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102章 尴尬的踹门

歌烈忽然叹了口气:“华莱特,你是我的学生中第一个成为大神术师的,将来的成就很可能还在我之上。我有一句交待,这个人如果成为你的朋友,有一天我若不在了,你与拉斐尔千万不要怠慢与轻视他。”

华莱特惊讶的说道:“老师为什么要说这种话,您已经是一名九级大神术师,强大的力量使您拥有旺盛的生命,远比一般人的寿命长久。在我的心目中,您就像神灵一般。”

歌烈又叹息道:“吉尔伽美什给你看了那封信,你也知道了我的愿望,那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我只是想尽力去尝试而已。哪怕数千年之后我们早已不在,也许这个愿望在人间依旧无法实现,但毕竟有人尝试过。这便是我所追求的存在意义,你明白吗?”

华莱特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老师想在那千里沃土上建立一个全新的城邦国度,由周边各国共管,不分种族、不分信仰的相容共处,这恐怕连神灵都不会支持。但我理解您是为了什么,您已经预见了那血与火永不停息的灾难,哪怕阻止不了也想尽力去做。只要老师您想,我会全力支持的,这也是我的愿望。”

歌烈肃容道:“当我拥有九级成就的那一刻起,就立下了这个誓愿,心中知道它实现不了,但我可以奉献自己这一生。至于你和拉斐尔,可能有另一个秘密在等待你们去揭示,连我也不知道答案。……那个叫阿罗诃的年轻人我越看越面熟,他如果来到叙亚城邦做客,你们务必带他来见我。”

……

阿蒙并不清楚歌烈已经认出了他,并等待着与他见面,收起地契之后仍然住在了城邦中。这次他没有找客栈,而是以阿罗诃的名字花重金直接买了一个院落,做为以后来往叙亚城邦的落脚点。将来说不定还要多次来往城邦,有自己的住所当然更方便。

简单的安顿好了之后,阿蒙便在叙亚城邦中四处逛逛,先熟悉这个地方。这天他走到南门附近时,看见很多人向着通往城门的大道上聚集,纷纷露出兴奋的神色像是等待着什么。再一打听,原来是出访的拉斐尔大祭司回来了。

拉斐尔离开时并没有惊动任何人,但回来时的排场却很大,海岬城邦还派了回访的使者和专门护送的卫队,给了这位大祭司最高规格的礼遇。阿蒙正想找拉斐尔呢,于是也站在人群中看热闹。

守门的卫士列成整齐的队伍夹道相迎,拉斐尔的马车首先进城,后面跟随的是来自海岬城邦衣甲鲜明的士兵。为了以示礼貌,除了刀斧等倚仗之外,其它的武器都收了起来。拉斐尔的眼神真好,坐在收起车篷的马车上向欢迎的人们招手微笑,一扭头恰好与阿蒙四目相对,随即露出惊喜的神色向他点头示意,并悄声对车旁的一名随从吩咐了几句。

就在这时,阿蒙却有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那是有一丝怨恨和惊惧的感应,来自后面的一辆马车上。那辆是海岬城邦使者的车,垂着车帘看不清里面坐的人,但阿蒙可以确定,车里正有人挑开车帘的一角盯着他,心中充满了敌意。

阿蒙本想避开,赶紧从人群中消失。可是拉斐尔的那名随从已经离开车队走了过来,分开人群向着他行礼问候:“阿罗诃大人,您好,拉斐尔大人派我向您致意!”

人群自动分开给阿蒙让出了一片空地,大家望着他都露出了尊敬的神色。阿蒙只得还礼道:“拉斐尔大人真是好眼力,这么多人中一眼就能认出我,他派你来有何指教?”

那名随从鞠躬道:“拉斐尔大人很高兴您能来到叙亚城邦,不知你见过华莱特大祭司没有?”

阿蒙轻轻摇头:“我刚到城邦,还没有来得及拜访。”

随从又说道:“这样的话,拉斐尔大人让我留下他的住址,欢迎您去做客。也请问您在叙亚城邦的住处,他想亲自登门拜访。若是您尚无住处,也让我代为安排。”

说话间车队已经走远,拉斐尔一进城就看见了阿蒙,他陪同海岬城邦的使者要去官署,不便停下,特意派了一名迎接他的随从去向阿蒙转达问候。阿蒙想了想,留下了自己在叙亚城邦的住址,也没什么好保密的。

第二辆车中带着敌意的目光引起了阿蒙的注意,但他如今已经是一名大魔法师与大武士,又是孤身一人独来独往,还不至于怕了什么,就算有麻烦应付不了,在这人烟稠密的城邦中总可以脱身。况且他本来就想求见歌烈,拉斐尔主动找他正合心意。

……

车队走远了,法约尔·犹大悄悄放下了车帘的一角,面色阴郁陷入了沉思。他便是这次回访叙亚城邦的使者,来到这里有两个任务。公务是率领卫队护送拉斐尔回国,转达海岬城邦的问候,协商交通恢复之后商贸往来事宜,暗中也要考察叙亚城邦的虚实动态。

另外他还有一个私人的任务,是朱利安大神术师暗中交代他的。如果在海岬城邦找出最忌恨阿蒙的两个人,那就是朱利安与犹大了。犹大忌恨阿蒙的原因很简单,他曾经贪占过罗德·迪克赏赐给阿蒙的钱,他在都克镇的行为也间接陷害了阿蒙。

犹大本以为阿蒙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矿工,没想到阿蒙后来却成为一位重要的人物。一个曾经被自己得罪与陷害过的小人物,突然间变得地位重要,会让人睡不着觉的,巴不得他再次倒霉,否则将来有一天倒霉的很可能是自己。这是很多人的心态,尽管阿蒙从未得罪与冒犯过犹大。

至于朱利安对阿蒙的忌恨已经深入骨髓,派去追杀阿蒙的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圣女却派人把他送给布尔克大祭司的秘信送了回来,然后将他远放到海岬城邦,让朱利安有苦说不出。阿蒙只要还活在世上,就像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一般,可偏偏无计可施。

朱利安毕竟是一位八级大神术师,也是埃居神术学院的元老之一,虽然名义上受城主罗德·迪克的管辖,但实际的地位并不比罗德·迪克低,在埃居帝国也是耳目灵通很有势力。他不能公然得罪圣女,可并不意味着他不能开罪阿蒙。

阿蒙在伊西丝神殿时,朱利安不能将他怎么样,现在机会终于来了。阿蒙被派往叙亚城邦执行秘密探查任务,朱利安通过自己的渠道也听说了。像这种密探如果被抓住了,在公开场合是不会被承认身份的,要么审问出情报之后处决,要么做私下的交换,总之阿蒙一旦暴露,不仅任务失败而且十有八九会丢了性命。

这次派法约尔·犹大做回访的使者,也是朱利安特意安排的。

犹大坐在车上又想起了朱利安大人秘密叮嘱他的话:“你去了哈梯,除了执行城邦交给你的公务之外,还要留意另一件事。听说那个阿蒙被伊西丝神殿派往叙亚城邦执行密探任务,如果能发现他的行踪,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法约尔有些忐忑的问道:“如果阿蒙暴露了身份被抓住,会不会影响帝国以及城邦的大事?”

朱利安笑道:“他是去刺探洪水过后的情形,据我所知,帝国派了不止一位秘探,有他不多无他不少,真正的军政机要阿蒙也一概不知。就算他失手被擒,埃居帝国与伊西丝神殿也不会承认这件事的,没有任何后患。犹大,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如果能成功的话,说明你是一个非常能干的人,我想你也不希望永远只做一名书记官吧?”

犹大又问道:“伊西丝神殿派阿蒙去执行密探任务,究竟是为什么呢?”

朱利安冷笑道:“无非是给他一个立功再度被擢升的机会,伊西丝神殿正面临着权力交替,有人在大力培养亲信势力,包括我在内都是属于被排挤的一方。但别忘了,就算我不是伊西丝神殿的大祭司,也是埃居神术学院的元老。叙亚城邦将要发生的变化,埃居神术学院早就做了明确的预言,而且已经获得了神谕的指引,阿蒙的任务无关紧要。”

来的路上,犹大的心情一直有些纠结,他清楚朱利安大人是想借哈梯之手除掉阿蒙,这也符合他的心意,但总觉得有些不安,况且叙亚城邦这么大,想遇见阿蒙的希望也十分渺茫。但是一进城,他居然就看见了阿蒙,太巧了!难道真有神灵的指引?

犹大一咬牙,做了一个决定,就让阿蒙在这里永远的消失吧,回去之后,朱利安大人一定会赏识与重用他的,而且没有了阿蒙这个令人担忧的后患。

歌烈并没有接待来自海岬城邦的使者,州长肖墨在府邸举行了盛大的欢迎晚宴,并让财政官专程陪同犹大先生这几天在城邦中好好玩乐。

与此同时,肖墨州长暗中下达命令,整个城邦仍然以悠闲舒适的祥和气氛示人,却悄悄加紧了戒备盘查,防止被潜入的奸细刺探重要的情报。在肖墨州长这等级别的官员心中,已知道哈梯与埃居两国之间的冲突正在接近,但还没有到彻底摊牌的时候。越是这样,表面上的文章越要做足,对于来自埃居的使者招待的也越热情。

恰在这天晚上,负责巡视城邦的亲卫队长雷斯·木恩接到了秘报,有一位来自埃居帝国的秘探考查了黑火丛林一带的战略地形之后,已经悄悄潜入城邦刺探军情,却恰好被人认了出来。报告中还有这位秘探的住址,此人叫阿罗诃,前几天还在城邦中买了一座宅院,做为秘密活动的据点。

两国备战未宣之前,这种间谍渗透活动是很常见的,哈梯王国也派了很多密探以经商或别的名义到了埃居帝国执行任务,双方表面上不起刀兵,暗中防备的都很严。

木恩不知秘报真假,但他不敢怠慢,立刻带着一队亲兵赶往那个宅院,在夜幕中悄然封锁了两端的路口,全副武装的士兵将宅院围住,防止走漏风声也防止这名密探趁乱逃跑,这才带着几名精锐手下来到门前,准备亲自捉拿阿罗诃。

木恩是叙亚城邦的亲卫队长,手下管着三支亲兵卫队,平常由三名分队长轮流负责巡城事务,但今天州长大人有命令,木恩亲自上阵以示重视,却恰好赶上了这件事,运气真是不错。

木恩的来历也有些特殊,两年前,他仅仅是黑火丛林中一个驿站的小头领,手下只管着十来名驻守驿站的杂兵而已。

在那场大洪水中,都克镇以及黑火丛林中所有的驿站都被冲毁,只有木恩临危不乱迅速带领士兵撤离到附近最高的巨石上,用腰带将所有人系在一起抓住灌木等待救援。大神术师歌烈驾驶幽蓝之舟深入洪水前往都克镇,在路上顺手救起了他们,那一队士兵是洪水中仅有的幸存者。

无论是落难时还是获救时,木恩都指挥有度,惊惧也罢惊喜也好,手下的士兵在他的号令下一直保持着纪律,丝毫未见慌乱,在幽蓝之舟上也未打扰歌烈,受到了歌烈的赞扬与赏识。回城之后,歌烈特意将木恩推荐给了肖墨,他从此受到了重用。

肖墨率众伏击罗德·迪克的车队时,损失了一支亲兵小队,当然需要重建,木恩就成了一名小队长,后来又成为分队长。就在几个月前,木恩突破七级成就成为一名大武士,又被擢升为整个叙亚城邦的亲卫队长,负责保护州长大人的安全以及维护城邦的秩序。

成为大武士,木恩拥有了贵族身份而且担任了城邦亲卫队长,地位之显赫远非当日的驿站小头领所能比。他对歌烈深怀感激,这位大神术师救了他而且还举荐了他,不仅有救命之恩还有知遇之恩。

正因为如此,木恩恪尽职守,以他一名大武士的身份,会亲自来捉拿一名小小的秘探。海岬城邦的使者犹大还在这里做客,所以一切都要秘密行事。

夜里很安静,阿罗诃的宅子所处的位置也很僻静,街道早就清空戒严。木恩很满意的检查了一遍,这才来到门前拔出武器,一脚将大门踹开。

在一位大武士的脚下,厚重的木板门就和纸片一样脆弱,破碎飞散甚至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木恩左手提盾右手持剑,身先士卒第一个走了进去,前院空荡荡的,厅堂的窗户露出了灯光,里面的人应该还没有休息。

木恩也不废话,拿着武器在亲兵的护卫下迈步向房门走去,抬起一脚又把屋门给踹飞了。这一脚很重,门板没碎,而是门轴断裂直接向屋内拍出去,假如有人躲在门后窥视的话,会连人带门板一起摔进屋中。

木恩的盾牌与长剑上毫光闪烁,两侧有卫兵拿着圆盾和梭枪一左一右伸进了房门挡住了侧翼,配合的相当娴熟。按照常理,待那沉重的门板落地之后,木恩队长应该威风凛凛的大喝一声报出名字,说明来意让那名密探主动投降。

一名小小的密探见到这种场面,还有木恩大武士亲自带人捉拿,不吓的屁滚尿流才怪!

可是令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木恩刚刚把门板踹飞看清里面的情景,随即脱手扔掉了武器,扑通一声跪下行礼。两旁的卫士随即也放下武器跪在了门外,身上的铠甲发出轻脆的碰撞声,三人齐声道:“属下该死,深夜惊扰了您老人家!”

后面的士兵都露出了惊愕的神色,一言不发纷纷放下武器在院中跪成一片。

屋子里果然有人,不是一个而是四个。有一位老者与一位少年面对面坐着,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就像没听见任何声音。还有两人并肩坐在桌边,正巧面朝着房门,他们看见木恩踹门进来,打了个制止的手势并露出了严厉的神色,正是叙亚城邦的两位大祭司华莱特与拉斐尔。

那被踹飞的房门在半空中化成无数碎屑,飘然飞落满地,却连一片都没有落到桌子与那四人身上。那位年轻人当然就是木恩今夜要捉拿的“密探”阿罗诃,而阿罗诃对面的老者赫然竟是歌烈,这两人在下棋!

他们下的是一种古老的军阵斗兽棋,这种棋用各种野兽形状的棋子代替不同的兵种,在很大的棋盘上列成阵势互相克制厮杀,推算起来非常复杂,只有少数人能玩明白。而这两人的下法则更奇特,根本没有棋盘和棋子,桌面上的虚空出现了军阵斗兽棋的光影。棋盘变化走兽相斗,完全以是高明神术在演示棋局。

这种下法木恩也听说过,只有大神术师才有本事做到。歌烈自不用说,而他对面的年轻人竟然也是一位大神术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