的街道上和院内都没有车马,歌烈与两位弟子显然是步行而来不想惊动任何人,这就是一场私人会面。

木恩也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跑来抓密探却把这个院子给围住了。以歌烈的本事怎可能查觉不到外面的动静,那屋子里坐着三名大神术师呢!歌烈只要派华莱特或拉斐尔出来打声招呼,就能让木恩带人离去,可他老人家偏偏又没这么做。

听说他老人家与那个年轻人在下棋,那盘棋下的可是很认真啊,就像在等着木恩来踹门一般。歌烈分明就是故意要让木恩看见他,委婉的表示他老人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自会处理,其他人就不要再多事更不要再多嘴。

如果那位大神术师真是埃居帝国的密探,在这片城区中不能轻易动手,歌烈与两位大祭司都在,其他人插不上手更不必再插手。假如那位大神术师不是埃居帝国的密探,这个误会的后果很严重,还不如装作不知道。

肖墨带着木恩道歉离去,这些人做事真有效率,也不知从哪里找来正好合适的门板,不一会功夫就轻手轻脚的把屋门和院门都修好了,关上门退了出去。肖墨命令木恩以及手下的亲兵们谁也不许乱说,木恩则命卫队退到这个院落四周的街巷路口把守,不允许其他人来打扰,黑暗中又恢复了一片寂静。

时间不大,房门开了,华莱特与拉斐尔走了出来,再轻轻关上门一左一右就守在院中。

屋子里只剩下了歌烈与阿蒙,单独说话的时候,歌烈也不掩饰什么,开门见山的问道:“阿蒙,算算时间,我们已经有近三年没见面了,当初我在尼采先生家门外见过你一面,真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再见。你长大了,而且已经是一名大神术师!”

这位大神术师好锐利的眼神,当初只是在夜里一瞥,今天还能认出阿蒙。阿蒙离座而起伏地行礼道:“没错,我就是都克镇的那位矿工阿蒙,知道您是尼采老师的朋友,当初还帮助过我,直到今天才有机会向您表达谢意。”

歌烈坐在那里,看着阿蒙神色充满感慨:“真是明师出高徒啊,也只有尼采才能教出你这样出色的学生,但你和他却不像。……阿蒙,既然你回到了叙亚城邦,而我又认出了你,身为主神官我不得不问你几个问题。”

阿蒙恭谨的答道:“您老人家请问吧。”

歌烈想了想才说道:“你在埃居的事我已经听说了,在海岬城邦归还了尼禄的遗物,后来成了伊西丝神殿的荣耀武士,还在赐福大典上立了功。这些事都是你自己的经历,但当初你是执行哈梯帝国的法令而离开都克镇的,所以我首先要问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看来两国互相的间谍渗透工作可真不少,歌烈连阿蒙的“事迹”都听说了。阿蒙苦笑道:“回禀主神官大人,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据我查明的埃居帝国官方公告,邪恶的大魔法师贝尔已于三十四年前被消灭,当年伊西丝神殿守护圣女葱霓为此做出了神圣的牺牲。也许是疏忽,这则公告并没有发到哈梯王国。”

歌烈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你的任务就已经完成了,而且都克镇已经不在,于理于法,哈梯王国都不应该追究那个叫阿蒙的矿工。我再问你,你是不是埃居帝国的秘探?”

阿蒙也没否认什么,实话实说道:“我不清楚您所谓的秘探指的是什么?我确实接受了伊西丝神殿的任务,来调查洪水过后沙漠与沼泽的地形地貌。圣女大人之所以派我来执行这个任务,是因为我早就告诉她想回家乡看看。”

歌烈笑了笑:“那千里沙漠、湖泊、沼泽、草原就在那里,谁想看尽可以看。而那里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我想各个王国的高层都已经清楚,你看不看无所谓。但你这一次进入叙亚城邦,是来刺探军情的吗?”

阿蒙摇头道:“不是,我来这里只有两个目的,一是看看达斯提镇长留下的那座庄园,它原本应属于摩西,却被一帮无赖占据,于是我买了这座院子落脚。二是想求见歌烈大人您,尼采先生曾叮嘱我,有机会一定要见您一面,您有事情可能会告诉我。”

歌烈怔了怔,岔开这个话题继续问道:“你既然不是来刺探军情的,有人告密,说你是埃居帝国派来的密探,企图对哈梯王国以及叙亚城邦不利,你怎么看?”

阿蒙坦然答道:“我是被逼迫离开了家乡,历尽波折,最后是伊西丝神殿收留了我。哈梯王国臣服于埃居帝国,至少现在还是,我只是请求回家乡看看那里变成了什么样子,伊西丝神殿让我回报所看见的情景。如果您认为这违反了哈梯王国的法令,尽管依律处置。”

歌烈想了想,也露出了苦笑:“世上的阴谋,大多怕挑开了明说。你既然这么说,还真不违反任何一条法令,至少在哈梯王国与埃居帝国公开决裂之前是这样。阿蒙,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那些人闯进来,看见你和我在一起吗?”

阿蒙不答,反问道:“请您指教。”

歌烈:“和你下了那盘棋,我很清楚他们根本抓不住你,一旦动手,只能引起周围无辜的百姓伤亡。你这样一位出色的七级神术师,不是那么容易束手就擒的。”

阿蒙很谦虚的说道:“可是在您面前,我根本没机会逃脱,您要出手拿下我很简单。”

歌烈突然眨了眨眼睛道:“是吗?连蝎子王泗水都不敢轻易对你出手,你必然有所倚仗,传说尼禄晚年制作了一支毁灭风暴,而你是得到他遗物的人,对吧?……传说就不提了,你并没有违反哈梯王国的法令,也完成了当年的任务。我来只是见一见故人的晚辈,和你下了一盘棋而已。”

阿蒙没有多说什么,跪在那里再度俯身道:“谢谢您!”

歌烈叹了口气,轻轻摇头道:“不必谢我,其实我并没有真正帮你什么,不论是当初还是现在。……将来万一有可能在战场上相见,我也不会客气留情。”

阿蒙:“您已经给了我足够多的帮助,为何要这样说?”

歌烈:“因为我们所处的位置不同,我所了解的事情比你了解的更多更复杂而已。公务方面的话就不多说了,有一件事我也要谢谢你,你在沙漠中救助了我的两位学生。但我心中有个疑问,请求你能够做出解答。”

说着话这位大神术师一挥手,屋中又出现了一团光影,正是阿蒙与蝎子王泗水互相起誓的场景,两人分别说道——“我若违反誓言,则永远不能成为真正的神灵。”、“我若违反誓言,则永远是你眼中卑微的人类。”

他再一招手,光影消失,歌烈露出思索的神色问道:“你与蝎子王的誓言大有深意,请问包含着怎样的秘密?”

这位大神术师说话真是太直接了,阿蒙既不想撒谎又不知怎样回答,正在犹豫间听见歌烈又说道:“你不必着急回答,提出这样的请求之前,我也要给你看另一段秘密。这个秘密我在心中埋藏了很久,哪怕至亲的人都没有透露,终于等到你了。”

歌烈一伸左手轻轻一抖,凭空出现了一支法杖。他的左手中指上带着一枚戒指,看来与尼禄留下的那枚戒指是类似的空间法器,法杖就藏在那里面。随着法杖出现,屋子里的桌椅以及四面墙壁仿佛都变的透明渐渐消失,阿蒙感觉自己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信息神术可以演示光影留痕,这对阿蒙来说并不稀奇,但歌烈这一手高明的神术却直接将阿蒙带入了很久之前的场景中,真真切切如身临其境。

洪水,一片浑浊的汪洋,天空浓墨般的乌云低垂裹挟着倾盆大雨,一道道闪电划过黑暗的天幕,带着震耳欲聋的声响,使人不知置身何处。一片球形闪电落下,在水中激荡出螺旋形的明亮痕迹,就在这时有一个声音怒喝道:“神灵啊,你终于在人间出显现,我已经等的太久了!”

一个人影分开波浪径直飞向了天空,正是老疯子尼采,他的乱发和胡须在空中飘舞,手中的法杖发出万千条金色的光带,双目圆睁正在寻找那乌云和闪电之后的神灵,破口大骂法杖挥舞,就像要把天空捅出一个窟窿,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疯狂。

云端上的神灵终于现身了,尼采将法杖扔了出去,在空中炸裂成一团金光就似最耀眼的太阳,发动了平生最强的一击,并且狂笑着让神灵不要躲闪也不必害怕!紧接着无数道粗大的闪电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天地都在震动,尼采也化作了一团耀眼的光芒旋即灰飞湮灭。

这一段场景消失了,但歌烈的神术还未结束,光影移换间又置身于高大雄伟的神殿中。歌烈正跪在恩里尔的神像前祈祷,突然听见了神灵的声音:“是洪水摧毁了都克镇,是大雨带来了洪水,是从海洋吹来暖湿的风与亚述高原盘旋的气流交汇导致了大雨,是我的神力让高原的气流盘旋,是我的愤怒指引了云端的雷电。”

阿蒙也听见了歌烈在灵魂中的呐喊:“可是都克镇呢?没有人在洪水中幸存!”

恩里尔答道:“洪水是我对叙亚城邦的赐福!我将听见万众的欢呼,我的神殿将涌入潮水一般前来表示感激的信徒,不久之后你就会明白这一切的。至于都克镇,你是想问我为什么没有在洪水中拯救他们吗?我为什么要救他们?”

然后阿蒙的脑海中印入了一段信息,是他离开都克镇之后家乡发生的种种事情,很多孩子的夭折、一连串的悲剧,人们在向穆芸女神祷告的同时却不约而同违反了守护神的神谕。

然后听见恩里尔的声音又说道:“祭司,你看见了吗?他们已经背弃了守护神的谕示,穆芸女神已经没有理由再保留那里,所以我将重新赐福于那片土地。洪水是我的赐福,但人们不能只要求享受神灵的赐福,我没有必要在洪水中挽救罪恶的人。”

歌烈的神术到此结束了,屋子里的一切又恢复了正常。阿蒙跪在那里双肩不住的抽动,没有哭泣的声音,但已经泪流满面,低着头半天也不说话。他已经很久没有流泪了,此刻终于了解了那场大洪水的前因后果,也见到了尼采生命中最后的绚烂光辉,无法形容的哀伤充满了他的胸怀,以至于不能言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