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卷:神使
第100章 人间最大的诱惑

尹南娜一侧身,很自然很亲昵的挽住了阿蒙的一只胳膊,就像他们以前在草原上漫步一样,半边柔软的身子贴住了他,娇笑着说道:“我的阿蒙,有话就说嘛,我很愿意听。”

阿蒙清了清嗓子道:“你们刚才说的话很有道理,虽然有很多地方我还听不懂,但我也明白了。穆芸女神惩罚杜姆兹自有原因,并且已经这么做了。而珀兰罗丝女神您想将杜姆兹救出冥府,那么应该去找冥府女王埃雷彼。

这件事我既不知情,也是自行逃离了冥府。假如您想拿我去交换杜姆兹只会适得其反,因为埃雷彼女王的条件是拿杜姆兹这样的人来交换我。我不在的话则无法交换,而我去了的的话,无非是第二次离开冥府而永远留下杜姆兹。

正因为我已经逃离,所以您可以去冥府找埃雷彼女王,劝她交不出人来就放了杜姆兹。我知道那位冥府女王很不好说话,但事情总是可以商量的,你们都是神灵。最好由珀兰罗丝女神您自己去,我能看出来,穆芸女神与她的姐姐关系似乎不是很好。”

尹南娜娇笑道:“阿蒙,你把事情说的很清楚啊,我们两位神灵反倒扯远了。但是不要叫我穆芸,叫我尹南娜,不是说好的吗?”

阿蒙苦笑道:“称呼你为女神时,还是叫穆芸比较习惯。”

珀兰罗丝看着两人亲昵的神态,神情很不悦,她淡淡的说道:“阿蒙,你的话很有道理,竟然有胆量建议神灵怎么做!”

阿蒙挽着尹南娜浅浅鞠躬道:“我只是在谈论对一件事的看法,并没有要求女神您去怎么做。”

珀兰罗丝一转身:“你们慢慢亲热吧,我这就去冥府找埃雷彼。”说着话她的身形已缓缓消失在沼泽上的雾气中。

尹南娜呵着气在阿蒙耳边道:“她让我们慢慢亲热,珀兰罗丝女神说的话,这可是神谕哦!”她提到神谕这个词时显然有揶揄的成份,但语气与动作又分明充满挑逗与诱惑,让阿蒙的耳朵与半边身子都感觉痒痒的。

恰在这时,已消失的珀兰罗丝突然又出现了,似笑非笑的看着阿蒙道:“年轻的凡人,我要提醒你一句,穆芸女神有她摆脱不了的宿命轮回,无论你信或不信,看看被她爱上的那些男人最终的归宿吧!

别的就不说了,几年前她追求吉尔伽美什却遭到拒绝,我想你清楚是因为什么?但恩启都却看上了她,一直想追求这位青春与爱之神。想想自己面对恩启都时会有什么下场吧,谢谢你的建议,因此给你这个忠告。”

说完这番话,珀兰罗丝女神又一次消失了。阿蒙不禁觉得身体有些发紧,尹南娜确实不是省油的灯啊,他什么都没做,就无缘无故的招惹了大陆第一武士恩启都。记得上一次在乌鲁克城邦郊外,恩启曾亲口对他说过,假如再遇见说不定会杀了他,语气可不太像是开玩笑。

尹南娜很敏锐的感觉到阿蒙的微妙变化,她松开手看着他幽幽道:“阿蒙,你害怕恩启都吗?他再强大又怎会是神灵的对手,我才是你的保护神。”

阿蒙摇了摇头道:“谈害怕没有意义,就算冥府我也曾经闯过,更何况一名武士,我不是他的对手又如何?他看上谁是他的权利,我与他之间并无仇恨,也无意去招惹。”

尹南娜又露出楚楚可怜的神色道:“那你害怕我吗?”

阿蒙又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有怕过你,刚见面的时候,我误以为你是牧羊女奴,领我去陌生的城镇,还给我尝了世上最好吃的饼,我只是想帮你。”

尹南娜又笑了:“你还误以为我是小茜公主,和那么多人一起去救我,结果你们都被小茜公主涮了。”

阿蒙也笑了:“经过了那件事,我才知道你是谁,也很感激你能答应我的要求,带我去冥府向父亲的灵魂告别。你办到了,我也要信守我的承诺,将尽我的能力来报答你。忘了告诉你,我在埃居何烈山找到了都克镇的后人,也在埃居待了很长时间,为什么一直没有你的消息?”

尹南娜用手指轻轻摸着他的手背道:“那里是埃居九联神域,我去了有点不方便,更何况你一直躲在伊西丝神殿里,我就更不好去找你了。……我也要谢谢你,正是你带人返回了都克镇,我才可以顺利的返回这里,期待着重建我的神域。”

阿蒙似懂非懂的问:“是因为我回来了,你才能回来吗?今天除了来劝说珀兰罗丝女神,你还有别的事吧?”

尹南娜撅着樱桃小嘴望着他:“你可真有办法,竟然率领穴居野人部落首先建立城寨。但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你答应过我的,指引他们重建我的神殿。”

阿蒙笑了笑:“尹南娜,重建神殿没有问题,不过就是宏伟华贵的殿堂与庭院,等有时间一道命令就可以把它建成。我虽不是神灵,但也隐约知道神殿并不意味着神域,原先的都克镇上也有荷鲁斯的神殿,那只是王国的命令以示臣服,但无人真正的信仰与敬献。那些穴居野人甚至从未听说过穆芸女神,而你也没有给他们真正的帮助与庇护。就算我修建了神殿,恐怕他们也没有发自内心的信仰,并不了解真正的神性精神所在。”

尹南娜晃着他的胳膊,神情就像个撒娇的小女孩:“这些我比你更清楚,我在亚述高原听说了珀兰罗丝要来找你的消息,立刻就赶来了,不仅是为了这位女神的事,也是为了我们的事。做为神灵,我要向返回都克镇的人们展示一个神迹,也送给他们一件礼物,这便是我重建神域的开端。”

阿蒙有些惊讶的问道:“你要展现什么神迹,又要赠送给穴居野人部落什么礼物?”

尹南娜答道:“财富,神奇而惊人的财富!都克镇唯一的遗迹就是我的神殿深埋于地下的地基,那里有一个隐蔽的窖藏,并有我亲手布下的神术阵守护。数百年来,每一位主神官都会在临终之前得到我的指引,怎样让逝后的灵魂逃脱冥府的禁锢。他们也会将一批珍贵的神石进献于最隐秘的窖藏中,只能放进去却拿不出来,只有达斯提镇长是例外,因此他也不知情。我会降下神谕,指引到达那里的人们将地窖挖出来,并且举行仪式向我献祭,才能够打开那窖藏。”

阿蒙若有所思道:“这倒是个好主意,看来你早就有准备了,但在这片与世隔绝的荒原中,财富的意义并不大,有钱也买不到东西。”

尹南娜笑了:“谁说财富的意义不大?他们不可能永远与世隔绝,这里即将成为千里沃土,首先到达的是无数探险者,大都是为了追求神秘未知的财富而来。有这么一笔惊人的秘密财富在手,既可以雇佣流浪的武士、也可以招揽大陆各地的工匠,更可以让商队送来源源不断的物资。否则就凭那么几百人辛苦繁衍,何时才能建立宏伟的城邦与国度?”

阿蒙沉吟道:“这笔财富还是慢慢用吧,不能一下子都让人知道,否则还有可能招来掠夺者和强盗。”

尹南娜莞尔一笑:“有你这么一位大魔法师放在随身的空间法器中,什么强盗能抢走呢?这是神灵赐予信众的财富,帮助他们建立家园国度,若是有什么人敢来掠夺便是冒犯了我,我不介意直接降下惩罚,但还是小心点更好。”

阿蒙思忖着又问道:“尹南娜,你居然有这么多私房钱!按你的说法,那是每一任主神官进献的都克镇财富,是否也是都克镇后人的遗产?”

尹南娜摇头笑道:“是也不是,它们已经进献给神灵,那就是属于我的,我将用于重建神域,而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而言,便是重建他们的家园,都克镇的后人也将生活在这片家园中,难道不是吗?人间的财富对于神灵而言,既没有意义也有意义,原因就在于此。”

阿蒙点头道:“好吧,就这样做,对所有人都有好处,也如你所愿。”

尹南娜的身体又贴了过来,将阿蒙的手臂抱入怀中很亲昵的说道:“阿蒙,我还要给你一个惊喜。”

阿蒙诧异道:“什么惊喜?你已经做了很多,其实我并无更多的奢求。”

尹南娜:“我到达这里时,恰好看见你离开那些穴居野人,其中还有那个叫梅丹佐的武士。他们都称呼你为阿蒙神,发自内心十分尊敬,看来你为他们所做的事比真正的神灵还要多。既然这样的话,将来在我的神殿里也可以供奉你的神像,我们在一起接受献祭。”

阿蒙吓了一跳:“这怎么可能?我又不是神灵!”

尹南娜的笑容有点神秘:“这世上的很多神灵,想当初接受人们的献祭时,也都不是真正的神灵,他们只是人间的英雄而已。”

阿蒙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尹南娜,你是想告诉我一个凡人也可以成为神灵吗?”他终于问出了老疯子一生都想印证的问题,并期待着那真正的答案。

这个能让人苦思一生的谜题,真正获得解答时却是这样的轻松,尹南娜将脸颊贴在阿蒙的肩膀上轻声说道:“是的,凡人也可以成为神灵。这是一个秘密,你可不能乱说哦,否则会受到众神的敌视。”

阿蒙一皱眉:“众神的敌视?可你却告诉了我。”

尹南娜抬起头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因为你有机会获得这个资格,所以我将有可能引渡你进入阿努纳启神系。但你能否通过重重考验,还是要靠自己。你是都克镇的矿工,不仅是一名大魔法师,而且这么年轻就成为了六级武士,应该有希望。”

如何成为神灵的答案就在眼前,没想到它会来的这么突然,尽管阿蒙心中已经有数,那成神之路便包含在一体两面的身心修炼中,但他毕竟没有探索印证出后面的道路,有神灵的指点那是最方便不过。他咳嗽一声又问道:“那么需要我怎么做,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神灵呢?”

尹南娜伸手在他胸口轻轻推了一把:“我的阿蒙,不要着急,这些都是将来的事。获得资格加入某个神系,知道怎样才能成为神灵,需要获得神系的认可并立下誓言,等到了那一天我才能告诉你。”

然后她又有些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道:“阿蒙,假如真的有那么一天,是我将你引渡入阿努纳启神系,说不定人间的神话中会流传你是我的儿子或者丈夫。”

阿蒙的后背又有些发紧,他不禁想起了尹南娜的“前夫”还在冥府里猫着呢,下意识的伸手揉着鼻子苦笑道:“我多少有些清楚神灵间的关系了,人间的神话只是以人们自己所理解的方式去演绎。”

尹南娜似是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伸手轻抚他的胸口道:“我的阿蒙,刚才听珀兰罗丝谈论我的宿命轮回,我期待着你能帮我打破这个魔咒,让我成为当之无愧的青春与爱之神。那么,你也将获得成为神灵的秘密。”

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难以形容的温柔魅力,但对于阿蒙来说,人间真正难以抗拒的、最大的诱惑并不是财富与美色,而是那成为神灵的秘密,这是他长久以来所追求的目标以及期待解开的疑惑。

阿蒙抓住了尹南娜的手,定了定神,柔声的说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尹南娜呢喃道:“你已经在做了,只要能帮我重建这片神域,便可以获得被引入阿努纳启神系的资格,届时只要面对众神立下誓言,获得成为神灵的秘密,在神殿中与我一起接受世人的献祭。我无限期待着这美好的将来,也是我的解脱与超脱。”

阿蒙握着她的手说道:“我虽然不太理解你所谓的解脱与超脱,但我会尽力帮你的。假如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却不能发下我所不愿的誓言,也希望你能理解。”

尹南娜用脑袋在他的肩头上轻蹭:“当看见永生的希望时,没有人会拒绝,现在谈这些还太早,到时候你就明白了。”


阅读www.yuedu.info