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101章 向神灵告别

林克等到达都克镇的穴居野人们这天晚上都做了一个相同的梦,那些没有睡着的人也在恍惚间好像做了一个梦,就连铁甲兽王云梦都不例外。梦中出现了一位艳光四射的女神,她穿着一条闪烁着金色星光的长裙,身姿娇美容颜动人,手持一支常春藤法杖,自称是这里的守护神穆芸,下达了一则神谕。

女神将赐福予到达这里建立家园的人们,有一笔神奇而惊人的财富将赐给他们以建立城邦国度。神灵的使者阿蒙将会指引他们找到这笔埋藏的财富,并举行献祭仪式打开宝藏。穆芸女神留下的东西不仅可以打造各种神奇的法器,还可以雇佣探险的流浪武士、大陆各地的工匠、各国的商队。这笔财富将由阿蒙来保管与使用。

刚刚走出深山的穴居野人突然梦见这样一位女神,都觉得不可思议,但听见了阿蒙的名字,又在梦中亲眼看见他们的阿蒙神挽着穆芸女神非常亲昵的样子,于是对这则神谕都深信不疑。天亮之后,林克招集族人举行了一场祷告仪式,搭上祭坛奉上祭品向阿蒙与穆芸女神致谢。

有趣的是,这些穴居野人在祷告时,将阿蒙的名字放在了穆芸之前,他们很自然的就这样做了,在梦中看见的场景是阿蒙半搂着穆芸,个子还比穆芸女神高出半个头。林克等族人原先祭拜的只是山洞里的一堆火,后来阿蒙成了他们唯一的神灵,还有一只猫是神灵的使者。

现在向穆芸女神献祭,不仅是因为那神谕中的赐福,更重要的还是因为阿蒙。所有族人都在热切的盼望着阿蒙神的归来,让梦中的喻示成真。

梅丹佐当然也参加了这场祷告仪式,一边祷告一边在心中惊叹:“阿蒙神啊阿蒙神,您可真了不得,什么时候将这样的女神都搂怀里去了?只有想不到,没有您做不到的啊!”

梅丹佐一直都很清楚,阿蒙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神灵,想当初遇见他时,阿蒙不过是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却掌握了神术也救了梅丹佐的命。刚开始梅丹佐称呼他为阿蒙神,一方面是为了学习神术,另一方面也是跟着林克起哄。

但是后来,阿蒙一步步传授梅丹佐一体两面的力量,使他同时成为六级魔法师与六级武士,这在大陆上任何一个国度里都是不可思议的奇迹。想当初林克说的那一句:“您是我唯一的神”,梅丹佐也说了,心念中并没有犹豫。在他通过“信念的坚定”那一道考验时,早已将阿蒙视若神灵。

谁说神灵就是神殿中的塑像,而不能是一个鲜活的人呢?梅丹佐宁愿真正的神灵就像阿蒙那样,至少比神殿中的神像更真实。

……

不提林克与梅丹佐的期待,阿蒙提着法杖穿过黑火沼泽,终于远远的望见了叙亚城邦的高墙。他就是在叙亚城邦的属地中长大的,游历了大陆这么多地方,今天还是第一次来到叙亚城邦的主城。

尹南娜并没有跟随阿蒙来到叙亚城邦,两人就在黑火沼泽的边缘分手,临行前这位女神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阿蒙,艾蔻是谁?”显然她也看见了大地之瞳中留下的另一条信息。

阿蒙答道:“一位故人,她曾来过都克镇。”

尹南娜很俏皮的伸手点了一下他的鼻尖:“是个姑娘吧,令你很难忘?凡人的青春与生命终究会逝去,任何忘难的一瞬间都是追忆的财富。这条信息我给你留着,也许有一天你会自己将它消去。悄悄告诉你哦,珀兰罗丝嘲笑我爱上的男人都没有好结果,仅仅是因为被我爱上,而无论爱不爱我,实际上她错了。”

阿蒙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却又不得不问道:“她错在哪里?”

尹南娜:“凡人都有生老病死,在一位神灵眼中,当然都没有好结果。那困扰我的魔咒是什么,我也一直在思考,是因为我爱上的男人无法永生吗,或者需要他这一生没有遗憾于自己的选择?”

走进叙亚城邦时,阿蒙也在想这个问题,多情的尹南娜真的爱上他了吗?那倒未必,有好感,想利用与诱惑他倒是肯定的,但阿蒙对此并不反感。尹南娜帮助过他并没有害他,哪怕当初陷落于冥府也是他自己选的,至于指引都克镇后人重返家园,那也是阿蒙自己的愿望。

尹南娜也许只是在解开一个谜题,看来神灵也有神灵的困扰。

叙亚城邦的守卫并不严格,没有经过任何盘查,阿蒙轻松的就进了城。这里位于哈梯帝国的东南边缘,本是边境的重镇,又是重要的精铁与神石产区,但自从大洪水隔断了与临国的陆路交通之后,几年来太平无事,人们显得悠闲而懒散。

阿蒙来到叙亚城邦有两个目的,一是取回都克镇的地契,二是想见歌烈一面。摩西当初被迫离开这里时,都克镇的地契仍然藏在城邦中某处,他并没有告诉伊西丝神殿的特使阿蒙,却告诉了那位以神灵身份出现的“阿罗诃”。

在老疯子的留言中特意提到了歌烈,他希望阿蒙有机会一定要去见歌烈一面,并且很肯定的说,歌烈就算不会帮他也不至于为难他的。现在的阿蒙已经清楚,当初他被派出都克镇躲过了一场即将到来的灾难,也是歌烈私下授意达斯提镇长那么做的。堂堂一位大神术师为一名小小的矿工特意跑到都克镇,这份人情不小啊。

他来到叙亚城邦稍微一打听,才知道情况已今非昔比。无论任何人提到歌烈,都是一脸崇敬的表情。假如谁的言语对歌烈大人有所不敬,说不定会挨揍的!歌烈如今已是一位九级大神术师,仍然留在城邦担任主神官,他在叙亚城邦的地位相当于没有称号的神灵。

歌烈说一句话,在叙亚城邦可能比恩里尔的神谕更管用,只是这里的人不会逾矩的称呼歌烈为神灵。歌烈近年来几乎不露面,据说只在神殿中潜心修炼神术,城邦中的事务都交给州长肖墨、他的弟子华莱特、拉斐尔这三位大祭司以及各署官员处理,而这里的事情也不多,人们安居乐业各得其所。

想见歌烈并不太容易啊,而且阿蒙的身份比较敏感,哈梯王国曾下令要将他斩首,还从王都专门派来了使者,但这道命令最终没有落实,因为他已经被都克镇派去执行另一项法令了。如今他回来了,有些事情还是要处理的。

阿蒙以阿罗诃的名字,在沙漠中认识了歌烈的学生华莱特与拉斐尔,这两位大祭司曾热情的邀请他到叙亚城邦做客,想见歌烈的话倒可以通过这个途径。

阿蒙还听说了另一件事令他微感惊讶。华莱特已经从乌鲁克城返回,出发前是一名六级神术师,回来时已经晋级为一名七级大神术师!整个城邦的民众都为此欣喜,认为这是城邦的荣耀、神灵赐福的象征,对华莱特的老师歌烈是更加的敬仰。

看来大陆上年轻的修炼天才远不止一位,阿蒙刚刚晋级为大魔法师,华莱特随即也拥有了七级成就,而在此之前,伊西丝神殿的圣女玛利亚已经成为了一名大神术师。

听说拉斐尔出访海岬城邦尚未归来,阿蒙并不着急去找华莱特,而是先去取地契。都克镇的地契藏在了一个人人都能看见但是谁也想不到的地方,就在达斯提镇长所买的那座庄园中。阿蒙在梦飞思城也买了一座庄园,后院里有一座私家神殿,原先是供奉荷鲁斯的,被他把神像换成了贝斯特女神,达斯提的这座庄园则要大的多,后院也有一座供奉恩里尔的小神殿。

摩西等人走后,这座华贵的庄园就被附近的一帮游民占据,各个院落里都住了人。他们自称在那场冲突中有亲朋好友伤亡,这处住所是摩西等都克镇矿工应给的赔偿。肖墨州长也不好管,这两年倒也相安无事。

但后院中的那座神殿却无人敢占据,毕竟不能亵渎神灵,就孤零零的留在那里。地契就在恩里尔神像脚下的底座里,这座石雕的神像底部有一块石板与恩里尔的脚连在一起,就算把它掀起来也看不出任何掏空之后又合上的痕迹。

阿蒙趁夜翻墙进入了这庄园的后院,他已经是一名大武士与大魔法师,身手敏捷且擅长隐藏行迹,人们不可能发现。他提着法杖悄悄来到神殿中,这里已经很久没人来过,神坛上空空如也既没有祭品也没有点灯,恩里尔的神像静静的站在黑暗里。

阿蒙伸出法杖一指,那座真人大小的石像凌空浮了起来,他口中念念有词,神像底座下出现了一个方形裂缝,一块石板轻飘飘落了下来,上面放着一堆东西,原来底座里有一个空洞。阿蒙一挥手,将那堆东西收入了风之魅舞中,法杖向下一压,神像落下又恢复了原样。

神像底座里藏的是都克镇所有的地契,另外还有一枚特殊神石与二十枚金币。这应该是达斯提镇长的手笔,想的可真周到。就算这里被拆了,人们也不敢轻易破坏恩里尔的神像,而是会把这座石像移到别处,那么里面藏的东西也不会被人发现,只有摩西知道这个秘密。

除了地契之外那里面还放了钱,那枚神石是特殊神石中最珍贵的风之魅舞,价值五百枚普通神石,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至于另外二十枚金币则考虑的更周到了,风之魅舞不能很轻易的出手变现,而金币市井中可以很方便的兑换成零钱花销。就算后人落魄,得到这笔遗产也能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

阿蒙已经去过很多神殿,但感觉是不一样的。在有的神殿中,那庄严的神像仿佛具有神秘的生命,正在注视着跪拜行礼的人们。说起来也有趣,阿蒙为了哄薛定谔开心,在自己的庄园里立了猫神贝斯特的神像,在那里这种感觉却是最强烈的,那尊神像就像活的一般,走进去隐约就能感受到一种目光的注视。

但是这座神殿中却毫无这种感应,恩里尔大神的神像就是一块冷冰冰的石头而已。阿蒙取了东西转身走出神殿,在门槛上突然又回身,似是自言自语般说了一番话——

“恩里尔,伟大的神灵,您的目光并没有注视到这里!都克镇的族人将他们最后的财富进献在您的脚下,企图得到庇护,却被迫远走他乡受异邦的奴役。今天我来取走它,这些将不再属于您,这不是背叛,而是您所选择的放弃!恩里尔,对于您,我们再无所求也无所愿。我取走都克镇的遗产,并向您告别。”

阿蒙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还不知道毁灭都克镇的那场大洪水因何出现,更不知道老疯子便是死于向恩里尔的挑战中。世上唯一清楚这个秘密的人,就是他此行想求见的歌烈。

……

阿蒙进入庄园取走都克镇的地契时,叙亚城邦恩里尔神殿的一间秘室里,歌烈正在观看华莱特记录的一段神术信息。华莱特与阿蒙等人在沙漠中遭遇蝎子王的情景,其中有一段内容歌烈反复看了多次,良久沉吟不语。

蝎子王与阿蒙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响起——“我若违反誓言,则永远不能成为真正的神灵。”、“我若违反誓言,则永远是你眼中卑微的人类。”

过了很久,华莱特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尊敬的老师,您为什么不说话?我代表叙亚城邦与蝎子王立约并起誓,难道做错了什么、违背了您的教导吗?”

歌烈摇头道:“不,你做的很对,这个约定要以法令的形式向城邦所有的民众公布,以免将来在沙漠中发生不必要的伤亡。……我只是在思考蝎子王与阿罗诃的誓言,那个年轻人很不简单啊,你已经成为一名大神术师,而他的成就恐怕不亚于你。”

华莱特点头道:“是的,当时他看出手,力量就在我之上。再看他与蝎子王之间的誓言,虽然荒诞但两人却是无比的认真,不是在开玩笑,其中必然包含着什么我所未知的秘密,所以记录下来向老师请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